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1k2an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重瞳墓之仙舞姬討論-第113回 魔王附體前傳——重瞳墓石像推薦-vtjpm

重瞳墓之仙舞姬
小說推薦重瞳墓之仙舞姬
赋庆声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是尹驼背的囚笼的小鸟,一举一动都在驼背的监视之下,其实尹驼背和哑巴曹公公,甚至银月、拾月都知道他张迷糊就是赋庆声,赋庆声就是张迷糊,呵呵,怎么会这样阴险狡诈,不是叶仙美今天说出来他还蒙在鼓里,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深,现在想来,银月拾月还有叶仙美突然来野人谷送饭就是一种监视自己的行为,呵呵,自己这样傻居然还笑他们傻,呵呵,真的是铁拐李把眼挤——你糊弄我,我糊弄你,结果就看谁更狠更厉害啦。
叶仙美说:“其实他们不但知道你逃跑,而且抓你来这里也是他们故意这么干的,我猜想他们有莫大的阴谋,只是目前不得而知,还有他们其实也是不相信我是真的心悦诚服地归顺他们的,银月每一天都要对曹公公汇报我的情况,这些我都知道,呵呵,大家都是戏台上的花花脸,就看谁更会演戏忽悠人呗——,我是诈降他们准备伺机逃跑的,所以今天才主动请缨下地宫探墓的,驼背老头用腹语密室传音,呵呵,他们小看我了,以为我是个黄毛丫头片子,呵呵,其实我都听懂了----,喂你在听我说话吗?”
对于赋庆声的心不在焉叶仙美的暴脾气又喷发啦。
赋庆声看见她撅起的嘴巴小巧可爱,他说:“既然,你不肯轻易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叫你撅撅嘴啦,撅嘴,撅嘴!撅嘴!撅撅嘴。”
軍長寵妻:重生農媳逆襲
赋庆声边叫撅嘴边撅起嘴巴做起搞怪动作。
惹得叶仙美笑弯了腰,长发婆娑翩翩似仙。
星途
两个年轻人都是青春朝气蓬勃的年纪,很快就熟识啦。
赋庆声说:“你说我们是现在回到地洞出口的地面上去,还是在这个大墓里伺机寻找另一个出口逃跑啊——?”
叶仙美说:“你傻啊?还回去,我说过了我们都是别人碗里的菜,只是时机不成熟,人家没有动筷子夹咱们罢了,我下来就没有打算回去的,我想这个大墓比皇宫么还雄伟壮观,一定另外有一个出口的,我是一定要逃跑的,坚决不回去,你呢?你是他们死盯的菜,你回去就得下锅扎煎饼,信不信?”
叶仙美的一句话比刀子狠多了,赋庆声每一次和这个漂亮女孩子说话,都觉得她不是个省油的灯!
赋庆声说:“好吧,撅撅嘴,我听你的!走吧,我们到处看看,这个大墓的确鬼的很,像个迷宫一样,我们要小心一点,这里有蝎子精就会有其他的魔兽。”
叶仙美说:“赋庆声,你叫我什么?撅撅嘴?谁叫你给我起外号的,我叫你麦秸秆啦,瘦的比竹竿还瘦,当然就是麦秸秆啦!死麦秸秆!烂麦秸秆!破麦秸秆!-----喂,你等等我,你把火把拿走了,破麦秸秆,你想吓死我啊,啊——”
一声惨叫,赋庆声急急忙忙回头,他以为又有魔兽来袭击啦,飞快地回到叶仙美身边,急切问:“肿么啦?看见什么魔兽?”
古穿今之家有小乖 懿軒angel
二十面骰子
赋庆声把火把在黑黢黢的墓道里划拉划出一个弧线,并不见什么魔兽怪物,什么也没有,他意思到自己上当了,他瞪了叶仙美一眼,嘟囔一句:“撅撅嘴!”
叶仙美并不示弱,追到他身边大笑:“死麦秸秆,破麦秸秆,谁叫你跑在前面,没有火把我怎么走啊?”
两个人说说笑笑,举起火把在这个有十几节石阶的墓道里探寻,两千年了,这里还是气势宏伟,神道石像并列两排,石虎,石马,石麒麟,石貔貅,还有一些说不出名字的魔兽一样的动物,可见大衍神君的气魄,他生前的富贵荣华都在墓葬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冷情王爺的囚寵妃 紫菱衣
穿过神道并不见墓主人的棺椁,而是一个窄小的石门,又是一个甬道,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叶仙美说:“进去看看。或许可以找到另一个出口喱!”
赋庆声拿起叶仙美手里的短刀在甬道的石壁上画了一个石马的图形,他花完了解释说:“我们要做些记号,这样不会迷路。走吧,你在我的身边小心一些,注意安全。”
叶仙美第一次主动滴握住了赋庆声的手指,她觉得才有一些安全感,他的手指纤细狭长,手心里干爽没有汗水。
甬道狭长,两个人紧贴在石壁慢慢地向甬道里探寻,甬道的墙壁上绘画了一些壁画,红绿五彩的壁画画了一些战争场面,还有皇室贵族狩猎的场面,两个人看见这些精美的壁画,无不震撼,这个墓主人是谁啊?大墓的排场堪比王爷墓啦!
甬道大约三百米长,两个人走到甬道的尽头,推开一个半掩的石门,进入一个圆形是墓室,——墓室的地上分门别类地整整齐齐的排列了三百个兵马俑武士的石像,有的手持长矛,有的手持弓箭,不但石像的人脸栩栩如生,就连他们的战马武器也呼之欲出,如同真的一样,两千年前东汉末年三国时期的金甲武士,恍如天神。
赋庆声把火把在这些石像面前挥动,他生怕这些石像会眨一下眼睛,动一动手脚,甚至挠一挠痒痒-----。
叶仙美说:“这些是陪葬的兵马俑,有些人家是用活人陪葬的,这些石像救了不少奴隶的生命喱,要是没有石头的兵马俑,就要奴隶们活埋在此陪葬啦!”
赋庆声是满人,他的原来名字叫西部珏林,他和母亲的身份是贵族家的包衣,就是包吃包住包衣的奴隶,听说,奴隶还要活人活埋陪葬,他神色有些漠然,脸色微变,心头涌起一丝微凉,不是个滋味,他之所以拼命打入湖北新军革命党内部就是要为自己和母亲脱籍,除去包衣奴隶的身份,可以做一个自由人。他心里想起了母亲,自从在长白山修炼三年了,在去湖北新军报道之前他回去一次看望了母亲,只是一个晚上,就离开了到现在也已经十个月啦。
“喂,喂,快快,来看看,这里哟哟,有一个巨大是石像啊,他不像普通士兵啊,你看看,他有眼睛里有两个瞳仁喱!”叶仙美在呼叫他,赋庆声慌忙走过来对着石像举起了火把。
就在他的火把举到石像的眼睛部位时,噗噜噜,一道火鸟霹雳从石像的重瞳眼睛里喷射出——,哎呦呦,赋庆声一个筋斗跌倒在地上。叶仙美也吓了一跳,急急忙忙扶起赋庆声问道:“你受伤了吗?怎么活见鬼了?石像是活的吗?他会喷火啊!”
赋庆声坐起身子,说:“呵呵,他本来就是活的,只是别把火把照射他的重瞳眼睛就不会喷火啦!”
叶仙美拉起来赋庆声说:“是吗?试试,再试试看?”叶仙美抢过来火把,先是没有照射石像的重瞳眼睛,火把在石像四周转动,没有问题,没有喷射火焰,而后叶仙美小心翼翼地把火把慢慢地靠近石像的眼睛——,噗噜噜——一团火鸟火苗喷涌射出。
洪荒五行真人
虽然两个人眼睛有所准备还是被金光闪闪的火鸟苗子吓住了。
叶仙美问:“死麦秸秆,你是怎么知道机关就在石像的重瞳眼睛里的啊?你不是也第一次见到这个玩意儿的吗?”
第一狂:邪妃逆天
赋庆声说:“呵呵,撅撅嘴,天机不可泄露,这是秘密哦!你叫一声好哥哥,我就告诉你,怎么样?想知道吧?”
叶仙美说:“死麦秸秆,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知道一个榆木疙瘩会喷火吗?我比你哦还大喱,你还没有叫我姐姐喱!”
赋庆声说:“这个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他这个石像的眼睛里涂抹了红磷,红磷就是坟头鬼火那个东东知道吧!红磷易燃,火把一靠近,温度急剧升高,红磷必然着火,不信你用手摸摸看看,他的重瞳眼睛,里面有玄机喱!”
叶仙美依照他的话,真的用手去抚摸石像的重瞳眼睛,软软的果然不是石头的,还有温热的温度喱!
咦,叶仙美举起火把靠近自己抚摸石像的手指,湿湿的,是眼泪,——,啊,一滴一滴,吧嗒吧嗒,大颗大颗的泪珠滴落,石像会哭泣,叶仙美吓得要死,比刚刚看见石像会喷火更恐怖,只有活人才有眼泪啊,这个石像着魔了竟然会哭泣,难道他真的是活的吗?
妈呀,叶仙美吓得说不出话来,用手指指着石像的眼睛,示意赋庆声,石像在哭泣流眼泪,赋庆声也看见了石像流眼泪,他满不在乎地走过来,伸手拍拍石像的说:“大哥别吓人好不好?”
石像说:“好!”
我是一叶仙美,下一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