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thurl都市异能 涼秋一葬 ptt-第三十七章 救贖閲讀-mh74r

涼秋一葬
小說推薦涼秋一葬
帝尊是个堪称完美的人,中性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瑕疵,衣服也穿得一丝不苟,连手上的佩剑雪容剑都是纤尘不染完美无瑕的。
“荒噬,”帝尊的声音空灵而又有磁性,“你不该来,你更不该触碰时间禁忌。”
苍恶狠狠地盯着帝尊,这个男人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压迫。而帝尊依旧自顾自地说着,挺直着雪白的脖子,完美无瑕。
“这个世界本来是有序的,完美的,而你触碰了时间禁忌,现在这一切都有颠覆的危险。”
这时夜帝影默默地站在帝尊身后,只是远远站着,帝尊不喜欢被人靠近。
“现在你还打算放出魔,”帝尊依旧不温不火地说着,“到时这个世界将会彻底失控。”
苍仰起头大吼一声,挣脱了压迫,纵上前去,两把同样血红的长剑狠狠地劈向帝尊。帝尊横起雪容剑,霎时间似有雪花飞溅,世界突然诡异地安静下来,苍的攻击像是踩在厚厚一层积雪上,毫无效果,且难以抽身。
帝尊猛地一震,苍倒飞出去,
苍不甘心地嘶吼着,在空中翻身,砸向地面,又使出第四个“死域”。只见他庞大的身躯猛地蜷缩在地面,炸裂似的肌肉撑爆了上衣,全身青筋暴起,而且吞噬之力已经在他的全身造成了忽闪忽灭的小黑洞。
“停下,荒噬!”帝君轻喝一声,“不要再破坏时间禁忌了!”
苍猛地抬头,面目狰狞,白皙的脸上可以清晰的看到血管。他咧开嘴,最终尽是鲜血,桀骜地大吼一声,像炮弹一样撞向帝尊,帝尊猛地一闪,两人开始疯狂对击。
苍的力量连帝尊也甘拜下风,但对于拥有攻守兼备的雪容剑的帝尊来说还算不上威胁,苍愈战愈勇,痛苦更加强化了战斗的欲望,庞大的力量需要发泄,痛苦也需要发泄。
连荒噬剑都开始有些颤抖了,罂粟对于苍这种毁灭式的力量产生了恐惧,当战斗和嗜血的欲望得到了过剩的满足,罂粟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本心,她开始呼唤完全疯狂地苍,但此时的苍已经是谁也无法唤醒的了。
战斗中的苍偶然一瞥,帝尊身后的影已经不见了踪影,下一瞬就在背后感到了一阵剧痛,猛地一甩,影又鼠窜离去,而漆黑的匕首还留在自己的后背。
痛苦拉回了一部分清醒的意识,但这意识不是留给罂粟的,苍又被壁垒之后的召唤深深吸引。大喝一声,苍又刺向壁垒。
帝尊再次去挡,苍的战力再创高峰,冲破了帝尊的阻拦,剑尖刺在了壁垒上。
穿越1879 狼途
壁垒开始出现裂纹,裂纹还在迅速扩大。这时帝尊怒吼一声,已经将苍的头颅斩下。
苍的身躯化作光影散去,两把剑也消失不见,片刻后苍从“死域”中复活。
帝尊伸出纤长的手指抚摸着壁垒的裂纹,露出一丝无奈的惨笑。
“荒噬,”帝尊低声说道,“也许我当初就不该将你创造出来。”
……
莫為妖
夜已入深,陌生的仙界,陌生的浮岛,破旧的老屋,只有若兮睡得正香。
馨出了门,点着手中的火,来到勾尺住的那件木屋的床边。
站立了良久,屋里的勾尺终于开口说道:“进来吧,馨。”
馨蹑手蹑脚地开了门,站在门边,盯着坐在床上的勾尺,深吸一口气,说道:“为什么?勾尺大人,为什么总是避着我?”
勾尺又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我一直认为,人不该有太多羁绊,这样才能活得洒脱。”
“那您觉得自己活得洒脱吗?”
“勾尺又习惯性地沉默了片刻,最后轻声一叹,说道:“不。”
“我真的不明白,”馨的眼泪悄无声息地滑落,“不明白您的坚持。”
“其实,我也一直都看不清自己。”勾尺喟然一叹。
……
道一徒手为师尊挖了一个墓地,又找来一樽为岛主预备着的棺椁,小心翼翼地把休言的尸体放进去,又亲手填上土,之后就一直跪在师尊的坟前。
道一已经不知道何去何从,被信仰抛弃的他就像一个无助的流浪儿,没有目的,没有方向,没有依托。
只剩一颗心在无尽地漂流。
……
“但这不是我能控制的,”帝尊接着说道,显得有些有气无力,“这世界有光就有影,连规则也不例外。”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不能是完美的?”帝尊突然咆哮一声,身体竟然有些虚化,隐约可以见到无数个条纹闪烁。
“帝尊你,”影突然在不远处现形,“你果然是规则的实体。”
帝尊又无奈一笑,说道:“没错,规则也是有私心的,但我只是希望这个世界更加完美而已。”
“可是,现在这世界马上就要混乱不堪了!”帝尊突然又激动起来,苛求完美甚至到了洁癖程度的他容忍不料自己有序的世界被践踏。
重生后的苍终于听见了罂粟的呼唤,他很清楚地捕捉到了那一丝焦虑中的担心,咧开嘴狰狞地笑着,丝毫没有在意帝尊的话。
帝尊抚摸着的裂缝终于还是随着一声脆响寸寸碎裂,壁垒中的魔气疯狂地向外涌去。帝尊也终于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些扑面而来的肮脏的魔气让他十分不舒服,他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
“这世界,这世界……”帝尊开始语无伦次起来,最后又长啸一声,冲到高空,大声喝道,“这世界应该是完美的!”
虽然极力地苛求自己,极力地欺骗自己,但帝尊知道,他所创造的世界并不是完美的,就像他自己所说,有光就有影。
而他偏偏是这么偏执的存在,也或许,若不是他的偏执,聚集在一起的规则也不会创造出这世界。
他不得不称认,这是一次失败的尝试。
但他不会接受,也不能接受,如果这是现实,那他宁愿将现实埋葬。
帝尊全身光芒大盛,也虚化得更加厉害了,最后完全变成了一道道条纹,四散开来。这个由规则构成的世界开始崩塌,空间向碎片一样片片剥落,剥落后是无边无尽的黑暗,连顶尖的视力也无法探知到一寸的黑暗。
……
勾尺终于毫不忌讳地直视着馨。
看到了她闪烁在火光中的晶莹的泪花,勾尺感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痛楚,猛地掠到她身前,一把将她拦进怀里,极快的动作甚至惊起了一阵风。
“我想通了。”勾尺轻声说道。
馨把头深深埋进勾尺宽广的胸膛里,泣不成声。
……
暴力老師
神色恍惚的犰扶终于顺着感应来到了一方仙气澎湃的方池旁,颤颤巍巍地捧出怀中的“源”。眼前的方池中充盈着这种类似风族圣物的东西,若隐若现的大道规则令人昏昏沉沉,此时的方池震荡得厉害,更加让人头晕目眩。
魔道殺將
“太初池,原来这就是太初池。”
犰扶直直地跪在太初池旁,看着手中的“源”缓缓融进太初池中,恍惚间仿佛看尽了一切,包括生死,甚至包括了这整个滑稽荒诞的世界。
地界的爵勘猛地从睡梦中惊醒,望向天际,淡淡一笑,毫无征兆地化成巨龙,将酒楼生生撑爆。巨龙欢快地低空盘旋着,不时发出一声龙吟。
众人从变成残骸的酒楼中冲上天空,巨龙大吼一声,竟然发出了浑厚的人声。
“欢呼吧,解脱终于来了。”
重生野火時代 啟煜
一號傳 聽雨水
盛世嫡後 良柚子
千风渊也感受到了世界的崩塌,神色不变,喃喃自语:“原来死亡是解脱。”
……
道一在师尊的坟前又叩了三个响头,长身而起。
“道生于心,心在,仙在。”
道一笑了。
……
崩塌,只是一瞬间,天上地下,所有的一切,所有的规则,都瞬间崩塌,存在了万年的这个庞大的体系瞬间就幻灭,仿佛从来就没存在过。
盛情索愛:強寵寶貝365天
顷刻间,万籁俱静。
苍,只有苍,只有苍还在顺着时间攀爬。他疯狂地燃着自己的生命力,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恐怖的黑洞,终于还是走上了黑袍人的老路。
深秋的风卷来了最后一丝凉意,彻骨,凄凉。
此去,无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