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j2mgb扣人心弦的小說 宮鬥武林 txt-第十五章 功成名就推薦-9vhn2

宮鬥武林
小說推薦宮鬥武林
万春劫说:“金玫瑰,我今天中午跟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
金玫瑰看起来有些激动:“愿意愿意我愿意。”
重生太子爺
“你都不知道我带你走的原因就答应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愿意,跟你走,不管做什么都比一辈子待在青楼好。”
“这倒是真的,不过我还是要把话讲清楚,你仔细听,听完后在做决定。”
“好,你说,我一定听仔细。”金玫瑰早在第一眼看到他就已下定决心,只要你愿意带我走,又有什么比待在你身边更重要,又有什么比脱离青楼更有尊严。但她还是决定听,现在的情况她也必须听。
万春劫看着她点点头,仔细说道:“我之所以要你跟我走,是因为你有着一身旷武奇才的身基,以你现在的年龄习过十年八载的武,为万圣宗效命绰绰有余,但是习武很辛苦也很漫长,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表达出来的。最重要的是,从加入万圣宗那天起就必须忠诚于主誓死不改。你愿意吗?你能办到吗?”
“愿意!我能办到!”金玫瑰的斩金截铁让人没法怀疑她说的是假的。
“执行万圣宗的任务必须闯荡江湖,无法避免和自己形形**的武林人士周旋搏斗,更少不了眨眼之间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结局,你……怕不怕!”
金玫瑰闪过一丝畏惧,却让众人尽收眼底,万春劫道:“你还想要跟我走吗?”
想不到畏惧并没有让苏晨犹豫:“要!”
“你不怕死?”
金玫瑰真诚道:“怕,谁不怕死。不想要命就不怕死!”
众人听后一起做笑,林业国道:“你若说你不怕死,就得我们在考虑要不要带你走了。”
石井冈道:“尤老鸨,现在到我们商谈了,开价吧!”
“哟!这么急啊。”
郑诺道:“我们明日就要启程,必须现在谈清楚。”
尤老鸨衡量着价位道:“官人们一进门就知道我叫尤繁花,想必金玫瑰的底细你们也摸清了,这兴元府的花王我也不胡乱叫价,二百两。”
曾岑大叫:“这么便宜!”
尤老鸨笑着用手比着二道:“黄金。”
化时中脱口而出:“你还觉得便宜吗?”
沈玉嫔吃惊的说:“老鸨,有点坑爹了。”
岳步峥帮衬道:“不是有点,而是相当坑,二百两黄金,郭展云的全部家产加起来也没那么多。”
尤老鸨陪笑说:“官爷们,我可不能用你们的价值观来衡量金玫瑰在我醉花阴的价值。她对你们来讲也许是可有可无,可是对我的醉花阴来讲可不是一般的举足轻重,说句严重的,金玫瑰跟你们走了,这世道上的公子哥们要是知道了,谁还愿意专程来兴元府的醉花阴,我这腰里的钱口袋总得在你们这儿把它们给找回来吧,谁要金玫瑰是跟你们走的呢?是吧!再说了,官爷嘛,二百两黄金,小菜一碟。”
石井冈奸笑:“呵呵呵,尤老鸨,你说的很对,官爷嘛,二百两黄金小菜一碟。还有一点你说的更对,金玫瑰对我们来讲的确是可有可无,江湖上有武学根基的人一大把,除了金玫瑰我们可以另外再找,倘若别人愿意比你出的更少,我们当然选择把钱给别人了。至于金玫瑰,她今年十七岁,若一直呆在你的醉花阴天天接客,十年之内,她真的能像现在这样为你找那么多黄金吗?”尤繁花在思索,石井冈继续道:“你我都是四五十岁的过来人,男人对女人的身体需求大家都不言而喻。在金钱上就没必要那么计较了,你说是不是尤繁花。”
重生三國當太守 蒲城十七少
尤繁花笑道:“原来大人也是生意场上的人精,那就请您也出个价码吧?”
“生意场不是我混的道,不过女人的道我倒是经常走,你出的价位我只给一半。”
尤繁花好气道:“大人,他们说我坑爹我看你是在坑爷爷,一百两黄金,我的金玫瑰就这么没品。”
“嫌少啊!”石井冈道:“那你倒是可以问问她自己,一百两愿不愿意跟我们走。”
尤繁花语塞,心想道:“这还用问,有小侯爷在,就算不给钱金玫瑰也心甘情愿的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追。”
“娘!”金玫瑰拽着她的衣角,祈求的眼神看的尤繁花心酸。因为只有尤繁花自己才知道,其实金玫瑰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当初既想要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又不想听旁人说闲话。说她这个前科名妓娘不为女儿名誉着想重操旧业。其实有谁知道,在这样一个男尊女卑的年轮里,本着青楼行业,一个相貌姣好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最后带着他的乳婴却一无所有的女人,她还能用什么让自己和孩子过得好一点。等到稍微能缓过气时,醉花阴的生意却落魄的只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女儿才能勉强维持,之后也只好被逼的顺势发展,让花王金玫瑰鼎力上阵。
现在她要走了,可以不用在重覆自己的道路,心里当然高兴。可是她要离开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看她这个未知的亲娘,想到这点心里就一阵酸痛。自己却依然选择不告诉苏晨事实。因为这样,苏晨只会记得自己曾经是个名妓,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一个前科的名妓亲娘让她为了醉花阴的生计出卖肉体,或许她会过得更开心。
千年一嘆
尤繁花打了很久的心里战,最后还是决定成全金玫瑰。也算是弥补自己做娘的罪过,让自己的心好过一些,便道:“好吧,既然她自己愿意,一百两就一百两。付现钱,打欠条我不会让她跟你们走的。”
众人很想笑,可是看着低落的尤繁花,笑也得往回憋。又见她对金玫瑰道:“玫瑰,要是有空路过,就回来看看我这个没用的老鸨娘,醉花阴确实不怎么体面,但它好歹也是座能挡风遮雨的房子,要是想了就记得回来住住。”
金玫瑰点着头,心里却暗骂,我如果在有回来的心,那才真的是活见鬼了。
尤繁花当然了解这丫头的脾气,经常性的没心没肺,你今个对她好把她感动了,过段时日她就可以忘得一干二净,永远只想追求自己想要的,不到头破血流怎会罢休。所以尤繁花不在多言,静静的坐在八仙桌上点着黄金。
天央夜明的大地,被露出鱼白的天空罩得更加安静,这一行赶早回京的马蹄声却将寂静踏得支离破碎,偶尔还能听到被他们惊醒得扑腾鸣叫的虫兽之音。
离开兴元府的路越行越远,远到众人不在想起兴元府,只记得马车里除了万春劫,还多了个金玫瑰。
刻之痕
我的偶像是超人 風月血殤
乍现的曙光加快众人前进的步伐,也照的马车内片角尽显,万春劫手中的血龙翎已经不知被他把看了多久,金玫玫好奇的问道:“这把扇子好漂亮,你拿着它看了这么久,一定对你很重要,它有名字吗?”
“它叫血龙翎!”
金玫瑰看着它不解道:“我觉得它不应该叫血龙翎,叫血孔雀才对。”
万春劫看着她那不闪躲的诱人双眸笑而不答,众人一路顺风顺水直到开封。
时光匆匆,岁月任燃,转眼七年己过,如今先皇太宗去逝,新皇真宗赵元侃登基四十五天,万圣宗也足足建立了七年,也是因为万圣宗是为朝庭效力,所以名声显赫,声势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