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6jtul火熱都市小说 《麒麟神帝》-第二十五章 雲夢商會展示-okt0u

麒麟神帝
小說推薦麒麟神帝
客栈房间内,南宫问盘膝坐在地上,将两个储物袋拿出来,整理了一番,对自己有用的便收入帝神戒当中,无用的便扔进九霄仙府,供风云宗的其他弟子使用。
整理完储物袋,南宫问便从帝神戒中取出魔龙灭世枪,疑惑地问道:“小麟,你当初要我无论如何都要得到这魔龙灭世枪,难道此枪有什么惊人之处?”
小麟从南宫问的识海中钻出来,道:“这杆枪可塑性非常高,应该可以提升到神器的级别,而且这魔龙脊骨若是与我的麒麟之骨双双结合,将会有异常强大的力量。”
南宫问听得小麟的解释,顿时眼前一亮,道:“那何时才能炼制?”
小麟道:“如今还不行,至少帝的修为要到达战皇之境,毕竟这涉及到炼器之术,而且需要炼制的兵器非同寻常,不可操之过急,不过以帝的天赋,应该不会太久。”
南宫问点点头道:“嗯,既然炼器之术,那我便先领悟领悟这炼丹之术。”
小麟道:“帝,你先将丹经取出来。”
南宫问闻言,点头应是,旋即从帝神戒中取出丹经,浮在空气中,小麟将其上面的禁制抹去,提出几道信息,打入南宫问的识海内,随即又将丹经封住,道:“帝,刚才进入你识海内的是丹经的第一篇,暂且领悟透彻。”
我的基地我的兵 暗夜05
而南宫问此时已经闭上眼,领悟起那条信息来,半响过后,南宫问猛然间睁开眼,忽然大口地喘着气,豆大的汗水不断的从他的额间流到脸上,随后滴在地上,不过南宫问却是欣然一笑,道:“丹道子不愧为丹道创始人,留下来的东西竟然如此深刻,负有威势,索性已经领悟到一丝了。”
旋即南宫问望着小麟道:“小麟,我现在要炼制灵丹,你看看有没有丹炉和丹方,这丹经虽然将炼丹之法阐述得无比详细但却没有炼丹的丹方。”
小麟疑惑道:“现在就要炼制丹药?还是等等吧,初学者炼制丹药的失败率可是非常高的。”
龍霸幹坤 霸氣的小狼
南宫问摆摆手,道:“不要多说,快些去寻找我刚才说的物品。”
天誅奇俠傳
“是。”见南宫问如此坚持,小麟倒也不多说,便一头栽进帝神戒中翻天覆地的寻找起来,不下片刻,便一手拖着一个丹炉与一簇火焰,交到南宫问手中,道:“帝,这是你当初用来炼制道器的神炉,还有这神火,可以快速将灵药中的杂质炼出。”
南宫问接下两物,旋即问道:“丹方呢?”
小麟道:“帝当初是神境,不需要服用灵丹,所以未曾留下丹方。”
南宫问低头沉思道:“看来只有前去购买了。”
旋即招呼着小麟进入识海,一脚踏出房间喊道:“小二!”
那小二应声而来,讨好道:“这位爷,有何需要,小的一定尽力办到。”
南宫问摆手道:“你们客栈可有出售丹方?”
小二疑惑道:“丹方,莫非您是炼丹师?”
南宫问深深地朝这小二看了一眼,道:“我问你何事你便答何事,为何如此话多?”
小二看到南宫问那令人胆颤的金色眸子,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暗道这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眼神为何有如此气息,于是灿灿道:“这位小爷,丹方我们这里却是没有,但从这里往西行不远处便可以看到一个云梦商会,那里聚集了大量的天材地宝与各类奇异的宝物,丹方什么的那里随手便能拿出。”
“云梦商会?”南宫问心里喃了一句,便出了客栈。
……
天眼 景旭楓
走了数百米,南宫问便见到了一处阁楼,其上赫然悬挂着一个招牌,其间写了“云梦商会”四个大字。
“站住!”南宫问正要进入商会,却被两个战王二重的武者拦住。
南宫问眉头一皱,不过旋即又拱手道:“两位,我是来这云梦商会购买物资的。”
“购买物资,你身上有灵石吗?”其中一个人鄙夷道。
仙佛妖魔錄
南宫问却是不恼,道:“既然来这云梦商会,自然是带有灵石的。”
萬象時空的任務錄
“哼,既然有灵石,那便尽数交出来吧,不然休怪我们动**了。”那人将手一摊,道。
南宫问目光一寒,看着这两人,没想到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夺财物,不过南宫问却是冷冷一笑:“要我交出灵石,除非你二人战胜我,不然一个子儿都别想拿到。”
那两人目光一凝,嘲弄道:“小子,你可真是找死,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旋即,二人齐齐朝南宫问一拳轰来,速度极快,瞬间到了南宫问眼前。
南宫问冷声一哼,身体一退,来到其二人攻击范围之外。
“咦?”见南宫问以战王一重的修为躲过了他们两个战王二重的联手一击,便是纷纷轻咦了一声,随后暗道只是其运气好。
“这是要战斗吗?”在那两人出手之时,便招得无数人来围观,旋即将这片不大的地方紧紧围住。
“恐怕是了,那两人是云梦商会会长的两个儿子,竟然对付一个只有战王一重修为的少年。”
“那少年身上竟然散发着一股令人忍不住俯首膜拜的奇特气息。”
“……”
蹬!
此时南宫问脚掌踏地,一拳击出,冲向那两人。
只见两人左右一闪,竟是躲过了一击,不过南宫问此时招式诡异变化,那一拳让人毫无察觉地变换了方向,袭向左边的那人。
“喝!”
那人暴喝一声,旋即双手掐出一式,在其面前形成一道坚固的光盾。
砰!
在南宫问击中那光盾的瞬间,他的一只手竟然化为了麒麟臂,将光盾砰的轰成碎片,躲在光盾后的那人只觉得双腿一麻,竟然直接跪倒在地。
“哥!”那人的弟弟见其瞬间就败了,不由得吓得退后一步,他知道,连自己的兄长都败下阵来,更不用说实力还略逊的自己。
“天呐,这少年竟然能一招让高他一重境界的人败北。”
“越阶败敌,可是千百年来都不曾遇到过的啊。”
“而且他那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没有任何花销。”
“……”
球場狂徒
此时那人缓缓站起身来,对其弟道:“小弟,不用担心。”旋即他看向南宫问,道:“你这杂种,害我失了脸面,看我如何手刃你!”说罢,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把短剑,朝南宫问挥舞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