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sn6d7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鎮山河-外傳04 隱居之傾杯倒(下)相伴-e0jrz

鎮山河
小說推薦鎮山河
玉珩左手指尖刚碰到酒杯,便再一次被这酒暖俘虏,本来托着脑袋的右手也不自觉的挪动到酒杯上,双手握紧取暖。
自从内力因为杀阵而散尽后,天生体寒又没有紫霞功护体的玉珩开始怕冷。即便是身体恢复后,玉珩又再一次开始练习起紫霞功,二十年的功底也不是这么容易练回来的。
这点小动作,李洄棠全看在眼里。
玉珩被迫散功,是因为他。隐居后,玉珩并没有提到过关于他内力尽失一事,大概是不想让李洄棠因为这件事而挂心吧。
杯口沾唇,酒香在口中荡漾三四回,顺着喉头滑下,温润暖心的酒气并不上头,却很醉心。
就是要惹你
仅仅浅酌了一小口,李洄棠便分神侧目去看玉珩的面色。
他可还习惯这味道?
他可还满意这温度?
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出乎李洄棠的意料,玉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握住酒杯的手软软从唇前垂下,酒杯敲击石桌发出一声轻响。再看玉珩,两颊比以往更加苍白,似乎所有的酒气都凝结在了他的双唇,红得快要滴血了。
傾世戀:梨花謠 白子言
酒桌上,醉后面色分两种。一种越喝越红,一看就知道上头了。还有一种则是越喝越白,光看面色不和他交谈,还真看不出来有什么两样。玉珩明显是属于后者,再加上当年在恶人谷恶名远扬,敢来搭话的人少之又少,他不胜酒力三杯就倒的糗闻,除了平安客栈的老板娘以外,也就只有逢崖守着的那个尸人知道了。
李洄棠见状心中大呼不好,玉珩不会喝酒,更别说慢慢品酒了!
權傾天下
看着玉珩就这样将一杯酒直接灌下去,不出一会儿眼神便开始弥漫上醉意,朦朦胧胧起来。
玉珩无力垂在桌上的手将酒杯推到李洄棠面前,指尖摩挲杯口。
李洄棠会意,刚想满上又见人仅仅一杯便醉眼朦胧,抬起准备倒酒的手悬在空中,望人醉态哭笑不得,不知如何是好。
“……酒~”
玉珩不满道,带有三分命令的意味,剩下七分的冰冷被他那不经意间带出来的尾音给化开了。
李洄棠感觉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往脑袋顶上涌去,他难耐的动了动喉头,故作冷静的说:“再喝要醉。”
“已经……醉了。”
玉珩将手臂放直在石桌山,头侧着向手臂靠去,趴在石桌上嘴角漾开笑容,捎带醉意的浅紫色眸子流转着柔和而明亮的光。纤长的睫毛上沾上了飘雪点点,似乎是在半梦半醒之间。方才取的白色绸带也没有束起头发,长长的头发丝丝缕缕散落在石桌上,在朝阳下散发出比雪还要耀眼的光,乌发下的颈间白皙得没有一丝瑕疵,因为玉珩并不喜欢李洄棠在能看得见的地方留下痕迹。
没有热酒的温暖,玉珩的手又开始凉了回来,他无意识的握紧酒杯妄想再索取一点温暖,但空空的酒杯给不了一丝应答。
李洄棠小小的叹了口气,嘴边挂着苦笑而眼中却是满溢出来的温柔。
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悄悄走到玉珩的身后,从背后环抱住玉珩将自己的手覆在玉珩的手上,十指相扣。
玉珩没有拒绝,他只是侧着脸朝李洄棠淡淡一笑,犹如初见阳光的晨雪,干净不染纤尘。院子里的潺潺流水,石桌旁苍劲的翠竹,天空中纷扬的小雪,天际那一抹明媚的朝阳在这一瞬间,全被他的浅笑夺去了姿色,除了他,李洄棠的眼中容不下其他的任何。
“觉得冷?”李洄棠失神的靠近玉珩,在他耳后轻声询问。
絕情美人謀天下
異靈校園
从身后传来的温热让玉珩留恋无比,他直起身子,转而靠在李洄棠的怀中。
平日里,玉珩不喜他人近身,即使是李洄棠靠的太近了,他也要给个冷脸色。像现在这样会主动靠过来,除了灌醉别无他法。
这也是为啥李洄棠总是喜欢买酒带回家的重要原因!
“……不冷。”因为太过温暖,玉珩不自觉闭上了眼睛。
呆萌孔雀女:極品婆家吃定你 夏將遇
在他身后环抱他的李洄棠,看着他长长的睫毛随着一呼一吸颤动,亲昵的吻了吻他耳侧的秀发。
真不敢相信,就这样一个毫无防备,喝完酒准备倒头就睡的人居然是那个恶名远播的极道魔尊血衣。若是在恶人谷那样凶险的地方,喝完就睡下多危险啊!
“你以前喝多了也是这样睡下吗?”李洄棠的声音在而后响起,说话带出的热气喷在冰冷的耳背上引来一阵颤栗。
“……我不喝酒,会误事。”玉珩说。
李洄棠只是知道玉珩不胜酒力,却不知道他以前从不喝酒。玉珩也没有跟他提过从不喝酒,只是偶尔会接过李洄棠递来的酒。
莫非,玉珩喝酒,只因为那是自己?
柯南風砂
傻瓜你不需要長高我會彎腰 茶兮
李洄棠想听到玉珩的答案。
“那……为什么跟我就喝呢?”
“……你,想知道?”玉珩回头望向李洄棠。紫色的双眸带着笑意,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眼睛眨了眨,竟然卖起了关子。不知道是不是李洄棠的错觉,他居然觉得玉珩的耳尖微微泛红。
他挣开李洄棠覆在他手背上的手,转身伸手去扯李洄棠的衣领,借力起身靠近李洄棠,望着眼前因为自己的突然靠近而慌忙移开目光的李洄棠,玉珩缓缓开口说。
“嗯,因为……”
因为?!
李洄棠急切的想听到后话,可玉珩偏了偏脑袋,好似想不起来自己要说些什么似的。
“唔……因为,因为我……”
因为你……?!
玉珩很少这么近距离的直视他,不是冰冷的,而是带着感情的。李洄棠不禁觉得脸上发烧,即使身边下着薄雪也没能将他冷却下来。
“我……”
话音未落,李洄棠感觉到自己的衣领被往下一拽,还未反应过来唇上便覆上了另一双稍凉的唇,一如既往柔软的触感,带着酒的香味。
仅仅是蜻蜓点水般触碰了一下,李洄棠却紧张到心脏都忘记跳动。太过突然,他甚至没有闭上眼睛。
乱了乱了乱了!一切都乱了!
李洄棠的思绪,李洄棠的呼吸,李洄棠的心跳。
他干净的味道带着酒香强行霸占了李洄棠整个心房,让李洄棠不自觉的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那个害得他心神不宁,一大把年纪还心头小鹿乱撞的罪魁祸首居然已经趴在他的肩头,去梦中对弈周公了!
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李洄棠抱着玉珩,心里气也不是,乐也不是。
指尖穿过怀中人的发丝,轻轻梳理。
方才,他到底想说什么?为什么开始喝酒?
玉珩还没有给李洄棠答案。
李洄棠叹了口气,打横抱起好梦的玉珩,往屋内走去。
也许,李洄棠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玉珩是绝对不会告诉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