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5ukzh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諦花 諦花一郎-第三十五章 愧疚熱推-0arut

諦花
小說推薦諦花
夫晨将鉄士送到牧烈房中,自己悄悄潜入青玄堂宿舍。夫晨简略地告诉鉄士,自己与冰熊一皇的相遇情况。
这一夜,鉄士心潮难平,老族长就囚禁于这片海域底下的冰川里,难怪自己几百年都没有找到,然更让他难过的是,因为复仇女神的禁术,所有冰熊族人都无法进入,即是说,自己依旧无法见到老主人……老族长啊,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见到您!也难怪,自从自己踏上这九碧岛,体内的灵力比在其他地方增长的要快,原来如此,在这大海下面果然有个冰川,族内的那个传说果然是真的,族中一直传说,大海底下有个冰川,是冰熊族的冰寒能量的源泉,存在了几亿年。自己也是将信将疑地来到这里。
但是,他明明已经领悟了冰灵之力,接受了冰熊一族的至宝‘冰摩如意珠’,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冰熊族长了,可是看起来他似乎对当族长之事并不是那么热衷,一称呼他为族长就支支吾吾,这到底是为什么?不行,我的想办法,无论如何要将他带到雪轩城,这关系到整个冰熊族的安危和未来。可恨,那些禁卫兵将自己的传讯晶花收走,只有恢复灵力,才能造出传讯晶花,才能和雪轩城的族老们联系。想到此,鉄士慢慢平复躁动的内心,专注地修炼灵力。
小戰士 陸聞道
今晚杀了太多的人!夫晨到了宿舍,内心也久久难以平静,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为了救那么几十个人,却杀了几百个人,这值吗?尽管当时的情形自己不得不杀,可是那毕竟是活生生的生命呀,生命只有一次,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任何一个人都无权剥夺他人
的生命,即便是个恶人。
那些死去的人,他们只是奉命行事的人,罪不至死!真正该死的只是那个王子海平浩宇,为了一己私利,竟然胆大妄为地猎杀其他族人……
想不到自己年纪轻轻就已经双手沾满别人的鲜血,自己会成为一个杀人恶魔吗?我是一个杀人恶魔吗? 若有办法,我一定救活他们,我不想他们死,他们的家人会多么伤心难过啊……
有什么灵力和灵技可以只是将其擒住而不伤及性命吗?世间有这样的灵力吗?我愈来愈发现冰灵之力威力十分强大,但是也十分狠毒,所有中了冰灵之力的人都会中毒般死去。可是,若不是这霸道的冰灵之力,恐怕自己已经死了两次了……唉,如何是好……
……终究说来,还是自己的能力太差,我相信,不管是鼎龙亟还是冰灵之力,到了最高阶段一定能够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能力。
若在国内,一切都风平浪静,没有纷争,没有杀戮。没想到,自己一来就卷入了如此可怕的杀人漩涡中,不由自主。唉,我只是想寻回父亲和哥哥回家,一家人在一起好好生活。
忽然,夫晨心里一惊,回想起那些被囚禁在牢房里的冰熊族人,龙族和鸟族人,多么悲惨……难道父亲和哥哥也像他们那样被什么人囚禁了,所以杳无音信?会吗?尽管父亲的修为强大,可,恶人会使用诡计啊!看看冰熊族的鉄士和龙族的鱼阔,修为应该至少是无常境吧,结果还是差点被人害死。
想到此,夫晨内心一阵焦虑难过……我必须早日离开九碧岛,唉……我耽误的太久了,实在是太久了!父亲,哥哥,我一定会找到你们的……他喃喃自语着……
夜深了,夫晨久久不能平复,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上,望着窗外月影婆娑的树梢。夫晨感到分外孤独,无助。
若是母亲在身边该有多好,她一定会告诉我该怎么做……也就不会陷入如此糟糕的境地。也许,今晚去兵营是个错误,血焚宗的事情应该回去禀报族长,由他们决定怎么处理,还是自己处事太轻率了。血焚宗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否则还会引出许多麻烦……还有公主,早点将她送回去,九碧岛愈来愈不安全了,王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必定会四处追杀我们。
看来,自己不得不早日去北极的雪轩城了,否则必定会让鉄士误认为自己是窃取了冰熊族的至宝,到那时,恐怕不但自己,就是整个力鼎家族都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那可是南北极的霸主,任何族类都不敢轻视他们。其他族类在那里都无法存活,他们远离其他族类,是其他族类重要的名贵药材交易之地。
第二天一早,潮莎早早地来到夫晨的房间,问询昨晚的情况,似乎她亦是一宿难眠。看着潮莎那张娇美高贵的脸,夫晨再次决心早日将其送回去,也许,荒海国已经为失踪的公主已经举国慌乱。
“我已经打听到了去荒海国的航行路线,过两日咱们就走,这几天不要出青玄堂,一定要警惕,若有异常,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夫晨拍了拍潮莎的胳膊亲切地说道,目光柔和。听见如此关心自己的话,潮莎眼神迷离,心花怒放,如同喝了琼浆玉液般幸福,只是像个傻乎乎的小姑娘般使劲点头,坐在椅子上默默看着夫晨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仿佛那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别人家的公主那可是养尊处优,众星捧月,有的人可就是个定时**呀,跟着她的人随时都得掉脑袋。”夫晨打趣地说道,他想消除潮莎的紧张感。
仙聖大帝 十年聽雨
“你怕吗?”潮莎温柔一笑,问道。
“我,怕啊,我是胆小鬼嘛,当然怕死了,死了就断了香火,那可怎么办呢?”
“你敢嘲笑我,你个混蛋!为了配合你的计划我蒙受委屈,装怂,到头来你还嘲笑我,哼……”潮莎娇嗔地伸出粉拳打在夫晨胳膊上。怎么掩饰,都无法遮蔽一个少女特有的娇媚神态。
“哈哈哈……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夫晨爽朗地大笑着,嗓音透出男性雄壮的气概,令潮莎迷醉:多好听的嗓音呀。
“咱们下午去沙滩上捡贝壳吧,你看,那里肯定有好多贝壳呢?”潮莎娇声说道,一副贪玩的表情。
“好啊,有好长时间没有去沙滩上玩儿了!”夫晨爽快地答应到。
太古龍帝訣
夫晨:“我们那样的邂逅,是命中注定!”
潮莎:“是啊,只有那样的羁绊,才能认识你,认识我。”
许多年以后,当夫晨和潮莎回忆起那一段往事,心中无限感慨!
两人站在阳台上,晨风习习,温柔拂面,望着屋后树林外面的大海。阳光照在海面,一线线白色的细线来回移动,广阔的海洋天际似乎闪动着无限的神秘故事。
“昨晚,森雨和仑樱打听到了什么吗?”夫晨问道,两人一同前往饭堂走去。
“她们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只是在地下室感觉几个禁卫兵的灵力和在钓鱼台村里交手的血焚宗的人灵力很相似。我敢肯定,禁卫总督府里必定有人修炼血龙诀。”潮莎轻轻说道,真假难辨的面具脸,露出几分兴奋,昨晚的收获很大。
“哦……”夫晨若有所思地回应道。
在饭堂里,六人聚在一起默默地吃饭,每个人心里都有很多话要说。森雨和仑樱看夫晨的眼神已经近于崇拜了,不停闪烁着,不敢直视,显然她们再次见识到了夫晨那可怕的灵力修为。
茅山道
稍远和临近的几个灵术师不时看上他们几眼,似乎对他们十分感兴趣。其中两人,边吃边悄悄嘀咕着。
“您确定吗,大人?”一个年轻的灵术师对身边的中年灵术师说道。
“此人显然戴了面具,所以不敢十分肯定,但根据他的气息和血脉流动的频率特征,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中年灵术师说道。
“终于找到了……太好了,那明晚就行动,我去通知其他人做好准备,大人,您就盯着他们二人,事不宜迟。”年轻灵术师兴奋不已,中年灵术师颔首,随后年轻灵术师匆匆离开。
上午,夫晨继续到地下修炼基地修炼灵力,一开始,他难以平静下来,因为一运行灵力,就想起昨晚那些被冰灵之力杀死的人,内心升起一股悲伤的情绪。过了一会儿,他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但那股悲伤的情绪依旧存在。灵识之海上的‘冰摩如意珠’缓慢转动着,似乎也受了悲伤的情绪的影响,光芒竟然变成淡淡的紫色,灵识之海上面氤氲着一层淡淡的紫色。这让夫晨大感意外。他无法解释这是怎样的情况。于是他运行下面家族的灵识之海,他发现,金光闪闪的灵识之海上面,也同样氤氲着一层淡淡的紫色。与此同时,他感觉,两种灵力的能量变得更强了,好像还带着智慧,似乎它们也在不断成长壮大。
純情大明星
不朽尊神
难道说,一个人的灵力也会随着一个人心灵的变化而变化吗?会不会,有一天,灵气也会变得有性格,进而完全掌控它,现在体内的灵力好似兵器仓库里的兵器,自己只是随时拿起这个兵器使用罢了,现在,夫晨感觉,这些灵力正在随着自己的性格在变化,冲吗了灵性……夫晨突然感觉人的生命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充满了太多的神秘和未知……
参悟生命的奥义,最基础的就是尊重、珍惜生命!也许,自己对生命的领悟,对灵气的领悟,还只是一个开始,未来会有很长的路要走!
(预知下回精彩,静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