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uzd67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武俠三部曲-武俠三部曲第三部紙蝴蝶熱推-ikw7u

武俠三部曲
小說推薦武俠三部曲
两个人共同握着一把剑,终于顶开了司马昊燃烧着火焰的长剑,三个人各自退了一步,形成了对立之势。而此刻慕容雪儿手中也多了一般漆黑的长剑,那是他父亲慕容博留给她的东西,这把剑出自于司马昊之手,但此刻却成了对抗这个已经称不上人的司马昊的武器。
“来吧,这样才有意思,我要慢慢的折磨你们,知道你们流干所有的血!”带着狂笑的司马昊再次袭来,迎接他的是一银一黑两道剑气。三把剑交织在一起,霎时间火花四溅。再看战场上,慕容雪儿的剑如同游龙般不断四下游走,攻击司马昊的下盘,而司马徒的剑则在这片火海中,带起一轮明月,少女忧愁的相思倾斜而下,只不过,这套相思剑法的却少了几分哀怜多了几分期许,一式明月千里寄相思,反倒是真切期盼多过哀怜苦守。
“相思剑法和魔剑吗,你们认为再创造出这两种剑法的我面前,这样的攻击又能起多大的作用。”抡开火焰之剑的司马昊全身被一片火焰盔甲包围的密不透风,任凭你剑式多么凌厉,也不能破开我的防御半分,一时间两方成了相持之势。
但这种相持毕竟是短暂的,随着司马徒剑式再转相思剑法的第二式,第三式,隔墙怨影守孤灯,春来秋往无音讯接连使出,一时间,司马徒的气势大胜压过了司马昊的火焰,纵使他防御在严密也终究还是露出破绽。漫天幽幽怨影中带着丝丝银芒穿插,直逼得司马昊手中火焰之剑被迫回防。而这个时候慕容雪儿的黑剑抓住机会一剑刺出,从司马昊的剑式的空隙中刺入,正中他心脏的位置。
盛寵醫品夫人
这一剑只把司马昊刺客个对穿,却没有一滴血落下,这让慕容雪儿不由的一愣神。而这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司马昊燃烧着火焰的手掌落在了慕容雪儿肩头,只把这位女侠打的飞了出去,跌落在地上,肩头瞬间多了一个灼烧的巴掌印。“天大地大,能杀我的人还没出生那!”剑式一紧的司马昊逼退了司马徒的剑,随着剑光褪去,他身前的那个被慕容雪儿刺穿的大窟窿显而易见,里边却流淌着滴滴火焰,哪还有人的半分模样。“我说过你们杀不了我的,还不受死!”火焰之剑再次袭来,慕容雪儿举剑格挡却再次被击退,而一旁的司马徒则默默的站着,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但仔细望去,他身边却笼罩着一丝淡淡白气,一种决绝中带着冰冷的气息呼之欲出。
“相思剑法的最后一式吗,我倒是领教一下,连我这创始人都忘记了的绝技能把我怎么样。”司马昊一双赤红色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手中剑被横立在凶前。而此刻相思剑法的最后一式只道相思尽成灰已经出手了,只不过这一剑却没有了对于相思的决绝,反倒更像是看透一切的释然。银灰色的剑光扑面而至,虽然不快,却让人有种无从躲避的错觉。
光影闪动过后,一声金属交鸣声响起,司马昊那把火焰巨剑应声而断,无情剑深深没入了司马昊的喉咙,只留下剑柄在不断摇晃。但即使这样司马昊也没有死,他断剑一挥逼退了司马徒,一只手握住无情剑的剑柄,一边狂笑道,“我说了凡人的武器是杀不死我的,当然也包括你!”说着他就要把无情剑往出拔,但当他手握住无情剑的剑身的一刻动作突然停滞了一下。
源初斬天
都市古武高手 八月不飛雪
冷婚熱愛
此刻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在司马昊耳边响起了,“都结束了先祖,让我们一起回到我们应该去的地方吧。”伴着这个声音的响起无情剑怦然破碎,一个有着雪白胡须的,满脸慈善的老人出现在他面前,那不是司马无情又能是谁。只见他拉住了司马昊的手,朝着地面一跃,两个人就没入了泥土之中,“不,这不可能!”伴随着司马昊最后的吼叫,他的身体也消融在那片泥土中。司马无情将灵魂灌注到了无情剑中,他亲自完成了那未完成的使命,让一切都画上了休止符。
但没有了司马昊,被司马昊召唤出的怪物也没有了理智,除了东冲西撞,再也不能对老僧人构成威胁。只见老僧人手中念珠飞出,化成一个金色的牢笼,将这只困兽紧紧的束缚在其中。随着牢笼越来越紧,这只困兽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最终重新变成了一块破损的红色玉石落在了地上。
“血玲珑,千年的时间依然不能化解你的怨恨吗。”老僧人发出了低沉的叹息,将这块玉石收入了怀中,同时也落到了地面上。只见他朝着天空颂念道,“我,无尘愿永留人间,助世人不被魔障所蛊惑,愿九天之上的神佛们慈悲世间疾苦,降下恩惠吧!”随着老僧人的祈求,天空中降下绵绵细雨,炽热的火焰很快就被熄灭了,而青青绿色的嫩芽已经破土而出,这片灼烧过的土地又再一次焕发出生机。
我家娘子種田忙
“谢谢您的慈悲。”司马徒和慕容雪儿也来到了白衣老僧人面前,真诚的道谢。而那个露出慈善笑容的老僧人却淡然的说道,“一切都会过去,人生如梦虚幻不真,忘了这一切从新开始吧。”说着老僧人抓起一把青草向空中一撒,悠扬的牧笛声响起,轻轻草地,湛蓝的天空白云飘摇,那还是那纷扰乱世。安静躺在草地上的司马徒努力的睁开眼睛,不禁被刺目的阳光照到一阵眩晕。而这刻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是个十来岁的少女青涩的面孔,正带着甜甜的笑容看着他,尽管这样,司马徒还是认出了他是慕容雪儿。抓住那伸来的小手,司马徒才发现自己也已经是十几岁少年的样子。只见少女弯腰行了一礼自我介绍道,“我叫慕容雪儿,你叫什么。”“我叫司马徒。”司马徒淡淡的说着眼中不禁有些湿湿的感觉。但慕容雪儿却不管这些,又接着说,“好了我们已经认识了,一起去抓蝴蝶吧,我知道有个地方蝴蝶可美了,要不要去看看。”司马徒摇头道,“还是不要了,他们那么美我们怎么能伤害他们。”“恩,你说的对,那我们就静静的看着他们,你给我做一只纸蝴蝶吧。”慕容雪儿水汪汪的大眼睛闪耀着期待的神采。“恩,”司马徒用力的点了点头。他们在碧绿的草原上奔跑者,一只纸蝴蝶在空中飞舞,带着那些纷杂的过往越飞越远,直到消失在天空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