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zvpfv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末世飛紅 草下晚明-第二十四章 一夢黃粱相伴-i9xgj

末世飛紅
小說推薦末世飛紅
金丝绣成的花开富贵屏风后面,浮现出一个黑影。
张小红浅浅一笑,确认侍女都退到门外后,轻敲了一下屏风,“出来吧。”
“张姑娘。”来人恭敬地一礼,半曲着身子,“魔军已在古曲国边境集结,随时可能攻打古曲。二殿下派属下前来通知姑娘,现在只有姑娘才能够阻止魔君。”
“我?”张小红惊讶的不知所措,“怎么做?”
“属下不知,只是传话。希望姑娘能够去人魔边境,自然会有分晓。”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待来人化作一缕烟尘飞散后,张小红终于皱起了眉头,她真的可以阻止战争,还是她本来就是去带来更大的破坏?
大殿内灯火通明,自皇帝亲政后久久没有露面的太后竟然再次出现在了正殿,不由得令底下的议论变得更加激烈,刘仁安不动声色,大概是心中已经猜的了七八分。
皇帝驾到,百官跪拜。一些列的礼节过后,终于步入了正规。
朝廷上显然分成了两派人马,一方主合,另一方主战。难得的是素来奉行“韬光养晦”政策的刘仁安丞相居然也是主战一派,由于他的表态,朝中局势顿时成为了一边倒得压倒性优势方面。
慈安太后的峨眉微挑,果然如她所料。
伟大的皇帝坐在龙坐上,清了下嗓子,吐出了一个“战”字,顿时朝堂上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万岁”声浪,他刻满岁月痕迹的脸上浮出了一丝微笑。
“二殿下,已经安排妥当,我们的人会故意挑衅古曲军队,待他们前来进攻牵制住慕枫和慕寒的军队,到时候到达魔尊面前的,一定是您和我部的军马。”
“嗯。”凌渊冷冷笑道,负手望着漫天飘舞的雪花,就这样飘飘洒洒。
“带我去人魔边境。”张小红飞上一匹白马,快速冲出城外。因为她身上披着的是太后的披风,腰间挂着特许的金牌。一路上畅通无阻,甚至还有地方的官员特意来搭讪拍马屁什么的。当然她是一概不理会,只顾自的朝目的地赶去。
临行前她去见了太后,她将最后一颗灵石给了她,说凭她处置,古曲的未来就交给她了。
张小红心里五味具杂,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唯一能够做的,还是先去解决边境之危吧。
“人军来攻?”慕枫的脸上满是怒气,那些不知死活的人类,竟然敢在这个时候来攻打魔界,“全面迎战。”
“迎战。”于此同时,同样的命令从慕寒的指挥营帐中传出,他俊美的脸上已经不见昔日的丝毫温情,只有饱经沧桑的残酷与决绝。
“怎么会这样?”张小红看着自己的手臂颜色竟然慢慢变淡,可是自己并没有使用隐身术法。难道是因为怀中的灵石,放眼一看,灵石的光芒竟然照亮了整个黑夜。难道是真的要回去了?可是她还有事情没有完成。她必须前去啊!
用尽灵力克制住眼前的突变,这时,前方的一个白色身影跃入眼帘,他一身戎装,银色铠甲在烈日下发出刺眼的光芒,仿佛是日月之光。他的身后,是他的五万鲛人族士兵,张小红还是第一次看见真的鲛人族士兵,传说中他们不仅擅长水战,也擅长陆战,看来是真的。
“冰……红儿。”慕寒喃喃,按在剑鞘上的手不由得松开,“你还是来了,他还是让你来了。呵”
“你知道我没有死?”张小红紧紧拉着缰绳,让马停止再前,“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另一阵高傲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慕枫依旧高傲不羁,他冷笑着,脸上满是不屑,“那个野种利用了你。”
利用?张小红只觉得脑中一空,他能利用自己什么?慕寒现在已经有妻子了,她无法牵制他,或是她可以毁灭古曲?她真的可以毁灭古曲……
原来那日他说的手段是如此。张小红从来不赞同那些只看重结果不重过程的所谓的成功,虽然自古都说以成败来论英雄,但她相信项羽的留名千古并不因为是因为他的长相或者什么,而是一种气节。张小红她不能够容忍那些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耳畔是两军磨刀拔剑的声音,张小红不想去听,转身的时候,似乎有人轻微的念着她的名字,红儿。那么熟悉,却又那么生疏。她和他和他,都不过是萍水相逢的过客,谁又许谁真心,不过如此。
心仿佛被人掏空了一大片,或许她来这里就是个错误,她根本无法适应这个社会的残忍,她情愿还是待在那个象牙塔里,情愿还是一直待在自己的梦想中,可是梦最终还是一枕黄粱,终究会醒。
厮杀声,兵器击打声,鲜血迸溅的声音。她都没有听见。直到在她翻身上马的那瞬,一个还拥着鲜血的头颅滚落到她脚下,她终于按捺不住,一阵颤抖。
为什么要有战争?
为了少数人的利益就不顾苍生的死活?
这样的国,的确该灭了呀。
魔宫正殿外。
凌渊如风一般飞奔向内堂,他的眸子里依旧是不辨悲喜的冷漠。
走近百灯环绕着的床榻时,他终于停下了脚步。
那么近,许多年来没有这么近的看着这个男人,曾经的他是那样的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现在呢?哼。
“蓉儿……你是来接我的吗……蓉儿。”
凌渊一愣,许久没有听见有人这样称呼过娘亲了,但只是一瞬,冷漠便又挂上他的嘴角,“哼,你何必用这种计谋?以为我会念在所谓的骨肉亲情而饶恕你?”
“蓉儿……”病榻上的人紧闭的双眸一闪,一颗豆大的泪珠滴落。
凌渊手中的剑不自主的停了下来,他竟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连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他要潜入他的梦里看看!
洪荒武仙 虛門之外
无数桃花飘落,轻盈的花瓣静静浮在潭水上。
“渊。这个名字多好,清透而悠远。”女子的脸上满是幸福,她轻抚着已经隆起的腹部,依偎在男子的怀中。
“你喜欢就好。”男子手臂用力,将女子紧紧搂住,他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
画面迅速流转,日落月升。
“尊主,若是皇妃知道了……”来人银发白衣,佝偻着身子。
那些逝去了的青春
“她不会知道的,在她眼里,我只是一个处处留情不堪大任的男子。”男子负者手,语气虽然坚定,但内心深处还是忍不住有了一丝的担忧。
这份担忧又怎会瞒过从小看着他长大的长老眼中?长老微叹了口气,“他们手里掌握着魔族大半的兵权,你素来谨慎,苦心经营这么多年来,竟然还是过不了情这一关。”
“呵,人孰无情?那不是和草木一样。”男子语气决绝。
“唉。”长长的叹气伴着桃花瓣渐渐飘远。
“请长老成全隐去我的踪迹。我会带着孩子在一个安静的环境里面度过残生。”女子的语气坚定不移,这份肯定让他似乎看见了另外一个影子。
“好。”他颔首,嘴角露出了笑意。这或许是最好的方法。
“这……原来,真相是这样……”凌渊苦笑,捏紧了拳头,击碎了这个幻境。
金榻上的人一颤,缓缓睁开了满是血丝的眼睛,“渊儿,你连这个梦境都不给于为父吗?”
父亲。这还是第一次从他口里听闻到这个称呼,凌渊冷笑,原来他追寻了半生的结果竟然是这样,他们不能够在一起不是因为人魔之分,而是因为权力,江山与美人,他终是选择了前者。
而自己呢?凌渊想起了那个在桃花源里的女子,想起了那个在竹林里替她提来一杯热茶的女子,她说,你可以让我帮助你,但却不可以利用我。
再往前走十步便是放诏书的密盒。他望着病榻上那个满头华发的男子,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然后便在众亲信的阻难之下,大步朝宫外走去。
他是他,也只是他。
丹皇成聖
爽朗的笑声从耳旁传来,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怀中的书“碰”地一声从手中滑落,这里是……家里的阁楼!
超級球王 極品小菜一盤
“你这个孩子,怎么跑到这上面来睡着了?”父亲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将她从地上扶起,“你看看谁来了?”
“唔?”一脸迷糊的张小红就这样被拉到了房外,却见母亲的背后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眉若朗月的男子,不是凌渊是谁?
“怎么啦,你小时候的玩伴都记不住啦?”母亲假装生气的拍了下她的脑袋,“凌渊考的是外省的大学,很少回来,你看你们好不容易见此次面,在那里傻站着干什么!一起出去走走,你回来就知道待在房里看书,也不出去走走。”
“是啊。再不走动走动变成肥猪没有人敢娶你啦。”父亲也打趣道,不顾张小红的不愿意,大把推出了她。
“额。凌渊……”张小红仰头望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子。她为什么没有一点印象了呐?
修真邪少在都市 冀州隆少
“小红。”凌渊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亦如第一次见面时那样惊艳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