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5x27w熱門都市小說 萬天踏御 華文流長-第一章:靈動的淚閲讀-wd34r

萬天踏御
小說推薦萬天踏御
雪花一簇一簇的飘落,十字架的雪花映在他身上,突然间为他增添了一种悲戚之感。四周千奇百怪的树全部被雪花侵染,似乎在为他的命运感到痛心,无中生发一些雪泪。他凝视着每一个树种、有感而发:“雪扰三千里,树奔泪百尺。我心有何寄?却似灵动谭。哈哈哈哈,想不到我力破天却还是逃不出命运所指。雪越下越大,突然间冒出:“沙沙沙沙、一股股娑风像一把把利剑刺向百种大树,雪泪更是奔腾飞扬。他的头发也由金黄骤变成暮白,百树被雪压得更加紧迫,力破天双腿便不由自主的k下。很是埋怨的发出:“妹的,传说是真的。”此时风越来越急促,似乎很不满意自己没能抹杀一切生命,力破天伫立在灵动雪谭之中,艰难的站立起来,顶着风雪缓缓向前踏进,踏了三里之远路程被迫倒在雪地上,力破天却哈哈大笑应叹道:(你)为什么百树要奔涌?为什么娑风要激荡、暮雪撒灵谭?为什么?‘我虽命途多舛,时运不济,这是命;寄心于灵谭,却有三千里泪涌;暮雪娑风浴金发,转眼滑成白丝。我岂能甘心?我之心如此坚定,为和要给我开这么大的玩笑?”
天價婚約
“ 不甘心吗?愤怒吗?愤怒就站起来,不要当孬种!!!你可是天昊大陆传奇人物、怎么会被命运折服?”力破天耳边忽然响起一丝坚定的话语,艰难的转过头望向西边;眼睛注视着那声音来源处,一身灰袍加身,头发黝黑黝黑的一个老头从西边走了出来。始祖怎么会是你?此刻雪迅猛地盖满灵动雪谭。力破天的身子被盖了一层层积雪,起身到一半又倒下。“真是没有用,唉!”“师叔,我……”。“你……你什么你,这可是最后一关灵动雪谭,在这放弃我都替你感到不值得!!”师叔啊!“想我曾纵横仙界多年、驰骋武缘纪、并开辟力斗时代,我之心何以轻而易举被灵动谭所阻扰呢?”“恩,不错、不错、不错啊!不亏是师弟的弟子啊!!”师叔过奖了!力破天脸色开始显现一丝红润。哈哈哈哈!恩!很好!好啊!柔道始祖开怀大笑,放荡不羁。
妻居一品,首席禦用老婆
力破天备受鼓舞,连忙施展 :“境外化境,界中拓界。起!”顿时,本已地冻三尺;树啸狂最;风呼雪舞之景骤变成花草林动,百树回春之景;“哈哈……哈哈哈哈!灵动谭不过如此而已嘛!”此时力破天的一席白衣迎春飘荡、白色华发随着春景转变为乌黑之色;整个人气质盎然,嘴中很是自然的发出这狂暴话语。
1980我來自未來 低不就
“砰砰砰砰”,一声声爆炸之音顷刻响起,犹如久居地底炎龙愤怒的咆哮。扑哧,力破天吐出一大口鲜血,单膝贴在冰冷雪地上,眼神迷离的看着前方,嘴唇微微蠕动:“妈的,传说中的灵动风暴居然这么厉害!还叫我怎么过?“唉!无踪啊!你千万别被应有事物所迷惑啊!“什么?眼前事物?这怎么回事?柔师叔你在说什么?师zhi不能领会啊!”“领你妹的,你的理解力也太差了点吧,以后千万不要说是我师zhi,我都觉得丢脸。”一会儿,渐渐的百树暮雪娑风又快速侵染回春之景,力破天又被包围在雪谭之中;雪花越落越急促,咆哮之音更是不绝于耳。连忙御力于四周,瞬间,领悟力大增。“哦,我明白了”。原来醉翁之意不再酒啊!“看来只有用力斗气了。”力破天自言自语的看着前方雪洞旋涡,此时犹如黑洞般的巨口,力破天的眉头皱的加紧,表情更是严肃。眼看到雪洞临近,力破天平静以待,而左手快速冒出一股股紫色,紫气中凝实着一滴滴白色液体,在液体上冒出一袅袅白气猛地冲入紫气里;力破天左手迅速抬起,而右手快速提起,双手由胸前略过,瞬间凝聚成一个大紫球,便脱手而出。紫球犹如子弹迅猛的冲向雪白大洞,顿时发出激烈的碰撞声。柔道始祖注视着:“恩,不错、不错,居然领会到力斗气,而且还会灵活使用啊!”“哗哗哗哗”,一阵劲风吹过,霎那间冒出一个沧桑的声音:“老东西,你仔细看看,那灵动雪洞并没有破掉!你夸个毛线啊?”柔道老头双眼一瞪,怒视着突然出现的白发老人:“你懂个屁啊!老东西,现在你终于肯出来了吧!你不是桀骜的很吗?”曾经夸下海口:“这个世界没有能让我出手的人吗?怎么现在你老东西咋没有当年意气风发的气质了啊?”柔道始祖表情似笑非笑的看着雪发老人,那模样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柔道你个老东西,这雪风陵的灵动谭不是还没有被闯过吗?乱叫什么啊?不要见谁就歹着咬谁!”白发老人很是气愤的回应。哦?是吗?天女曾预言:“神秘领地的守护者是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的。”现如今你却出现了,这不就意味着……你知道的。柔道始祖嘴角诡异的笑容。“你……你……”白发老头气的吹胡子瞪眼。白发老者眼圈一转,嘿嘿笑到:小样?“你个死老头,皮痒痒了是吧?”柔道始祖左手顺了一下黑色头丝,腰部却不由自主的弯了下来,表情煞是愁苦。唉,不跟你废物说了,我要让这小子体会体会什么是真正的雪风陵!
妃要成仙:霸道妖王求寵愛
異幻逆天帝 小博
爆炸声持续了一刻钟,便嘎然而止。本是狂暴的场面,骤变成寂静无声的场面。周围百树残肢断臂;娑风浮萍;暮雪极停;雪谭速融;毫无生机。“哈哈,快哉!快哉啊!任你如何凶险敝陋,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浮烟。”“哦,是吗?那你能过我这一关嘛?”白发老者自信满满的看着力破天。你是谁?力破天刚放松的心又立刻紧绷起来,突忽的说出这句话,心都紧绷到嗓子眼上。“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命有我来决定,今天就算你的师傅来了也于事无补。”“这……怎么回事?我动不了,好强的威压,这老者是谁?”力破天眼神无力的伫立在原地。“快走!离开这里,这老家伙又突破了!你斗不过他的。”力破天哄然醒悟,转身就御力逃跑。“想跑,没那么容易。”天力魂气,去!“老家伙,你居然掌握了‘天力魂气’?那你为啥使用这个呢?”“哼!闯我雪风陵者,杀无赦!”白发老者表情肃然注视着力破天逃跑方向,他知道力破天死定了。柔兄,还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