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h9mi2精品玄幻小說 都市尋仙 txt-第三十七章 在與不在熱推-3ihw2

都市尋仙
小說推薦都市尋仙
李小福没去厕所,那他去哪儿了呢?李小福趁张岚没瞧见的时候转身上了楼,又回来刚才买衣服那个地方,找到了刚才那个营业员,把差额给补上了,那丫头差点没幸福的哭了,这钱主管已经说了,必须从她工资里扣,哎,这可是她俩个月的工资啊。李小福自然不会和她多说,临了了问了一句:“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那丫头感激地看着李小福,答道:“我叫张兰。”
张岚?李小福楞了,还有这么寸的事?李小福又问道:“哪个兰啊?”那丫头笑道:“兰花的兰。”李小福说道:“原来如此啊,真是缘分啊。”说完李小福就转身离去,留下那个张兰在那脸红纳闷:“缘分?”
每个人一生中都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人。有些人只一面,你便会把他埋在心底,有些人半辈子,你却时常记不起他的面容。李小福一转身便忘了这个也叫“张兰”的女孩,可是张兰却记住了这个慷慨解囊的男人,还有那句“缘分”。
禦劍天寒 焚天冰雨
李小福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却被一个人给拦住了,是刚才那个大汉,身边那俩个丫头却不见了。李小福笑看这大汉,等着他开口。那大汉笑容神秘,说道:“我叫顾定邦,专吃猴子树上摘得枣儿,兄弟呢?”李小福瞪大了眼睛,脸上写着不知所以。那哥们嘿嘿一笑,说道:“兄弟不是九门中人么?”李小福摇了摇头,那哥们神色有点凝重,说道:“红尘七派?”李小福又摇了摇头,那哥们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李小福笑道:“你别猜了,我也不是什么上三门的。”那哥们上上下下又打量了李小福几遍,说道:“那你能跟我说说,你到底是个什么境界,我看你完全不像一个修行中人,可是你的眼睛却出卖了你,尘世中没有人能有你那么清澈的眼睛,有这样眼睛的人又怎么会非礼我妹妹呢?!”
李小福笑了笑,说道:“我其实跟普通人差不多,多了只是对这个世道的理解,少的是对这个世道的参与,其他的,都是末节。”那大汉呵呵笑道:“那兄弟如何称呼呢?”李小福说道:“李小福。”
最強之軍火商人
神奇寶貝之智輝 僧道不信邪
顾定邦对这个神秘莫测李小福自然是心怀敬畏,有心结交,而李小福虽然没有听明白顾定邦一开始说的切口,但是猜到他便是那下九流中人,自然不屑与之结交。故而,李小福报了自己姓名之后,便要离去,那顾定邦也不好阻拦,只是报了个电话号码,说有事可以找他。
张岚在楼下等了许久也不见李小福,便想去找找看,刚走没两步,便碰到李小福从楼上下来,张岚劈头就问:“我说,你上个洗手间怎么上到楼上了呢?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看上刚才那俩个小妮子了?”这话当然一半故意激李小福,一半是借机提出心中疑问。李小福满脸不可思议道:“你就不能想点别的好事么?”张岚一愣,想了想说道:“我想不出你还会干什么好事。”李小福一副被打击了样子,说道:“你太让我伤心了,我上去给我妈买条围巾不行啊?真是的。”张岚自然看到了李小福手中的围巾,说道:“你想买就跟我说嘛,你这么做岂不是显得我不孝顺了么?你,你就没安好心。”李小福反驳道:“你要有这个心,不用我提醒,你也会买的,你不买,我也不会提醒,自己买了就是,免得你又这般说我,你看是不是。”张岚给堵得说不话了,只好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記憶七章 晨晨iv
走了不到十步,张岚黑着脸转身回来,走到李小福身边,一把扯过李小福手中的围巾装到袋子里,看也不看李小福,说道:“饿了,吃饭去。”
萬道神帝 荊暮
步步逼婚:黑帝的契約情人 十片葉子
张岚此时才明白李小福为何会和自己发脾气,不是为了这一条围巾。而是刚才那件打折衣服的事,张岚也想明白为什么李小福会上个厕所就上到楼上了,因为他根本就是去给人家补钱去了,张岚心道:“看不惯我你就说呗,搞什么影射啊?还弄得跟我欠你一般,哼。”张岚也明白估计是自己那最后一句“再来一件”惹了李小福生气,所以也就忍了李小福这次的发难。
木头见水面倒影不再,明白师父已然走了,不过木头此刻心里却没像第一次离开师父一般难受,因为他隐约明白师父始终都在自己身边的,正所谓“在与不在,并无分别”。木头回到镇上旅馆,回了房间,感觉到隔壁杨诗的呼吸声,稍放下心,便打坐了。
翌日,木头杨诗二人出门之后,突然发现镇上突然多了很多僧侣,俱是黄衣喇嘛。杨诗心里有些害怕,因为电视电影里,这些个黄衣喇嘛好像就没出现过一个好人,杨诗虽然知道电视不可信,可是却不自觉地离他们远远地。二人吃早饭的时候,杨诗低声问木头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么多喇嘛啊?我们吃晚饭快走吧。”木头喝了口羊奶,说道:“哦,那我们一会就走吧,他们好像是要参拜要新的活佛,过几天便是转世活佛坐床大典。”杨诗惊道:“转世活佛?坐床大典?什么东东啊?快给我说说。”木头挠挠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知道了这些东西,转世活佛就是上一世活佛的转世,坐床大典就相当于他的登基大典。”杨诗说道:“那我们也去看看吧。”木头勉强笑道:“这个怕是有些困难,这个大典不接受任何外人的,我们想要去,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杨诗说道:“真的就没有办法了么?活佛唉,这是几辈子修佛才能见到的啊?我不管了,就算是死,我也要去看看活佛。”木头是一根筋的人,杨诗说的话木头自然不敢不听,可是这事也忒费木头脑筋了。杨诗见木头半天不说话,苦思冥想,知道这为难了木头,就木头这智商,再想个三年,也未必能想出一个俩全齐美的法子,。
杨诗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木头,我说着玩的,你别想了,咱还是继续往拉萨敢吧,说不定在那也能见到什么大人物呢。”
木头像是没听到一般,过了一会,突然抬头说道:“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