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4c2cs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稗書》-野史列傳分享-ag5zh

稗書
小說推薦稗書
十年,仅在弹指一挥间便匆匆溜走,我老了,腿脚不便,收集民间故事这种工作已不适合我,告老还乡迫在眉睫,但我希望能为我的稗官生涯画下一个圆满的句号。
朝廷大事与我无缘,文臣武将的本纪、列传、世家是史官的专利,我无法染指,有些佚事史官乐意忘记,诸如:某武将为火攻克敌,致使千里成墟、万民流浪;又或者,某大儒为排挤异己竟陷害可怜的青楼女子。我却不能写,写了可能将项上人头葬送,这也罢了,我家族成百上千的人都因此含冤九泉,我就成了千古罪人。
我将目光再次放到江湖,再次搜索楚梵天的佚事——那个十年前叱咤红尘的江湖领袖十年后的沧桑岁月。
细雨迷朦,寒意倍增。
高校風雲錄 盲君
郪江河畔,玉明山下,炊烟袅袅。
官道从山下绕过,带来异乡的音容,带走归乡的思念。
昔日的江湖尊者独自一人在田间耕种,戴着斗笠,披着蓑衣。
一辆马车在官道上飞快地奔跑,驾车的老者不断用力地抽打狂奔的骏马,身后不远处,三匹快马紧追不舍。对马的鞭打并没能让距离拉开,快马上的壮汉将老者摔到地上,拉住马车,其中一人穿进车厢,一个娇弱女子的惊叫从车厢中传出。
楚梵天没有抬头,仍用那昔日挥剑除恶、举杯邀友的手握着锄头默默耕作。
抗戰之英雄血 步槍打蚊子
衣帛碎裂的声音在狭小的山沟里分外明亮,曾想将正义进行到底的楚大侠终于抬起了头,双目寒光灼灼。
打造修真世界幸福感
他变了,消瘦了,憔悴了,纵然与他同床共枕十年的素蓉也不能一时间将他认出。
把三个恶棍赶走,他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要离开,老者扑过来抓住了他的脚踝,恳求道:“大侠请不要走。”
楚梵天没坚持离开,也没回头,只是静静地等着对方下面的话。
“我们家老爷本是刑部尚书,因拒绝贿赂,将一豪门子弟打入死牢,而惹祸上身……”
“你们没有告诉我的必要。”楚梵天冷泠地打断老者的话,“想让我怎么样?”
老者看了看他冷若冰霜的面,鼓足勇气道:“我想请大侠与我们同行,直到逃离魔掌。”
“我不想离开这里,我要留下来赏梅。”看看娇声哭泣的女子,他叹了一口气,“你们要去哪儿?”
“滇池,到了那儿,我们就安全了,在那儿,没人敢动我们。”
“那是浪漫香域的地盘,你们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鴛抱鴛
“你知道?”老者很惊讶,“老爷曾为他们的人洗涮冤情。”
“冤情?”楚梵天冷冷一笑,“赏梅已是我十年来仅有的兴趣,我不想错过这个冬天。”
“大侠……”老者满面惊惶地看看冷酷的大侠和凄惶的小姐,不知所措。
“她可以留在我这儿,我保证她的安全,你去找人来接她。”饱经沧桑的大侠向自己的茅庐走去,那儿种满了梅花。
梅花吐着新蕊。
楚梵天孤独地坐在窗下,端着酒杯,痴痴地看着枝头嫩小的花瓣,想着那爱梅的女孩。
“这儿就你一人吗?” 姑娘怯生生地站到他身边。“我帮你做菜?”
他点点头,目光溜过姑娘纤纤的玉指,“你会做菜?”
“家父最喜欢家母做的菜,我也学了些。”姑娘脸上露出丝丝甜笑。
“能吃到心爱的女人做的菜是一种幸福,我羡慕你父亲。”那爱梅的女孩曾说,能给自己爱的人做菜,是一种快乐。这女孩将来一定很幸福、很快乐,他想。
姑娘端上菜肴,他露出十年来罕有的微笑,“一起吃吧。”
姑娘回他一个带着歉意的笑容,“还有一个菜,我去端过来。”
他奇怪,姑娘为何对他带着歉疚,但他并不在意,轻轻挟起一根士豆丝,放入口中。突然,他吐出士豆丝,双手紧紧抓住桌沿,毒却已经从口腔的细孔渗入血液侵入脏腑,他觉得体力正在逐渐消散,思维开始减缓。
“惊虹。”官道上传来声声疾呼。
“我在这儿。”姑娘突然不再斯文,撕破身上的衣服从另一个门跑出去。
昔日的江湖霸主只想到一个词:“浪漫香域”,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平心静气,尽可能地让体能有所恢复。
门被踢破,两名英武的青年仗剑冲入,身后跟着三个女孩,刚才那被叫做“惊虹”的女孩伏在另一女孩身上哭泣,“就是他想……我……”
“杀了这老**。”两青年睚眦欲裂,杀气潮涌,剑影翻飞。
两青年认不出当年山居竹海的家主,他却没老到眼花的地步,欲置他于死地的正是十年前自己视为己出的剑南和仓亭,他彻底明白过来,浪漫香域从十年前到现在,目的就是要他死不瞑目。十年来,他唯一精进的只有种梅,其他各方面都在退化,他翻身后退,拔出壁上的“梅吟”。
“狂怒”!
末日之精靈崛起
同一招剑法,在此时完全没了当年漫天的火焰,只有犀利的剑气激荡不休。
此去經年
茅庐被气劲掀飞,周遭的梅林被夷为平地,剑南和仓亭包括那三个女孩一起向后狂退不止,“梅吟”寸寸碎裂,楚大侠被败絮般震飞老远,一口鲜红的血在阴郁的天空划出一道亮丽的色彩。
曾号令群雄的江湖霸主头也不回地向山上跑去,他不想死在两人面前。刚才那一剑已耗尽他所有战斗力,腿脚有些发软,脚步开始踉跄,头脑已模糊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他只知一味地狂奔,直到有一支剑指着他的咽喉。
看清眼前的人,他笑了,二十六年的思念和担忧都在这一笑中卸下,二十六年前同样的人同样的事让他同样肝肠寸断,不同的是“梅吟”剑早已灰飞烟灭。
“说啊,你说,我给你解释的机会。”
撩寵嬌妻,大叔輕點愛
他闭上双眼,脸上带着笑容,仍然拒绝解释,刻骨铭心地恨一个人比痛心疾首地追悔,日子要好过很多,对与错对他而言已失去了最终的意义。
“你为了素蓉、为了得到山居竹海抛弃了我,我却进入浪漫香域成了花主。我所做的一切,包括不让世人知道我就是花主,就是为了报复你,要让你见到你所崇拜的友情亲情正义都被糟蹋得一塌糊涂,至于爱情,你自己早把它亵渎了。”
他点了点头,感到生命即将离去,“你是对的,请告诉我,下毒的那女孩……”
“你这样了还想关心别人?放心,我会遵守承诺,帮她父亲找回公道。”
他再点点头,最后一次点头,“那好……”话还没说完,雄伟的身躯已倒入尘埃……
郪江河畔,玉明山下,新坟一座,十年前号令江湖的绝代霸主、唯一公认的大侠寂寞地躲在里面。
夕阳残照,郪江归棹起。
新坟孤立。别说墓碑,小木牌也没有一个,我为他送上一支花,送他一个故事,将他的墓碑立到史册上,但我不知道我的故事何时被人们遗忘、被人们丢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