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7yofs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狂擎三界笔趣-第二十八章 行騙技巧閲讀-ggrn9

狂擎三界
小說推薦狂擎三界
“啊!”萧沉倒地后也不顾脸上和身上的灰尘,首先就是往回看,这太诡异了,空无一物的地面上居然会感觉到突然被抓住了脚!
当他回过头的时候才知道了他自己是被什么抓住了。
只见地面上一只已经腐烂见骨的手撑裂硬邦邦地地面抓住了萧沉的脚,捏的他生疼!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从地面上伸出来!?”萧沉一脸恐惧的表情,瞳孔缩小望着捏住他自己脚的手惊恐道。
神伏魔 神愛貝貝
婉碧秋的语气中也透露着一股恐惧的气息,吸了一口冷气道:“嘶~,这……萧沉赶紧摆脱这只手!这手恐怕就是上古血界战兵尸体的手!”
萧沉的瞳孔再次缩小,望着那微微冒着死气腐烂的手用力一踢,那只手闷声而断,但没有血液飞出,那只手也还抓在萧沉的脚上!
鳳臨天下:傾世女丞相 悅影
萧沉赶紧扳开了紧抓不放的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跑为上!
“迁!”
“疾!”
萧沉跃出一段距离而后继续全速前行,此时他的肚子已经饿地扁了,甚至能够感觉到胃酸在腐蚀他的胃壁,身体也极度无力,但他必须跑,求生的本能使他的身体莫名的多出了巨大的力量!
可是当他用了迁落地全速用疾跑了一段距离之后他不跑了,萧沉也跑不了了!
“可恶!已经围上来了吗?”婉碧秋惊呼一声。
萧沉看了看四周无数在身体里面源源不断冒出死气的行尸走肉向着他靠近,没有犹豫,立马从储物戒指里面拔出了天残剑。
天残剑一出来便发出了闪闪的光芒,战兵行尸们被这光芒照得停顿了一会儿,可又突然巨吼一声,更加疯狂的向萧沉袭来!
婉碧秋想到了什么,大声骂道:“笨蛋!上古时期大战时就是血界和魂界攻打我们人界,这些血界的战兵们恐怕就是被人帝所杀,此时你拿出人帝所持神器:天残剑,岂不是自寻死路!”
萧沉无辜道:“我怎么知道,我只是想拿出天残剑来增加自身实力来保命罢了,这知道他们会把我认为是人帝……”
豪門女人的情人
“算了,既然拿出来了就不要放回去了,他们已经把你认定为必杀对象,此时再放回去已经没用了,还是赶紧清理掉面前的行尸赶紧逃亡吧!”
萧沉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凉意,回头一看,居然是一只暴走的行尸已经冲到他背后了!
急忙把玄力输入到天残剑内挥剑砍去,唰一声行尸的头就被硬生生切断了,从脖子里面冒出了更多的死气。
可是行尸却没有因此而停止行动,婉碧秋赶紧喊道:“笨蛋!他们已是行尸,砍掉头部没什么用,只有砍断四肢他们才会停止行动!”
萧沉闻言,迅速地挥出四剑,分别砍断了他眼前行尸的双手双脚,行尸就此倒地不起,没有双手双脚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动起来了。
萧沉的这几剑全都用了玄力,他身上散发的玄力气息让丧尸们顿了顿,他们似乎疑惑不已,并没有继续进攻萧沉。
胡作妃為,王爺乖乖求饒!
这让萧沉又感到奇怪了:“他们这又怎么了?”
婉碧秋醒悟道:“对了!你体内的玄脉乃是上古血帝的血脉之珠凝结而成,所蕴含的玄力气息定和上古血帝的气息相差无几,而这些战兵是上古血帝旗下的战兵,他们现在变成行尸能分辨的东西不多,如果这样的话,你也许能够以散发玄力气息来让他们认为你是上古血帝,从而让他们反敌为友!”
見鬼事務 粉紅色
“当然,这只是猜测。”
末世神格
不管这是不是猜测,萧沉觉得有道理,而且现在尝试一下也许能够生还,不尝试却定会死亡!
这里有多少丧失萧沉可不知道啊,即便是这些丧尸的综合实力已经弱到掉渣也可以以人海战术淹死萧沉啊!
萧沉一挥天残剑,天残剑重新回到了储物戒指之内。
“散发玄力气息就可以是吧!”萧沉趁着其余行尸还在疑惑地没有向前时找了一个不管哪个方向都与行尸的距离最远的一个点站好。
萧沉闭上眼睛深呼了一口气,而此时行尸们已经摆脱了疑惑,再怎么说他们都已经死亡了上千年,思考方式已经变得极其简单,并不会思考一件事思考地太久。
就在其中一只行尸就离萧沉不远的时候,萧沉忽然睁开了眼睛,激射出一道寒芒,而后双手一震,大吼一声!
“啊啊啊啊啊~~~~”
此刻萧沉无止尽地爆发着他的玄力,大连的玄力从他的毛孔中振发出来,形成了一个以萧沉为中心的巨大气流,这气流吹得飞沙走石,不一会萧沉脚下便吹开了一个坑,灰尘泥土全部往四周散去!
婚有不甘
青梅竹馬,親親我的小寶貝 天天喝咖啡
萧沉的头发都飘起来了!此刻看去萧沉就像一个无敌战帝,浑身的玄力迸发着,无人能接近,全身的衣服飘逸着,犹如杀敌之神,而他的眼睛却是整体通红,仿佛被鲜血浸泡过!
最靠近萧沉地那只行尸就倒霉了,萧沉这一震,巨大地气流把他直接吹飞了,连着倒霉的还有被他砸到的一些行尸们。
萧沉这一爆发,大量他的玄力飘散在这空气之中,战兵行尸们仿佛感受到了他们最崇拜的战帝,血帝大人!
溫暖的弦 安寧
只是他们死亡之久不可参考,脑子不灵光,故而只是原地不动。
然而萧沉的爆发依旧持续着,这么强烈的玄力爆发无疑是非常消耗玄力的,此时萧沉浑身玄力的量在急速下降中,但没有就此停止。
萧沉是幸运地,就在他的玄力就要散发完的时候这些行尸们终于有了变化。
一个接一个有什么东西砸入地面的声音传到萧沉耳中,重叠起来犹如闪电轰鸣之声!
萧沉也停下了爆发,玄力已经所剩无几。
随后一阵烟尘飘来,只见行尸们一个个跪在了地面上俯首称臣!
“果然认为我是血帝了!不过也是他们感官不好,否则一定会感觉出‘这个血帝怎么这么弱’”萧沉自嘲道。
在萧沉体内的婉碧秋也帮萧沉捏了一把冷汗,如果尝试不成功,萧沉肯定是逃不了了的,且不说行尸有多少,就说萧沉所剩武技的玄力也对付不了几个行尸了!
我能追蹤萬物 武三毛
忽然,行尸堆里面又传出一阵骚动,从跪倒的一群行尸里面开出了一条道路。
萧沉本以为这条路是让给他走的,可是却没有想到从这条路里走出了一个浑身披着鲜红战甲的人……不,看起来应该还是行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