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ojr65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逍遙小地主-第四百二十四章 公主之念分享-amt2i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
当浩浩荡荡的人来到平陵山余脉的这处工地的时候,所有人都被眼前的这番景象所震惊。
漫天大雪之下,这地方却热火朝天!
数万人同时劳作的场面这些人无疑从未曾见过,尤其是在这天寒地冻的时节,这些人非但没有叫苦叫累,反而脸上还带着发自内心的欢喜。
“这就是西山投资于此正在建设的产业?”三公主虞轻岚好奇的问道。
张文翰连忙回道:“正是,而今已经开工了十余日。”
“就是傅小官的那个西山?”
“正是。”
“……这么多人啊,这么寒冷还在干活,岂不是很苦呢?”
“这……”张文翰想了想,躬身回道:“殿下,这儿的百姓曾经比现在可苦多了。而今西山在此投资,撒下的可是真金白银,这些百姓们每日才有了收入,才看到了希望。所以殿下,他们从未曾觉得苦,反而担心的是这活儿结束了怎么办。”
生于上京锦衣玉食的三公主显然短时间里无法理解这句话,所以她随口又问了一句:“那这活儿结束了该怎么办呢?”
“回殿下,一来这建设的活儿一时半会结束不了,二来傅小官已经对明年的春耕作了安排,明年的口粮想来问题不会太大。三来,这些作坊建成之后,这些人是可以在里面做工赚钱的。”
虞轻岚忽然问道:“傅小官难不成来了这里?”
“额……不是,是他在遗书中所写。他在去武朝之前,就已经对这平陵和曲邑二县作了安排,只是那时候宫匪危害迟迟未能推行。”
“而今他当初所创建的神剑军已经将宫匪剿灭,所以这一计划才提上了日程。”
虞轻岚心里很是失望,她微微颔首,心想看来傅小官终究还是死了,那么淮谨所说的那个带领神剑的白玉莲,而今又在何处?
拓跋秋仔仔细细的看着那浩大的场面,眉间微蹙,心里却升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
原本荒国支持着宫身长让虞朝之北地不得安宁,为的就是荒国内部统一之后,荒人大军挥师南下!
燕山关以内有宫身长接应牵制,燕山关以外有荒国铁骑扣关,而虞朝北地之百姓已经对虞朝彻底的丧失了希望,他们也将成为荒国的一大助力。
謀妃傾城
按照当初的计划,荒国将在明年秋,发起对虞朝的攻击,但是现在……
宫身长却被傅小官在半年前创建的一支神剑军给灭了!
仅仅四千人!
如果说是因为宫身长本就是一土匪,手下皆是乌合之众,可荒国排去驰援的两万军队可是真正的精锐,却依然被神剑军给斩杀殆尽,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这件事本就已经令荒国朝廷震动,没料到傅小官居然在北地的民生上也早早的布了局——
小白與小黑 渺渺輕煙
綠茵自由人 黑羽盜一
他给了这些百姓对未来的希望!
若是这希望永存下去,荒国南下,这些人莫要说成为助力,到时候恐怕会成为一股极为强大的反抗力量,因为荒国要砸碎他们的希望。
龍脈獵人
这傅小官,简直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他就算死了,也给了荒国两记重创,几乎断了荒国南下的希望。
幸亏他死了,若这妖孽还活着,荒国莫要说南下,恐怕自保都会成问题。
拓跋秋还不知道神剑军已经进入了荒国,而今在偌大的草原上已经掀起了一股巨大的狂潮。
……
……
虞轻岚真的在平陵县呆了一天过了一夜,然而她却未能等到传说中的神剑特种部队,也没有等到那个叫白玉莲的将军。
門越來越小快穿 西西特
她在极度的失望中再次启程,心想,这或许就是我的命运。
她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傅小官和白玉莲已经去了忻城。
愛情未滿 十二夜夢
他要去见见北部边军大将军彭成武,因为接下来公主入荒国之事,极有可能导致荒人扣关,得让彭成武加强对燕山关的戒备。
總裁太霸道,女人別想逃
“所以你觉得这样真的好么?”白玉莲穿着一身崭新的白袍,而傅小官却穿着青衣棉袄,背上背的是白玉莲的那口长刀。
“彭成武又没见过我,我扮成你的跟班,这哪里就不好了?”
马车里,白玉莲很认真的看着傅小官,“这天下,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让你做跟班!”
对于傅小官这一系列的操作,白玉莲佩服得五体投地,自从去岁在西山与傅小官相识,傅小官就给了他许多的惊喜。
可哪怕去岁傅小官跑去接收了三万多难民,也没有这一次他在平陵和曲邑二县所作带给他的震撼更加强烈。
他这是救下来十余万人的命!
就凭着一己之力!
这些日子他奔行在田间地里,发出了一封又一封的指令,所有的一切,尽皆围绕着他的指令有序的展开,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产生了巨大的效果。
这小子……当真不是人啊!
“小白啊,你把我想得太高尚了。我是一个小地主,也是一个商人。现在给了那些百姓们一个希望,那是因为在明年,他们会给这里的作坊创造出巨大的利润。”
傅小官拍了拍白玉莲的肩膀,“别瞎想,呆会见到彭成武,直接将你要去荒国的计划说出来。另外就是公主仪仗到了忻城之后,三公主殿下就不能再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她那替身岂不是得死?”
“总是要有人去死的。”
“所以人生而并不平等?”
“……你希望虞朝的公主嫁给荒国的国君么?”
白玉莲想了想,摇了摇头。
諸天館長
“这不就得了,小白啊,天下哪有绝对的平等,许多时候都是需要我们去作出选择的,而人们的选择基本是趋于对自己有利的一面,这是人性,改不了的。”
白玉莲却忽然看向了傅小官,“那你为什么不选择当武朝的皇帝?按照你所说,那才是对你最有利的一面!”
傅小官摸了摸鼻子,晒然一笑,“因为我注定当不了昏君,可要当一个万世景仰的明君是很累的,他需要为天下人而活……”
“至于我,我其实只想为自己,为自己身边的人而活,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