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k0j8z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摯雲》-第十三章:龍雲之死相伴-l9cv6

摯雲
小說推薦摯雲
早上,众人收拾好之后,像往常一样说说笑笑的上路了,似乎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只是,真的可以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吗?也许有些东西已经悄悄发生了改变,只是不愿有人承认而矣!
強獵:總裁的偷身情人
真没意思,龙雨看着试炼台上打斗的两人,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是挺无聊的,逍,明年的试炼就轮到你们李家举办了吧!龙傲眯眼道。
是啊!不过明年我们可都要各奔东西了,想到今天过后,他们怕是再也见不到龙傲了,李逍显然有些失落。
花香盡過,妖帝的絕色專寵 卷墨
大明文魁
閃婚獨寵,總裁寵妻無下限 陳芮涵
有缘总会相见的,龙傲拍了拍他的肩膀。显然他也知道李逍的突然失落是为了什么。
说的也是,李逍强打精神,他也知道龙傲去意已决,挽留是不可能了,他只能希望再次见面时,他们可以成为真正的朋友,真正可以信任彼此的好友。
下一个,龙雷,他要挑战的是龙傲。测试人员喊道。
龙傲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才慢悠悠的走上了试炼台。
異世之極品天才 冰皇傲天
龙傲,今天我一定要打败你,我要用你的血来洗刷我的耻辱,龙雷恶狠狠的道。
看你这话说的,好像之前一直输给我是的,龙傲笑。
你,龙雷一口血卡在喉咙出不来,看着龙傲,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的。
不跟你开玩笑了,龙傲敛去笑意,冷冷的道。你,认输吧!
什,什么?认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龙雷不气反笑。
当然,看着龙雷剑上的四道花纹,龙傲点了点头。
茅山判官
顺着龙傲的目光看到自己的灵剑时,龙雷的脸色便变了,龙傲的天赋比他高了不知多少,这三个月的修行,他确实是变强了,但龙傲是不是变的比他更强了呢!这样的猜测,他实在是不敢再想下去了。
龙雷,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就算你通不过试炼,他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因为在他的心里,你可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在他的心里你始终比我重要,我并不想和你争什么,我知道因为我顶了个继承人的头衔,才让你对我有那么大的敌意。
不过,你放心,我对那个位置一点兴趣也没有,你想要,我给,为了让你彻底安心,我可以彻底脱离家族。
但是,这一次的试炼我必须通过,因为我必须给富伯找一个安身之地,等将富伯安顿好之后,我就会离开。龙傲道。
他并不想和龙雷动手,只因不想让他输的太难看,毕竟他可不想在他走后,会让这次比试的结果成为对方为难富伯的借口。
听完对方的话,龙雷的目光显得极为复杂,他会想要除掉龙傲,便是因为龙傲的修炼天赋比自己高,一旦对方参了军,即使龙霸天再不愿意,也不得不将比他更加优秀的龙傲立为继承人,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心想要除掉龙傲的原因。
但是如果对方离开家族,那他将没有了这些后顾之忧,因为,他也不想和龙傲动手。
可是,这样妥协认输真的好吗?一旦他这样做了,照样会沦为众人的笑柄,不是吗?想他一个堂堂的继承人,居然会被一个昔日的废物压的抬不起头来,不管这个废物现在是一副什么样子,但在所有人的眼中,龙傲一直都是被他踩在脚底下的那个人。
果然,不管对方是否会如他所说的那样离开家族,不管他会做出怎样的决定,他都非死不可,想到这,龙雷眼中的复杂不在,变得异常冰冷。
然而这一切,龙傲并未看到,只因他被其他的事物吸引了视线。
少爷,终于看到您了,来人气喘吁吁的道。
是你,龙傲蹲了下来,看着来人挑了挑眉,这个少年便是之前为他画地图的那个人。
少爷,这是富伯让我交给您的,少年从怀中拿出那次他为龙傲传话时,那名老者交给他的书信,递给了龙傲。
这是什么?富伯人呢?龙傲并未伸手接过,不知为何,他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个,您看过信就知道了,少年眼神飘忽不定,就是不敢看向龙傲。
我知道了,谢谢你,龙傲皱眉接过了少年手中的信封。
我要去做事了,少年朝龙傲弯了弯腰,似是终于完成了他人交付的任务,少年松了口气,就连离开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直到看不到少年的背影了,龙傲才将目光投向了手中,犹豫了一下,他才拆开了那封快被他捏碎的书信。
少爷,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请不要为我担心,我会生活的很好,以后我不能陪在您的身边了,还请您好好照顾自己,我相信现在的话,少爷一定没问题的,因为现在您不仅有了可以保护自己的实力,也有了可以相互交心的朋友。
怎么会!龙傲握着信的手抖了抖,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让他如遭雷劈,虽然他不止一次的想过,试炼之后,他就会离开龙家,离开富伯,可是当富伯真的离开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有些无法接受。
十几年的依靠突然就这样没了,几个月为之努力的目标突然不见了,此时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老者离开的太过突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一时之间他竟然因为这个打击回不过神来,也完全忘记了,在试炼台上还有一个他应该防备的家伙。
龙傲,看着少年的背影,龙雷眯了眯眼,龙傲的情况明显有些不太对劲,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现在可是杀死对方的好机会,虽然手段有些卑鄙,但错过了这次机会,他或许永远都要活在这个人的阴影里了,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事情,紧了紧手中的灵剑,龙雷的目光彻底冷了下来。
龙傲,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是那个人的儿子吧!
絕口不提愛你
龙傲,小心,几人大惊,更是下意识的喊出了声,但台上的龙傲依然是一副呆愣愣的样子,仿佛没有听的几人的喊声一般。
得手了,龙雷弯起嘴角,眼中全是兴奋,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龙傲倒在他脚下的那一幕了。
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一个白色的身影义无返顾地挡在了龙傲的身后,为他承受了这致命的一击。
不,龙云!看到女孩沾血的白衣,龙风失声吼道。
龙云?龙傲的眼角跳了跳,木然的转过了身,当他看清身后的一切时,瞳孔一缩,心口一痛,喉咙一甜,尽管他将这口血咽了回去,嘴角依然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丝血迹。
龙云,伸手抱住了女孩倒下的身体,看着对方没有一丝血色的脸,龙傲眼中满是自责和惊恐。
不要怪自己,是我自己愿意的。龙傲哥哥,我喜欢你,少女艰难无比的对着龙傲道。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不要说话了,龙傲焦急的擦着女孩嘴角的鲜血,却是越擦越多。你不会有事的,龙傲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
龙傲哥哥,昨天晚上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可我还是喜欢你,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再受伤了,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说完,女孩伸向龙傲脸庞的手无力的垂落。
云……儿!龙傲动了动嘴唇,泪水却不受控制地从眼眶中滑落。
瀟灑出閣 席絹
原来,不知何时,这个如同青莲一般的女子已经住进了他的心。
原来,不知何时,他早已对这个温柔如水的女子动了心,只是他自己不曾察觉到而矣!
云儿,我喜欢你,对不起,我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心意,龙傲温柔的擦拭着女孩嘴角的鲜血,此时的他神情温柔的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对龙云动心的是他自己,他不敢回应,不敢触碰的这份感情,这份本以为是属于别人的感情,随着龙云的离开而渐渐清晰。
云儿,龙傲紧了紧怀中的女孩,你曾经问过我会为自己的灵剑起一个什么样的名字,我现在告诉你,我为它取的名字,抚了抚剑身,龙傲柔声道。“以吾之名,为汝命名”,汝名为,“挚云”!
龙傲话音刚落,灵剑便缓缓升了起来,六系灵力同时出现,这时,龙傲的心底似乎响起了一个声音,“六灵合一”,之后就见原本围绕在剑身的六系灵力猛地一缩,融入剑身消失不见了。紧接着,似乎所有人都听的了一个声音,“吾名为挚云”。
光芒过后,灵剑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只是剑身上的两个大字在向世人昭示着什么。
看着漂浮在头顶的灵剑,龙傲闭了闭眼,“用情于心,用心于剑”。原来是这样,看着女孩身后渐渐消散的灵剑,龙傲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老天,你何苦如此对我,龙傲仰天大吼,六系灵力在他体表浮现,宛如失去控制一般向着试炼台四周扩散而去,而待在一旁的龙雷则是最先遭殃的人,灵力扫过他时便将他狠狠地推了出去,摔下了试炼台。
龙雷,龙傲将龙云抱起,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没有丝毫感情波动的冰冷双眼,宛如一潭死水,没有丝毫的波澜。
你想怎样,龙雷借着擦掉嘴角的鲜血的动作,躲开了对方的视线。
我可以不在乎你曾经对我做的那些事情,但是,这一次,我要你血债血还,龙傲轻声道。
他的语气虽轻,却让人不寒而栗,尤其是看到那满头的白发和闪着血色光芒的双眼时,便让人觉得有股寒气从心底升起,仿佛能够将人心脏冻结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