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igng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靈鼎天師 落葉已成書籤-第三十章:出手推薦-2ek1j

靈鼎天師
小說推薦靈鼎天師
柳惊豪赤手空拳,硬抗着刘薨的琉璃宝钺。被真气包裹的拳头打在钺上,传出大量的火星。
近身格斗他确实是长项,好几次凶猛的拳风都震中了对方的心脉,要是平常的高手早就被打死了,但这个刘薨,无论攻击哪里的要害部位,都不会失去战力,挨了柳惊豪十几次的重击都没什么事。
柳惊豪的身上也被对方弄出了不少伤口,鲜血汩汩流出,在他狂野的豹皮短衣上显得触目惊心。
叶辰向刘薨和柳惊豪那边瞟了瞟,站起身来。黑色的轻衫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屑,散发森然的凉意。
他走出了几步,忽然折返回来,看了看地上的陈德坤,又转向柳韵,问道:“我有一件事实在不是很清楚…”
“陈伯父为何答应了你爷爷帮助对付阴魔宗?据我所知,这对云中城可没有多少好处。”
智能手表 床上王爺
柳韵一怔,踌躇了一下,复而瞧了瞧那边被众多兵士看守住的陈严安尸体。脸上微微动容,回应道:“因为…”
“爷爷答应过城主,若是剿灭了阴魔宗。他会力荐陈德坤上京…请求帝主封赏他为武腾阁千总,并且云中城也将受益,上交天朝的赋税可以减半……”
叶辰闻言呆立半响,微微闭上了眼,一身玄黑轻衫勾勒出他挺拔的身型。
“…阿坤啊…”他轻叹一声,面上露出一些苦涩。
云中城虽然是交通要塞,是一处富饶的城池,但是,这城主之位却是个死差事,自大祭师陈战担任城主后便一直由后代子嗣世袭下去,只能安分的做个城主,但却没什么大作为,况且陈德坤性格又太过激辟,为人过于懒散,这个城池陈严安断不会安心交付于他的。但如若是给他一个效力于朝廷的武官之位,再凭借着柳惊豪的帮助,必定前程似锦。这样一来既可以磨练陈德坤的心性,又替他安排了一条新的路子,让他的将来不再像历代的城主那般活的意兴索然。
陈严安料想对付这阴魔宗若是跟柳惊豪合作的话,要剿灭也不是很困难,加以城池赋税从此减半,又能得到柳惊豪这样的强大助力,也是十分划算的,所以才答应联盟,共同对战阴魔宗……
叶辰叹了口气,陈严安的想法固然是好,但却不明白,陈德坤实是一个不谙政事的人,比起复杂的朝廷,应该更为向往着当一个轻松的城主。
柳韵知道叶辰来此,定是要帮助她对付阴魔宗,心中自是大喜。依他如今的实力,与柳惊豪联手必定足以与阴魔宗抗衡,但她又担心有什么危险,于是望向叶辰的美眸中异彩连连,带着关切。
叶辰朝她看了看,僵硬的薄唇微微向上一扬,示意她放心。
这一边汇聚了大量的陈家禁军,再加上有当代的几位年轻强者坐镇,所以也是没有波及到大范围的厮杀。
叶辰向众人嘱咐了一下,麻烦他们看好陈德坤。然后身子一转,定了定神,霍然向前跑去。
“砰——”他的速度甚是快速,一手探出,将纹着“阴”字样衣饰的一个阴魔宗分舵主打了一掌,然后顺**过一把朴刀,冲进了更为混乱的战场中心。
柳惊豪凝神对付着刘薨,不敢有一丝大意,许是缠斗太久,体力消耗渐多,他出招的速度明显迟缓,面对着这个打不死的高手,他也开始气馁了。若是这个时候全身而退的话,他也可以走的脱。但转念一想,自己是盟主,又带领着这么多的兄弟,这般退去,可不教天下人笑话?
“我柳惊豪何曾变得这般婆妈了…好罢,今日搭上命跟你斗上一番。”柳惊豪脸上涌现一抹血红,他大喝一声,整个人散发着滔天的威势。这一刻,一股股真气流出,那火红的颜色相当浓郁,凝聚于两只有力的拳头里,手臂上同时青筋暴起,一条条血脉宛若要挣破皮肤一般,酝酿着强力的一击。
刘薨见他收了攻势,便步步紧逼过来,绕着他的肩膀将琉璃宝钺劈了下去。
“哧——”柳惊豪艰难的移动两步,右臂上给当场刮下块肉来。一时疼痛不已,咬紧牙关。
刘薨的琉璃宝钺当即横转,斜挥过去。
恰时柳惊豪也已经暗暗蓄力完毕,整个人往后栽倒,旋即两拳打出。
“吼——”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柳惊豪打出了一条丈许宽的火红色大龙,带着滔天的威势,攻向刘薨。
强烈的飓风呼呼作响,那条大龙袭杀而去,所过之处,草皮土屑,漫天粉土。
柳惊豪无力的躺倒在地,一股疲惫感袭上心头,这一招“龙升九天”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真气,若是不能够击败对方,他也没什么办法了。
这一下动静甚大,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聚集到了这边。
只待滚滚的尘土散去,刘薨右手持着琉璃宝钺出现在大家的眼前,不过,他只剩下了头和半边身体。
柳惊豪微微舒了口气,然而,他一下又愣住了。那只剩半个身体的刘薨竟然单脚跳了过来,手中的琉璃宝钺闪烁七彩光芒,透着森森的寒意。
“盟主——”一些离柳惊豪稍近的武林豪杰大叫着,看到这诡异情景吓了一跳,刘薨的半边身子是没有鲜血的,只露出了程亮的骨茬子。
“轰”的一声,忽然,一只苍白的大手伸了出来。抓住了刘薨正要下劈的琉璃宝钺。然后轻轻一捏,“咔嚓——”那凝炼了大量精金宝石的琉璃宝钺出现了裂缝,微微用力,便被捏成了碎片。
“叶辰?”看清楚这位施以援手的人,柳惊豪讶然出声。心中一片惊骇,他适才全身心投入对敌,因而没有发现叶辰已经来到了龙脊原野。不过他更为之吃惊的还是面前这个男人竟然轻而易举捏碎了那把琉璃宝钺,要知道,刚才他可是以强悍的内力硬拼了对方许久,那把兵器甚是坚韧,以天龙杖击打都不为所动。
叶辰左手捏碎了琉璃宝钺,右手握着朴刀,徐徐架到了对方的脖子上。然后冷冷的叱喝道:“无应笑呢?他在哪里?”
然而话刚说出口,他就觉得不对劲,这个人眼神空洞,身体只剩一半,却还能行动。
“呵呵…”叶辰好像看出了什么,轻笑一声,忽而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黄符,盖到了刘薨的额头上,然后放心的将柳惊豪扶起,暗暗将真气输进了对方的身体中。
柳惊豪微微一叹,感受着体内渐渐澎湃的真气,望向叶辰的眼里也是多了一点愧疚。以前的事自己也不好说出口,现在韵儿喜欢他,他又有如此强悍的实力,心里该稍稍放松了。
被叶辰扶起,他定了定神,突然发现那刘薨的额头上贴了一张黄符之后,就此不再动弹了。
“这是尸体…”叶辰淡淡道。
“尸体?”柳惊豪呢喃一声,突然之间,整个人颤了一下,他哆嗦着看着叶辰的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茅山…御尸术?”
叶辰点了点头。
“怎么会?阴魔宗的人怎么会茅山御尸术?不可能…不可能的。”柳惊豪像是失了魂一般,不住的摇头。
充盈的真气传导进柳惊豪的身体里,叶辰收了内力。再次点头:“没错,的确是茅山的御尸之术。”
过了一会儿,柳惊豪缓过神来,看向了刘薨头上的黄色符纸。
他神色有些不善,问叶辰道:“你也会茅山之术?”
迟疑了一会儿,叶辰嗯了一声。说道:“这事先放在一旁,等除了无应笑之后。我再细细告诉你个中缘由。”
柳惊豪愣了一下:“你知道无应笑在哪里?”
“…这个…应该有办法。”
叶辰说罢,走到了刘薨面前,从怀里取出一根细小的红线,然后在两端各绑了一个铜钱。
“嗤——”的一声,他将两枚绑在线上的铜钱屈指一弹,便陷入了刘薨两只空洞的眼睛里。紧接着他又取出一张黄符,置于两根红线中央,然后双手结印。
与此同时,红线上的黄符一瞬间化为灰烬,紧接着两道红光顺着红线导入了刘薨的两只眼睛。
叶辰退开两步,站在柳惊豪旁边。
此时,大战早已停止了,那些阴魔宗的弟子见到突然出现了一个猛人,一下就将太上长老给制住了,立时就胆怯,结果给那些武林豪杰灭了一半。剩下的长老、分舵主见到这种情况也无心再战,乖乖束手就擒。
李天南擒了云帆走过来,就要向柳惊豪禀报,然而几道混杂的声音却忽然从刘薨那里传了出来。
“该死的,怎么动不了了…”
“看不见了,怎么会这样…”
“要不要禀报宗主啊?”
“……”
火影之失落一族 夜郎國王
各不相同的声音有些模糊,柳惊豪和李天南愣了一下,发现了刘薨的两只眼睛闪着红光,而声音恰是从那里传来的。
叶辰上前,取出了乾坤镜,然后斜斜一照,将一束阳光引渡到了刘薨的脸上。
“啊,什么东西?”
“谁,是谁在那?”
叶辰冷冷一笑,把刘薨的黄符取下,当即说道:“你们几个告诉我,无应笑在哪里?”
那刘薨半边身子摇了摇,几道声音又传了过来。
“你是谁?”
“嗯?…怎么,大军败亡了?”
听到这些声音,柳惊豪和李天南都惊骇不已。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帝國寵婚:黑帝的秘密戀人
叶辰眉头皱了皱,道:“这具尸体被他们用茅山术控制着…现在…”
但话还没说完,刘薨那突然传出一道极具威严的斥骂声:“饭桶,这都会败。”
柳惊豪一愣,觉得这声音甚是中气、有一种铿锵感,好像非常熟悉。沉思半晌,他忽然喊道:“无应笑,这是无应笑的声音。”
那威严的声音再次传出,带上了疑惑:“…呵呵,柳惊豪啊?”
“好吧…你能找到一个会使用茅山术的人,算有点能耐,既然这样,可敢来送死?”
“…无应笑,你龟缩在哪里?为何不现身?”柳惊豪仔细听着那声音,大吼道。
叶辰目光微凝,闭目沉思了一下,突然朗声道:“无应笑……可敢放上尸体的印记让我等传送到你那?”
刘薨的眼睛忽闪着幽幽红光,不一会儿,无应笑的声音传来:“好啊…不过我有些惊讶,你竟然还会这等高深的茅山之术,呵呵…也省得我还要等你们十几天,既然想这么快赶来送死,那…我自是乐意。”
之后差不多过了半刻钟,那刘薨的额头突然裂开了一条缝,随即一支火红色的令牌伸了出来,叶辰看了看,冰冷的脸庞透着一股凌冽,他迅速将几张黄符放在地上,双手无比利索的摆了一张八卦图,然后拿出几十枚铜钱压在其上,复而再取出一条红线,一端固定在了火红色令牌,另一端接了方孔铜钱,扔在八卦中心。
“阳人借阴路,小鬼搬运,敕令!”叶辰咬破中指,将一滴鲜血滴在了八卦中心,随即大手结了几道繁复的印决。
“呼——”一缕黑色光芒出现在八卦上方。
叶辰转身向着柳惊豪和李天南道:“踏入这八卦可以去到无应笑那…但只能维持一刻钟的时间…如此,我便先去了…”
惡魔王子在身邊
異界血神
说罢,也没在意柳惊豪等人满脸吃惊疑惑的目光,率先一步进了那道黑光中。然后一眨眼,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此时,柳韵和一众强者也早已赶了过来,在旁边不远处指挥着整理尸体,注意到了这边,刚刚的一些话自然也被他们听到了。
“哼——无应笑,不管你是否会茅山邪术,这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柳惊豪抖擞了一下身子,毫不犹豫的走进了八卦中。
“盟主——”李天南唤道。就要跟上,但往前迈出的脚忽然迟疑了一下,他想起刚刚这茅山之术的诡异,绝非常理可度之,这般贸然,可能有莫大的危险。念及此,身体不由打了个寒颤。他向走进的众位年轻高手道:“这大战善后的事不能没人干,所以在下留这指挥。”他微微低了头,躲闪着众人的目光。
“…嗯,也好。”柳韵回答道,紧接着向八卦走去,消失在浓密的黑色光芒里。
后面四位年轻高手也跟了上去,之后又陆续走进了十几名武林豪杰。
……一直到那黑芒渐渐散去。李天南才舒了口气,讪讪一笑,跑去帮忙处理一些“战后事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