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xhoh2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問劍之鑄劍心》-第二十二章 終章推薦-ta699

問劍之鑄劍心
小說推薦問劍之鑄劍心
花无情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她甚至是她的琴,都不在这里。不由自主的,他的心里似乎有一些心急,草草的穿上衣服,可是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她的影子,直到他想起后山那座小屋。花无情快步向那里跑去,果然是看到了,她,还有她的琴。
“你醒了?”怀寒笙笑笑,温柔地看着他。
“嗯,”他放下了心,以为她不在的那一刻,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为什么非要到这里来。”
“我也不知道,也许这里,是最安静的地方,”怀寒笙微微摸着琴弦,忽而转过头来,看着他,“这便是过了一日,三日之后,又是怎样。”
他沉默。短短三日便失去了其一,真到三日以后,他又能如何。
“不论怎样,公子只需记得一句话,”她放下琴,走到花无情面前来,缓缓凑到他的耳边,“寒笙,从未负过你。”
“……我知道。”
这三日,是花无情一生中最平淡却是最安心的三天,没有刀,没有剑,只有她和她的琴。静静看来,这后山的景色其实是极美的,他以前从未好好看过,直到现在。花无情不曾想过,深夜十分将她抱起坐在这枝头之上,仰望点点繁星,竟是如此安心;他也不曾想过,原来她折一根细竹为剑,也可以舞得那么让人痴迷;他更不曾想过,她的一颦一笑,每一次都可以让人看得像喝了一坛陈酿般心醉。
这三天,花无情记得,怀寒笙记得,然后最重要的是,三天以后,姬三娘记得。
……
傾世風華:醫女太子妃
再看到她的时候,她同三天前一样,身着白衣,清新脱俗,只是脸上的面纱没有必要再戴了,她站在他的面前,没有丝毫表情,手上拿着的,是花蝶曾用过的兵刃,落樱。花无情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愿意去想,到了今天他才只得逼迫自己看清这个现实,两个杀手之间,必然会有一战。
“我娘呢?”花无情看着姬三娘。
“她死了。”
这世上真正重要的,也许真的会转瞬而逝吧。
竹馬逆
“有句话,花轻渊叫我转告你,”他吸了一口气,转过来看向君安白,“他说,若有来世,他愿娶你为妻。”
君安白没有回答,她楞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这一战,躲不掉,花无情到这一刻才真正明白杀手的含义。他拔出化雪剑,飞身上前,对准君安白的咽喉狠狠刺去,然而哪是这么容易。还不等他来到跟前,几根迎面飞来的银针已是迫得他改变了套路,当他再反手时,已经是与君安白刀剑相碰,战在一起。
这一战花无情尽力了,这也是他能留给眼前这个女子最后的回忆,然而他不曾想过,这最后的一剑,是刺进君安白胸膛的化雪。这人世间的事情又有几分能如愿的,你想着自己会死,然后倒在地上的,偏偏是你最不愿看到的那个人。花无情终究也是走到了这步,他拔出化雪剑,蹲下身将君安白抱在怀里,看着她颤抖的眼睛。
“记得……寒笙,从未负过你……”
“我知道。”
下一刻,却是连一旁冷眼相看的姬三娘都不曾想到,就在花无情说出那三个字的一瞬间,落樱悄无声息的进入他的胸膛,从他的后背刺出。鲜血将这对男女的白衣都染得通红,而花无情却似乎没有一丝痛苦,他笑着,那是他要留给君安白最后的记忆,然后带着这幅笑容,停止了呼吸。
“哈……哈哈……哈哈……”
这空无一人的后山,只剩下姬三娘一个人的笑声。她像发了疯一样,看着跪在地上死去的花无情和他怀里的君安白,她笑,疯狂的笑,笑得长发凌乱,笑的衣衫不整。她似乎是将这笑隐藏了整整十多年,连走路都显得步履蹒跚。久了,似乎就笑得累了,姬三娘孤独的走在离开后山的路上,她的眼中没有复仇成功的喜悦,没有满足,却有着无边无底的空洞。可她还是小声的笑着,仿佛这是她的一种习惯,而她的笑声停下,是她似乎听见了别的声音,再低头看见的,是从她的胸膛刺出的,那柄化雪剑。
“我以为你死了,”姬三娘也没有回头,此刻的她反倒显得平静起来,“原来我也和花眸一样,笨得可怜。”
“这个世上真正有情的人,又有几个人聪明了,”君安白掩住自己胸前的伤口,脸色惨白的看着姬三娘,“你也只不过和这天下诸多的女人一样,是个愚笨之人罢了。”
“呵呵……你又何尝不是呢……”
青峰山,念安阁。
这座山少有人住,只有山下村子的几家樵夫和猎户偶尔会上山来打柴、打猎,村里的人却是知道,这山上有一位大夫,生性温柔,待人和善,便是找她治病也花不了几两银子。
“不要跑!把我的铃铛还给我!”
遊戲入夢 LV1李維
念安阁外,两个三四岁的小孩儿在互相追打,小女孩儿在后面费力的追着,像是在要小男孩儿手里的铃铛。
“呼~呼~我不追了!君~小~于!你这个坏蛋,我要告诉娘亲让她打你的屁股!”小女孩儿赌气的坐在地上,撅着小嘴。
妖孽王爺請繞道
“谁说娘打过我屁股了!”前面的小男孩儿赶紧跑了回来,“娘才没有打过我的屁股呢!”
我有一棵神話樹 南瞻臺
“就有就有!上次你把娘亲的药房弄得乱七八糟,我看见娘打你的!”
“我……我才没有呢!”
“就有就有!”
“没有!”
两个小孩儿,在这念安阁门前吵了起来,虽然只是赌气,看着却让人有些好笑。
“小于,你又在欺负小瑶啦?”似乎是听到外面的吵闹,一名女子从念安阁中走了出来,摸摸小女孩儿的头,“小于,不是告诉你不要欺负妹妹吗,再这样不听话娘又要打你了哦。”
“看吧!我就说娘亲打过你的!”小女孩儿显得非常得意的样子。
“娘……娘是坏蛋!呜呜……”小男孩看见女子揭穿了自己逞强的谎话,竟是哭了起来。
“小于乖,娘亲抱抱~”女子无奈的笑笑,把男孩儿抱在自己怀里,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小于不哭哦~娘亲不惹小于生气了好不好~”
女子这般劝说着,男孩儿渐渐收住了哭声。
“哼……等我,等我长大了,就要到处去学武功,回来欺负君小瑶这样的坏人!”
“哼!娘才不会让你欺负我呢!”
女子看看这两个孩子,也懒得理会他们的斗嘴,她摸摸怀里男孩儿的头发,温柔地看着他。
“小于为什么要学武功呢?”
“只要是不听我话的人,我就把他们都杀掉!”
“呵呵~那娘要是不听小于的话怎么办呢~”
“娘亲不一样,小于喜欢娘亲~”,说到这里,小男孩儿好像是想到了别的什么,看看女子,“娘亲,为什么我们没有爹呢,山下村子里的孩子,他们都有爹啊?”
“小于和小瑶的爹去了很远的地方,恐怕不会再回来了。”
“那我知道,爹是坏人,不要娘亲和小瑶~”小女孩儿气鼓鼓的说着。
“小瑶说错啦~”女子抱起小女儿,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搂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小于和小瑶的爹不是坏人哦。”
“那爹是什么人啊?”
“你们的爹嘛,呵呵,”女子笑了,笑得很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很开心的事情,“你们的爹是个笨人,一个很笨很笨的人。”
山风轻轻的吹来,拂过念安阁前的母子三人,也吹动着天上的云变幻出不一样的形状。
“你们看天上的云,变了样子,”女子逗着怀里的孩子,“那你们告诉娘亲,是风在动,还是云在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