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fmxk8妙趣橫生小說 孤煙劍落日 線上看-十二閲讀-xhwpg

孤煙劍落日
小說推薦孤煙劍落日
八号回到家就看到了徐乾坤和夏芸。
八号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想做的事情已然做完,如今我也想和你们一样隐居,不知可否?”徐乾坤复又笑道:“阉党尽除,实在大快人心啊!”
官心計
八号笑道:“当然可以,我不嫌朋友多。”
岚轻笑道:“他明天就被处决,你可以去看看。”
“我一定会去看!”徐乾坤愤然道:“我倒要看看杀人的人如何被杀!”
夏芸臻首轻点道:“这厂公的确坏事作尽,不过,有些事却不是他做的……”夏芸偷眼看来一下徐乾坤。
徐乾坤大怒道:“胡说!这一切都是他做得,若非他我父亲怎么会死?这天下又怎会惨遭荼毒?”
總裁的致命情人
天下圍棋
夏芸轻叹了口气。
八号感觉夏芸很不对劲,但是没说什么,因为这一切已经与他无关了,现在他只想和岚在一起。
午时,本是阳光最盛的时候,所以杀人最好。
徐乾坤看罢回去之后,就发现屋子里又多了一个人。
逆襲娛樂圈 牛奶灌湯包
人就是人。
八号苦笑道:“我本不想那么热闹的。”
人笑道:“你不是说不嫌朋友多吗?”
八号举杯敬道:“如果你是来做朋友的话。”
人回敬道:“当然是!”
徐乾坤抚掌大笑道:“既然是朋友,那我也欢迎。”
人摇头道:“我不想和你交朋友?”
“为什么?”
“因为你是非不分。。”
“我哪里是非不分了?”
“你诬陷我的恩人。”
“你曾是他的手下,他还是你的恩人,你当然替他说话。可是他曾害我一家!”
“胭脂泪,你告诉他,谁才是害他一家子的凶手。”
夏芸咬着嘴唇道:“是魑祟,他为了嫁祸厂公做得,之前厂公就一直排除异己害了不少人,所以没人怀疑这是魑祟干的。”
徐乾坤怒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说了,可你不听我说啊!”
徐乾坤呆立在那里。
人叹道:“其实说来他们谁都不是好人,谁都不是坏人,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说完他就走了,从此再无下落。
八号看着徐乾坤,怜悯的叹了一口气。
八号和岚的婚礼定在两天之后。
重生一黑老大的寵妻
八号看着夕阳,默然不语,岚轻轻地走来,仿佛怕惊了这世间的寂静,惊了这醉人的夕阳,然后轻轻地依偎在八号怀里道:“你在想什么?”
“这里本来有很多人。”八号怅然若失的道
“你还有我。”岚在八号怀里呢喃着:“无论怎样,我都会陪着你,无论我在哪里,我的心都伴随着你。”
“我相信。”八号紧紧抱住岚道:“你看,今天的夕阳多美?”
岚惊奇的看着夕阳道:“果然好美,人这一生能见此夕阳,死而无憾了!”
岚就在八号怀里没有遗憾。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此处有风有水,有美景,还有佳人相伴,谁都死而无憾了。
“你说我们的婚礼上用蓝色的杯子怎么样?我记得你最喜欢蓝色。还有,篱笆里的大鹅长大了,也该找老婆了。你我也要生几个乖宝宝,怎么样?”八号轻轻地说着,仿佛怀里的人只是睡着了,怕惊动了她,扰了她的清梦。
魑祟为官多年,做了很多好事也做了很多坏事,他做得这些坏事他的手下知道,岚就是他的手下,他当然无法容忍有人知道他黑暗的一面,他要做一个好人。所以他要把自己做得坏事的知情人杀死,他以为这样就相当于没做过——所以岚死了。
八号又看到了徐乾坤,是在九道山庄门口。
八号长叹一口气。
徐乾坤对八号道:“现在你愿意和我一起杀魑祟吗?”
“不愿意。”
“为什么?”
八号看着远处的夏芸道:“因为你还有爱你的人要去爱。”
八号又来到九道山庄,走到门口,走到庄内,走到大厅里。
魑祟看到八号来了,他就明白了一切。
“你来做什么?”
“杀你。”
“你用什么杀我?”
“一剑。”
“我听说你受过杨余恨的指点,懂得了剑气。但我不信。”
“你,可以不信。”
刚走出九道山庄卜鹰就来了,拿着圣旨,笑盈盈的看着八号。
卜鹰道:“皇帝感你除奸有功,赏你千户。”
八号忽然一怔,随即明白了一切。
从一开始八号就陷入了一个圈套,这一切的一切穿成的线都指向一个人,那就是皇帝!还有南宫墨睿,他说要建功立业,那为了谁?皇帝本来就厌烦了锦衣卫和东厂,自己只是一枚棋子,即使没有我依然有别人来完成这件事。
于是八号什么也没说,回应卜鹰的只有一柄剑。
关玉门惊道:“卜鹰死了!”
李红袍苦笑道:“他没有死,而是输了,不过输得仿佛赢了。”
汤师傅的店开在一条极阴暗窄小的巷子里,已经开了几十年了,有人劝他搬家,他就生气。
汤师傅是个老派的人,什么事都喜欢保持现状,坐着的时候就不想站起来,就算看见从京里来的达官贵人,也很少站起来。
異界修道
别人也不怕他,因为大家都知道,汤师傅是南边最好的裁缝,就算架子大一点,价钱高一点,也是应该的。
可是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汤师傅居然破例站起来了。
这两个人,一个是位身材魁伟、顶秃如鹰的大汉,身上穿的件黑丝长袍质料虽然不错,却好像久经日晒雨淋,已经很旧了。
跟着他来的,是个女人,年纪很轻,长得很美,而且美得脱俗,身上的衣服却很怪异,也不像讲究衣着的人。
对于这一类的人,汤师傅一向是不太理睬的,可是今天却破例了。
汤师傅毕竟不是那种只重衣冠不重人的裁缝,他一眼就看出这两个人的来头都不小,男的固然气势凌人,女的更美得像是位从来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很可能还是位公主。
他们到这里来,当然是要做衣服。
“要几套素色的衣服,连一点花边都不要,工价不较,可是要快。”
“要多快呢?”
“最慢也不能超过两天。”
汤师傅开出个极可怕的价钱来,他们却连眉都没有皱。
“但是要快,越快越好。”目光也如鹰的大汉说:“我赶着去参加一个人的葬礼。”
天機神王 十三神將
“那个人一定是你的好朋友。”
“其实也不能算是什么好朋友。”大汉目中闪动着笑意:“只是他的葬礼我是绝不能错过,而且绝不该错过的!”
拳壇巨星
“为什么?”
野蠻嬌妻 郭曉萌
“因为如果没有我,那个葬礼根本就不能成为葬礼。”
汤师傅的好奇心被引起来了,忍不住问:“那究竟是谁的葬礼?”
嗨包子他爸
“我自己的。”
八号再次回到茅屋中,不过对于他来说,这里已不再是家。
徐乾坤道:“你是怎样杀死魑祟的?”
“因为他不相信我真的能一剑杀死他。”
“接下来你要去哪里?”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要还有路就需要有人去走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