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yz2ym火熱都市言情 山下山上 線上看-章六-qktr8

山下山上
小說推薦山下山上
借着腾云驾雾,下山自然是变得十分轻松快捷。
由于一路上未曾感应到也罗暴戾的灵气,山神们选在离休闲客栈不远处着陆。
可不知怎的,左一穆心中却隐隐地觉得哪里不对劲,向四周望去既没有发现身后神仙们在议论什么,也没发现任何异象,这才又放下心去地与淇晓嘉在前带路。
然而就快到客栈时,左一穆却无法再往前行,而所有人也都被眼前所见吓到。
客栈门外有许多跟平日没什么两样的路人,只是他们全部都像是中了定身咒一般,纹丝不动地定在原地,摆出的动作恐怕也是他们被定住前的模样。
升遷之路 梁上君子
环目再往一方望去,一名挑担子的果农让所有人终于明白,眼前人们被施展的并非定身咒,而是山下的时间被定格在了某一瞬间,因为从担子里掉出来的桃子都还悬在空中,而在左一穆眼前那只苍蝇,翅膀恐怕都还未来得及挥下一拍,便被凝在上一刻。
而他们目光所及之处,也都是一片停滞,四周除了时不时呼啸而过的风声外,其余只是满地死寂。
“也罗恢复了?!”许仙一边压低声音问,一边开始轻手轻脚地装配起凭空变出的武器。
“多半是,也不过半月,他竟然已经能够使出止观术,看来那东西帮了他不小的忙。”此刻阿兰若应道,她似乎很熟悉也罗,还有他径自盗走的那件东西。
“看来我们来得还真是时候!”似乎成了习惯,阿兰若说一句,墨弦接一句,而后冷冷地笑出声来。
“黑压压,别笑!!”祭尘狠狠念道,“澄长老,我们现在怎么办,冲进去,杀?”
澄长老皱眉,而后沉吟,摸了把胡子,“也罗应该没有完全恢复,否则他不会止住时间,以争取在静止的时空内以最快速度恢复,如今周围还在静止状态中,我们胜算不见得有所减少。许将军,你可否先进去探探屋内情况,看看那被附身的凡人是否还在屋内?”
武器已经组装完毕,那是一把分量相当重的双头戟,青铜色的把手上附着繁复铭文,时不时反射出隐隐金色。
许仙拱手领命后便领先进了客栈,棹净也紧跟了进去。
“澄长老,让奴家也进去吧,万一也罗就在屋内,要是拿出那东西来对付两位上仙,我也好及时应付。”阿兰若也上前请命道。
澄长老再次皱眉,沉吟,点点头允了阿兰若。
于是阿兰若也跟进了客栈。
“澄长老,让墨弦也进去瞧瞧吧,上次出事没能看好阿兰若,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又出什么篓子。”这时墨弦紧跟了上来。
澄长老点头也应了他。
“澄长老,祭尘……”下一刻祭尘也上前来,谁知竟让澄长老的眉头几乎快挤出了沟壑。
澄长老终于不耐烦道:“罢了罢了,一起进去吧!!”
“我们也进去?”看见大家都进了客栈,左一穆充满不确定,他觉得此刻正是带淇晓嘉逃走的绝佳时机。
“当然!!”淇晓嘉没想到左一穆之所以变得如此冷静是因为要逃跑,可当初他们明明说好要救醒杨老板。
二话不说,淇晓嘉为左一穆做了决定,她依然坚信事情做了就一定得有了结,于是拖着左一穆进了客栈。
进了客栈,左一穆只感到心脏跳动的位置往上升了又升,他与淇晓嘉蹑手蹑脚地尾随着澄长老祖孙二人,生怕步伐大了,都有可能让敌人察觉。客栈内同样满是一动不动的人们,他甚至感到能够呼吸到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喉咙间的干燥让他下意识地猛咽口水。
他们穿过客厅,直接去到后院,却见包括最先进来的许仙迟迟杵在杨老板门外,身后几人亦是不见动静,只是拼命来回挤眉弄眼,不知是否在使用传说中的腹语术交流,总之,左一穆所能看到的只是众人眼神的来来往往。
木蘭無長兄 絞刑架下的祈禱
虽然很想参与他们,可惜他不会法术,只好看向旁边的淇晓嘉,想试着能不能和这青梅竹马发生丝毫心灵感应。
“晓嘉,听不听得到,淇晓嘉,回话!!”左一穆在内心拼命呐喊。
须臾,淇晓嘉诧异地瞪了他一眼。
“他们怎么半天都不进去,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虽然没能听到淇晓嘉暗地里回应,但他总觉得对方绝对是听到了。
穿書之男主一掰就彎
“他们在等屋内那凡人的气息彻底消失前杀进去。”
这不是同伴的声音,左一穆诧异,发觉刚刚听到的声音分明是墨弦,他朝那方看去,只见墨弦朝他微微点点头。
“左公子,墨弦谢谢你了,你若不出现,在下恐怕就真的没机会下山,”墨弦默默朝他说道,“墨弦要为之前惊吓到你道歉。待在下真能找到帮我摆脱脱胎换骨之痛的人,必定会回来报答你。”
左一穆心里窃喜,多的不必报答,到时教他一招半式,抵挡家里老头子的家法就够了。
“墨先生不像福薄之人,一定能够心想事成的。”左一穆想道。
且说众人候在门外恐怕已经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却久久未见半点动静,一向暴脾气的许仙磨磨牙,终于破声呼道:“也罗,你这妖人快些给老子滚出来,上次老子见你当不上神仙失意的份上让了你几招,今日便不再手下留情,快些出来!!”
无人料到堂堂大将军竟是这般沉不住气,澄长老失望摇头,其余人忽地脱离静默状态,在随着许仙颇有气势的狂吼将门砍飞后,一道同他冲将进房。
“魔头,纳命来!!”许仙挥舞着手中武器,几阵乱砍后,屋内安置的家具都被劈得粉碎。
“你们这是哪里来的疯子?!!”
站在最外面的左一穆本想离战斗越远越好,不知怎么听见了一名女子破口大骂,那不是李安安吗?!!
“你,你,还有你们,光天化日之下私闯民宅,说,是不是龙泉镇那糟老头又雇你们来抢我回去的?!!”
左一穆勉强从几人间隙中挤上前,眼前的的确确是老板娘李安安,没想到她不但没有中也罗的法术,此时还生龙活虎地骂着杀进来的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姐姐,杨老板呢?”左一穆狐疑地望望被许仙砍得稀八烂的家具,又看回李安安,眼前之人确实是他所认识的老板娘,只是她看起来似乎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而且身上居然毫发无伤。
“他?他老早就醒啦,估计现在跑去买菜了,他说今日难得清闲,让客栈休息一日,他都不让我出屋,叫我好好在这里休息呢。”谈到夫君时,李安安脸颊泛出淡淡桃花。
“也罗走了?!”许仙回头,和所有人面面相觑,又开始频繁暗地交流。
“不对!他没走!!”半晌,阿兰若大声叫出来,指向正和左一穆交谈的李安安,“也罗就在她身上!!”
揭穿后,阿兰若抽身便朝李安安杀去,而李安安竟然躲过了阿兰若招招攻击,一把便嵌住左一穆喉咙,方才的人面桃花即刻化为青面血口,倏地张口狂笑,四周的空气倏然变得浑浊万分。
风声四起,众人此刻丝毫不敢轻举妄动。
“阿兰若,果真还是你最了解我。”劫住左一穆的“老板娘”轻薄地笑着,笑得令众人厌恶无比。
“也罗,你快放了他,还有放了其他那些中了你法术的凡人。”阿兰若说。
“放了他们?放了他们你就会告诉我怎么用这东西?”
附在老板娘身上的也罗此刻总算露出了真正的声音,他另一只手上突然多出一样与手掌一般大小,白花花的貌似豌豆一样的东西,全体通透仿佛水晶。
见到那东西,异界来客们都不禁后退几步。
“我不可能让你拿着我们的孩子开玩笑。”阿兰若平淡地继续说,倒让其他人都震惊不已,包括也罗。
“……你们只知道饵块兰为我所守护,却不知道我本与饵块兰融为一体。你们知道饵块兰千年结晶为难得神物,却不知要这神物出现必须有阳刚经血在我体内淬炼。半月前我任你带着它离开,是因为不忍看你六百多年的道行毁于一旦,若在牛眠山无法成仙,大可离开去别的地方修炼。不想你竟然这般顽固,利用结界将牛眠山封住,附身于凡人身上,如今更是逆天而行地利用止观术凝住时间流转,究竟为的是什么?难道你就这么想要成仙,如此记恨那些山神,想要利用它将牛眠山一网打尽?”
所有人都在等也罗的回话,连对阿兰若颇有成见的墨弦都收回对她的轻视态度,无声地站在后方,关注着也罗的一举一动。
然而也罗却并未因阿兰若主动交心而为之感染,掐住左一穆的手毫无松开之意,只见他的笑仍旧刺耳,属于老板娘的身子渐渐被一男子所取代,灰白的长发被狂风肆意拨弄,只是纷乱长发下的脸庞还很年轻。
“你这傻婆娘,也不过几次欢好,竟然就说有了我二人的骨肉,真不要脸,别以为你这么一说我就会放弃!快点,说还是不说,不说我就像对待其他人一样把他给整死!!”
左一穆只感到也罗的手劲越来越大,喘息愈发困难,他本能地挣扎着,却在听到也罗对阿兰若的冷嘲热讽,止不住地恼火起来:“喂……老妖怪……你竟敢杀害杨老板他们……你占了别人的身子还骂……还骂别人不要脸,你……才更不要脸!”
“你娘的!” 定是被左一穆的话激怒,也罗跟着骂开来,而在这刻,许仙似是看准时机,趁其不备挥戟朝也罗劈去,谁料也罗警惕性甚高,揪着左一穆腾空而起,不但没让许仙得逞,反身过去重重一踢便将那将军狠狠地踢倒在旁。
“上!!”战局已开,便顾不得双方矜持,澄长老顺势下令,身后几人便都攻了上去。
虽然持有人质,也罗行动依然自如,俨然不似身上有伤,他灵活地穿梭对付在众人夹击中,见招拆招,甚至挡掉了从中伸出想要将左一穆带走的手。
避在相对安全的一隅,淇晓嘉此时更为担心的便是被揪来扯去的左一穆,他的脖子虽然不再被掐着,可是在众人攻击中要是一个不小心就很可能成为挡箭牌。她在旁目不转睛地观望着,却发现什么东西隐约烁着光地从也罗衣襟处露了出来,随后被棹净一掌震过去后,那闪烁着的东西迅速掉落。
是刚才也罗拿出来过的神物!!
许是几人打得难舍难分,无一人察觉那东西已经掉在地上,淇晓嘉灵机一动,猫着腰凑过去很快把它拾回来,淇晓嘉不大明白地打量了那东西一番,把它捧在手里的感觉冰凉冰凉地,怎么会是阿兰若的孩子呢,不过它不也来自牛眠山,所以再奇怪必定也是真的。
“阿兰若姑娘,你孩子在我手上啦!!”未经内心挣扎,淇晓嘉大喊。
这时所有人都扭头看向她,不过让淇晓嘉最害怕的自然是也罗那双杀气腾腾的眼睛,他跟着其余人一并朝自己涌来,可惜地理位置属他最弱,为了延缓前方众人速度,也罗运足力量一掌打在左一穆背上,好让他能够重重砸向几人。
吃了也罗一掌,左一穆只觉心脉恐怕都被震碎,他本能地呼出疼痛,顺着冲击力往前冲,前方的人有的回了头,有的继续向前,随后只感觉眼前渐渐红了一片,以为下一刻便会摔到地上,却被一人稳稳接住。
见到丢人质这招用处不大,也罗想要使用法术赶超最前,这时竟被棹净双手打散运功。
“也罗,我劝你此刻离开,加上上次我打的那一掌,你这次恐怕已经无力再接我另一掌!”棹净轻声劝道,没有其他干涉,她的攻势比刚强快了许多,翻飞的衣袂好似森然千刀密密麻麻地朝他削去。
“你应该是站在我这边的!”也罗龇牙咧嘴,与对方一对一,不敢丝毫分心。
“你为何要带走那东西?”不理会也罗的话,棹净继续加快攻势,在外人看来只能模糊见到她白色的袖子唰唰挥舞。
“因为我已经受不了了!!”也罗吃力接招,无力隐瞒地咆哮出来,已是目眦尽裂。
棹净见到也罗捉摸不定的脆弱,趁机揪住那最无力的瞬间,一掌烙在了也罗的印堂上,口中开始振振有词地念起咒语。
咒语好似连环炮般从棹净脱口窜出,只见也罗身上登时炸出道道白光,也让他吼出了震耳欲聋的疼痛。就像困兽最后的挣扎,他右臂奋力一挥,拖着银灰色的弧线击打在棹净身上。顷刻间,棹净白色的长袍乌去半边,四周浑浊的空气彻底凝滞,众人眼前所见,像是一张被从中间揪起的画布,扭曲地收进击到棹净的也罗掌下,随后眼前只剩一片漆黑。
当众人再次意识到眼前之景回归于正常时,也罗已是重重跌落在地,而棹净虽然缓降下来,那乌去半边的白袍竟开始支离破碎,只是碎去的不只是衣裳,还有血肉。
这时阿兰若也从淇晓嘉手中拿回东西,众人纷纷落回地面。
左一穆吃力地从接住他的人怀中坐起,才发觉竟是墨弦,他绝色俊美的面庞上被震开了道道血淋淋的伤痕,紫色的鲜血止不住地往外涌着。
也罗匍匐在地不住翻滚,他环抱住自己仍然在发光的身躯,面部扭曲得让人不禁皱眉,而棹净蹒跚几步也跟着倒在了也罗旁边,平静地瞧着努力挣扎狂笑出声的男子。
快士傳
众人不解,而棹净却依稀看出其中原故。
“哈哈哈……哈哈……呃,都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被蒙在鼓里,”也罗很吃力地撑身靠到被破坏得裂出一大个缝的墙边,眼中的杀气正在逐渐死去,“六百年……六百年前我拥有了渴望的法力,成为了不死之躯,但你们谁都不愿意承认我……斓谷那老女人,跟我许下什么六百年之约,说什么总有一日会将我的名字录入仙人册。她让我杀谁我就杀谁,这六百年里替她做的还不够吗?可她说,要成仙之前,必须为她盗得饵块兰千年之晶,好满足她更大的野心……可惜盲目了六百年,我现在……只想靠它让我变回凡人……”
也罗自顾自地说着,身上发出的光逐渐暗淡下来,他粗喘着气看向阿兰若,“你……也不过是想借我将它造出来,不是么?”
阿兰若冷冷睇着颓然与幸灾乐祸于一脸的也罗,轻轻点了点头。
無限之主角必須死
“我成全了你,你却不肯成全我,为什么?”也罗继续问。
阿兰若重重叹息道:“漫漫岁月里我已经厌倦一个人了。”
此刻赶来搀起棹净的尘墟陵陵主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呵呵,你我各取所需,本是好事,怎料竟会闹得整个山都参加进来……你们这就动手杀了我吧,我身上的灵气已快散尽,我又恢复了血肉之躯了啊……”
许仙手持双头戟,一头送到了也罗颈边,“你凭什么说斓谷会长利用你?说,还有什么没交代清楚的?!”
也罗怔怔一想,嘴角上的笑若有若无,毫不理会许仙强势质问。而后看向棹净,“六百年前谢谢你了,此时你赋予给我的东西,也罗完璧归赵。”
也罗说的话让全部人都私下估量,这一刻后更是看向棹净,只见她静静地与也罗对视,从也罗体内发出的光凝聚在空中,结成了一团团,陆陆续续地融进了棹净体内。
瞬时,每个人心里都有太多的疑问,本想开口问,却只见许仙猛挥武器,毫不留情地将也罗的头割下,血浆飞溅,全部洒到棹净身上,盖满了她余下的半边身子。
“一筐废话!”许仙小声咒骂着,却见到四周的人都在用非常气愤的眼神瞪着他。
“看什么?这妖人竟敢污蔑斓谷会长!”揪起落地人头,许仙说得理直气壮。
无人回应,又忙低头去看身子残缺不堪的棹净,搀着她的祭尘正想替她疗伤,棹净却制止了她。缓缓地闭上双眼片刻,再次睁开,棹净看向还坐在地上的左一穆,仔细打量着,脸上漾起与伤痛毫无干系的表情,像是在看一件难得的珍宝般,充满惊喜。
此时对上棹净的双眼,左一穆只觉得脑袋像是被谁从后面紧紧抓着,与家人的吵闹,与伙伴的嬉戏,离家出走后的经历,进了牛眠山见到的所有人,正以片断的形式在左一穆恍惚的脑海中迅速闪过。又一霎那,他见到一群身着白衣的人,围着自己,口中念着咒语,手持金色神仗指向自己,上面的宝石泛出的白光璀璨无比,却让他全身犹如被灼烧到一样疼痛,但他叫不出来……
随后见到的是棹净从那群白衣人身后走出来,慢慢靠近左一穆。那些白衣人依旧站在原地,似乎并没见到她。
“六百年,几经周转,你总算出现了,”棹净伸出未被毁坏的右手,轻轻地抬到左一穆眼前。
再次凝视曾经让自己安定下来的双眸,左一穆才惊觉,这女子正是儿时梦里的青衣仙子,可还未等他去熟悉这张脸时,棹净的面庞却开始变幻,素净的脸上逐渐增添不少英气,须臾,一张男子的颜面便呈现在他面前。
左一穆想要开口,喉咙里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只能继续承受着身上滚烫的痛苦,愣愣地瞧着棹净的转变。
“开山圣魂,不可缺一,如今我这幅身子已经损坏,你当继承我所有力量,让这一分为三的灵魂重新归于一处,”棹净的声音逐渐变得空幽,“平衡山内黑白……”
说完最后一句话,数道刺眼光芒从棹净七窍迸射出,残破的身躯随着光芒的放射慢慢干瘪下去,一幅空了的皮囊随即瘫软在地,方才的光芒簇成团地涌入左一穆额头,夺目的光让他不得不闭上眼,他能明确地感受到光团进入时的冲击力,虽然不痛不痒,但每一次的冲击都能让全身难以忍受的灼烧感减退几分,最终彻底消失。
这时再睁开眼,左一穆确定自己又回归到现实之中,那些对他念咒的白衣人都不在,看到的是在刚才打斗中受损的房屋,淇晓嘉在一旁关切的注视,墙角那边头已经被砍下来的也罗,牛眠山的仙人们,还有曾经属于棹净软塌塌的身体。
只是他有些不明白,刚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究竟说明了什么。眼前神仙们看着他的神情,既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却又让他再次回想刚刚棹净对他所说的一切。
弯腰撩起棹净的皮囊,祭尘不但没有伤心的意思,相反突然变得兴奋无比,她甚至激动得手舞足蹈,亢奋写满脸上,扯着亦是看的目瞪口呆的澄长老大叫着,从未有过表情的脸此刻几乎快被激动扭曲。
“是他,哈哈哈哈,原来是这个小娃娃!!”她指着左一穆,对在场所有人说着。
“封印解除,三魂归一?”同样看着左一穆,澄长老愣愣地呢喃出几个字。
“什么封印解除,什么三魂归一?!”先是祭尘,而又是澄长老,看到两人如此,许仙不由得惊愕地尖声问道。
夜夜貪歡:悶騷王爺太妖孽
“封印……”墨弦同阿兰若面面相觑。
“封印解除了,三魂归一,开山圣醒过来了?!!”循着所有人脸上看了一遍,菂栋满脸仰慕地看向左一穆,原来他听到的传言都是真的!
六百年前开山圣被斓谷夫人封印在女子体内前,开山圣将自己的三魂分别留在了棹净,也罗体内,第三道魂则带着七魄分化作生命投入人世间,只要三魂能够再次聚集在同一个身体中,开山圣便能破除封印,再次出现。原来都是真的!!
所有人恍然大悟,只剩下淇晓嘉不明就里地端详着怔怔发呆的左一穆,她想要问个明白,在棹净身体彻底崩塌前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之蜜糖,她之砒霜 蒙娜莎莎
眼看左一穆仍在怔怔发呆,淇晓嘉想要摇摇他,却在这时,他起眼来,一道光顺着他的脖颈窜到印堂,嘴角微翘,他看向淇晓嘉。
“我成神仙了。”左一穆说道,咧着嘴仰头看向在场所有的人。
冷清的沐云霄殿内那尊灰冷的石像,年代久远得似乎从牛眠山一出现它就守站在此,无论脚下的暗门凿得再深,它都无动于衷地屹立在殿内。眼下四处无人,斓谷夫人小心翼翼地打开暗门,绕进石像内。
睇着这支藏匿在石像深处的金色法仗,斓谷夫人想要伸手替它抹去肉眼瞧不见的尘埃,只是里面蠢蠢欲动的力量让她又缩回了手。他们便是用这支法仗封印了开山圣,阻止了他的妇人之仁,彻底镇压了山内妖界。
六百年来强大而不稳定的封印力量一直被禁锢其中,只是近日,这股力量愈发的不稳定,斓谷夫人不知道这是否说明封印效果正在逐渐减弱,本打算利用饵块兰千年之晶加强封印,可竟被也罗私自带出山。
如今她能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先确认封印依然未被解开。
殊不知就在她指腹触碰到宝石之时,宝石耀出了她最不愿意见到的妖异红光。
六百年前的今日斓谷夫人同丝毫容不下妖界的诸神封印了开山圣,同样是六百年后的今日,封印却被解开。
斓谷夫人倒抽一口凉气,拿着法仗冲出了石像。
=================================================================================================
传说中的整容搞完了,把它挪上来。在这里感谢给俺提出专业意见,帮俺改文的某位好心敬业的小编兄,敬个礼~~也抱歉因为改来改去,让各位都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