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o24wm熱門玄幻小說 《無制之道》-第一卷 名揚北艮 第一章 啓程閲讀-2ra08

無制之道
小說推薦無制之道
北艮下境府
北艮学府,坐落在亘山上,由此得名,环山而起,驻山而立。艮山在世界之西北,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八山之一,凝聚着北艮的气运,镇压了无数邪崇,灵气充沛,是北艮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修习圣地,远古的荒纪元还没有领地界限,能者强者占据多数天地灵地,也由此引发了诸多动乱,为此建立了北艮学府,一方面管理当地类似恶劣事件,一方面吸纳人才培养。能到此修习的都是天之骄子,青年俊杰,千金小姐。
薄薄的云雾像丝绸一般舒展开来,不时有清风透过木头窗户渗透进来,“叽咕,叽咕….”,悠悠的青灵虫叫声透过老师的孜孜教诲进入满脸倦意的男孩的耳中。
“天地玄黄,无定无形,初生混沌,衍生万物,制为天定,度为地造,为人有制,立足天地。”
“哈~~~切~~”男孩无心听讲,抬头望向天空。
在孩子的眼里,天空是广阔无垠,包含着一切想要的东西,象征着自由,刺激着他们向往的炽热之心,给予他们冲出桎梏的信念。正当男孩脑中激烈的进行思想上的飞腾时,一个暴怒的声音直接将他从九霄拉到地面。
“何凌!认真听课!天天就知道发呆偷懒,也不想想你为什么能到这里,真是浪费资源。你这种人长大了也只能到“墟土”挖矿了,没出息的家伙,”
“我们班的江顺治在府赛中获得了第10名的优异成绩,即将保送到“天班”进行深造,希望各位同学可以以顺治为榜样,努力修行,争取到我们学府地班的修习之位。”
“好了,下课。”
“回家喽”熙熙攘攘的人群从群山之路上有序地离开,黑压压的人头沿着盘区的山路构成一条蛇,血红的暮阳之光透过九木,形成一块块斑点印在人蛇上,在男孩的眼里,此蛇的身影有点渗人。这些人的身影有种让人说不出的感觉别扭,但似乎本该如此。
“奇怪。”,男孩不由得说。
不自觉中,他瞟了一眼天边,又失了神,遥远不及的天边驻立着木头,不,是粗壮的木桩,不,是树,那东西真的算是树木吗?男孩心里也有疑惑。
男孩有个爱好,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眺望天空,似乎是从小有的习惯,又好像是在进入学府后出现的。
天空是绿色的,淡淡的,叶子的绿色,在这个世界的人眼中,这就是天空,天空是有形状的,“树冠形”。天空就是树冠,他们一直这么认为,至少从生来就这么认为。
组成天空的树枝如虬龙般粗壮,三个成人合抱大小,槃根节错,相互缠绕在一起形成密网,空隙由树叶来遮挡,据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说一片叶子有足足有半个学府大小,现在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没人见过桓木落叶。
这里有四季,凡木会抽发嫩芽,茂盛生长,纷繁落叶,覆盖冬雪,但天空是亘古不变的,无论乌云雷暴,寒冬凌雪,依旧苍翠欲滴,在雷暴中穿过乌云汲取雷电,在凛冽大雪中吸收冰雪。
天明劍俠錄 縉雲仙客
傍晚的深红是因为树木的花朵点缀,夜幕的黑暗是枝条的本色。
树冠的边际无法看清,天边是模糊的乳白色,模糊了本来淡绿的叶色,远方只有无边的雾,遮挡了桓木的树干,只留下虚幻的树影,比群山还大得多,世界八个方位由树影笼罩,延伸到世界中央的天穹,可以想象每根桓木木惊人的大小,仿佛世界不过是在桓木中,小得可怜。
“喂,何凌,还在发呆啊?放假了还不赶紧回家,对了,过一个月就灵力测试了,过了才有资格进入天班。”
“MD,你都保送了还这么紧张干吗?诶,要是能进天班,我就多给祖先烧几柱高香”
“嘿嘿,以后有机会的,先走了。”
極限作弊器 重生攻略
“哦….嗯…”
看着他渐渐拉长的影子,男孩眼里闪烁着火焰,嘴角微微上扬,喊道“等着吧,我会和你在天班再会的。”
“行了,先治好你的发呆病吧。”
“喂喂,我这不是病,是我对这土地深沉的爱。”
“行了,就你爱得最深。”
“我打算回家,有什么想要的?。”何凌道。
“方便的话带几个本地的妹子”江顺治嘴角以一个十分微妙的角度上扬,配上他精致得如瓷般的脖子,光洁白皙的脸庞,斜飞的英挺剑眉,带着挑逗神情的黑眸,活活一市井痞帅。
“滚滚滚,我还没呢”
……
我的忠犬男閨蜜 程夕
翌日清晨,天空仿佛被刷洗了一遍,绿油油的,颜色好像要凝聚成水珠落下,清新的空气迎面拂来,甚至还带着泥土的气息与花草的芬芳,自然的气息充溢在周围,佳木葱翠,不时有青灵雀鸣叫,祥瑞兽奔跑,他们长得像麒麟,银色的鳞片覆盖着矫健的身躯,四足健壮有力,头似马首,长着飘逸的柔顺金色鬃毛,浑身仿佛由钢铁浇筑,威风凌凌,身上流淌着远古时代圣兽麒麟的血脉,听闻会带给饲养者祥瑞,于是许多学府都会收购几只放养在学府,以求生源兴旺,步步高升。
“吁。”马夫架起马绳,一声悠长有力的叫声惊醒了马车上的人。
平凡小子闖三國
魔王絕寵狂傲妃
“小客人,到地了,诚惠两钱”
“嗯~~~,呜~~终于到了。”马车上下来一个人,此人有着一头乌黑飘逸的头发,剑挺拔翘的剑眉,棕色的富有健康色泽的肌肤,虽没有俊美绝伦的惊人面貌,但也有棱有条,精神十足,算是俊朗。
他一个人扛着三四袋行李,每个足有半个水缸大小,把整个人又包裹住了,只露出一双乌黑大眼。看到不远处的落山村庄,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小何啊,回来了?来来,让我看看有没有长胖了。”
“臭小子,舍得回来看看你牛叔了?多久了离开。”
“小何啊,来来来,吃一个李叔家的青灵果,可甜了”
“何哥哥肥来了,嘿嘿,我要听你讲北艮大妖的故事,你之前还没讲完呢”
“学府好玩吗?何哥,啥时候带我出耍耍。”
……
不过刚回来,就得到了村里人的热烈问候,一个个狠不得把何凌里里外外看个透彻,何凌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挣脱了村里人的“热情招待”,脱出身来。
慈禧全傳 高陽
血色夜總會
在泥路可以看到远处的山上有一间小木屋,走上荫林道,越过沙桥,近了,越来越近了,何凌加快了脚步,走着,小跑着,最后奔着向木屋。
“爸妈,你们英俊帅气,威武不凡,人中之龙的儿子回来啦,哈哈!”何凌大笑着一脚踹开带着锈迹斑斑的铁锁的朽木门,抓掉蜘蛛刚结在门口的网,甩下包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我带了你们最爱吃的艮山特产”
“九泉酿,元兔肉和灵藤果是给爸的,知道你最喜欢拿这两样配酒了,我带了很多,今我们爷俩不醉不休”
“妈,你吩咐的我哪敢忘呀,诺,绢丝布,玉粉水,檀香木,银糕,如果还要啥下次回来给您带上”
何凌将东西都公公整整的摆在桌子上,双手合十,深深地鞠了一躬,久久没有起身,只见布满灰尘的银白色地面上多了几粒黑点。
待东西都拜访好了,三两钱的酒下肚,何凌就开始胡言论语了。
“爸,我啊…我…跟你说啊,小江那…那…可是真的厉害呀,杀进十强,虽然惜败,但打得那些大~大~大家族的贵~贵~贵族的纨绔子弟屁滚尿流,呜~~真是解气,嘿嘿,爸你放心,我一定会比他厉害的,光宗耀祖就靠我了!”
“妈,不得不说,我们下境府的伙食那可真是一流呀,吃得可好了,天天大鱼大肉补的”
“对了,李叔的手没事吧,一入秋就疼,叫他多用点青仙藤涂抹一下,可灵了,我在学府学的。”
……
黄昏是夕阳拉下夜幕的一刻,不知为何,似乎总会给人带来一种落寞的感觉,或许,黄昏的背后,人们总是可以听见黑夜的脚步声靠近,而依靠的人的脚步声渐渐走远。
“爸妈,我是时候该走了,还有考试呢。”
“别送了,祝我考上天班吧”
落日的余晖照在何凌的背上,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终点——那间破旧不堪的木屋。
夕阳下,古道边,一个少年泣不成声。
“我一定会找到真相的”
借着陨落的红霞与酒,踏上返回的路程,离开心心念念的故土,前往充满艰难苦楚的远方,是他的命运,也是他选择的未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