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czco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笑一癡-番外三 常羲/舒望 孤月送長河相伴-qkeyq

三笑一癡
小說推薦三笑一癡
常羲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过去了几日。浑身散了架一般,密密的疼痛蛰伏于每一寸经脉,所有力气都被抽走,软软地瘫在床榻上,分明能感受每一分深入骨髓的刺痛,却无力控制自己的身躯哪怕是动动手指。
有人握着她的手,紧紧地,温暖从那人手中渡来,才叫她确认自己还活着,并未死去。
用尽所有力气睁开了眼,沉暗的木制房顶,是她记忆中最为熟悉的模样。
余光望见,是墨泠守在她身边,一刻不曾离开。
这一次,终于是你了啊……
干涩的眼睛突然湿了,常羲努力眨眼,将泪意逼回去。
“常羲?”墨泠不敢置信,正在叫她的名字。
她没有力气转过头去,只能尽力在唇齿间挤出一个个字节:“墨……泠……你……的伤……”喑喑哑哑。
她记得,他为他挡了一记天刑。
墨泠摇摇头,低低道:“已经无事了。”
常羲松了口气,张张嘴,发不出声音。
当她是渴了,墨泠忙着倒过水,小心着将她搀扶起来,递到唇边。
常羲就着他的手抿了一口,还是一样说不出话,像被人扼着喉咙。
“凡人之躯承受天刑,保住命就算不错,哪里能这样快恢复。”有不悲不喜的声音道。
地球試煉場 夢狂風
借着墨泠的力,常羲望见了声音的主人,窗外月色霜华尽数泻于他一身,长身玉立清绝无双,若入室满月。
“师父……”常羲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声音。
舒望叹息,将药递给墨泠:“天刑非同小可,纵有鲛人血护持,这身子不养个十年也恢复不了。”
墨泠应下,将常羲圈入怀中,一勺一勺地喂她喝药。
常羲很听话,一口口将苦涩至极的药喝完,还来不及皱一下眉头,便拼着刚攒下的力气,嘶哑着问墨泠:“齐姐姐……救回来了吗?”
我的弟弟是僵屍
墨泠垂下眼,放回药,抱着她的手臂紧了几分,却没有回答。
常羲心中不安,望向师父。
“师父教过你,生死不可逆,天道不可悖。”舒望平静道,听不出情绪。
我是仙凡 百裏璽
常羲努力地摇头,想要说话却只能发出嘶嘶声,细细听之,依稀辨出是“七”字。
“头七回魂?”舒望侧目,摇头苦笑,“你难道不知,首先这回魂之说,便是立足于幽冥鬼界之上。”
“她虽在红尘之外,却在轮回之中。头七回魂,不过是鬼界体恤新鬼未了心愿放之回乡,但在此之前,她已走过鬼门关,与阳世再无干系。”
常羲愣住,嘴唇开开合合,无声无息。
墨泠知她心中所想,替她问了出来:“以前辈修为之高,也无力相救么?”
舒望看他一眼,却是反问:“你可知,我为何不让你替常羲挡劫?”
常羲下意识握紧了墨泠的手。
墨泠安抚地拍了拍她,低低道了声“不必担心”,抬眼摇了摇头:“不知。”
末世之長歌行
“个人因果需得自行经历,旁人断不能代替。”舒望转首向窗外望去,山溪淙淙,逆流而上可见孤月低低悬于天边,清清冷冷。
“当年那二人便是忘了此事,才结下三世宿命。”
天道公平,若前世太阴星君没有挡下天刑,雪问真君至多渡劫不成削去修为重新再来,也好过他二人就此堕于轮回,不得不看着她为他死生三世。
本以为离开师门远走天涯,二人不复相见便能躲过宿命;本以为此生刻苦修行重登仙界,三世之劫能够自行化解……不曾想,绕了一圈,还是因他践缘。
自以为不出现在她面前就不会有事,原来还是躲不过天之道,因果循环。
说到底,还是因了他那一纸信笺,其上端端正正的四个字。
又或者,相识之初,便已定下结局。
“终归是我,害了她。”
墨泠望向怀中人,道:“齐前辈寻觅等待三十年,前辈为何不告知实情?”
舒望只道:“易地而处,若常羲告知你,你此生及之后两世注定要为她而死,你当如何?”
墨泠道:“不惧生死,不悔相识。”
常羲却攥紧了手,拼命摇头。
“呵……”舒望叹出一声,“你们自是轻掷生死,可曾想过他人情何以堪?”
賽亞之軀 隔壁那誰誰誰
“以师妹性情,告知于她,她也只会义无反顾,倒不如相忘江湖,只当我是个负心人便罢。”
“时间久了,她总会心寒,总会放弃,安心修道,安心成仙。”
常羲突然想起离开蓝水时,齐雪对那纸鹤说的话。她的确在一年前立誓不再离开师门,她的确逐渐放弃,却是一个常羲沐月,便轻易让她背弃誓言重陷红尘。
創始道紀
“我不该去找她……都是我的错……”常羲捂住脸,哽咽。
“一切因由在我,与你无关。”舒望慢慢走到常羲床边,轻轻拍着小徒弟的背,就像她幼时那样。
常羲抬起脸,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舒望倾身替她一点点拭去眼泪,摸了摸她的头,将一把小小的纯银插梳送入她发间。
常羲下意识碰了碰,指尖触及月桂玉兔的图案,玲珑精巧。
“自你幼时便开始做,十多年来几经修改,先前请帖送来,还当赶不上了……所幸尚来得及,便作你来日嫁妆。”
舒望直起身,负手回去:“也算是,师父最后留给你的东西。”
常羲一惊,拉住他袖子。
“你修为尽废,灵根已断,你我师徒之缘,也尽了。”
“师父……”恍若五雷轰顶,常羲愕然,“你……你不要我了吗?”
“你悖逆天道,已非我玄门中人,从今往后,不再是我弟子。既然你已寻回亲生父母,就改回你那方容与的名字吧。”
常羲拉着他袖子不放手,一双眼蓄满了泪水,巴巴地望着他,嗓音粗哑得如同撕裂喉咙:“我错了师父,我再也不敢乱用法术了,你不要生气,别不要我……”
舒望别过脸去,抽回袖子,转身而去:“舒望背弃师门在先,教养无方在后,也当回山请罪。此后再不会出蓝水,你我之间,也不会再有相见之期。就此别过吧。”
“师父……师父!”常羲本能扑过去,却力不能济摔回墨泠怀中,费尽全部力气抬起的手僵在半空,眼看着舒望渐行渐远,再不可触及。“师父……”
最強學生 胡大海
墨泠扶着她靠在床头,起身追了出去。
“墨少侠不必徒劳。”
巨梟煉愛 毛竹
重生成獵豹
声音远远近近,平淡无波:“天刑之后,玄门弟子常羲已死,往后只有红尘中人方容与。”
墨泠提气,飞身掠去,极力追着那个飘然远去的身影,不敢放弃:“常羲并非执着玄门,修为没了无妨,将来我二人身在红尘,亦可时常探望前辈以尽孝道,前辈何需断绝师徒之情?”
“以玄门法术伤害凡人,有违道门共约。天刑已下,仙界天刑录上已有了她的名字。将她逐出师门,从此与玄门再无瓜葛,于她亦是保全。”
“前辈!”
“今后,有劳少侠照顾我那不懂事的弟子。”
身形已消失在视野,墨泠停步,黑夜之中,四周静寂无声。抬头望去,月已上中天,清辉撒落,沐于其中就如独立雪下,凝结了衣袂。
日落月升,流水西东,如之奈何。
墨泠回到木屋,门半开着,在夜风中微微摇晃,发出细小的吱呀声。
房间内,常羲呆呆坐在床头,盯着覆于身上的锦被,失魂落魄。
墨泠走过去,将她拥进怀里。
“师父……不要我了……”
常羲喃喃,眼泪重又夺眶而出,怎么也止不住。
墨泠紧紧抱着她,反反复复道:“我在。”
还有我在。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