仙俠小說

d1tyc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岐芸記 愛下-第一章 初夢-govpr

岐芸記
小說推薦岐芸記
咚咚咚!
梦,这是梦吗?
叶清阳在自问,大睁着眼睛。在他眼中,一个诡异场景浮现,其中到处是乌云,而他面前缓缓出现一个画面,是他再不愿回想的。
異世劍神 劍破萬界
是大伯与婶婶两个人的尸体横躺在前面一丈外的草地上,而自己也站在泥土上。看着他们,自己却手伸不前脚迈不近。这是之前发生的事,又在自己梦中浮现。
心中依旧是那一股逼得人窒息的痛,如泉水流的泪急冲冲涌出。
他不经尖叫般大喊一声:“婶婶!”
在这个世界上,自己生来未见父母,是伯父伯母将自己养大,在牧林村。如今却都双双归天,不复往日一般。
本隔着一丈远外草地上,二亲人尸体与自己之间的间隔慢慢被拉大,感觉自己在被往后推,而前面的两人在往前送。中间是黑漆漆的看不见的障碍,隔开自己与他们。
极力将身子往前靠却再不能缩短中间距离,反而越拉越大,直到自己看不见两人为止。
“你们不要离开,不要!”
这是一声嘶喊,声音一直在回荡着。即便知道这是个梦,即便已经承受过亲人离世的悲痛,但再次出现在眼前,回想起,心中依然那么难以接受,那么痛。
他的心情全都写到脸上,是面目狰狞,是难以表诉的凄凉,是一万声道不尽的哀痛。
蓦地睁开了眼,还有些痴呆的眼神,大喘几口气。一会后才注意到自己已经一身冷汗,躺在一辆马车内。不宽也不算窄,左右能容下一到两个人。
这辆马车在移动着,他没有探出头去看,自己安静一会。前面的帘布被拉开,一个紫色道衣老人低头进来,是师父。
他轻轻唤一声:“师父!”
重生之回到古代當賢夫 夏陌小夏子
额头留着冷汗,师父手伸过去用袖子给他擦一擦额头的冷汗。眼前这位是他在前不久拜的师父,也是这世间第一修道门派岐芸派的掌门尊主,更是一位见过七旬的仙风道骨世外高人
这个老道人穿得是紫色道袍,头顶带着银色道冠,是一位看着地位极其尊贵的老者。名叫云虚,世人尊其云虚子。
收回擦拭他额头的手,在叶清阳面前盘坐下。
“阳儿,又做噩梦了?”云虚子温和的语气,看得出是一位和蔼的师父。
他是极其疼爱这个弟子的,也怜他过往坎坷。这个世界上,命运是最捉弄人的无情之物,人的命非得掌握在上天手中。
叶清阳即是不幸,又是幸运的。他失去了养育着自己的伯父和伯母,但还有最疼爱自己的师父。
叶清阳如今刚满十岁,命运的转变另这个孩子多了分沧桑和成熟。
他点点头“嗯”了声。
人道是命运无情人有情,却不知有人有情有人无。
世间真善尚存,岂会无形?这个世间大派岐芸的掌门,云虚子便是世间真善人中的代表。半生为道,五十年如一日而度。
“师父,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日常常会有奇怪的梦。”叶清阳将自己的疑惑说与师父,常常冥冥之中心神会到一个不知是什么地方。
他面容些许苍老,世间百态已是过眼云烟,岁月也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修得半生,修了道法,修了身心,也修得守护天下的执着。
他鬓如白霜,眼线如一沟寒月,眉如厚墨一笔。
云虚子度过半生自然通晓,眼一沉说道:“这是心魔,切不可为心魔所困,不要刻意忘记从前,那样反而适得其反,你知道吗?”
自己的弟子他了解,他一个寻常的乡村间牧羊少年,突遭巨变难以承受才引来这些是非。既已发生不可避免,就让这伤痕伤的不要太深。
“嗯!”
叶清阳认真地点点头回道,他已无亲故,这个世界上只有师父一人可依托,他当然是极其听师父的话。
云虚子看着眼前这个尚存一丝稚气的弟子,他经历的比同龄人多,一身蓝衫下与自己一样的是有一颗仁爱勇敢的心。不管他恨不恨,或许是带着心中那些恨意,恨命运改变他的人生。
马车外是一列道家弟子行走的身影,都是穿着蓝衣轻纱道服,都是岐芸派的弟子。整列车马朝东走,去的是东丘之地。
这个世界分为五个部分,东边是丘陵,西边是山川,南边是富饶山水地,北边是沼泽荒漠疆边,中部就是广阔的平原大地,被称为中原,亦或是中州,也是世人长居的最佳之地。
他们此行正是去东丘,东丘靠东海,那也有许多高高低低大小的山脉,这会便是去东丘的明桦山。
“师父,我体内这两股气,好乱。”
马车内叶清阳向师父云虚子说道,他十岁幼小的躯体,在前些日被寒气入体受了内伤,师父给他灌入不少玄虚真气保他性命,而另一位高人赵家家主赵寿荃救他又给他注入大量七阳真气。
这样一来两股不同的真气就在体内,一阴柔一阳刚,有些冲突,虽不会要了叶清阳的性命,但真气窜动却是令他极其难受的。
云虚子无奈地叹口气说道:“阳儿,寒毒难驱,若不是赵前辈,为师也救不了你,你怪师父吗?”
“不,师父,我只是……只是想师父这样待我,而我却只会给师父添乱。”
叶清阳立即回道,他怎会怪师父,若不是师父自己早就死在黑衣人手上了,他感到愧疚,愧对于师父,说话着也慢慢低下头,声音也跟着放低了。
嬌寵萌後:逆天邪帝,別心急
“阳儿,为师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往后切不可再这么鲁莽。”云虚子再伸出手去抚着他的头,教导道。
叶清阳虽年纪不大,却是知恩图报的,见到师父有危险怎还有半丝犹豫?面对神秘黑衣人他也会决心与师父共进退,师父被纠缠无力顾忌旁人时他会为师父挡下敌人一击。
这样的弟子,云虚子作为师父是极其欣慰,也是极其疼惜的。
“阳儿,身负玄虚真气与七阳真气,你会比平常人更加煎熬,但是学会自行克制是你要做的,为师也只可指点你。”云虚子凝重的语气跟他说道。
他只是个十岁的孩子,且无练功基础,刚入云虚子门下不久,要他自己克制这两股力量确实太难。但既已到他体内,现已经与他身体融合,若是用岐芸派镇派神功玄虚神功散去或者吸尽,无疑是会对他生命造成巨大损害。
云虚子不会这么做,只能教他如何将体内两股不寻常的真气化为己用,若是成功那必是百益无一害。
“克制真气?”叶清阳不自信地道。
他知道自己确实不会,现在连真气是什么都还未知,只知道两股气流在腹部乱窜,一股热热的,一股凉凉的难以感受到。七阳指的阳气刚烈,玄虚真气却是时隐时现的阴柔之气。
“阳儿,得让你受苦了!”云虚子再婉言道,心中也是有愧,收他为徒却不能全力护他,身为师父,实在是愧对他。
“不,师父。”
叶清阳懂得师父用心,也懂他对自己的关心。叶清阳不敢祈求在这样一个世界里能完全安然度日,无苦何来甜?
仿佛命运是无情的刀刃,随时斩断每个人的一线希望,一丝温存。有人说:命由天定,运由己生!
即便自己无法决定出生,也要靠自己改变命,那就是运。自己的运,由自己掌控。
修道的岐芸派,在世人眼里是修仙的,但世间是没有什么神仙的,修道也只是修身与修心。
这些修道之人,本无需车马,但叶清阳只是个寻常孩子,还未修炼,经不住十几日的长途跋涉,便用了一辆马车。
叶清阳独自待在马车内,随着马车行走摇摇晃晃地,也思入往事中。
记得前几日。
在驿馆,叶清阳受伤初愈,也因缘际会得到七阳真气,被赵寿荃输入不少阳气来抵抗和驱除身体里面的寒毒。
正因如此,赵寿荃的长孙赵易恒才会教他七阳指使用的秘诀。在之前与赵家接触时,他认识了赵寿荃的两个孙儿,与自己年纪相仿的两个人,一个是比自己大两岁的“小公子”赵易恒,另一位是比自己稍小两岁的“小公主”赵芊雨。
三人虽交涉不久,情义却浓,也正因叶清阳替师父挡下寒毒掌险些丧命触动了他们。他们两人是养尊处优,得宠于世,而叶清阳不同,他知道自己跟他们不一样。
院子中。
赵易恒面着前面两丈的池水岩石,对叶清阳说道:“清阳,看见这大石头了吗?你试试用七阳指击碎它。”
叶清阳呆木了,自己怎么会使用七阳指?吞吐道:“我……不会!”
美女老婆排行榜 牛耳刀鋒
“试试嘛!你已经有七阳真气了,按着方法,肯定可以使出七阳指的。”赵易恒却拉着他说道。
“可是现在……”叶清阳心里一点底气也没有,不说此刻尚在虚弱之时,即便有足够力气那也不会这传说中的七阳指啊。
“七阳指是靠七阳真气催动的,只要有七阳真气,在按招式,运起功,一定可以,你先看看我。”赵易恒解说道。随后按照那些招式演示了一遍,以为叶清阳看得懂,可以学会,可他却不知叶清阳根本没有学过任何招式,也不懂得如何运功。
他到此刻心里还是茫然,呆呆地看着马车顶盖,马车一摇一晃,他却全然没在意到这些。
心中在想很多事情,想着赵家的易恒芊雨兄妹,还有师父的话以及离开人世的伯父伯母,心中甚是烦闷。
他们包括牧林村的村民为何会被杀,凶手到底是谁呢?难道是因为自己才害了他们?
很多事情想不明白,师父说,若是放不下只会徒增伤感,可是这事又怎么放得下呢?
一直往东走,大概走了十四五日,总算是到东丘,靠东海的明桦山。
东丘多是山地丘陵,也多是河水溪流,沿着小路的河流,弯弯曲曲地纵横在山间。
“师尊,明桦山到了。”
随着马车停下,一弟子的禀告声传进,云虚子走下去,叶清阳也探出头。望去不远处是一群青山,连绵起伏。但这群山都不高嵩,最高不过百丈。
岐芸派道人们沿着山间小路走进山深处,在临近最深处的山谷中,方能望见一群连绵的茅草屋。
再沿着路走进,便到了绿竹茅草屋处。几个像是护卫或是家仆的人,应是知晓岐芸派高人到此,先迎为敬。
景秀農女:撿個將軍好種田 阿茹
叶清阳跟在云虚子旁边,岐芸派弟子们跟随在后面。草庐内,一个双腿残疾之人被两个人搀扶着急匆匆地要出来。他见到云虚子已经激动不已,虽腿脚不便但却比两个仆人还要快,甚是冲忙。
萬古狂神
边跌跌撞撞地奋力跑出,嘴里边大声喊着:“师父,师父!”
叶清阳也听出其语气中的心酸,与常日处在这山谷中行动不便的无奈。云虚子见到这个急忙强行跑出来的弟子,也迅速过去扶住即刻要摔倒的人。
噬鬼錄
“俞儿。”
云虚子扶着这个双腿残疾的弟子,深情地喊道。这个名字虽许久未念,但云虚子却并不觉得一点陌生。
叶清阳不认识他,但听他和自己一样喊云虚子为师父,想必是自己一位师兄,只是自己刚入师父门下还未见过师兄们,但又好奇师兄为什么在明桦山箫棋谷,而不是在岐芸山呢?
他脸上尽是与师父分别许久的思念与悲戚,云虚子见他也是久别重逢的悲喜交加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