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gs0om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混沌煉神錄 愛下-第七章 走光相伴-dooo1

混沌煉神錄
小說推薦混沌煉神錄
凌风气愤的朝苏宁烟大吼,转身面向凌旷跪下:
“恕子不孝,今日自作主张写下休书一封,但三年后,我一定亲自去一趟天雷国,我要让苏家后悔今天做的一切!”凌风含泪说出,凌旷感动不以,苏宁烟却愣在那里,我被休了?呵呵…
搞怪丫頭你好拽
“好,不愧是我的好儿子!相信苏管家也听到了,那就请回吧!凌某不送!”凌旷很是欣慰凌风这样做,虽然实力不如何,但男人要有血性,流血不流泪!
告别众人,不顾凌旷和林夕儿的阻拦,凌风一人独自再次踏上云峰。
盛世田園:王爺相公滾開 鳳鎏香
但没有了刚才的淡定,凌风隐忍了很久的心灵,在这一刻崩塌,双膝跪在地下,仰天长啸:“这样的苦,我不想在受第二次啊!”
泪水顺的脸颊流下,迷糊了眼睛,双拳紧握着,没有一丝松懈。
“顾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玉佩在此有了动静,那个玄老缓缓从玉佩中凝出。
凌风看着眼前的玄老,有些不知所措,一切一切的源头,都是源于他,可…
泪水渐渐干涸,眼睛有点干涩,整个人憔悴的样子,仿佛经历了多大风浪,瞬间老了好几岁。
风一吹而过,轻轻挑动了凌风心里最深处的那根弦,想母亲的手,将凌风看稍稍凌乱的头发抚正,让凌风躁动的心情平静下来。
随即凌风重新振作起来,眼中充满了斗志,稚气的脸畔,多了一丝沧桑,一双剑眉下,不经意释放出淡淡精光,让人不过小敛。
玄老见了凌风这模样都为之一振,可是长大了…
“小子,这样才对嘛!哭不能解决任何事情,面对任何事情决不能退缩,要勇于挑战,在一次次打压下成长,你将来一定会有更大的收获!”玄老很少以这种语气跟凌风对话,但这一次,他认真了!
“是,我不会被这么小的打击就退缩的。”哭并不能起什么作用,只会徒增烦恼,发泄之后该做的事情还要继续做。
不多说,凌风直接在地上盘膝坐下,运起功来,玄老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半晌,凌风任是没有半点进步,凌风坐不住了,起身,发现玄老依然站在那里,询问:“为什么我这几天勤于修炼,却没有半点长进?”
终于等到凌风这句话,玄老卖起官子了:“七极掌是近身武技,拼的是肉体的强度,你现在肉体太弱,自然不能修炼七极掌,只能停留在入门。”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凌风不满的抱怨,当初修炼时玄老并没有跟凌风提及,凌风也没有太多的追问,搞了半天原来是这样!
“你问我了吗?”玄老似笑非笑的对凌风说,恢复了原先玩世不恭的模样。
“你…”凌风被玄老气的语结。
凌风突然想到了什么,皮笑肉不笑的对玄老说:“既然是炼灵师,那是不是能给我炼一两瓶淬体液?”
早在凌旷给凌风一瓶淬体液的时候凌风就想出了这个点子。
“好啊!打主意都打在我身上来了!”玄老强忍着没有发作,还真是聪明啊,呵…
“既然你是炼灵师,那么炼一两瓶淬体液不是很难吧!”凌风在那里侃侃而谈,只不知某人的脸已经黑如墨了。
傳奇紈絝少爺(穿越之紈絝少爺)
“好,那我就帮你炼几瓶,但问题是你有材料吗?”不等凌风说话,玄老再说到:“血莲两朵,乌龙五两,天元果三枚,鲲鹏果三枚,一枚魔核…”
貼身防火墻
咔…
玄老听见凌风心碎的声音,但没有管,继续接着刚刚的说下去,“低级药鼎一个…”
“停!”凌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点要多少钱啊?”
“你是没钱,但林夕儿有,我告诉你,她的身份可不简单,你要想好了!”玄老说完紧接着说:“她可不缺钱!”
“她是什么身份?”凌风很疑惑,林夕儿从小就寄居在凌家,也从没有人说过林夕儿不简单,他倒是看出来了。
“好了,你要是想要炼药,材料就这些,你自己看!”不等凌风做出决定,玄老自己就终结这个话题,不想和凌风多说。
握着手中的淬体液,凌风想了良久,突然灵光一现,“如果说那一份的材料做两份,会怎么样?”凌风坏笑。
“那就是效果差一点,怎么,小子你又有什么坏主意?”玄老也是醉了,这小子哪来的这么多的坏主意?
“不多说了,我去选材了!”说完就丢下玄老,自己一人跑了。
只得玄老一人在那里沉思,“是什么呢?”
“喂!小子,等等我!”等玄老发觉时,凌风早已跑在十里以外,根本没有等玄老追上来的意思。
……
宮女
凌风回到家中,已是傍晚,凌家家家升起炊烟,只有凌风一家的灶台毫无动静,但这时凌风也管不上那么多了,直接跑到林夕儿的家中。
“夕儿…!!!”人未到,声已到,但凌风走进林夕儿的家中,声音嘎然而止。
“啊!!”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凌风回过神来,急忙转身。
林夕儿赶忙回到自己的卧室。
刚刚洗完澡的林夕儿想要擦身,却发现澡巾没有拿进来,推开门,林夕儿裸身走向卧室,途径客房时,门却突然被凌风推开,然后…
哇~~~春光乍泄!
“对,对不起!夕儿,我…”诶呀妈呀,凌风都紧张了。
“我…没,没事。”林夕儿没想到凌风会在那时开门,搞得两人处境尴尬。
凌风也没有在想林夕儿借钱的心思了,“那我先走了!”丢下这句话,凌风落荒而逃的走了。
林夕儿想挽留,动了动唇,却没有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