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7un5u精华都市小說 魔道傳說 起點-23、結局鑒賞-acgki

魔道傳說
小說推薦魔道傳說
23、结局
不几日,只见无量山信使远远而来,满身鲜血道:十大恶修并一般散修正围攻无量山,通天神君、妙法真佛立时脸色大变,嘱咐李天龙一家三人寻找秦小飞,剩余众人急急向无量山而去,十日不到,众人到得无量山,不想那十大恶修竟是山门前寸步不得进入,原来,这些散修恶道那里真有胆量攻伐无量山,只是迫于逆天邪的压力而已,近一月时光,竟是一个寸步不进,虽然逆天邪已杀了数十个散修压阵,无奈无量山易守难攻。突然,见得远处通天神君、妙法真佛一众到来,九大恶修并一般恶道哪里还听逆天邪的号令,只恨爹妈少生两条腿……,只留下逆天邪一声长叹,悄然而去……
时光匆匆而过,五年已去,世间竟是再也没有秦小飞的一丝消息,万恶谷之人也再没出谷之人,只有北方突然崛起一个修真的逆天教,势力强大,只是神出鬼没,并无大恶,各大修真又元气大伤,一时无人理会。
閃婚厚愛
拯救明末 任國成
狂顏馭獸行
《完》
亲爱的朋友,《魔道传说》已发完了,说实话,点击率实在差哈,故匆匆结尾。笑笑说说哈,不过,如大家真不讨厌我的小说,不才愿将续篇《魔道弦》发出,一求大家一观。谢谢!
1、醒来
流光幻去烟云散,天地万年如一时;情到深处血泪止,断肠狂笑何天道?
时光匆匆而过,魔域之战,五年过去,修真各派无气大伤,甚多小派已烟消云散,不复存在。然而,这一状况使得无量山、大禅寺在修真界中的地位更加显赫,直如神州两大顶天神柱,这也使得以无量山、大禅寺为根基的千里方圆得以安享难得的太平盛世,当然,也更增加了世人对这两大圣地的敬畏。
冰火破壞神 無罪
福城,两个半米高的大字立在城头上,此时虽是神州大地相对清平的时光,然而,这座城镇却并不因为有福城二字使得市民得到一点福气,只因它地处神州南方边缍,大虫瘴气甚多,再者离无量山、大禅寺太远,平日又无甚修真之士来自除害,使得人人脸上均是厌色。然而,纵使如此地方,还是有笑声依旧在空中传荡,只见几个顽童正围着一个垃圾的角落大声地嘲笑着什么?不过行人好似人人已听得惯了,并无什么人前去观看。
“嘻嘻,痴儿,你又在喂这个死人喝粥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用脚轻踢着一位满面污灰的小孩,“嘻嘻,小傻瓜、小傻瓜……”四周的小孩一下子高笑着,不停地围着齐声欢叫,不想那小孩突然站起,涨红着脸大声道:“他没死,我见他动过。”,“没死,那你怎么没喂进他一滴水进去?”那少年撇着嘴又道:“就你一个野屁孩还想救人?哈哈,想救的还是个死人。”说着一把将那小孩推在躺着的“死人”身上,“嘻嘻,野屁孩、野屁孩……”围着的小孩纷纷用垃圾丢向那两个似乎被世间遗忘的影子,小孩不由轻轻哭着:“我不是,我不是……”,周围的小孩闹够了,看看天色将暗,嘻嘻哈哈地各自向着自己的家而去……
秦小飞静静地听着,他不想动,不想呼吸,更不想说话,他只想这样静静地,静静地,直到永远,甚至于他想就这样死去该多好,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活着,至于这日子过去了多远,只怕他更没想过,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到了这个地方。
这五年他是如何过的?没有人知道。谁能想到当年那个一剑灭魔的年轻人竟会如此的落魄?也许,只有紧贴他背肌的天木神剑能够稍知,只是这震惊天地的神剑此刻忽然扭动着,它也在痛苦着什么?只见秦小飞轻轻地用手拍拍剑柄,他能感觉到神剑的燥动,自从吸干了万恶天魔,它便没有真正安稳过,若不是秦小飞身居数种灵气,只怕这神剑早成魔剑,不过这是后话。
棄妃重生:毒手女魔醫
此时那哭泣的小孩已然又一次看到秦小飞的手动了,他一下子睁大了黑亮的眼睛,像往常一样摇着秦小飞的手轻叫:“你喝点粥吧,你再不吃真的会死的。”他自己也有点惊奇,这人从他发现到现在,就这样躺着从未吃过一点东西,可偶尔的还能动下手拍拍他自己的背,然而,他终究知道,不吃东西是早晚要死的。
秦小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微微睁开了眼,一点微光如烈日般刺得他双眼发痛,那小孩一下子高兴了,“你没死,真的没死……”一张十一二岁的面孔迎进了他的眼中,那兴奋的神情,多么熟悉,他不由想起了自己救张志的一刻,他的嘴角十年来第一次轻轻一笑。
“叔叔,快喝粥”小孩殷切地把一个破罐放到他的嘴边,那粥清的将他污垢的脸映得清清楚楚,秦小飞轻轻地看着小孩纯真的脸,一口喝下,盐盐的,一行热泪不知何时悄然顺着米粥滑进了他的嘴角,他终于明白了张志当年将黑神玉交给他的感觉。
秦小飞深深吸了一口气道: “谢谢”,那小孩脏黑的手不好意思地摸摸头笑道:“呵呵,是你自已好的。”秦小飞的心一抖,你自己好的,多么熟悉的话语啊。他张开双目静静地看着这个有些呆头呆脑的小孩,微微一笑,道:“你叫什么名字?”,那小孩忽然脸上不好意思似的,愣愣地道:“我叫小痴,他们都这样叫我。”
地獄清潔工
秦小飞不由又是一笑,小痴,多有意思的名字,他一时竟不知不觉有些好奇了,道:“那你父母呢?”“父母?”小孩忽然一脸的迷惘,他抓了抓头,想了一想,道:“我不知道,我白天就在这附近找吃的,晚上就到那边林子的庙里那个窑里睡,我,我记得的都是这些了,不过,我一到晚上,就有一个好朋友。”说着他突然一脸的喜色。
“朋友?”秦小飞忽然间想到了灵风、灵云、林伤,他一时有些怔怔的,那小痴却似是谈起兴来,他俯在秦小飞的身前道:“只是我那好朋友,他不爱和人交往,白天总爱在地窑里,不过,晚上他就特别有精神,而且说话也有些嗡声嗡气的,可是,我还是最喜欢和他在一起了,因为,他从来不骂我,也不欺负我,而且,他也和我一样,一个人孤伶伶的,几年前的冬天,我看他倒在地上都快冻干了,我就把他拉到地窖里。”说着,他忽然脸上一红,接道:“只是那窑太小了,你也太重了,要不,我也早把你拉回去了”,说着,他感觉有点对秦小飞不够意思一般,立刻解释着。
總裁有毒:丫頭,你不乖!
秦小飞摸摸小痴的头,轻轻地道:“你很好,真的。”那小痴呵呵一笑,道:“等你好了,我带你去见我的朋友,他比我还笨,连自已叫什么都不知道,我叫他石头,因为,他一天到晚身上都像石头一样,又冷又硬。”
秦小飞不觉又是一笑,缓缓地点了点头。他忽然发觉自已这些年来,好像从来也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只觉和这个叫小痴的孩子在一起。连心也一下子轻了似的。
秦小飞正自凝神,忽然心头一动,不想,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静静地在他的耳边响起:“你终于姓醒了。”他轻轻地抬头,喃喃地:“胡琴!”他的反映有些迟钝……
任秦小飞如何也想像不到,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就这样静静地看了他五年,静静地等了他五年,当她看到秦小飞为了所爱的人那狂热的情景时,第一次,这个小白狐,落世一来,第一次流下了泪。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小飞没有出声,那个叫小痴的孩子也似乎觉察到什么似的,两只乌黑的眼睛忽闪闪地看看秦小飞,又看看这个美的如天仙一般的女子,只是这早春的天,依然黑的是如此的快,不然,这美丽的面容不定要在这小城里引起一片哄动。
半响,秦小飞声音有些发干地道:“秦小飞何德何能,劳姑娘如此看重,实是三生有兴,只是……”他实在不忍再一次伤害这个美丽而又年轻的心。
胡琴的眼睛不自主地依然有些湿润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竟是心甘情愿地瞒了天下人,在这里一等,就是等了这人五年。她忽然笑了,只是那笑容凄艳,是如此的惊心动魄,美的让人不忍而看,她脸上有着淡淡的凄红,柔声着:“秦大哥的心意,我都明白,琴儿如今能看着你好起来,已然足了,琴儿就此告别,只是,只是万望大哥保重,特别是,你要千万当心你那把绿剑……”
秦小飞忽然抬起头,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着这个当年在他眼中还是少女的姑娘,如今已是如此的名艳动人,只是那眼中深含的关爱和那淡淡的泪光,让他的心不安起来,这种不安,不知为何竟是完全超出了他对背上那仍在不停扭动的天木神剑的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