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chyod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尊之劍 txt-第三十章 初步的交鋒看書-4ug21

尊之劍
小說推薦尊之劍
而就在浦嵩愤怒的宣布要与莱恩家族全面宣战的时候,帝都莱恩家族却是炸开了锅。莱恩家族与布拉格不同,布拉格是将家族放在布拉格行省,即使是在帝都,也只是一小部分产业罢了,至于其他地方甚至都没有布拉格的势力插足。可即使如此,布拉格的能量也依旧没有人小觑,这也是造就布拉格家族神秘的色彩的因素之一。
在莱恩家族的大厅里,莱恩家族的家主亚克正在对着眼前的人大发雷霆,眼前的人正是帕里斯和帕特,而在他们两人的身后,两名参与的家族武士却是跪在地上,地头不语。而在大厅的同样还有这莱恩家族的另外两名圣阶强者,以及几名长老。此时那两名圣阶强者还有长老等人都是皱着眉头,他们刚才也听到浦嵩那惊天怒吼了,语气中的愤怒与杀意,他们自然都感受到了,看样子这件事情不是那么好了结的。
亚克也是一名圣阶强者,所以当亚克站在帕里斯和帕特身前的时候,浑身散发着不怒自威的意味,吓得帕里斯和帕特根本不敢说话。而此时的亚克气氛的问道“你们现在看看,已经成什么局面了?刚才浦嵩那家伙的话已经很明确了,绝对是跟我们不死不休的局面,你说你们杀谁不好非要杀那家伙的女儿,现在你们说怎么办吧?”
亚克的话音落下,帕里斯和帕特顿时脸色惨白,帕里斯跪在了亚克的身前求饶道“父亲,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啊?儿子还不想死啊!父亲!”而与帕里斯的求饶不同的是,帕特却是后退一步,脸色肃穆的单膝跪地沉声道“父亲,一切过错都是由孩儿而起,请父亲将孩儿交给他们,换得家族的安宁。”帕特的行为,让得一旁的莱恩家族高层都是不禁暗暗点了点头,帕特虽然轻率,但是至少敢作敢当,就凭这一点,就已经具备了家族掌权人的潜质。如果培养的好,恐怕又是家族的一名栋梁,可是反观帕里斯,弱懦无能,贪生怕死,让不少人都暗自摇头。
帕特的话落下,还不等亚克说话,帕里斯竟是抢先说道“对对对,父亲,将弟弟交给他们,他们应该就能气消了,这样的话,家族也可以安宁下来了。”帕里斯的这番话一说出口,在场的众人包括那两名圣阶强者都暗自皱眉,贪生怕死本来到也没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缺点,可是竟然为了活下来出卖别人,即使身后那两名家族武士都皱下眉头,这样的主子,连他们心底都瞧不起了。
亚克听到帕里斯的话,也是眉头一皱,瞥了一眼跪在一旁求饶的帕里斯,在看了看单膝跪地的帕特不禁点了点头,他最厌恶的就是帕里斯这样的行为,若不是帕里斯是自己的儿子,恐怕早就一巴掌拍死,然后交给浦嵩泄气了。而反观二儿子,亚克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交出去倒是不必了,他布拉格家族虽然神秘,但是倒也不至于让我把自己的儿子交出去,这样丢的也是我们莱恩家族的面子。他们既然要来,那就让他们来吧。哼,我倒要看看,布拉格家族到底有什么鬼把戏。”
葉川的夏天 牛角弓
醜女大翻身 兮八
亚克的一番话说出去,一旁的众多高层却是附和着点了点头,如果说都不说就把人交给对方处置,只会丢了家族的脸面。而且即使布拉格虽然神秘,但是也不至于能让他们感到害怕,毕竟他们家族也不是吃素的。至于帕里斯听到父亲亚克的话,竟然是直接站起身,将脸上的泪水擦去,恶狠狠道“对,父亲说的是,他们布拉格家族算什么?敢和我们莱恩斗,自讨苦吃。”此时的样子竟然全然忘记刚才他是怎么求饶的了。对于帕里斯的表现,众多高层不禁又是摇了摇头。
亚克看到帕里斯一下子又换了幅嘴脸,怒声道“你个小兔崽子,给我去房间里面,面壁思过,没有我的命令不能离开家族一步。还有,等这件事过去,你就给我滚到莱恩行省去打理那里的产业。”本来正在嚣张的帕里斯听到亚克的话,顿时求饶了起来。因为亚克这番话无疑是剥夺了帕里斯的继承人身份,离开权利核心的帕里斯就失去了一切。亚克却是没有理会这么多,直接让人将帕里斯拖下去。
武鬥蒼穹 鐵馬金刀
賊船,等我一下! 藍六少
而对于这样一幕,众多高层却是见怪不怪,帕里斯的心性完全不适合掌管家族。而跪在地上的帕特却是低下了脑袋,谁也没见到帕特那嘴角的那抹淡淡的弧度“这个白痴大哥,一点都不了解父亲的脾性,哼,父亲怎么可能会把我们交出去,贪生怕死的东西。”
当然对于帕特的内心想法,众人都不会知道,此时的亚克却是开始安排人开始着手准备一些事宜,因为毕竟两个家族开展,其中牵扯的东西太多。没有布置好的话,会影响全局的发展,当一切布置好后,亚克独自将帕特留在了大堂,随后却是单独飞了出去。而当帕特见人都走光后,却是露出了阴恻恻的笑容。帕里斯的安排,可以说只要帕特没出事,帕特就必定可以继承家族,为了权利,手足相残可见一斑。
就在莱恩家族在商量的时候,浦嵩和大长老已经集结了驻扎在帝都的强者,全都是七阶以上的战士,足足近百名,由此可见布拉格的实力了,即使是在帝都,都有近百名七阶战士,很难想象在家族里布拉格还有多少强者。
当众多高手被浦嵩集结后,浦嵩没有多说话,便和大长老带着众人直奔莱恩家族在帝都的最大一个产业莱恩拍卖行。
莱恩拍卖行是帝都最大的一所拍卖行,也是最出名的一家拍卖行。虽然帝都还有一些其他拍卖行,但无疑都比不上莱恩拍卖行。有人统计,帝都的莱恩拍卖行每年为莱恩家族带来的收入占总收入的三成。要知道莱恩家族的总收入有七成都是来自拍卖行,而七成里的三层是属于帝都的莱恩拍卖行。比例之高足以见得帝都的莱恩拍卖行对于莱恩家族的重要性。
皇室与四大王族都有其主打的经营产业,莱恩家族经营是拍卖行,莱特家族是赌场,道尔家族是兵器方面,而身为皇室的雷丁家族却是学院。至于布拉格家族却是没有,布拉格家族并没有经营任何产业,但是其家族资金仿佛没有上限一般,取自不尽用之不竭。可以说除了布拉格家族意外,雷丁帝国的中大型城市都是有着皇室和三大王族的势力插足。
所以说布拉格家族被认为整个大陆最为神秘的家族,毕竟一个庞大家族的开销是很大的,可是布拉格家族竟然没有任何产业势力,却是依旧有充裕的资金,甚至可以像其他几个王族那样供给足足二十万的家族私军,甚至布拉格的私军是四大王族中最为强大的一支,武器装备战马之类全是最上等的配备。雷丁帝国允许四大王族在家族行省中建立二十万的家族私军来维护领地上的秩序,雷丁帝国并不会派帝国军队驻扎。
莱恩拍卖行每天客流量也是非常客观的,毕竟如果没有客观的客流量如何能为莱恩家族提供大量资金呢?而客流量如此之大的莱恩拍卖行,在武力方面也是不弱的,逛逛拍卖行大门的守卫就是强大的四阶战士,而内部更是配备有数百人的护卫队。而今天的莱恩拍卖行注定了不会平静。
“布拉格家族的人过来啦!大家快跑啊!”一个呼声响起,引起了众多人的关注,人们齐齐看下了刚才喊话的人。刚才喊话的人是一个削廋的年轻男子,当他话音一落,守卫门口的守卫便是分出一个壮汉,一把抓住了年轻男子的衣领,怒声道“小子!你说什么?砸场子是不是?”
年轻男子此时却是脸带苦涩,看到布拉格家族的一大帮人气势汹汹的冲向这里,处于好心的他特地跑过来通知,结果却被眼前的壮汉一把抓起,年轻男子有些结巴的再度说道“不,不是,是真的,布拉格家族的人气势汹汹的过来了,我是来通知大家的!”
而似乎是为了证实年轻男子的话一样,浦嵩带着家族的众多强者也是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当众多的旁观者看到一群彪悍的武士气势汹汹的到莱恩拍卖行恐怕也是来着不散,顿时纷纷散开,生怕殃及池鱼。而那个抓住年轻男子的魁梧壮汉看到这一幕,也是连忙松开了手,退到了大门处,严正以待的看着浦嵩等人。
年轻男子一被魁梧壮汉放开,就连忙躲进人群,生怕被牵扯到,心里暗骂自己下次不要这么好心了。浦嵩带着众多属下一道莱恩拍卖行后,二话不说,身后的众多强者便是气势汹汹的上前开始想要破坏莱恩拍卖行,而守卫大门的众多守卫,更是直接被打残,毕竟他们只是普通的四阶战士连武器都没佩戴,怎么可能斗得过最低都是七阶战士的布拉格武士呢?
而莱恩拍卖行的护卫队也是很快就带着武器冲了出来,数百人一齐冲出来,气势倒也是庞大,不过最高也才六阶战士,和浦嵩那方相比,还差了不少。两方的人马直接就在莱恩拍卖行前打了起来。浦嵩的属下虽然人少,只有近百人,可是各个都是强者,而莱恩家族的那帮人就有些杂牌了。
福氣大嫂 星野彗
浦嵩和大长老却是没有动手,负手站在原地,悠闲看着正在混战的场面,身后还跟着四名九阶战士。浦嵩带来的那帮人里,光光九阶战士就有十多名,八阶战士足足有三十多人,剩下的全是七阶战士,强大的阵容让得一群旁观的人们都有些震撼,这些强者平日里可是极少见的。
两边的人马一接触,就有人见血了,布拉格这边靠前的几人都是受了些伤,而莱恩那边却是死了不少人,毕竟布拉格这边只要齐齐放出一道斗气,莱恩家族的人就有人被直接干掉了,更不用说双方短兵相接了。
太乙 霧外江山
“哼!浦嵩,你好大的排场啊!”
一道怒喝在天际响起,让得在激战的双方都是停下了战斗,纷纷抬头看向了天空。而浦嵩本来悠闲的样子也是一扫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双锐利的目光,浦嵩微微抬头,看向了莱恩拍卖行的上空,只见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出现了一个身穿青色长袍中年男子,男子微微扫视了一眼前方空地上已经停手的人群,心中略带惊讶。因为身为圣阶强者的他,自然能够看出浦嵩那一方的人马都是至少是七阶战士级别的高手,不过这不是他惊讶的地方,因为他莱恩家族也是能够拉出这一批人,他惊讶的是浦嵩竟然是直接拉出这批人来砸场子,看了浦嵩是彻底震怒了。随即便将目光移到了那负手而立眼神锐利的老对手浦嵩以及浦嵩身旁的白袍老者身上,在帝都这么久,他自然是认得浦嵩身旁的那个白袍老者就是布拉格家族的大长老。
当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看到布拉格竟然一次出现了两名圣阶后,也是明白布拉格是动了真火了,对于神秘布拉格家族,他可是非常忌惮的。同位四大王族,他不仅一次的派人调查布拉格家族,可是布拉格家族的保密力度太高了,调查了这么多次依旧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唯一能调查到的便是布拉格历史足足有数万年,比之他们家族都多了几万年。所以他一直希望有人能逼得布拉格全力出手,这样他就能趁机了解到神秘的布拉格,可是他没想到第一个出头鸟却是自己的家族,他也是明白如果一个不好,恐怕家族都要覆灭了。
而浦嵩的目光锁定在了天空的那个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浦嵩自然认得这个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毕竟是老对手了。浦嵩看向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许久后,锐利的目光也是参杂了怒火,嘴巴良久才缓缓的吐出两个字,不过简短的两个字却是充满着杀意与森然:
“亚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