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6iqx7人氣連載小說 臨仙天闕 起點-第十五章 衝突展示-qbb47

臨仙天闕
小說推薦臨仙天闕
“顾远,你来试着让这两件东西飞起来,前提是两者不能同向。”东方如嫣演示完分神控念又说了几处要点便点名顾远来演示。
“顾远。”见自己叫了一声顾远眼神依旧呆呆地望着房顶,一动不动。
“顾远,顾远,老师叫你了!!”常帆踢了顾远一脚将顾远从太虚中拉了回来。
“你来按照我刚才说的将分神控念重新演示一番。”东方如嫣并没有因顾远刚才的表现而多加颜色,只是淡淡道。
“哦。”
世子很兇
一百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顾远身上,神情各异。半年来,东方如嫣仅仅跟顾远单独谈过几次,也知道他被王步崖拒之门外,如此一来在其他人眼中东方如嫣对顾远是特别照顾,注意顾远的人也就多了。
看着顾远顾远将短剑与拂尘御起飞向左右两端,连东方如嫣都是惊讶有点不敢相信。
谁都能看出眼前顾远表现很明显就是轻车熟路的样子。
一心两用,这对于神念要求是特别高的,不说初学者,就拿刚才顾远的课堂表现来说没人会相信顾远竟然轻轻松松做到。
“你以前是不是学过?”东方如嫣将自己的难以置信只能理解为顾远之前就学过此类法门。
“没有啊,一心多用很早以前就会。天生的。”顾远轻描淡写的理由却给了别人晴天霹雳般的打击,一个个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他,似要将他活活扒开看看哪里与众不同。
“你可知道,在御物方面最难的就是一心多用。我之所以这么早就让你们学就是想让你们早些接触早些教习,想将这个法门修成要么想你一样天生就会,要么就是不停地教习。而我有今天这样的境界足足练了七年!”
东方如嫣的一席话直接给众人来了个透心凉,一个天生就能做到一个整整练了七年。
顾远此时却在偷笑,天生就会?怎么可能。半年来不知被东方木垒整的有多惨,有时候感觉自己脑袋都快炸了。
说天生就会只不过是没办法的办法而已。
从早上一醒来到东方如嫣课上被常帆踢醒,顾远一直都在想做昨晚的那个梦。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梦中的人物顾远压根就听都没听过,可谈日所思。
并且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真实,真实的连顾远醒后再回想都会感到心痛。
在顾远眼中,东方如嫣已算天仙下凡世间少有。可是昨晚梦中的女子,多看一眼都会让人沉醉。清凌,名字是多么的似曾相识……
腹黑老公溺寵:老婆不準躲
“御物,不单单是为了飞行。让自己手中的兵器与自己心有所感,能够做到融为一体才是最终目的。你们一定要认真对待。”下课前,东方如嫣又讲了一大推理论知识,除了好听的声音众人皆是左耳进右耳出。
夜晚,禁地云海深处又传来顾远阵阵鬼哭狼嚎,久响不绝。
大明軍工帝國
烈火暴君,狂傲妃! 梵音瀾
清早回到宿舍见常帆和衣而睡,问过才知道是王步崖临时有事下了山。
两人吃过早饭便去了楚天亭,一路说着半年来的经历与收获,分享着彼此的英雄梦。
云海的云雾每天早上都会缭绕着大半个蜀山,似是要将蜀山拦腰截断只剩山脚平地与云端之上无比神圣的南华殿。
待的云开雾散,晨曦映射而来,和着清新的空气与早晨特有的清凉,去感受这世间第一仙家之地的天地灵蕴最好不过。
巳时,日上三竿,顾远和常帆还在侃侃而谈。却不知远处一行人有说有笑朝这边走来,为首者竟是一个如顾远一般大小的女孩子,长得极为标致,一副货真价实的美人胚子。后面跟着三五个男孩子,却是顾远同常帆从未见过的。
“你们两个该干嘛干嘛去,这里我包了。”为首的一个男孩对着顾震常帆厉声道。眼里满是不屑,一副皇帝架势。
“包了?我没听错吧,你当蜀山是菜市场了么?”意料之外,这次却是顾远出头与对方杠上。
经过太多事情,顾远懂得了很多为人处世之道,最不能接受别人对自己吆来喝去也对那些自诩高人一等的人最是看不惯。
“吆,这情况倒是第一次遇到,在这一辈中还没人敢对我们不敬。看来选拔测试前十名半年不出都被你们忘了啊……”和那女孩并而立的男孩故作感叹。
“哼,我最讨厌这样的人了。要是在玄天宗,我肯定会让你们跪在地上喊姑奶奶饶命。”原本清新可人的女孩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让顾远大失所望。
这女孩名为秦旖旎,是玄天宗宗主秦琅之孙。自幼娇生惯养,生的一副“好脾气”。前几天被送来蜀山拜师学艺,像这种人物自然无需十年之期,而且更不会被安排在一般普通弟子之列。
而眼前两个男孩却是选拔测试前十名中排第三与第五的元瑾与冯吴,还有两人也是此二人的跟班。
“有这样的身份就觉得高人一等了么?小小年纪说话就这般俐齿,当心长大嫁不出去。”顾远更是得理不饶人,在这样的人面前无需柔软。
“啊……我最讨厌别人这样说我,元师兄帮我教训他,我要 他给我道歉。”听到嫁不出去,秦旖旎气的双脚直跺地,没想到在蜀山还有人这样说她。
“顾远,我看我们还是走吧。惹了他们以后会很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常帆上前拦住顾远,悄悄道。
枕上的月光
“怎么,现在想跑了么?晚了!就让我试试二位师弟半年来的成绩吧。你们两个一起要是能接我三招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带小师妹离开。若是接不住,那就跪下来道歉吧。哈哈。”元瑾就是想以实力的差距打垮眼前二人的心理,让他们明白该低头时就得低头。
“你这是在小觑我二人么?”听到这里常帆也中午不再忍耐,上前半步挡在顾远身前。
“我来吧!”顾远从后面轻拍了几下常帆肩膀,示意常帆无需如此。
“你怎么来,你还没学过心法,御物我们才学了多少?根本就无法上阵!”听到顾远的话,常帆先是一愣然后又将本就踏出去的顾远拦住。
“没修炼心法?御物?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一个只学了心法和御物,一个却连心法都没学,我都不好意思出手了,你们这些用来充数的人真是悲哀。”
王格朗的阿拉大陸歷險記
之所以元瑾这样说,就是因为前十名皆是重点培养对象,拜各位长老为师。心法,剑术,阵法,御物,符咒都在所学之列。
“元师兄,就算他们是世俗凡人今天也要给我教训,给我道歉。”秦旖旎气的到现胸膛还起伏不定,牙呲欲裂。
元瑾听此二话不说便一掌打出,猝不及防的常帆一下子就被推出两米远,嘴角一丝鲜血渗出。
“偷袭暗算也算你们的必修课么?”顾远将常帆扶起,怒火焚天。
“低下弟子反应就是慢啊,还好有有所收敛。”元瑾双手一摊,一副大失所望的表情惹得他后面几人一阵轰笑。
顾远起身,没有丝毫的畏惧,此刻只想着狠狠的揍他们一顿,为常帆报仇,出口恶气。
妖王寵妃:天才兒子貪財娘親
“不知死活!”
又是一掌,隐约夹带着丝丝仙气打向顾远。常帆看着焦急万分,自己过去却已是来不及。
拳掌相接,时间在此停止,众人看着中间二人或雀跃或担忧,但接下来的事让众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最強劍神系統
拳掌相接,仅仅那么一瞬,一人倒飞了出去。
不是顾远,而是前十之一的元瑾!
寂静,所有人眼睛瞪的如牛一般,个个如一尊塑像一动不动。
“怎么……可能!!”
元瑾看着自己的手掌,都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其他人面面相觑,不知所然。
常帆却是突然一笑,低头喃喃自语。
“早该知道顾远他有过人之处,却是想不到……”
常帆突然想起入门第一天自己背了一天还结结巴巴的心法,顾远却是听着被动的记住了,仅仅看一眼便过目不忘。
“顾远,你到底有多少秘密?”常帆依旧自语,看着前面怡然不动的顾远,神情复杂。
“蜀山严禁弟子相互斗殴,上山半年难道还没记下么?”
远处一人走来,手握长剑,正是顾远之前认识的无为殿宋师兄。
“作为前十重点培养的弟子,更应该清楚门规,更应该多多照顾师弟,这般跋扈是目中无人可么?”看了一眼嘴带血丝的常帆,宋子煜转身怒斥。
“做师兄的就很了不起么,要是惹我不高兴我叫爷爷过来打扁他。”听着宋子煜的话,秦旖旎满是不爽,长这么大连爷爷都没这样说话她,何况区区一个师兄。
“师妹别乱说话,这位师兄我们惹不起的。”冯吴贴近秦旖旎耳朵悄悄道,见冯吴都软了下来,她也不再说话,扭头无视,傲慢无比。
鹽店街
“回师兄,我们只是跟这两位师弟交流一下心得而已。并没有欺负他们。不信你可以问他二人。”元瑾也很是恭敬,同时相对面的顾远与常帆挤了挤眼,示意配合。
“宋师兄,我们的确只是在切磋交流,没有不快。”顾远自然不可能说出实情。不是怕元瑾他们报复,只是不想有第三方插手进来,这是男子汉之间的角逐,告状反而丢脸。
宋子煜自然是看了出来,不过既然顾远这般说了他也不便再说些什么。只是叫他们点到为止,别再伤了对方。
回到宿舍,常帆本欲问顾远刚才与元瑾是怎么回事,却见顾远没有要说的意思也便没问。吃了几颗疗伤的丹药便躺下休息。
禁地云海下,顾远的哀嚎荡漾,声音甚是凄惨。
仅仅休息一天还被元瑾他们给打扰了,现在又接着是魔鬼般的淬炼真我,修蜀山无上法决《玄元决》。
一年之期,转眼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