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q2hyx超棒的小說 夢如溪討論-災難到了!鑒賞-4wv2o

夢如溪
小說推薦夢如溪
“找奚家?”墨梦溪重复了一遍。
“对,奚家!”
“奚家,到底在哪里?”
“等你变强了,就会知道奚家在那里。”白零的眼睛中闪着熠熠光辉。
——————————————《梦如溪》————————————
“三月初三。”墨梦溪呢喃道。
“梦儿,生日快乐。”墨城拿着礼物道。
“谢谢四哥,我把礼物拆了哦。”
墨城笑着。
墨梦溪把礼物拆开,是一件衣服。墨梦溪摸了摸,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这是……冰蚕软衣!”
“恩,喜欢吗?”墨城道。
“恩,谢谢四哥。”莫梦溪开心的笑道。心中又想:今年的礼物收完,或许明年就收不到礼物了。又有些苦涩,对不起,你们。
墨梦溪看着墨城的脸,这张从小看到大的脸越变越帅啦,依旧是那个温润的笑容。笑容里依旧带着宠溺。
龍戰星野
“小妹,生日快乐。”三个声音又异口同声道 。“大哥,二姐,三姐。”
整个墨家热闹非凡,可却这有墨家众人而已,并无下人。
墨梦溪看着这一切,爹爹也知道的吧。墨梦溪眼睛里留下了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到了地上。
墨家里正在热热闹闹的为小小姐庆生,外面却有一个人来到了门口,推开了墨家的大门,所有人都看着门口,疑惑这是谁打断了这热闹的气氛。
他们看到了,那是一个全身穿着黑衣的人,全身被包的只剩一双眼睛,身体内散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来了么?”墨言看着门口淡淡的说。
“只有一个人?”墨言诧异,这……
“把那个女孩交出来,我可以放过你们。”
“阁下是何人,不知要我们交出谁来。”墨言将他的孩子们护在身后。
“交出那个女孩。”依旧是阴森森的声音。
“阁下是来捣乱的咯。”
撩夫成癮:總裁束手就寢 白樺木
霸道狂少 魂歸百戰
“交出那个女孩!”
“休想!”
“爹爹,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墨梦溪深深地感到了黑衣人的强大,虽然只有一个人可不是他们可以抵抗的。原来这不安的预感是这个。
“梦儿,回来!”墨言的声音显出了他坚定的态度。
“对啊,梦儿,快回来,听话。”乐玥紧张的道。
“爹爹,娘亲,你们不必为我牺牲的。”墨梦溪的泪涌上了眼眶。
“梦儿,回来!爹爹不想让你跟他们走!”
“梦儿,虽然我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们是一家人。对吧?”墨城道。
無良嬌妃:吞掉皇帝不認賬
“对,我们永远永远都是一家人!”
“那就回来!回来!”墨城的声音中也透出坚定!
“你们……”
“回来,我们一起生,一起死!”
黑衣人手一伸,墨梦溪就被吸了过去,墨言见不对闪身上前拉住墨梦溪,手伸过去将黑衣人的牵引挡住!
运功抵挡,不料却被黑衣人强大的力量反击同墨梦溪一起退到了众人前。墨言捂住胸口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爹爹。”墨梦溪的泪随着脸颊流了下来如同断线的珍珠一般。
“梦儿,不哭。爹爹没事。”墨言抬手抹掉了墨梦溪脸上的眼泪。
墨言撑着站了起来拿出他的剑:“我决不允许你动我的家人!”
墨梦溪手上的手环变成一条小蛇,渐渐的变大:“莽天!”
“主人。你还好吧,对不起。”
“没事,没事。”
“到地府叙旧吧!”黑衣人阴森森的声音传来!
黑衣人发动了攻击。
墨言将剑插入了地下,口中念着什么,渐渐地墨家人周围围起了一个紫色的护罩。
墨梦溪手中i凝聚出音元素,音元素形成一支紫色的笛子,墨梦溪吹了起来。
黑衣人感到了笛声中强大的能量道:“不愧是他们的预言,这样的天赋恐无人能敌吧,只可惜还太幼小。再过十几二十年我可能就打不过你了啊,不过,怪你自己还太幼小!”
黑衣人运功抵抗笛声中强大的能量,由于黑衣人太过强大,墨梦溪遭到了反噬,一口鲜血涌上咽喉。墨梦溪忍住不让他喷出来,硬是把鲜血给吞了回去,不过还是有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梦儿,你还好吧。”墨城紧张地问道。
“四哥,我没事。”
墨城拿出武器,一阵雷电袭向黑衣人。
“雷剑!”黑衣人惊呼。
连忙抵挡雷电,黑衣人显得有些吃力了。
“四哥你……”
墨城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滴了下来。
墨城再次举起雷剑,喊道:“雷鸣唤召!”
雷电再次聚集,越聚越多,往黑衣人头上直直的劈了下去!
黑衣人再次运功抵挡,脚往地下陷了几分:“不错嘛,看样子要再出上几分力了。”
黑衣人一击击向墨城,墨言一见扑向墨城,那一击击倒了墨言。
請妻入甕
“爹!” “相公!”几道声音响起。
“梦儿,活下去!”
黑衣人聚集攻击,击向了所有人。
所有人被击倒在地,一个接连一个死去。
剩下墨城和墨梦溪傻傻的站着。
“梦儿!快走!”
“不!啊……”墨梦溪仰天吼道。
墨梦溪的头发变成了冰蓝色,眼瞳变成了紫色。从她胸口窜出来一只猫,那只猫越变越大,一条尾巴变成了九条尾巴,一道金波从九尾猫和墨梦溪体内的力量中和,击向黑衣人,黑衣人被击中,突出鲜血,墨梦溪昏倒了。九尾猫就继续发动攻击,瞬间,黑衣人被撕成了碎片!
墨城被整个力量的冲击也晕倒了!
墨家喜庆的红色和着鲜血莫名的让人感到瑟瑟发抖!
山村小神農 神農本尊
过了许久,墨城悠悠转醒。看到了身旁晕倒的墨梦溪和整个墨家诡异的红色生平第一次留下了眼泪,他恨呐,恨自己为什么不能保护自己的家人。
墨城擦掉眼泪,轻轻的拍了拍墨梦溪的脸:“梦儿,梦儿,醒醒。”
“四哥。爹爹,其他人呢?”
“他们,他们……”
墨梦溪看了看周围的红色“啊……”
这时,申屠焰来到了这里。
“我,我始终是来晚了一步。”申屠焰懊悔的道。
第三次機遇
看着墨梦溪这个样子,申屠焰道:“丫头,活下去。变强去找你娘,或许,他们能重生。”
“真的吗?”
“恩。”申屠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