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zibvc超棒的言情小說 煉獄紅花 線上看-第二十二回:奈何做賊分享-522xe

煉獄紅花
小說推薦煉獄紅花
奈何做贼
门被随手推开了,风也随着灌了进去,惹得屋中雪纱随风曼妙的翻飞着,使得雪纱中的人影更是若隐若现。
前脚一踏进门,屋子里的蒙迷而醉人的花香随即便迎鼻扑了过来,罂粟般甜醉的花香更是惹得来者情不自禁的多吸了几口。
“这是什么香啊!真好闻。”醉人的香味,小公子深吸了数口后感叹道。
“这是我特制的‘醉生梦死’,可喜欢?”银铃般的声音从里边传了过来。
“醉生梦死……连名字都起的那么优雅,灵儿喜欢极了,不知倾城姑娘可否赠与我少许?”小公子快步走向前去。
“能得到公子的赏识,倾城当然乐意相送!”
“真的!太谢谢你了。”小公子一把撸开垂着的帷幔走了进去,入眼的却是一个悠然烹着茶的红衣女子,可她的脸,却依旧遮着一层红纱。
淡淡的茶香飘了过来,淡雅而清新。
小公子坐了下来,欣喜的笑道:“你能把面纱放下来让我看看吗?他们都说你长得美极了呢!”
“咯咯……”烹茶的红衣女子笑了笑,复又接着道:“你可真急,何不等倾城烹好茶再说!瞧,这水都滚了呢!”
網遊之霸王傳說
看着‘咕咕’冒着气泡的茶水,红衣女子熟练的移开了火,揭开壶盖放下少许新叶。
“怎么样?香吗?”红衣女子递给来者每人一杯新茶道。
小公子将杯端起,缓缓移过鼻间,夸道:“香!简直比这房子还香!”,但转瞬间,又道:“这香好醉人哦,我光闻着就已经感觉晕晕的了。”
红衣女子盖上壶盖笑道:“呵呵……是吗?”
“是的呢!我……”话还没说完,小公子就已经‘嘭’的一声倒在了茶几上,随即,那位一直拿着茶细品的大公子也‘噗通’一声倒了下去。
“你……”净白面皮的仆从看样式不对,急呼,却发现自己已经一点力都使不上了,‘噗通’一声便也倒了地。
星河貴族 奧爾良烤鱘魚堡
心有所依 高空
“咯咯……”红衣女子拍拍手欢快的笑了起来,随即一揭面纱喃喃道:“真是闷死我了。”复又走至茶几前对着已经昏睡过去的小公子道:“你以为醉生梦死是什么好东西呀!呵呵!其实就是让人醉晕晕,如梦如幻的东西呢!”
“算了,反正你们也听不到,你那么有钱,就算做做好事咯。”红衣女子又莫名的说了一句,而她的手却开始在小公子身上翻摸了。
“额!你居然是女的!”红衣女子看着小公子耳上的小孔,突地缩回了手惊呼:“原来还有和我一样来青楼玩的女子的,咯咯……真有趣。”
随即,手又向她的袖口摸去,半响,又讪讪的缩了回来:“我虽然夸你有趣,可你怎么就不带点银子呢?没趣了。”
红衣女子转过身,又向那位大公子摸去,可还是什么都没有:“哈哈……我知道了,想必都在那管家身上!”她又满怀希望的朝那仆从摸去。
可是,还是什么都没有。
第五空間續集:青春無悔 淩晨姬
“见鬼!哼!”红衣女子显然不乐意了,气的直跺脚。
“姑娘!秋妈妈叫我把东西送过来了!”此时,门外一个小丫头的声音响了起来。
“放左边厢房去罢!”红衣女子气呼呼的说道。
鄉野韻事
“是!”伴着着一应,脚步声便渐渐远去了。
“算了,看在你们出了一千两的份上,本姑娘就不多跟你们计较了。”红衣女子灭了房子里的熏香道,随即便也不再理会地上的人,顾自走出房门,往左边厢房而去。
今夜的月很弯却很明亮,光辉洒满了洛城的每个角落,照得屋顶的瓦片更是油光光的。
忽的,只见屋顶上红影一闪,但瞬间,却又如幻影般消失不见,而远处的屋顶上却又重复出现了这一幕。
然而,转瞬间,同样路径的屋顶上却又是出现了一道身影,月光下,他身量修长,但却双眉微颦,眼神犀利,似乎正在竭力追赶着什么。
此时,一片云朵轻飘飘的驶了过来,月,瞬间被遮在了云里。
突地,他也止住了去势,停在了原地。
“咯咯!你都追了我大半个晚上了,不累啊?”一道银铃般的笑声从屋檐下的阴影中传了过来。
他双足先后轻轻一点瓦片,便也顺势落了下去。
风,带走了云;月,又羞答答的从里头探出了脑袋。
湘西趕屍鬼事之造畜
他落在了地上,却没有预料中的攻击,他诧异的看着从屋檐下走出的红衣女子。
月光下,她肤若瓷玉,眸如秋水,眉似远黛,俏皮的酒窝随着笑颜而隐约的绽放在双颊上,夜风时不时拂起她的衣裳连带动着她的三千墨发,灵动的宛若深山中的精灵。
清夢殤 萱緋然
拜錯堂
“真没想到,你居然能从我的醉生梦死中逃脱出来!”看着眼前的男子,红衣女子赞赏地笑了起来,丝毫没有计划被戳穿的恼怒和害怕。
看着这么行事坦荡的女子,一路追过来的男子反而不道说什么好了。
“你不说话啊!那算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干呢!”红衣女子耸耸肩,转过身从肩上的包袱里取出了两个东西——却是一块不大不小的银子和数张银票,随即却是拿着它沿着这户人家的门缝塞了进去。
“你这是?”男子却没想到,她这么千谋万划得来的银子居然就这样送了人。
红衣女子脸色悲悯了起来,叹了口气道:“这里面住的是一对老人,就养了那么一个儿子,那儿子也挺热情的,可是前不久,那儿子上山时,却不小心跌进了山谷摔死了,他们都是好人,挺可怜的。”
“你骗……不……你拿那么多银子就是为了救济他们?”
“不然你以为我拿来干什么?开赌坊啊!”
“你去过赌坊?”男子却笑了起来。
“咯咯……”红衣女子愉快的笑了起来,眉飞色舞自豪地道:“那地方,我不仅去过,还骗了不少钱回来呢!”
穿越之五行修仙
看着她笑,男子却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你可真是个奇女子。”
“呵呵……你也真是个怪人,怎么说我也骗了你们一千两银子,你既然没有中我的计,就不想要回你的东西吗?”红衣女子拍了拍肩上沉甸甸的包袱道。
男子笑了笑,道:“一千两而已,没什么要紧的。”
“那你紧追不放的干嘛?”
“我只是想知道对方是谁,到底要干什么罢了!既然姑娘是用来救人的,那又有何防,尽管拿了去便是。”
红衣女子睁着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瞧着他道:“哇!你可真大方!我还以为你会跟我打一架呢!”
男子笑着摇了摇头。
红衣女子眼中精光一闪,又道:“咯咯……那……你能不能帮帮忙?”
“什么忙?”
“帮我把银子送出去呀!”
“额……”
月已经大大方方地从云朵里走出来了,散发着的光温柔地抚摸着世间所有的生灵。
月光下,两个身影快速的掠飞于矮小的茅屋间,时不时的停下来踌躇半刻,但转瞬,又重新掠起离去……
时光如手指尖的流沙,悄无声息间便已然逝去。
月伸了个懒腰,隐入了远山,东方却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而此时,男子手上的包袱已经空空的,什么也不剩了。
“好了!终于将银子都送完了!我也要回去睡觉了。”红衣女子展开双臂伸了个懒腰道,忽又似第一次发觉身边多了一个人,只得收了懒腰道:“那调皮的姑娘估计也快醒了呢!昨儿晚上真是谢谢你了!”
道完谢后,红衣女子也不管不顾,居然自个儿顺着巷子走了出去。
对着她离去的背影,他突地大声道:“我叫南宫朗月。”
蜜糖初戀:校草太兇猛 梅筱筱
男子只觉得自己想留下些什么,便又飞身追了上去,拿出一块血色的玉珏道:“我叫南宫朗月,以后你若有什么事,可以带着这个来北颐国找我!”不等红衣女子反应,他便拉过她的手,将玉放了上去。
红衣女子却也不推脱,她拿着玉摩挲道:“这玉应该很贵吧!”
“你……不会将它当了吧?”南宫朗月突然觉得有点发寒。
“咯咯……瞧你紧张的。”红衣女子豪爽地收下了他的玉,复又道:“好了!南宫朗月!我记住你了,你可真是个有趣的人。我得走了,回家饱饱地睡觉去。”随即身形一闪,瞬间便消失在了南宫朗月的视野中。
“我有趣吗?”南宫朗月一个人站在巷口自语道:“你还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呢!”
随即便摇了摇头,走向早起的路人,问了路,朝销魂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