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w9gcy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神級上門女婿討論-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百億賞金(一更)推薦-rsfq5

神級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神級上門女婿
对于白凡的话, 白震不置可否,笑道:“凡儿,你是不是有些夸大其词了。对付零号,我白家就是一句话的事。如今他回到燕京,我只是碍于林家那边的关系,不好直接下死手。但是,他的死亡,是注定的。”
白凡焦急道:“爸,你有所不知,今天我去了聚贤庄,那零号,与聚贤庄的鹿神医,关系都匪浅。这样一个人,难道我们不该认真应对吗?”
白震终于来了点兴趣,戏谑道:“鹿神医和零号,曾经的确有那么一丝丝交情。只是那有如何?别说零号,我白家乃是豪门,要收拾聚贤庄,也不是什么难事。”
白凡沉声道:“爸,哪有你想的这么简单。鹿神医,公然给零号的女人,治好了我白家留下的火毒掌,你说,这是不是无视我白家的存在?”
白震眼神一瞪:“他敢。”
这下是真的有点怒火了,众所周知,他白家的火毒掌,威力毒辣无比,无人能治。
白家与零号,那是死敌。
鹿神医公然帮忙医治火毒掌,这的确有些伤白家的脸面了。
白凡冷笑道:“爸,鹿神医不是敢不敢,而是已经下手治疗了。”
老婆,咱不簽字! jae~love
白震怒道:“鹿神医今年仅有的一次出手,不是都给了叶家吗?怎么又破例了?”
白凡哼道:“这才是我不舒服的地方,那个零号,让鹿神医如此低三下四,不惜打破自己的规矩。说明,根本就不怂我白家,这个现象,必须给予打压。”
“我知道了,就依你所说,升级我白家的豪门追杀令。”
白震眼睛咪成一条缝隙,阴冷道:“杀零号者,赏金升级,一百亿。”
这下轮到白凡皱眉犹豫不定了:“一百亿?是不是太多了?没必要吧。”
“呵呵,零号的命,如果一百亿能买回来,我们白家大赚,”
白震冷笑着对应白凡的质疑。
白凡不再多言:“好,我这就下去办。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零号,将葬身。”
随即,一百个亿的悬赏,从白家传出去。
当即,燕京引发了一场巨大的风暴。
不说别的,光是一百亿,冲击力就足够大。
特種軍醫 特種軍醫
因为这笔悬赏,乃是燕京豪族豪门追杀令悬赏的第一。
人为财死,自古以来便是这样。
当即不少杀手立刻蜂拥而至燕京,那可是整整一百亿啊。
就算让他们死,也要冒这个险一试。
而个别高级的杀手,实力卓越,几乎是不轻易出手的。
都毫不犹豫的开始调查白家豪门追杀令追杀的对象,绝心干一笔大的。
园主夫人居住的是白家一所别院,当听到白家居然将赏金提到一百亿时,整个人都惊讶得不知所措。
她很想去找白凡,打听情况。
但是,如今她在白家,身份很敏感,一个不注意,可能会引起白家高层的怀疑。
乃木阪的日常
因此,园主夫人打消了自己前去打探的念头。
苦笑道:“林大师,你这家伙,可要盯住啊。一百亿,白家对你可真是看得起啊。”
魔獸世界裏的中華武者 咕咕大萌德
燕京,雪家。
雪灵舞来到她母亲的房间,立刻得知,白家将豪门追杀令的悬赏提高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
“一百亿?白家难道疯了吗?这么多钱,就为了对付教官?白家这样做,简直没有一点豪门的风度。”
雪灵舞当即叫道,非常愤怒。
“零号,还真是一次次的让我意外呢。一百亿,这么大的悬赏,在北方可很多年没出现过了。”
妇人看了看女儿,心里头第一次觉得。
自己这闺女,那个零号,其实也勉强够资格高攀了。
陰魂
一百亿的悬赏背后,让林绝的身价,也相应水涨船高。
妇人掌握着雪家的情报和财政,位高权重。
因此非常清楚,一百亿的赏金,是如此的恐怖。
至少以她的魄力,加上雪家的底蕴,也不敢轻易说拿出一百个亿来追杀一个人。
白家这样做,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那就是零号,让白家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抹杀了。
不再讓你孤獨 野原綠
说明,零号真的威胁到了白家。
此刻,身为当事人的林绝,才知道白家的悬赏。
陪同在他身边的稽查司司长向风云脸色惊愕得无以复加,闷闷道:“一百个亿,这白家……难道是弄错了?”
这个消息是他手下带过来的,身为燕京高层之一,白家豪门追杀令升级,第一时间消息就送到了向风云手里。
林绝笑道:“向司长,看起来,你很惊讶啊。难道是觉得,这笔钱,高了?”
暗澄 言書月
向风云一惊,赶紧否认道:“大人这是哪里的话,以大人你的咖位,一百个亿,我觉得少了。”
他心头在骂娘。
这可是一百个亿啊,零号大人听你意思,似乎还嫌少。
这可是要命的钱啊,你就不要在如此淡定好不好。
林绝冷冷一笑:“白家真是大手笔,看来是想杀我慌了。可惜,赏金提升再多,也要真的有用才行。”
向风云脸色复杂,劝道:“大人,你一回到燕京,就满城风雨,其实,以你的能力和年龄,何必急于一时呢。等你真的能抗衡这些豪族豪门时,再回来。岂不是更好吗?”
“你说得对,我就是因为能抗衡豪族豪门,才回来的。”
林绝淡淡道。
許你一世梨花香
向风云一愣,苦笑道:“也是,如今大人你的实力,还有你背后的势力,就算比之豪门,也不差了。”
重生之金融大亨 黑色尼古丁
“向司长,你过来,不会就只是为了和我拉家常吧?”
林绝似笑非笑问道。
向风云脸色一窒,干笑道:“大人,我过来,其实就是像你问一个好。”
“没其他事了?”
林绝笑问道。
向风云犹豫了下,还是摇头:“没其他事了。”
“那你走吧。”
林绝淡淡道。
向风云又装模作样的说了一些废话,才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林绝眼里的冰冷一点点凝结。
这个向风云,如果敢找死,他不介意送对方一程。
急匆匆离开了林绝所在的庄园,向风云立刻赶回燕京稽查司总部。
直到回到自己办公室,向风云才大大松了口气。
“玛德,零号真的到了八品,这可是重大事件,必须给上面汇报。”
向风云低声骂了一句:“当年不是八品的零号,就足够恐怖了。如今他真的晋升八品,也不知,到底有多强。混账,真是棘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