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90vp6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暗夜戰歌 txt-第三十四章:採兒之死?相伴-7k0ey

暗夜戰歌
小說推薦暗夜戰歌
日落西山,小白起来莫名的心慌意乱,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抬头看向小山村的方向,只见如血的夕阳泼洒在山间,在静溢中却透露着别样的凄美。
影淩亂 影淩亂
小白使劲摇摇头,想要甩掉那种不安感,但手中却还是加快了速度,急忙忙背起柴火下山。
再说当日李万千送回夏依雪,为了讨其欢心,将夏凡的孙子夏云杰带上修道之路,侥幸的躲过了纪霸天带来的那场灾难,为夏依雪在这世间留下唯一的亲人。
“救•••”一声急切的惊呼突然传来,夏云杰辨出是应采儿之声,急忙和另一个名叫李飞的师兄赶出去。
夏云杰呼吸之间来到应采儿房外,破门而入,只见房内竟是刘、吕二人。
良緣茶締
原是吕子乔和刘雨泽被应采儿的美色所迷,潜入房内欲行禽兽之事,一时情急竟忘了用灵力禁锢,待应采儿惊呼出声才反映过来,不料眨眼工夫夏云杰便赶了过来。
二人心虚,忙跪下求道:“小师弟,我们错了,求你…”
吕子乔求饶之际,抬头看到夏云杰怔在原地,脸上的怒容也变成呆滞之色,原是二人跪下正好将身后的应采儿露出。
先森我賴定你了 Cinor。
金光閃耀
此时的应采儿衣不遮体,雪白的肌肤大片的露在外边,纤细的腰肢上面双峰因害怕而微微颤抖,欲要从破碎的衣间跳出。
吕子乔见此瞬间计上心头,拿出一副阴险的笑容凑到夏云杰身旁道:“师弟,我们都是热血男儿,在这偏僻的小山村遇到如此诱人的姑娘,难道你就不想尝试下那醉生欲死的鱼水之欢么?”
应采儿看到夏云杰,脸上满是乞求之色,但可惜对方看到似乎是雨后梨花,人见尤怜,更引起一股欲望之火冲上头脑,
帝少撩人:悶騷老公太心急
夏云杰不禁想起多年前无意间看到大哥与婢女的翻云覆雨,只觉口干舌燥,下身传来难受的憋涨感。
吕子乔继续道:“男欢女爱是人之本能,这姑娘也是世间难得的美人,师弟,既然想要就去吧!”
吕子乔手臂微微用力,夏云杰便神使鬼差般走上前,颤抖这双手欺上应采儿的颈间。
入手温润,如丝般柔滑,夏云杰失去最后一丝理智,如饿狼般扑上去啃噬对方的身体。
应伯生手里端着茶杯,摇头晃脑着哼着小曲,刚走进院子注意到孙女虚掩的房门内有几道身影,当下心中生疑,快步赶到门前。
应伯生定眼一看,瞬间只觉天地昏眩,抓起旁边的一根棍子大吼着冲了进去。
应采儿脸色苍白,紧紧咬着下唇,双眼空洞无神,像是没有感到身体正被夏云杰肆虐。
吕子乔几人正被**折磨的难受,丝毫没注意到身后,应伯生拿着木棍直接对着几人劈头盖脸的一通乱打。
应伯生虽然年迈,但此刻却有无穷的力量,每一棍都力俞千斤,吕子乔心中本就颇为不耐烦,窝着一团**干着急,突然猛遭毒打,直接在掌间凝聚出一团烈焰甩出。
应伯生肉体凡胎,瞬间变成一个火人。应采儿看着爷爷活生生被烧死,面变得扭曲起来,殷红的鲜血自嘴角流下。
夏云杰恍惚间看到应采儿那冰冷恐怖的眼神,就如同一个私人般恨恨的盯着自己,慢慢冷静下来 ,知道自己闯下了祸端。
夏云杰扯过旁边的被子盖住应采儿,慌乱的穿好衣服,来到三人面前低沉的说道:“走!”
吕子乔急忙辩道:“可我们还没”
吕子乔意之所指非常明显,但夏云杰心中甚是慌乱,在这一刻也待不下去,,再次吼道:“我说走。”
夏云杰紫竹山庄内排行最小,但身份地位在无形中却很高,吕子乔留恋的看了眼床上的应采儿,还是无奈的转身向外走去。
小白心头愈来愈感到不平静,到最后几乎是跑进院子里。
应采儿的房门敞开,小白放下背上的干柴急忙跑进去,应采儿披着一些破碎的衣服,静静坐在地上,怀中抱着一具烧焦了的尸体,空气中散发着浓重的腥臭味。。
小白来到采儿身后,将其揽到怀中,道:“采儿,我回来迟了。”
应采儿一惊的想要躲开,但看到是小白后无力的依偎进那个温暖的怀抱,终于放声哭了出来。
良久之后,哭声渐渐停住,小白问道:“采儿,这一切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我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应采儿抬头道:“小白,我自小边有个梦想,我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像书中写的那般,有着属于自己童话般的的爱情,我不求他多么轰轰烈烈,只要能与心爱的人平平静静的相守一生。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知道你是我心中一直等待的那个人 ,你身上那种干净的气息深深迷住了我。只可惜•••”
应采儿说道这儿顿了顿,眼中尽是无尽痛楚,随后继续道:“只可惜来了四个禽兽,他们害了爷爷,打碎了我的梦。小白,我已经成了一个脏女人,你会嫌弃么?会带我找个没人的地方,一辈子也不分离么?”
小白的喉咙就像堵着一样,很是难受,但是还是哽咽的挤出声道:“会的,不要一辈子,我们要生生世世在一起。”
应采儿听到这话终于笑了,但在小白眼中却看得是那样凄苦。采儿幸福的说道:“小白,谢谢你,我想给爷爷说点悄悄话,你先出去吧,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啊,生生世世。”
小白心情沉重的来到屋外,他虽然与应伯生孙女两人相处时间不长,但他们对自己来说却是生命的全部。
生命中总有些东西离我们而去,想要抓住却发现是那般无奈,小白静静望着天上的明月,脸庞的泪水在月光下跳动寒光。
小白突然直直盯着应采儿的房间,猛然醒悟过来采儿最后的目光是那样生无可恋,充满绝望。
小白一步一步迈向采儿的房间,房门“吱呀”一声打开,门口的小白重重的跪下。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在天地间炸响,吓得山中安睡的鸟儿胡乱扑腾。
黑夜中,一道灵力似水中波纹般向四周快速荡开,大山中的情景在小白脑间清晰的浮现出来,而且范围正在不断的扩大。
小白身影一闪,已然出现在百里之外,身体融入漆黑的夜色中,只能看到两个赤红的光点闪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