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09um9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人心本道-冥界之亂熱推-5yl0n

人心本道
小說推薦人心本道
金光身影接着说,“所以现在的人间世人为恶,天道不惩,敬畏失存”冥王点点头,金光身影豁然转过身直逼冥王,语气森严的说,“但这不是你们纵容的理由,为恶之人不诛,天下何以太平?你自己看看,人世间乌烟瘴气,其中有一半过错是你们冥界造成的”。
陆判官抬腿欲前,冥王抬手止住他,对着金光身影躬身,“大人,我明白,我自苏醒后一直致力于此事,但请你也体谅我们冥界,当初一战四大判官现在只剩下陆之道”冥王指着身边的陆判官,“大战时他受重伤,但一直苦苦支撑到现在,我们何尝不想肃清人间罪恶之人,可当年大战确实是大伤元气,鬼王也下落不明,唉….”。
陆天明心中微惊,他多少听明白了,当年似乎发生了大战,影响了天地人三界,导致天道失衡,人间失常,冥界自也不能置身事外,现在冥界似乎缺少管理人员,天道轮回不能正常运转。
金光身影看了眼陆之道,挥手打出一片道印冲入陆之道体内,陆之道开始大吃一惊,正想抵抗,感觉道印冲入体内不断治愈伤势,方放下心来,躬身拱手“谢谢大人”。
“大人…”冥王在旁欲言而止,“什么事说吧”,冥王想了片刻,“大人,您的…”金光身影举起手,示意冥王停止发问,“我没什么问题,你也要尽快回到巅峰状态”。
冥王郑重的点了点头,见到大人肯定的神情,多年来的忧心终放下,他握紧双拳,“我们必将重铸天路,再现天道轮回”。
六道至神 午夜幽魂
四人飘落地下,金光身影递给一个竹简给冥王,这是在那个黑影的祖庭里找到的,你拿回去研究看是谁留下的,冥王接过就告辞离去,金光身影盯着远方出神,凌尘子抱拳拱手问“请问大人,这事…”
“是结束也是开始,走吧”金光身影萧瑟转身,越走越远,众人赶紧跟上。
天才少女酷總裁 醜奴兒
“大人,赵文和不是在西方鬼帝吗?”凌尘子追上去疑惑的问。
“以后没有五方鬼帝了,也没有酆都城和酆都大帝都没有了”金光身影头也不回的边走边说。
“是什么原因,能否告知?”金光身影停住脚步,“不该问的别问,该告诉你的自然会告诉你,现在知道多了无益”,金光身影想了想说,刚想迈步前行,忽然眉头一皱,对凌尘子等人说,“你们留在此地,我要再进冥界”,说完金光身影消失。
此时冥界到处都是喊杀声,阴魂鬼叫,被阴兵护卫的冥王眉头紧皱,看着前方陆判官指挥整队的阴兵攻击冥界的地狱殿,不断有阴兵魂飞魄散,化成黑烟飘散。
裴少的隱婚妻
原来解决白水镇事件时,地狱殿镇压着的五方鬼帝趁着冥界空虚作乱,杀死看守阴差,正准备攻出地狱殿时,恰好冥王带领阴兵大军回到冥界。
“哈哈,东岳大帝,终于让我等脱困了,镇压我等五千年,现在让你尝尝这滋味,我们要重新掌握冥界”一道带着无比忿恨的声音从地狱殿飘来。
“你们六人当年为一己之私,扰乱天道纲常,我只恨当初不能灭掉你们,导致今日冥界祸乱”冥王看着不少阴兵魂飞魄散,心痛如刀,愤怒大声喊着。
屍姐,哪裏跑 末日詩人
“所有恶魂听令,迅速冲出去,夺取兵权,统领阴兵,攻占冥界,四大判官只剩一个陆之道,不足为惧,冥王由我等来对付,他们当年的伤肯定没痊愈,这正是我们的大好良机”地狱殿兴奋的声音异常刺耳。
突然冥界虚空凝聚无数雷电,黑云压顶,众人抬头仰望,一个金光身影站立在黑云之下,发丝挥舞,面目不清,冥王抬头喃喃道“大人”,陆之道脸色欣喜,本以为今晚是一场恶战,自己深深担心冥界颠覆,而这位大人的到来犹如定海神针般让人心安。
冥王大喝一声,“蔡郁垒、赵文和、杨云、杜子仁周乞、稽康,大人已到,尔等还不迷途知返”?
二嫁傾城:傲嬌九爺太癡心
尖叫声音传来,“大人?什么大人?那个死顽固吗?他怎么没死?”
金光身影降落到地狱殿门口,缓步踏了进去,冥王和陆之道见状忙紧跟进去,殿中央六人披头散发,四肢和身躯穿插着不少断开的泛着隐隐黑色光泽的铁链,见到金光身影,六人不由自主退后几步,仇恨的目光盯在金光身影上。
“你们六个不知悔改,你以为我真不敢出手灭掉你们”?
孤星傳
其中一人强自镇定的说,“你不敢,除非你不想见到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了,当初你镇压我们不就是因为你们的人也被我们镇压吗?”
金光身影淡淡说,“那就拿你杨云试试”,金色手掌拍出,殿内霎时狂风大作,金光手掌下雷电闪烁,杨云脸色惊恐,挥动铁链砸向手掌,铁链刚刚扬起,就被雷电击为粉末。
名門第一寵 鳳三
史上第一方丈
陰人借命 行年
“啊”,金光手掌顺势而下,如泰山压顶,杨云被压在手掌下,里面不断传来雷电的闷响,道道鲜血沿着指缝渗出来,金光身影淡淡的看了其余五人一眼,“谁还想来试试?”
五人缩回身躯,金光身影盯着其中一人说,“赵文和,走的一步好棋啊,借着在阳间布阵,吸引我等前去破阵,你们好趁此机会逃出,能告诉我你身在地狱殿,怎么能在阳间布局呢?”
赵文和咽了咽喉咙,久久不敢出声,金光身影摇头“当年你叛变时不是豪气万千吗?怎么阶下囚做久了,气势都没有了吗?要不试试我的手段后再考虑说不说”?
想起往事,赵文和眼露凶光,对着金光身影咆哮,“当初就是你坏了我们的好事,阻挡了我们所有人的路,你不用嘲讽我,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今天也出不去了,当年一战,我们的人有些藏起来了,也有人伤势复原,等待机会救助我等,你看着吧,我们有了更好的布局,就凭你区区几人还想如当年翻盘,做梦”,赵文和最后咬牙切齿喊出两字。
“呵呵,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物,我哪敢嘲讽,不过想告诉你一句,就凭你们几个想成大事,那真的是对你们最大的嘲讽了”金光身影毫不客气回敬。
金光身影一边踱步一边温和的说,“鬼王去哪了?谁能告诉我呢”?
歡恬喜嫁
赵文和自嘲的笑了一下,“我们被你们镇压这么多年,怎么会知道?”
金光身影点点头,“也对,那换个问题吧,满足下我的好奇心,我想你们也清楚,当初这里我曾下过禁制,就算今天我没来,你们一样出不了这地狱殿,谁给了你们什么好处,明知是死路一条也照闯不误?”
五人脸色变换,面面相觑,金光身影停住脚步,望着五人,“怎么?不敢说吗”?
“哼,有什么不敢说的,是酆都大帝,他说要重新夺回冥界控制权,他才是冥界真正的主宰”,一个久未出声的人站出来。
“呵呵,杜子仁,你不说话我还真忘记你了,你说是酆都大帝?”
“是,三千年前,他来了一次,然后大约一千多年前又来了一次,阳间那个千人千鬼阵就是那个时候找赵文和要布阵的方法,如若不是酆都大帝,我们怎会相信?”
金光身影抬头看着五人,见五人神色正常,压下心底疑惑,“好吧,谢谢,我明白了,那现在到你们选择了,不知你们是回去好好呆着还是如他一般”,金光身影指着地上的一摊血问。
五人张了张口,最后都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拖着铁链往下层走去,一直到最底层,金光身影挥手,墙壁上的铁链呼啦啦的锁住五人,金光身影再度出手,射出五道气劲,封锁五人经脉和丹田。
走出地狱殿,冥王激发地狱殿阵法,整个地狱殿外围道道流光闪过,空气停止流动,做完这一切,三人方回到冥王殿,“大人,真的是酆都大帝吗?当初不是说他大战多宝而死吗?”
金光身影略一沉吟,摇摇头,“死应该不是的,堂堂酆都大帝哪能被多宝打死,应该不是这样的,他们说了这么多,只有一句话是真的,那就是他们还没死心,还在伺候时机”。
冥王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是不相信酆都大帝干的,当初冥界是他托付给我的,如果他真的回来了,他直接找我还不更好?何必绕这么大的圈子。”
“现在说不准,看看吧,现在最主要是保持目前状况不要生乱,你一定要把冥界看好守住,另外小心地府和地狱那边,有什么事立刻通知我,我先回去了”。
冥王相送,见金光身影远离,扭头对陆之道说,“加派人手守住边界,另外尽快充实人员,对了,记得通知轮回殿殿主尽快出关,我估计风雨要来了”。
金光身影回到陆天明身边虚空盘坐,四人正盘坐在地上讨论白水镇事件,众人见金光身影回来,忙站起身,金光身影摆摆手,抬头望月,突然问天明,“小子,这两天经历了这么多,有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