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ty2hr人氣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第802章 什麼財都有人發啊熱推-vpqp9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伴随着淅沥淅沥的降雨,天渐渐的变亮了。
房玄龄等人在简单的吃了点早餐之后,就各自行动了起来。
太液池的游船,早就被搬到了大明宫外。
“连丹凤大街都有这么深的积水,其他地方估计就更严重了!”
撑着一把雨伞站在船头,房玄龄看到的景象是满目沧桑。
異界至尊老師 清閑宅男
不少百姓就站在屋顶上,看到有船只路过,纷纷大喊着救命。
也有一些积水不是很深的地方,百姓们在拼命的筑起一道堤坝,将院子里的水一脸盆一脸盆的往外面倒。
“房相,这场大雨实在是来的太突然,下的太急了,关键是下的时间还那么长。说实在的,从小到大,我几乎就没有碰到过这种大雨。”
兰和跟着房玄龄一起前往作坊城。
不第一时间找到李世民,大家都心里难安啊。
船只继续往前行走,不过,走了一刻钟之后,前面的街道却是没有什么水了。
没办法,大家只好从船上下来。
不过,谁也不知道前面走多久又会是一堆积水,所以还有几个专门拖拉着游船往前走。
好在房玄龄事情已经考虑到在长安城里行船的困难,所以选择的是比较小的游船。
虽然可以坐的人比较有限,但是胜在移动灵活。
“房相,看来这长安城里,每个坊的防水措施和下水道都修建的不一样啊。这场大雨,倒是好好的检验了一番长安城的防水能力呢。”
岑文本一边看着两边的受灾情况,一边跟在房玄龄后面往前走。
虽然这一段街道没有什么积水,但是却是遍布淤泥,众人没有走多久,鞋子上就沾满了你把,身上也免不了变脏。
房玄龄脚下一滑,差点摔了一跤。
就这么走走停停,一会走,一会乘船,房玄龄一行人艰难的朝着明德门而去。
“房相,房相,等一等!”
当房玄龄赤着脚,两手抓着裤脚经过大业坊的时候,旁边响起了一道呼喊声。
只见十几名穿着特制的服装的人员,在一名官员的带领下,小跑着往房玄龄而来。
“你是?”
虽然房玄龄不认识眼前的人,不过看到他身后似乎跟着十几名骑着自行车的长安警察署的警察,便停下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房相,我是长安县县丞谢天武ꓹ 这是长安警察署署长严良,刚刚听说房相您要出城ꓹ 我专门给您送了一些雨鞋和雨衣。”
谢天武作为长安县县丞,能够十来年都不倒,自然也有自己的一套为官之道。
房玄龄一行人的动静ꓹ 他是刚刚从警察署那里得到的,立马就发现这是一个投靠房玄龄的好机会。
像是雨鞋和雨衣ꓹ 长安县警察署都是一直都有准备的日常用品。
特别是巡街的警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冒着大雨干活ꓹ 所以警察署都给大家配备了专门的雨鞋和雨衣。
平时的时候ꓹ 感受不到这些东西的好,但是像是今天这样,就完全不同了。
房玄龄看了看自己的光脚,觉得这个马屁还是先受用了。
“谢县丞有心了!今天早上,雨水已经没有那么大了。虽然太史局说今晚才会停止下雨,但是长安城有些坊的积水已经在下降,你要尽快组织人手救灾ꓹ 不要辜负了百姓们对我们的信任。”
官場潛規
房玄龄简单的跟谢天武说了几句,就准备继续前行。
“房相ꓹ 您放心ꓹ 下官一大早就已经安排了。现在城内的局势稍微有点混乱ꓹ 就让严良跟在你身边吧。一方面他对长安城各坊的情况很熟悉ꓹ 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防止一些宵小铤而走险。”
視妻如命
谢天武虽然看到房玄龄身后有几名护卫,但是还是把严良推了出来。
当天看到房玄龄似乎有要拒绝的意思ꓹ 立马补充了一句ꓹ 道:“严良作为长安县警察署署长ꓹ 深受楚王殿下信任,有他在您身边ꓹ 我们大家也都比较放心。”
“那行吧,我们准备去作坊城,你去指挥救灾吧。”
……
“东家,要不等积水稍微消一些之后再去吧?”
我的魔幻手機女友
杨府之中,受到暴雨的影响相对有限。
在杨本满亲自带领下,已经用沙石在各个门前堵起了防水堤,府中基本上已经没有明显的积水。
“这雨已经变小了,积水肯定会越来越少。现在去作坊城,并不会有什么风险的!”
杨本满在作坊城可是有几百套房子,其中有一半都是已经交付的。
这要是被水淹了,作坊城是绝对不会帮忙免费维修的。
甚至今后转手的时候,都卖不出高价。
毕竟,泡过水的房子,哪怕是没有住过人,已经不能跟正常的新房维持一个价格了。
就像是后世的泡水车,哪怕车子还在四儿子店的停车场,一旦被泡水了,即使已经维修的一点问题也没有了,价格也至少会少掉二成到五成。
“东家,我们那个小木筏,坐不下几个人,眼下这个场景,四轮马车又显然没有办法使用,要去作坊城,估计用走到天黑才能到呢。甚至在天黑之前赶不到都有可能。”
十几里路,正常走路的话,大半天的时间就差不多了。
但是,碰到今天这样的场景,肯定不能当正常走路看待了。
所以杨东担心到了晚上还到不了作坊城的情况,还真是有可能发生的。
“我们有木筏,只要带上干粮、蜡烛、水和打火机,哪怕是天黑前没有赶到作坊城,问题也不大。城外又没有宵禁,大不了我们就冒着夜色走一回路。这大雨,总不可能从早下到晚吧?”
杨本满显然是下定决心要去作坊城。
杨家可以调动的流动资金,全部都投入到了作坊城买房了。
这要是真的被水淹了,那损失就大了。
“那……那好吧!我带几名家丁,一起跟着东家您去作坊城吧!”
眼看着自己没有办法劝说住杨本满,杨东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
归义坊北边是通轨坊。
在靠近归义坊的地方,有一栋两层小楼,是一间颇有名气的小吃店,叫做美心包子。
要说这个包子的叫法,还是从楚王府传出来的。
在此之前,后世大家熟悉的包子,被大唐百姓称呼成馒头。
而后世大家熟悉的馒头,则是蒸饼,也就是宋朝的炊饼!
没错,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武大郎炊饼。
这个改变,还有个典故。
因为宋仁宗名叫赵祯,“祯”与“蒸”音近,当时的大宋百姓为了避讳,便把蒸饼改称为炊饼了。
历史上,类似的典故还有不少。
没办法,谁让天大地大,天子最大呢。
“武掌柜,包子已经制作好了。但是我们只搬了一个蜂窝煤炉子到二楼,还不是专门用来蒸饼的炉子,火力不够大,可能蒸的没有往日的好。”
美心包子铺里头,一名伙计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端着一大锅包子站在武明面前。
由于通轨坊本身就地势比归义坊要高,再加上美心包子铺采用的上下两层的新式结构,所以虽然一楼被水淹了,但是许多东西都搬到了二楼,大家到时不用担心没有吃喝的。
熬过了昨晚的担心害怕,天蒙蒙亮的时候,武明就已经感受到雨势开始变小了。
按照这个节奏,顶多到了后天,所有的积水就会消掉。
如何将这一次的暴雨从祸害变成助力,是武明一直在思考的事情。
当天再次看到被积水几乎给淹没的归义坊的时候,总算是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挣钱的主意。
“没关系,这个时候,哪怕是蒸的再不好吃,只要是个吃食,大家就会觉得它非常美味;甚至许多年以后,大家回忆起这些包子,可能还会觉得再也没有比这些包子更加好吃的包子了。”
唐明能够从一个通轨坊的普通百姓,顺利的修建起新式的房子,又将美心包子铺子经营的有模有样,自然是有几分眼光的。
事实上,他的这个说法还挺有道理的。
很多时候,一个食物好不好吃,并不完全取决于这个食物本身,而是跟人所处的环境密切相关。
估计很多人在回想小时候的生活的时候,都会觉得那时候有许多东西都非常美味。
但是你重新花钱去买一些类似的东西的时候,就会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这种“儿时的味道”,根本就是在特殊场景下才有的。
“嗯,掌柜的您说的挺有道理的。昨晚我看归义坊那边,就只有售楼处二楼有一些烛光,估计归义坊的人都在那里躲雨了。除了售楼处的伙计,其他不管是去看楼房的,还是去凑热闹的,不少都是有钱人。如今饥肠辘辘的,这包子哪怕是我们价格翻一番,也是能够快速卖出去的。”
“翻一番?”武明诧异的看着自家伙计。
“啊?”
伙计以为是自己说错话了,“掌柜的,都怪我太担心,您做生意一向是讲究童叟无欺,为人最是公道,肯定是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将包子卖成天价的,我检讨,是我不好!”
“不是,我的意思是只翻一番怎么够?这一个包子,往常也就是一文钱两个,哪怕是翻了一番,也就是一文钱一个,你觉得这个时候,我们的包子就值一文钱一个吗?”
武明那种看傻瓜一样的眼神,让伙计心中很是难受。
不过,形势比人强,他也不敢说什么。
“一个银币一个,买一个送一个!”
“啊?”
伙计再次愣住了!
自己没有听错吧?
一个银币一个?
这也……
“掌柜,您实在是太英明了!归义坊售楼处里的那些人,个个都不差钱。我昨天还看到了好多豪华的四轮马车往归义坊售楼处而去,肯定有不少有钱人被困在那里了。哪怕是普通的看房者,身上肯定也都有一些钱财。这积水,肯定等不了多久就会开始消散,如果我们不趁着今天早上好好的挣一笔,估计就没有机会了。”
伙计不会是美心包子铺子的精英骨干。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一会把那个储水的大木桶腾出来,我们就要大锅铲当做船桨,把木桶当做是船只,你跟我一起去一趟归义坊售楼处。今天,不好好的从这些有钱人身上搜刮一点钱财下来,就白白浪费我们这么早就开始准备包子了。”
武明小的时候,曾经挨过饿。
他很清楚人在饥饿的时候,面对食物的诱惑,抵抗力几乎是零。
如果归义坊售楼处里头没有足够的食物,自己的包子卖一个银币一个,绝对不会卖不出去。
反正他也只有一笼包子而已。
“是啊,我们担惊受怕的,还要给他们准备包子,挣点钱也是应该的。不过,一个银币一个的话,会不会太贵了呀?”
伙计想到自己一个月的工钱都不到一个银币,结果现在一个包子就卖一个银币。
虽然是买一送一,但是也一样是天价啊。
感情自己一个月的付出,就值一个包子?
想想都好伤心啊。
“嫌贵?他们可以不买啊!反正包子就那么点,手快有,手慢无,爱买不买!”
武明说完之后,就去准备木桶之类的东西,准备去挣一波快钱。
与此同时,归义坊二楼,长孙冲看着刚刚到了一楼楼顶的积水,脸上的表情就跟死了亲爹一样。
就这个模样,哪怕是外面的雨立马停下来,今天上午他们都别想着能够离开这里。
可是,昨晚没有怎么吃东西,现在又没有吃的,已经有点浑身无力了。
担心是应该不用担心积水会继续往上增加了,生命安全得到了保障。
但是想到还要继续挨饿……
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苦啊!
“咕噜!”
“咕噜!”
长孙冲、杜荷、韦思仁的肚子,接二连三的响起了抗议声。
人靠饭,铁靠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他们几个,严格说来只是在昨天早上吃了一顿饱饭。
然后昨天中午吃了一些售楼处的点心和水果,晚上再吃了点水果,就再也没有其他吃的了。
哪怕是清水,到了晚上的时候也已经成为了奢侈品。
“韦兄,你说朝廷会不会派人来归义坊救我们?”
这个时候,长孙冲只能指望有人来救自己了。
“长安城中,被水淹的地方绝对不止归义坊。与其等朝廷的救援,还不如等我们各家的人过来救我们来的靠谱。”
韦思仁这话,倒是说得非常实在。
不管是长孙家还是韦家,亦或是杜家,知道他们昨晚没有回家,肯定都猜到了他们被困在了归义坊。
所以,一旦条件具备,就会派人过来救大家。
“要是有一艘小船就好了,我们就可以离开归义坊,到一个积水不严重的地方,等待积水消退!”
杜荷这话,在长孙冲看来,说了就跟没说一样,没有任何意义。
真要是有小船,他们早就用起来了。
“咦?杜兄,你要的小船,似乎过来了!”
没等长孙冲怼杜荷,韦思仁就透过窗户,看到不远处有人划着一艘小船在靠近售楼处。
嗯,严格说来,那也不是小船。
“真的有人过来!这附近的百姓,还真是古道热肠啊,这么深的积水,继续划着木桶过来救我们,回头我一定要亲自撰写一篇文章,发表在《长安晚报》上面,好好的赞美一下他们的崇高精神。”
杜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而这个时候,其他人也发现了外面的状况,纷纷往各处窗户靠拢。
“在这!我们在这!”
“快来救我们啊!”
“划快一点,马上就要到啦!”
众人纷纷激动的叫嚷着。
虽然来得只是一艘“小船”,但是对于被困在售楼处的人来说,这就是希望。
自己这些人,总算不再是被人遗忘的存在了。
“看来我们改造归义坊,还真是选对了地方,周边的百姓如此淳朴,让我感动万分啊。”
韦思仁忍不住摸了摸肚子,觉得饥饿感更加强烈了。
“有人来就好,不过可惜的是过来的只是一个木桶,哪怕是能够载人,也顶多再运走一个人而已,解决不了问题啊。”
长孙冲的话,像是一盆凉水泼在大家头上。
“长孙兄,没法载人没有关系,只要他帮忙带一些吃食过来就可以了。归义坊又不是什么孤岛,最多等到明天,积水肯定会下降到可以行走的地步。到时候就不用担心我们会出不去,或者没有其他人在救我们了。”
作为长孙冲曾经的小弟,杜荷如今已经不是那种没有主见,跟屁虫一样跟在长孙冲身后的人了。
“你们快看,好像木桶里的那人,还真是抱着一筐吃食呢!”
韦思仁的话,彻底的打断了长孙冲和杜荷的交谈,他们两人纷纷的趴在窗户上,将头探出窗外,想要看清楚木桶中的景象。
“真的是哦!包子,是包子!我都已经问到了它的香味。”
“好像是包子,太好了,这可真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一样,让人激动啊。”
哪怕是平时吃惯了山珍海味,此时此刻,长孙冲和杜荷觉得眼前的包子是最好吃的。
“我想起来了,通轨坊口就有一家叫做美心包子的铺子,似乎在附近还颇有名气。这两人也是从那个方向过来的,看来就是美心包子的人。”
随着武明跟伙计乘坐的木桶离归义坊售楼处越来越近,售楼处里忍不住响起了一阵喧嚣。
长孙冲他们,好歹昨天中午和晚上还吃了点东西。
有些人可是昨天中午到现在,只喝了几口水而已。
这个时候出现了食物,还是似乎很美味的包子,大家能不激动吗?
“大家不要挤,都不要挤!”
长孙冲站在窗户旁,突然感受到身后有人撞了过来。
很显然,不是只有他们想在窗户旁领取包子,其他饿疯了的客人,此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往前挤再说。
影君
有一口吃的,比什么都重要。
人饿疯了的时候,想法就是简单。
哪怕窗户旁边站的是平时高不可攀的国公之子,捏死自己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包子,我要包子,我愿意出钱!”
“我也愿意出钱!多少钱一个,我全要了!”
“十文钱,十文钱一个,我只要五个就行!”
长孙冲看着越来越疯狂的人群,脸上刷的就变得一片苍白。
这要是没有被雨水给淹死,却是被人给挤死了,那就搞笑了。
“哐当!”
长孙冲身边的护卫,猛地拔出佩刀,用刀背接连砍向旁边的几名顾客。
血煉魔天
这些顾客,放在平时,那是归义坊售楼处的贵客。
现在嘛……
哪里凉快,哪里去!
杜荷和韦思仁的护卫也有样学样,拔出了佩刀,将自家郎君守护在窗户旁边。
售楼处二楼,立马陷入了短暂的平静。
刚刚没有武器,大家的胆子都很大。
现在刀都拔出来了,谁也不想当出头鸟了。
“包子,新鲜出炉得包子,一个银币一个,买一送一呢!”
这个时候,武明响亮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只见他乘坐的木桶,就停留在窗户未几米处,然后开始叫卖了起来。
“一个硬币一个?”
长孙冲疑惑的看了看韦思仁,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长孙兄,别看我了,你没有听错。物以稀为贵,这个时候,哪怕是一个金币一个,也有人买。”
鬼物老公萌萌噠 兔子愛吃醋
韦思仁很无奈。
自己堂堂韦家子弟,居然也有今天。
这些商家,居然敢讹到自己头上来了。
偏偏他还没有什么办法。
至于事后报复这事,做起来自然很简单,但是掉身份啊。
“我要一个!店家,我要一个!”
武明的声音那么大,售楼处里面的人都听到了。
就在长孙冲等人还没有说话的时候,身后就有人表示愿意买了。
有这么一个“托”出现,武明的生意自然不用担心做不成了。
韦思仁感受到肚子的饥饿,也从怀中掏出一个金币,买了十个包子。
嗯,再送十个,倒是勉强刚好够他们几个以及护卫享用。
当然,也就勉强吃饱。
看那篮子里也就不到一百个包子,要是他都买下来了,估计售楼处里就要发生流血事故了。
很快的,武明的包子就变成了金币银币。
这个利润率,都不好意思用百分比来形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