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ejhoc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南海歸龍討論-第一百一十三章 情歸南海展示-grkdk

南海歸龍
小說推薦南海歸龍
此间事了,众人在清理了邪教余孽后陆续散去。而受伤的阿奇勇早就不知在何时携着黛朵冰冷的身子一声不响地走了。
一尘道长先一步告辞,他急于将新近学得的医术编录成书。骆三姑亦即刻返回川西总教,打算解散其余教众,并将原本教内积攒的财物分发给穷苦的百姓。岑穆人爷孙则先上君山为戴英杰立个衣冠冢,然后便回天池。
接着是徐宸、徐翼兄弟与芷月、寒星姐妹。两对小夫妻刚拜别了南海神尼和杨延龄,再次谢过传艺之恩。眼下打算重回徐氏兄弟位于太湖之畔的老家,好好过几年清净的日子。两姐妹拉着冯绣懿和古碧云的手,久久不肯松开。
徐宸看了看满脸不舍的弟弟徐翼,强自按捺住内心的激动,狠心说道:“诸位日后得空一定要来太湖游玩,我们就此作别!”说罢,他便招呼其余三人大步离去,将所有的离愁都埋在了心底。
岳南枫目送着四人的背影尚未走远,萧然已携着慕容婵卿走到他身边。萧然一脸洒脱地说道:“岳大状元,我们也要走啦。”
岳南枫苦笑着说道:“你少来挖苦我。你们要去哪?”
萧然牵起慕容婵卿的手说道:“我下山后便一直奉家师旨意潜伏在老魔身侧,算算已有两年。眼下任务完成,家师方才已先行一步,云游四方去了。我一身轻松,也得好好地和相爱的人去遨游山水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慕容婵卿一直深情地望着他。她和兄嫂及岳南枫、沈傲君等人互道珍重,随即就展开曼妙的“飘萍身法”追随萧然而去。
岳南枫好生羡慕。这时,又一群人向他行了过来。唐士誉带着唐睿和即将过门的佳媳冷玉盈自是回到四川,纪小楼和冷沐萍也不愿回去,便一同先去唐门。
重生之前夫你好毒 月夜小丸子
唐影则谢绝了父兄的好意,决定回洛阳守住百花山庄的基业。
慕容随云重重地握住岳南枫的手,满脸愧疚地说道:“岳少侠,我过去太小心眼了。”
岳南枫拍着他的肩膀,爽朗地笑道:“你和展姑娘可要好好重振慕容世家的声威啊!”
夫妻两人在唐影的催促声中一同下山。
福澤有余重
“挥手自兹去,萧萧斑马鸣。”席漱石的声音传了过来。
網遊之全職跟班
“大哥!”岳南枫惊道:“你和红姨也要走吗?”
席漱石遥望着皑皑雪山,意味深长地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去的方向。过一段时间大哥自会来找你。”
于霜红轻抚着怀中冯绣懿如云的秀发,对皇甫少瑜叮嘱道:“皇甫公子,绣懿就托付给你了。”
皇甫少瑜正色道:“红姨但请放心,小侄定以性命守护绣懿!”
于霜红欣慰地点点头,看了看岳南枫:“枫儿,红姨等你和叶姑娘的好消息。”
席、于二人双双驭风而去,一如岳南枫初识他们的那个夏夜。
岳南枫回想着于霜红的嘱托,拿不定主意该去哪找叶语慧,心中烦闷。他走向谢峥嵘和古碧云,欲听取他二人建议,却见他们正和万皓羽商议如何协助他重建红叶山庄。
谢峥嵘一脸歉意:“抱歉岳兄弟,大哥不能陪你去找叶姑娘了,小万更需要我。”
逆天絕寵:邪帝的殺手妃 雪妖蘿
岳南枫强作无事:“这是自然,万少侠必能再现红叶山庄昔日辉煌。”他边说边将金丝甲物归原主。
古碧云看破他心事,柔声安慰道:“岳兄弟,你不用担心,语慧妹妹的武功今非昔比,不会出什么岔子。找到她后将误会解释清楚,我和你谢大哥会再去找你俩的。”
不久,三人结伴离开。谢、古二人自岳南枫游历江湖以来便一直陪伴左右,情谊极为深厚。他们这一走,岳南枫心中有说不出的难过。
但更令他难过的是杨延龄也要走了。他伤势虽然严重,却拒绝了师侄方桐接他回丐帮总坛颐养天年的好意,执意孤身下山。这位脾气火爆、一身正义的老人一直对岳南枫颇为赏识且爱护有加,临到分别时,他反而更加不舍:“老叫花独来独往惯了,不想给年轻人添麻烦。你和叶姑娘大喜之日我再来叨扰。”
岳南枫别过脸去,偷偷抹了一下湿润的眼角:“杨老前辈,您多保重。”他目送杨延龄苍老的背影慢慢在视线中消失,不自然地对南海神尼等人笑道:“师叔和师姐几时走?”
高雁寒却先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子:“这是家师方才偷偷塞给我的枯骨心法的心诀,请南海前辈明示如何处置?”
沈傲君蹙眉道:“这等恶毒的武功自是应该就地销毁,难道还任其流传下去继续荼毒后人?”
南海神尼反问道:“枫儿,你怎么看?”
岳南枫思忖着说道:“武功本身并无善恶,是正是邪全在施者的心。”
南海神尼笑道:“你有此等胸怀,师叔很是欣慰。”她由高雁寒手中取过心法秘诀,随手抛入了无底的深渊:“枯骨心法实则是一门极为高深的武学,只是不幸一再落入奸人之手,造下了种种杀孽。但若直接将其毁灭又不免可惜。罢了,世间万物皆讲一个‘缘’字,是非错对俱关乎一个‘心’字。且看下一个有缘之人是否有心!”
她眼光缓缓扫过几个年轻人,特别舍不下沈傲君与岳南枫:“经过这几年的历练,你们都成熟了,好好走自己的路吧。贫尼就此别过。”
沈傲君急了,连忙拉住南海神尼的袖口:“师父要去哪?!”
岳南枫亦吃了一惊:“师叔不和我们一起找语慧了吗?!
南海神尼一脸平静:“她也大了,该自己拿主意了。贫尼二十四岁起出家,一心想去我佛发源地天竺参拜佛祖。眼下诸事已了,我也可以放心去了。”
她不再留恋爱徒和师侄,一心向着西方世界朝拜而去。
岳南枫心中空荡荡的,他看着沈傲君和冯绣懿:“两位师姐有何打算?”
冯绣懿极不愿说出分别的话:“我将随少瑜回到塞外皇甫世家。师弟务必保重自己。”
“那青玉呢?”
冯绣懿轻轻抚摸着青玉的羽毛,略带伤感地说道:“青玉是上古神鸟,只属于广阔的天空,我们得她二十多年的陪伴已是有缘。如今尘埃落定,仍让她返回夙谷吧。”
青玉似已听懂,不住以颈蹭着冯绣懿,状极不舍,再三缠绵后方一飞冲天,消失在天际。
秦陵驚魂 程秀梅
而原依偎在沈傲君怀里的那只小金毛猴,仿佛也心生羡慕,咿咿呀呀叫唤了一阵,执意从沈傲君怀里挣脱,三蹦两跳地钻入茫茫林海。
皇甫少瑜叹了一口气:“我们也该走了,待我和绣懿大婚之日岳兄弟你和高少侠还有沈姑娘一定要来啊。”
沈傲君与高雁寒并肩而立,一脸关切:“一定要找到语慧,然后来雪山与我们会合。”
岳南枫奇道:“师姐说的是川西雪山?”
“正是。”高雁寒重重地拥抱了一下岳南枫:“早点过来找我和傲君!”他笑着解释道:“别忘了我也是雪山派的弟子。先师犯下的错得由我这个徒弟来弥补。我和傲君打算重建雪山派,另外三姑解散了总坛后也会来相助。我们这就告辞,三姑还在山脚下等着呢。”
二貨特工 路鹽
……
空荡荡的白云峰上只剩下了岳南枫一人。他呆呆地望着远方,前尘往事、爱恨情仇一齐涌上心头,一时间竟有茫然无措之感。
都市不良人
……
数月后一个初夏的夜晚,南海洛伽山中,成片的紫竹长势正喜人。幽篁深深,翠叶依依,紫竹林已从三年前那场无情的大火中彻底恢复了生机。
而在竹林深处,一蓝衣少年踏着满地斑驳的月光,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
这怅然若失的少年便是岳南枫。他亲自送走了所有的好友后,去了一趟仇仲景的坟前,再次拜谢老人的恩德。同时又在老人坟边树起了一块碑,以指力刻上“义弟庆鹤之墓”几个字,缅怀这孤苦又忠义的少年。随后他便踏上了寻找叶语慧的漫漫旅途。
只是仓促间又何从找起,他一路南下,一路打听,竟毫无头绪。天下之大,似乎全然没有他的归处。他本就是孤儿,从小由恩师在终南山抚养长大。但师父常年为奇毒所困,以至于性情古怪,加之又是男子,不拘小节,除一日三餐及教授功课外,很少与他交谈。算来只有在洛伽山中与南海神尼、沈傲君及叶语慧相处的那几个月,他才真正感受到了温情,是以他才不由自主地再次回来。
仗劍符文之地
他走过了紫竹林,穿过了一片废墟的青莲庵堂,来到了后山优檀园。
园内竟丝毫没有破败的迹象,洁白如玉的优檀花早已悄然绽放,芬芳满园。
極品奶爸 三道坎
輔法王座
岳南枫越发惊异,不住寻找张望。蓦然回首,却见白雪般的花丛尽头,一身明黄衣衫的叶语慧正静静地站在月光里,笑吟吟地望着自己,眼中满是情意。
本书完,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续集《天涯孤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