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en59h火熱都市异能 仙緣沉浮路討論-第十章 被逼無奈 初次殺人看書-mlt1o

仙緣沉浮路
小說推薦仙緣沉浮路
月亮不知何时地再次爬了上来天空,又再次把这片大地映照得有些惨白色,此刻长安街上灯火通明,各家大院已经亮起了灯笼。
一排照例巡视古世家大院的府兵在周围徘徊,虽然古世家早已经没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府兵也不敢懈怠院子内的巡视。
而白日在庭院中的少年早已经与姐姐分离,回到自己的房中,他要做好准备,炼气一重能逐渐的法术并不难,也就那么几种,古颜宣早已经习会贯通,但还是不放心。
从怀中掏出一个古朴的盒子,里面带有丝丝的兰香,打开盒子,里面的确也放着一枚兰草种子,只不过这种子看似朴实无华,与寻常的兰花种子并无两样,也就带有香气重了些。
“老前辈说过,这仙兰种子会在关键时刻能化险为夷,希望前辈说的那句话能够灵验。”握着这兰草种子,闻着这奇异的香气,古颜宣逐渐平复内心焦虑不安的心情,内心也更有把握一些。一切都做好准备,待三更时分,就要动身。
夜越发黑了,空气也骤冷得快,古府黑牢周围,巡逻的一府兵搓了一下手掌,“快到三更了吧,夜里气温咋就下降得那么快呢。”
“是啊,快到三更了,我们也准备换班了,挨过这会儿就没事了,到时候回去抱媳妇去,”另一个府兵嘿嘿笑道。
“谁?”一府兵突然喝道,感觉有一串黑影从旁边一掠而过,一闪即逝,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什么?,有人?没人啊?你怎么了,紧张兮兮的。”另一府兵向周围四处张望,确定没个人影。
“是吧,可能我神经太紧张了,快换班了,还能有什么事。”那府兵安慰自己道,待两个府兵离开之后。
億萬首席的蜜寵寶貝 我是素素
總裁大人,別太壞 慕千凝
在黑夜掩藏下的黑影露出真身出来,那人便是古颜宣,他穿着一袭黑衣应用隐蔽术已经躲过了好几轮府兵的巡视,不过隐蔽术只能在人前隐蔽一刻钟,过了一刻钟就会自动露出原形出来。所以古颜宣只能走走停停。
黑牢周围府兵比往日稀少很多,与平日里的戒备森严截然相反,倒给了古颜宣接近黑牢的机会。
也得亏了姐姐忠心的小丫鬟小娟放了一把火烧了西府内院,那里是古颜宣三叔三婶居住的地方,一把火过去瞬间大火冲天,浓烟滚滚,古颜萍又让丫鬟叫喊着看见有刺客进入府内,瞬间府内混乱不堪,乱的一团糟,把府中大批的兵力吸引过去灭火,留下三三俩俩的人在黑牢旁边巡逻。
前面就是古世家的黑牢入口了,黑牢,平日里是关押责罚古世家丫鬟奴才的地方,偶尔一些犯错的世家弟子也会被关进这地方去。
牢中阴森寒冷,老鼠蟑螂成堆。古颜宣父亲古建华当家时,对府中上下仁义宽容,曾一度关闭古府黑牢,现今古颜宣的三叔古建仁为了囚禁李世朗,逼古颜萍就范,又再次解禁黑牢关押李世朗。
入口处又守着两府兵,因为已到三更时分,守着的府兵放松警惕,就打起盹来。所以古颜宣很轻松在黑夜的隐蔽下打昏了这俩府兵,成功进入黑牢。
黑牢内,因为只关押李世朗一个人的缘故,甚是冷清得可怕,牢内也就三人守着这个“府中要犯”,同时放倒三人,对古颜宣很有难度。
但还是要硬着头皮上,古颜宣右手握拳使用铁拳术,双脚飘渺应用行云术,左手拿着粉尘***扔向那三名府兵,就立刻挥着铁拳踩着行云步冲了过去。
一阵骨头破碎腰骨塌折的打斗响声过后,古颜宣双膝手臂被府兵的刀砍中,鲜血流出,伤痕累累,而那三个府兵伤得更惨,被铁拳打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铁拳术有着时效,一天只能使用一次,一次功效为半个钟头。古颜宣也是道行太浅,铁拳术应用得不好,手臂被反震得发麻疼痛。
拿着牢门钥匙的手都在颤抖,但万幸一切顺利,受点伤算不得什么。
“阿朗哥,是我,阿宣,醒醒,我带你出去。”古颜宣使劲摇醒牢内一个浑身是伤,备受殴打折磨得昏迷不醒的年轻人。
港娛1975
“他们居然把你打成这样,”要是姐姐看见李世朗伤成这样,那给多难过伤心啊。
古颜宣从怀中掏出一小瓶子的四品仙酿,那是古颜宣在小月亭偷偷藏留着的,因为听唐武说这仙酿名为春发酒,能治愈凡人的重伤恶疾。
本想带回去给堂叔喝,治愈他双腿的顽疾,因白天听说这个疼他的堂叔因反对与王总管连姻,被三叔派到个边缘庄内看守货物,并不在府内,便留着。
给李世朗灌入仙酿后,他全身上下过重的伤势如春风吹又生一般,以肉眼所见的速度好转。昏迷的李世朗也缓缓地睁开眼, “阿宣,真的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阿萍呢,”
“阿朗哥,别说那么多了,赶紧离开这里吧,我姐姐在城外相思湖旁的断桥那边等你,换上这黑衣,赶紧走。”古颜宣给他扔了一件夜行衣,督促李世朗。
“嘭”地一声,牢门被踢了开,黑牢内涌进一堆黑压压的府兵,漆黑冷清的黑牢也被府兵手上拿着的火把照亮得灯火通明,十分刺眼。
在府兵前面,一位手拿把伞穿着华贵绸袍的男子走了出来,望了一下趴在地面的府兵,有看向古颜宣他们,眼神里满是戏谑,像猫逮老鼠一般,
倩女幽魂魔君在上
“呵呵,我的好堂弟啊,果真有本事,居然能闯进这黑牢,看来之前是小瞧你这个白卷书生了。
古颜宣看见他的堂哥古凛风带着一帮府兵闯进黑牢,不禁脸色一变,始料未及,“他们怎么会出现这里,有人走露风声了?姐姐呢,人在何处,”古颜宣有些担心姐姐处境。
豪門閃婚之霸占新妻
“呵呵,姐弟情深嘛,一个故意放火吸引注意力,一个悄悄溜进黑牢救出自己姐姐最心爱之人。”,古凛风嗤之以笑,扯着嘴皮,眼神满是嘲讽之色,在其身后走出一人,居然是古颜萍平日最亲近最新为信任的丫鬟,小娟。
看见居然是小娟报的信,古颜宣眼神落寞又自嘲无奈,枉费姐姐平日里的待人之心,一开始他们就输了,输在他们信错了人。
古凛风看见古颜宣脸色一青一白的落寞样子,眼神戏谑之色更是浓郁了,笑得更加嚣张得意。
“呵呵,可惜了,你们姐弟俩有这么好的张良计,我们却有过桥梯。我安插在你们之间的眼线小娟,早就第一时间就告诉我们,只不过我们想做戏做全套而已。”
“我姐姐呢,人在哪里。”事已至此,也无法挽回局面了,但古颜宣不想就此认命,他想起那颗兰花种子,但该怎么办,现在已经情势很危急了。
“嘿嘿,这么热闹的场面,我当然有请我那个傻妹妹来这里现场观看咯,来人啊,有请大小姐。”古凛风眼神露出讽刺意味看着古颜宣。
说是有请,其实却是把古颜萍用麻绳绑着手脚带进黑牢的,古颜萍看见弟弟衣裳染血,膝盖手臂都是伤痕,又见阿朗全身满是伤痕无一处好地方。
不禁心里一疼,美眸湿润,眼眶一红,大大的眼睛却盛不住眼泪,嗒嗒往下流。
“阿萍别哭了,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我真是个废物。”李世朗不忍看见古颜萍为自己如此伤心憔悴,不停自责自己无用无能,连自己最心爱的女子都无法守护。
“呵呵,说的没错,你确实是个废物,不知道我这个傻妹妹到底看上你这个废物哪点了。”古凛风上去一脚踢中李世朗胸口处,闷地一声,把他整个人踢飞倒撞后面的铁柱上。
“住手,不要再打了,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还不成吗,我愿意嫁给王总管的儿子,你要保阿朗周全,否则我宁愿咬舌自尽。”古颜萍哭喊着,泪珠如断了线一般,不停得往下流。
貴族白領
“不要,阿萍不要啊,不要因为我而嫁给不喜欢的人,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因撞击而嘴口喷血的李世朗,声音微弱,掺着铁柱的双手不停颤抖。
“阿朗,不要再说了,我们缘尽如此,此后今生今世不再相见,你忘了我吧,”
傲帝的腹黑狂後 野蠻de靈
古颜萍哭肿了双眼,声音抖颤,她不想看到阿朗因自己遭受这么多苦,她不想应古语那句话,我不杀伯仁,伯仁却会因她而死。她只想阿朗好好的,好好的活着。“送我回去吧,我累了。”
话音未落,突然“嘭”地一声,李世朗头猛地撞向铁柱,鲜血直流,嘴口微微弱弱地说出一句话,“我若是死了,你就自由了,不会再因为我而嫁不喜欢的人了。”说完,便昏了过去。
“阿朗,阿朗,”古颜萍声音嘶破,想冲过去,无奈旁边有人阻拦。
“阿朗哥,”古颜宣冲过去扶住李世朗,慌慌忙忙想从怀中掏出春发酒来救他。
無雙之風華絕代 楚夢浮
“把他拉开,谁都不能救这个废物,是这个咎由自取,怪不得我了,哈哈。”古凛风叫府兵们拉开了古颜宣,脸上露出残忍阴狠的笑容。
三四个府兵过去想架住拖着古颜宣,突然古颜宣身子如泥鳅一般耍开这帮府兵,府兵只能抓住一串虚影。
炼气一重可以修行的法术,因时效缘故,古颜宣体内灵气运用过度而枯竭,要过了时间才能恢复。现在能用的法术也就行云术和障眼术而已,都是一些辅助类的法术,帮助并不大。
穿梭時空的劍仙
“多派几人拦住他,”古凛风喝道,又有四五个府兵上前围住古颜宣。被逼无奈的古颜宣,看着李世朗气息越发虚弱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眼眶急红的古颜宣怒从胆边生,恶从心中起,犹如从地狱深处爬上来的死神一样,渐渐丧失理智。
氣易傳人 毅哥精神
有一股庞大的能量从怀中传来,借着这股能量,古颜宣居然能挥动铁拳术,猛地砸向周围的府兵。
府兵嗤之以鼻,以为一个瘦弱书生的花拳绣腿能有多厉害。闪都没闪,直接硬抗,却被庞大能量加持下厉害一百倍的铁拳术轰飞撞死在墙上,**四溅。
“他疯了,你们几人全上。”古凛风不敢相信,自己的堂弟什么时候这么厉害。平日里连缚鸡之力都没有,眼神满是震撼之色。
又是一堆的府兵上前,皆被轰飞,庞大能量加持下的铁拳威力足足相当于有上几千斤的重量在狂砸,来多少人能拦不住,考虑的是能不能保命而已。
看到古颜宣狂化如凶兽,吓颤一帮人的心,不敢上前,纷纷慌乱逃走,古颜萍也被这血腥不可思议的一幕震撼到。古凛风更是早已经被吓得退走,离开黑牢,奔向西院找救兵去了。
“弟弟,够了,快停下来,他们都走了,快救救阿朗。”古颜萍冲着古颜宣大声喊道。
听到姐姐的声音,古颜宣逐渐恢复理智,铁拳术和着庞大能量也消失了。
赶忙从怀中掏出全部春发酒往李世朗口中灌。片刻以后,李世朗逐渐恢复生气,伤势也逐渐愈合,慢慢回过神来。让古颜宣古颜萍姐弟俩大为一喜,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