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0vvng人氣都市小说 《日月刀》-第二十六章 命喪琉璃推薦-uvt60

日月刀
小說推薦日月刀
范小范慢慢的走到了树林中,却发现邹子翼和一名男子都死在了树下,他仔仔细细的检查着这两具尸体,他惊讶道:“都是一掌击中要害的…莫不是我哥?”范小范思来想去都觉得不对,又自言自语道:“若是我哥杀了邹子翼,那曾一润一定誓不罢休,定会找上门来要我哥的性命…”说完又看了看那地上的碎布,又道:“这?”说完又拿起了一片碎布放进了怀里,随后又挖起了一个坑将邹子翼和廖青二人给安葬了…
而范小范一直在这四周徘徊着,他又走到悬崖前,他轻轻的扔了一块石头,只觉得下面深不可测…他不经意间说道:“邹子翼无缘无故死在了这里,而赖来和亭儿却不见踪影,会不会掉到这下面去了?不…不会的…!”范小范突然间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离奇,也太过可怕了!尽管他不希望张碧亭和赖来在一起,但是如果赖来能好好的保护张碧亭他也就认了…但是…他该不该下去瞧一瞧呢?
范小范一时之间也拿不定注意…他迷茫了起来,他是应该回日月山庄呢?还是应该下去一探究竟…观那悬崖孤峰兀立,山壁陡峭,想必一下去就很难再上来了…他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他感觉只要自己一下去就可能再也没法上来了…他突然间觉得这是死亡的到来,他慢慢的后退了几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以前无论遇到什么凶险的事他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难道这悬崖真能要了自己的命不可?范小范突然觉得自己太可笑了,他觉得这一刻的自己倒有些贪生怕死了!
總裁的契約妻
他定了定神,他…决定下去…范小范一个纵身,那玄妙的身姿随风而飘落…
范小范观那一座座山峰象无数把剑剌向青天,低山逶迤,滚滚滔滔…就算他轻功再好也一时半会之间也到不了底下,何况是下去救两个人?除非是宁公子?对,这世上也只有他有这个本事了。
范小范心里想道:“倘若下面真的是赖来和亭儿,真把他们救上来又如何呢?还不是一样卷入日月刀的纷争当中,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们一辈子呆在这与世无争的山谷下…”范小范又转身一步一步踩着那石壁一直往上飞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张霊一把抓住范小范,他俩旋转在半空中,一直飘落着,而范小范惊奇的看着眼前这位中年男人,令范小范意想不到的是,此人的功力与轻功非常人能及,即使宁公子在此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当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就这样他们俩人犹如两只仙鹤一般的飞下了琉璃山…范小范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至于是怎么样的不详,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他们渐渐飞到了琉璃山下,范小范一眼就看到张碧亭和赖来的身影…他大喊道:“快走啊!”
赖来和张碧亭回头一看,只见张霊抓着范小范从山顶上飞了下来…张碧亭着急的说道:“是我爹!怎么办,怎么办!”
抗戰虎賁 秋風起葉
花心老公百變妻 沈七妖
赖来道:“落英潭潭主张霊?”
空間之旅
张霊哈哈笑道:“你就是金叶子的传人?”说完,他就发出落英掌向赖来劈去,而赖来也接下了这一掌,但赖来只觉这掌法的功力逆流而上,他顿时被震飞了出去,而张霊并不罢休,他又接连发掌,张碧亭见状连忙挡在了赖来的前面,而就在这时范小范飞到了张碧亭的面前,替她接下了张霊的三掌,顿时面色苍白,不一会鼻孔、嘴巴,流出了黑色的血,张碧亭失声喊道:“范小范!”
范小范艰难的爬了起来,将张碧亭护在了身后,张碧亭着急的说道:“你怎么样了?你干嘛要为我挡那三掌呢?你怎么那么傻呢!”范小范嘴角一扬笑了笑,他死盯着张霊,一瞬间的功夫就转身向张霊发出了四五只断箭,那速度犹如转瞬即逝,箭锋刃而纤细,张霊迅速的转身飞跃了起来只见白衣飘飘犹如在天空中飞舞一般,那锋刃箭几次与张霊擦肩而过,到底还是张霊的功力深厚啊…赖来趁机向张霊抛出了金叶子…那张霊飞向了张碧亭,一把将她抓起,又用力的将她抛在上空,那金叶子随着风飘荡在天空中,只见那张碧亭与金叶子只差几厘米之间的距离时,赖来大喊道:“不!”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范小范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纵身一跃,只见他屹立与半空之中,斜身半转,陡手发出两掌,一掌将张碧亭推下了小溪当中,另外一掌击向那迎面而来的金叶子,本以为范小范躲过了这一劫,赖来轻声舒了一口气时,那张霊那肯罢休?他又立即甩起左袖,卷向范小范的右臂,而范小范只觉得疼痛难忍,那张霊又伸出右掌,一掌便劈向范小范的心脏,又狠狠的将他摔在了地上…
蹦的一声响,赖来只觉得眼前犹如地裂山崩、天昏地暗…范小范顿时只觉自己倾刻间便要撒手人寰…他全身发冷…又觉得全身有气无力,他意思到自己快要死了…是的,真的如他的直觉一般…他真的要命丧在这荒无人烟的山谷下了。赖来连忙将他扶了起来,为他输入真气…范小范推开了赖来,又缓缓说道:“照顾…好…亭…”没等范小范说完,张霊就将赖来抓了起来又将他狠狠的摔在了树上,而此时的范小范也已经灯枯油尽了…张霊又对准赖来的心脏,轻轻的挥动着衣袖,只见衣袖内数十根银针射在了赖来的心脏上,他顿时觉得呼吸困难,自己的心脏好像是要挖空了一般…
张碧亭缓缓的醒了过来,她愤怒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要杀了范小范,为什么要杀了廖青大哥?”
张霊冷冷道:“廖青?他知道的事太多了…他是一定要死的!我将他留到今时今日已经是对他最大的仁慈了!范小范是日月山庄的人,现在不死,以后都得死…而你!我的好女儿啊…我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看待,可惜啊,我终究还是容不下你!”说完,又一掌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腹部上,张碧亭恶狠狠的看着张霊,不一会便晕了过去…赖来突然呆住了,他眼睁睁的看着张碧亭躺在血泊上,而眼睛却一直睁着…她大概从没想到过从小一直疼爱自己的父亲居然会残忍的一掌又一掌的至她与死地…先是设局让她离家出走,然后又是废武功,又是失忆,最后还是不肯放过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赖来许久道:“她毕竟是你一手养大的啊!你怎么那么狠心啊!”说着,又一步一步的爬到张碧亭的身边,张霊笑道:“因为我的计划全被她打断了!我养她是为了让她能为我所用,更何况,她现如今已经没什么用处了,我还留她干嘛!她不过是我那死去的女儿的替身罢了…若她不能嫁给曾一润,那我养她十几年岂不是不养?枉费我机关算尽,到头来却被你这小子捷足先登了?你既然那么喜欢她,就去阴曹地府见她吧!”说完,踏上前一步,呼的一掌便击向赖来。而赖来双掌一封,蹦的一声响,两掌功力相互激荡着,欲冲将上去,只见山上的小石头沙沙而落。这两掌相交,竟然不分高下,张霊内心暗自钦佩着这眼前的少年。
张霊突然道:“亭儿!”而赖来连忙转过身去,张霊砰的一掌拍出,正中赖来的后背…他蹦的一声,脸砸在了石头上,而身体屹立倒下和张碧亭一样躺在了那血泊当中…而此时的小溪急流而上,溪水哗啦啦的冲洗着鲜红的血液…
而张霊又将落英掌击向那石壁,只见那石头纷纷滚了下来,犹如山崩地裂那般…他自己纵身一跃飞上半空,张霊又像风一样飞走了…他来无踪去无影的,就这样慢慢的消失在了琉璃山,好像他不曾来过一样。
(数月后,日月山庄大堂)
宁公子神情严肃的盯着惠千晴和韩老大二人,惠千晴上前道:“庄主,还是没有少爷的下落!”
嫡女重生之絕世無雙 阿信
那韩老大道:“庄主,想必少爷这会在外面游山玩水呢,这事以前经常有过,过个一年半载的,少爷肯定就回来了,庄主大可放心!”
宁公子的心里依旧是七上八下的,他想了想道:“那张碧亭和赖来可有消息?”
惠千晴摇摇头,道:“也没有!我觉得这事有些蹊跷…”
韩老大道:“蹊跷?你倒说出来听听啊!”一旁的口天吴附和道:“就是啊,若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就不要在这危言耸听!”
惠千晴白了口天吴一眼,又道:“我总觉得不将曾一润杀死,定会后患无穷…”
宁公子道:“不怕,即便他命不该绝,也是废人一个…何况日月刀在我们手里!你们还是速速将小范寻回要紧!”
惠千晴和韩老大、口天吴异口同声道:“是!”
(落英潭)
曾一润被张霊救回了落英潭,只见曾一润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床上,犹如活死人一般…
张碧宵对着张霊道:“爹爹的局设得可真妙,先是放出消息让宁公子知道日月刀在曾一润的手上,然后宁公子就对曾一润紧咬不放,又让碧亭跟着他,再以保护碧亭的名义除掉廖青,现在又找到机会杀掉我们仇人的儿子赖来,如今他已毫无用处,留他又有何用呢?”
张霊道:“我也没有想到老三会和曾一润遇到…多年前的婚约早以随着你妹妹的死而渐渐地遗忘…当日若不是老三顶撞我,我又怎会以婚约要挟呢?毕竟…她和廖青是我最不想杀的人啊!原本想用老三牵制住廖青的,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至于他?留着吧,或许他多年以后还有用处也说不定!想让他死还不容易,要他活才难!”说完便悄无声息的走开了…而张碧宵也跟着离开了…
剩下的只是曾一润的躯壳…他不过是在苟延残喘…他完完全全可以死去的,只不过是张霊留了他一口气…有道是:刀在人在,刀亡人亡。
两年后
张霊带着落英潭的一大批高手,剿灭了日月山庄,张霊终于得到了日月山庄和汜水山庄,这是他多年来一步步苦心策划才有着今天的结果!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张碧宵将惠千晴抓到了张霊的眼前!惠千晴一脸不屑的样子看着张碧宵,而张碧宵一巴掌便朝着惠千晴打去!
大宋極品國師 木易言
张霊道:“日月刀和宁公子呢?”
惠千晴心想道:还好庄主和韩老大去了琉璃山…
一千年後做人魚 該亞
惠千晴一把睁开了那绑在身上的黄布,而张碧宵立即拔出她的短剑,一瞬间的功夫就将那短剑刺入她的腹部…惠千晴轻蔑的一笑就倒在了地上了…
张霊道:“也罢…我们还有曾一润呢!总有一天,这日月刀还是会回到他的手里的!”说完他沾沾自喜的走进了日月山庄!
……………
有道是生死两茫茫,这已经是五年了…张霊现在已经拥有日月山庄、汜水山庄、落英潭,三大地方,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是武林盟主了…当真应验了那句:好人不长命,坏人死命长…
曾一润依旧犹如永远的睡着了一般,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而窗外的花瓣慢慢凋零着…寒风呼呼的吹着…他的脑海里一直是他和邹子翼年幼时的玩耍,还有张碧亭,那个笑盈盈的女子……而就在此时,窗外却飞来了一只乌鸦,它“嘎…嘎!”的叫着…那曾一润突然猛得就睁开了眼睛……
(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