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kxky6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千面魔王笔趣-第一二0章 四師兄的高明鑒賞-h0548

千面魔王
小說推薦千面魔王
“四师兄,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什么时候到了?”王七问道。
“你小子能耐不错啊,大半个丐帮都在帮你传话,我离着最近,当然先到了,你二师兄大概前后脚就到了,我听说五弟也快到了。”王七的四师兄倒是没有把王七的问话回答完整,但王七似乎有些惧怕这位四师兄,没接着追问。
“燕子,你去给四师兄倒杯水过来,我把四师兄请到房间去坐坐。”冷小燕眼见王七比较虚这位四师兄,当下连忙倒茶去了。
王七的这位四师兄姓李名司,手工功夫极为扎实,还向冷冰儿学了不少用毒的本领,王七除了轻功能胜过这位师兄一筹外,其他功夫都比这位师兄差上不止两筹。说句开玩笑的话,如果六位师兄都是他的敌手的话,王七最不想碰到的就是这位四师兄,就算是拳掌功夫最强的二师兄,还是剑术最为精妙的三师兄,王七都觉得好对付一些,毕竟那些人毒术易容的功夫都远不如王七,这可是王七的大本事之最了。可惜王七的大本事在这位师兄面前不值一提,加上这位师兄性格内敛,言语偏少,王七觉得同门之中除了大师兄外,最不好打交道的就是这位四师兄了。
来到王七房间,王七和李司两人分上下坐了,王七才又接着问道:“四师兄对飞鹰镖局的事情知道多少,是否需要小弟将这里的情况整个向师兄报告一遍。”
“李兴知道的我全都知道了,你把李兴不知道的和我说下就可以了。”李兴在丐帮也是七袋长老,是严绥长老留给王七的好帮手,虽说为人话语不多,但心眼实诚,这边的事情王七基本都和他说过的,看来四师兄对这边的情况应该很有了解了。从现在的情况看,定是四师兄根据丐帮传递的信息找到了李兴,随意显了手上乘武功,就让李兴相信他是自己的四师兄,然后就扮了李兴的样子堂而皇之的走进飞鹰镖局。
“这里的情况李兴都知道了,依师兄看,现在要不要把师兄到这里的情况向师叔他们作了禀告。”
私寵嬌妻:老婆乖乖蓋個章 拂曉安歌
“我看不必了,你和飞鹰镖局的头们也不是都相处融洽,我看就没必要大张旗鼓的介绍我了,我能暗中帮的就暗中帮了,也不用他们领我的情。”
首席的一日迷情:強吻億萬老婆 碧玉蕭
本来王七想李玉儿是本门长辈,既然师兄来了,理所应当拜见下,来了位实力强大的后援,也让他们知道后高兴高兴。不想师兄为人孤僻些,并不愿意和那些人打交道,也只有问其他的了,于是接着问道:“师兄,依你看,咱们师兄弟两人,对付李仙儿有几成把握。”
“三成。”王七这句问话李司倒是答得很快。
“如果加上李玉儿,应该就有七成了吧?”李玉儿这个帮手可不能不算,她才是正经主人,王七师兄弟俩最多算个帮手而已。
这个问题李司没有回答,毕竟王七也没看见过李仙儿的身手,何况李司连李玉儿的毒功也没有亲眼见识过。
“梅红婚宴那天,四师兄是否和我们一起去神斧帮?”有了四师兄做帮手,这边的胜算至少要多两成。
“不,我就留在镖局。”
“怎么?四师兄是不愿意帮助镖局?”听了这话,王七的声音都提高了八度,虽说四师兄言语较短,可并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怎么好象完全不关心飞鹰镖局的存亡。婚宴一战可关系到飞鹰镖局的荣辱,说是关系存亡也不一点不过。
“你莫着急,我有句话先问你。”
“师兄请问。”
“如果你是付天国,你是不是肯定会对付飞鹰镖局。”
“那是当然。”
鴻蒙邪君 霸刀
“那选择什么时机最好呢?”
听了这个问题王七的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如果魔教中人存心对付飞鹰镖局,当然是飞鹰镖局的人手越少越利于行动,什么时候镖局人最少呢?答案有些显而易见了,如果到时候飞鹰镖局的精英全部都去神斧帮赴宴,付天国只需要派出赤脚怪几个师兄弟,就可以把飞鹰镖局一锅端了,而且还可以利用手中挟持的人质好好威胁下飞鹰镖局的首脑们。“师兄是说他们会选择在婚宴那天动手。”
“不错。”李司的言语始终简短。
“好厉害的毒计。”说话的是推门而入的冷小燕,她端茶水到门口,正好听到王七师兄弟的最后几句话。
孤獨的單向旅行 一水還宗
你信與否
李司见冷小燕端水而入,微微一笑,朝王七使了个颜色。王七转头一想,立马会意,接过冷小燕手中的茶水,亲自倒了一杯,给李司端了过去。原来王七与冷小燕相处日久,十分随意,如果冷小燕给王七倒水,王七不会觉得有什么别扭。但李司与冷小燕并没十分交情,冷小燕既不是镖局的主人,更不是镖局的婢女,和李司一样是做客飞鹰镖局,况且还是个年轻女子,贸贸然给李司端一杯水过去,李司可是十分不习惯。
冷小燕也是聪明之人,顿时明白李司的顾忌,她本事性格爽快之人,小声和王七嘟哝道:“你四师兄也太见外了。”
王七也小声回道,“你也别着急,你还怕没你倒茶的日子吗?”
一句玩笑把冷小燕说得满脸绯红,道:“就知道和我贫嘴,有本事和你师兄说去啊。”
李司常年修习暗器,耳目远比一般武林高手聪敏,王七和冷小燕话语虽低,却被他听了个清楚明白,当下咳嗽一声,免得两个小家伙说出其他更了不得的话来。心想,王七在众师兄弟中年纪最小,心思单纯,怎么一出江湖,立马就找了位声势显赫的红颜知己,倒是众位师兄一无所遇,真正是一切随缘,强求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