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9l0q2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不悔同行走一遭 線上看-第三章 命運展示-veu2e

不悔同行走一遭
小說推薦不悔同行走一遭
灭绝师太被张三丰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打懵了,她愣在原地,瞪大了眼珠,就这般盯着面前的张三丰,长这么大,她还从未被人如此当面欺负过呢,更别说是打耳光了,就连她师傅都没打过她的耳光。
张三丰的身形算不上高大,不过此时他站在灭绝师太面前,站在整个峨眉派面前,站在整个五大派面前,那副冷冰冰的老脸所施放出来的威压是有多么得大,灭绝师太紧咬嘴唇,瞪大了眼珠,气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那眼中委屈的泪水就快要流了出来,不过她可是灭绝师太,当然会极力克制,保留峨眉派的颜面。
嬌妻難養
而那峨眉派的百余名弟子皆是被张三丰的怒火吓得低头颤抖,无一人敢擅自抬起头来直视的,其他四派也自觉与峨眉派保持一定的距离,生怕这张真人会迁怒到他们。
“今日若不是看在你师祖的面子上,贫道定要你也尝尝被废去手脚的滋味!”张真人说出此话时那怒火之大不言而喻。
傳銷生涯日記
说罢,张三丰这才一个转身,纵跃回了大殿阶梯之上,那惊魂未定的峨眉一众弟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离灭绝师太最近的两名弟子连忙走道灭绝师太身旁,紧张的说到:“师傅,我们还是快些走吧。”“对呀!师傅,我们还是先回峨眉吧。”
两名小尼姑劝着。
灭绝师太依旧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你眼睛里打转的泪水久久不曾落下,因为气恼,她身子不住地颤抖。
灭绝师太的骄傲得无与伦比的心性怎会这般服输,在众目睽睽之下,灭绝师太埂咽着冲着张三丰喊道:“既然张翠山是你的弟子,你不让我们动他,那魔教的那个小妖女呢,难道连她你也要护着吗?”
此话一出,其他门派的掌门皆是一脸惊恐的望向灭绝师太,他们的第一反应都是:你这是要作死自己啊!
不过马上他们就想明白了,毕竟殷素素还是明教四大法王之一的白眉鹰王殷天正的女儿,这魔教的人武当总不能也这般护着了吧。
于是这其余四大门派又齐齐望向那一脸漠然的张三丰。
张三丰没有言语,他漠然的看着灭绝师太,灭绝师太也不示弱,傲然的仰着脖子与张三丰的目光对视。
然而这一边,张翠山和殷素素已经到了大殿张无忌的疗伤房内,张无忌依旧昏迷着,殷素素急忙将他搂在怀里,如至宝一般爱惜。
“无忌,无忌,我可怜的孩子。”殷素素流着眼泪,梨花带雨般的轻声哭泣着。
而张翠山却只是站在一旁,他只是稍微瞄了一眼那床榻上的张无忌,这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与他想象中的模样相差无几。
“五弟。”
声音从后面的另一张床榻上传来,这一声轻微的呼唤将殷素素与张翠山两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你是?”张翠山脱口而出问道,这才发现不妥。
他心中暗想:这肯定也是那什么武当七侠中的其中一个,既然是叫我五弟,那肯定是排名在我前面,老大我已经认识了,老二老四刚刚在外面和那个老尼姑打架来着,那这个肯定就是老三没错了。
想到此处,张翠山连忙走过去喊到:“三哥!我好想你呀!”
躺在床榻上的俞岱岩听到张翠山如此亲切的喊着自己,已经这么多年没见面了还能一眼就认出自己,俞岱岩心中感到无比欣喜。
“五弟,过来,让三哥好好看看你。”俞岱岩哽咽着说道。
张翠山稍微愣了一下,心中想着:怎么都这个点了还躺床上睡觉,看到我们也不起来,还叫我们过去,这什么习惯呀。
不过张翠山还是微微点头,走了过去。
而殷素素此时眼中只有那怀里搂着的昏迷的张无忌,没有太注意一旁俞岱岩和张翠山。
席少撩情:欲寵不休 淺淺的心
见张翠山走进自己,一直走到床边,俞岱岩那激动的神情丝毫没有掩盖,他艰难的朝床里边挪了挪,空出一些位置,笑道:“五弟,快坐。”
张翠山愣了愣,见自己这位三哥如此喜爱自己,也不愿拒绝,便应了一声,然后稍稍坐到床榻边。
“那是弟妹吗?”俞岱岩看了看殷素素问道。
“是呀,三哥不认得吗?”张翠山有些疑惑的问道。
“三哥都十余年没见过你了。”俞岱岩依旧神情激动。
张翠山微微一愣,心想:是呀,这是张翠山刚从冰火岛回来,其他几个师兄弟都见过,唯独这瘫痪残疾的俞岱岩还未见过,话说,这俞三哥是怎么变成残疾的呢?
想到此处,张翠山的好奇心越发重了。
“五弟,三哥今日真开心,三哥这一生都未如此开心过,三哥还能看到你结婚生子,三哥真的此生无憾了。”俞岱岩那神情无比激动,若不是瘫痪了,感觉他都能跳起来了一般。
看到俞岱岩这么高兴,张翠山趁机问道:“三哥,你这腿是怎么了?”
问到此处,俞岱岩的神情稍微平缓了下来,他伸出手来握住张翠山的手掌,稍稍用力,感受到俞岱岩手中传来的温暖,还有一丝不安的情绪。
俞岱岩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十余年前,那一日所发生的事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一日遭受到的痛苦,他现在想起还隐隐作痛。
傲鳳臨天下
“十余年前,也就是谢逊夺得屠龙刀的那一日,那一日各门派数百人在王盘山举行扬刀大会,而我奉师傅之命前往福建诛杀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大盗,正巧从王盘山路过,不巧卷入了这扬刀大会,那时你三哥我以一套“玄虚刀法”力压群雄,无意下夺得了那屠龙宝刀,然而就在我正准备将宝刀带回武当交于师傅时,却遭到了天鹰教的暗算,从而全身麻痹,昏迷过去,而当我醒来时,却是在武当山下被一贼人用“大力金刚指”重创,致全身瘫痪十余年。”俞岱岩缓缓说着,张翠山静静听着,听到被天鹰教所暗算时,张翠山不由的看了一眼那边的殷素素,心中猛地一个激灵。
“三哥,你可还记得那暗算你的是天鹰教的何人吗?”张翠山有些紧张的问道,因为他心中十分不安,即便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如此感觉。
“记得,就是天鹰教的妖女,白眉鹰王殷天正的女儿,殷素素!”俞岱岩说道。
“什么!”张翠山惊得差点喊出。
而那边的殷素素听到自己的名字也忍不住转过头去,目光停留在躺在床榻上的俞岱岩。
而就在俞岱岩看清殷素素的容貌时,他已然惊得说不出话来。
只是半张着嘴,那握住张翠山的手忍不住紧了紧。
俞岱岩心中自然猛地一惊,他心想:虽然当年暗算自己,将自己麻痹弄昏的是殷素素,但是将自己重创成残疾的却是另有他人,并且现如今她已是五弟的妻子,我断不可因为自己让他们再添难过了,就算是为了无忌,我也决不可再追究此事了。
心中拿定注意,俞岱岩忽然淡然的一笑,道:“好像是我记错了,都是十余年前的事了,三哥的脑子都快在床上躺糊涂了呢,哈哈,哈哈。”
即便俞岱岩如此掩饰,殷素素还是一瞬就想起了十余年前的那些事,她将张无忌安放好在床榻,连忙走到俞岱岩床前,看着躺在床榻上双腿残废十余年连挪一下都十分艰难的俞岱岩,殷素素那眼中的泪水悄然落下。
登仙道 蕭乙
“弟妹。”俞岱岩挤出一丝笑容,轻声喊到。
这一声呼唤,将殷素素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也给打破了,泪水决堤般涌出,她哽咽着问道:“我记得,我记得那日我明明有派人将你送回武当山的,怎会,怎会,怎会,三哥,三哥,对不起,对不起,三哥。”
哽咽着说着,似是濒临崩溃状态,殷素素居然双腿一软,失力半跪了下去,瘫倒在地上,全身无力站起,只剩下自责的哭泣。
张翠山此时也懵了,脑中一片空白,他终于知道真正的张翠山夫妇为何要在武当山自尽了,即便是他,一个穿越而来的灵魂,此刻也能深深感受到这具身体主人的悲痛无奈,命运怎会如此弄人?
张翠山沉默了许久,殷素素一直瘫坐在地上哭泣,自责,悔恨,俞岱岩此时也深深的责怪着自己,为何要说些这个,他不忍的看向张翠山,他知道,此时心中最为难受的应当是他的这个五弟。
“五弟,你。”俞岱岩还未说完,张翠山那被俞岱岩握住的手突然反过来紧握住俞岱岩的手掌。
张翠山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轻声道:“三哥,莫再说了,我知道该如何。”
看着张翠山此时这般模样,俞岱岩心中一惊,连忙说道:“五弟,你莫乱想,三哥没事的,三哥能看着你现在这样成婚生子,真的为你高兴,弟妹也很好,我这说到底也是命中有此一劫,与弟妹不相干的,五弟你。。。。。。”
张翠山双手紧紧握住俞岱岩的手掌,双目紧紧盯着俞岱岩,俞岱岩有些担忧的与他四目相对,好一会,张翠山才轻轻拍了拍俞岱岩的手,缓缓松开,道:“三哥,我都知道。”
张翠山浅浅一笑,随即躬身下去一把抱住瘫坐在地上的殷素素,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感受到来自丈夫怀中的温柔,殷素素将脑袋紧紧扎入张翠山温暖的怀中,依旧不停抽泣着,她的情绪渐渐恢复着,至少自己的丈夫还是疼爱自己的,虽然她此刻希望张翠山责怪,甚至是打骂她都行,而张翠山没有,无论是如今的张翠山还是真正的张翠山,他都没有责怪过殷素素,他是她的丈夫,他是堂堂的武当张五侠,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所以他自然会替妻子扛过这所有的过错。
张翠山紧紧抱住殷素素,此时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既然自己已经是张翠山了,那就做一回张翠山应该做的事吧。
他缓缓捧起殷素素那满是泪水的俏脸,用双手轻轻擦拭着泪痕,方才冲她微微笑道:“你在此好好照顾无忌,答应我,将他抚养成人。”
殷素素听到此话,自然知道张翠山要去做什么了,俞岱岩自然也听得明白,自己这个五弟这是要去,赴死。
俞岱岩激动的喊道:“五弟,你要做什么?”
张翠山没有回应俞岱岩,而是宠溺的摸了摸殷素素的脑袋,轻声道:“也要好好照顾你自己。”
说完此话,张翠山便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径直朝殿外走去,只是回头看了那床榻上依旧昏迷的张无忌一眼,便没有了任何停留。
大羅金仙玩轉都市 坦克打飛機
俞岱岩猛地狂喊着:“五弟,你回来,五弟,你不能出去,五弟,五弟!”
他急切的喊着,想要阻止张翠山,艰难的朝床榻外挪去,每挪一寸他都要疼痛钻心一分,不过他依旧艰难的挪着身子。“砰!”直至自己摔倒在床榻下,他满脸老泪,此时身体的疼痛不及心中万分之一。
而殷素素却只是满脸深情的望着张翠山的背影,她忽然浅浅笑了出来,夫妻相伴十余年,他怎会不懂张翠山,她没有阻拦张翠山,不是因为她不愿,而是她知道,只有如此才能让他释怀,也只有如此才能还了自己年轻时犯下的过错。
殷素素慢慢站起身来,缓缓走向自己的孩子,她爱抚的摸了摸张无忌的脸,此刻心中如刀割一般,她已然下了决心,那便是陪丈夫一同赴死,她心中知道,只有这样她才能偿还自己犯下的过错,也只有这般才能不让五哥一个人孤孤单单去走那黄泉路。只是看着自己可怜的孩子,她的心痛与不舍再次涌上心头,轻轻的吻了张无忌的额头,殷素素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那最后脸颊落下的热泪,滴在张无忌脸上,这个可怜的孩子哪里知道,自己的父母即将眼睁睁的双双自尽在自己的面前。
历史在不断改变,结局却总是惊人的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