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01znn优美都市言情 始元記 ptt-第四十五章 被人跟蹤相伴-nizes

始元記
小說推薦始元記
易风和萧雨回到客栈之时,众人都已经回来了,苍雷四人在房间内打坐休息,凌仙儿三人则在房间内摆弄在街市买来的饰品物件。易风二人并没有将在珍宝阁发生的事告诉几人,向众人打了招呼之后就进入自己的房间。
“大师兄,你都买了什么好东西啊,快拿出来让师弟开开眼界。”刚进屋易风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萧雨微笑着点了点头,伸手在储物戒指上一划,手中多出诸多物品,一一摆放在房间的木案之上。
易风定睛一看,只见一个长方形古色古香的木匣之内,数十枚拇指大小的丹药安静的躺在其中,其上散发出阵阵的丹香,沁人心脾。另外还有三个半尺来长的卷轴。
“这些丹药名为养元丹,四维中品丹药,能快速的补充体内元气,还有一定的疗伤功效。”萧雨指着木匣内的丹药向易风解释道。
“哦,那这些卷轴有什么用?”易风拿起一个卷轴仔细打量着,这些卷轴材质并不是纸张,像是一种动物的皮毛。坚韧无比,而且入手极轻,几乎感觉不到重量,易风将其轻轻展开,只见其上勾画着复杂的纹路,这些纹路呈朱丹之色,散发着微弱的元气。
萧雨看着易风疑惑的模样,微笑着说道:“这些是灵阵卷轴,材质并非纸张,而是由四维初期元兽飞天鼠的皮毛制成。那些修为高深的阵师将阵法勾画其上,储存起来用以对敌,而且可以销售换取元币。只要你将元气注入卷轴之上,就可激发其内阵法,十分方便,对敌之时若是一道阵法扔出,定会扰乱敌人,关键之时可以保命。”
易风看着手中这小小的卷轴惊奇不已,他知道阵师施放阵法需要一些时间,对敌之时那可是很吃亏的,而有了这种阵法卷轴,那阵师的实力可就有了巨大提升啊,设想一下,若是和一个阵师交手,人家铺天盖地成百上千个阵法卷轴扔过来,不被当场砸死,也会被破阵累死。
“那阵师要是揣上几万个卷轴,谁能能与之向抗,岂不是可以称霸大陆?”易风震惊的向萧雨问道。
听到易风此言,萧雨微微一愣,忍不住笑道:“哈哈哈,师弟真是幽默。”
“难道不是吗?”易风莫名其妙的问道。
萧雨止住笑声,对易风正经的说道:“若是真有人揣上几万个阵法卷轴,不说这些卷轴等级多高,就算全是王级下品,并且此人可以将其全部激发,那在这光明大陆之上单打独斗,没有人可以与之相抗。”
“但是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
無盡追緝
醫妃逆襲:紈絝殘王很邪魅 北溪淺笑
“为什么?”易风诧异的问道。
“这阵法只有在飞天鼠之皮上才能勾画保存,这飞天鼠等级虽然不高,但是速度极快灵活无比,很难捉到,并且数量不是太多。几万只飞天鼠你要捉到是么时候?而且最为关键之处是你需将元气运转到卷轴之内方可激发成功,几万道卷轴需要多少元气?还有,这阵法卷轴虽说好用,但却是消耗之物,激发之后其内阵法会爆破而出,这卷轴也就毁了,是用一个少一个。几万道卷轴用完之后你还能称霸大陆吗?”
極炎仙尊
几个问题问的易风哑口无言,尴尬的挠了挠头。
萧雨严肃的说道:“所以,只有自身修为高深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外物只能是辅助,师弟切不可生出依赖之心啊。”
易风赶忙称是。
“但是这阵师确实是很了不起的,那些修为达到皇级、圣级的阵师,布置而出的阵法威力无穷,有移山倒海,毁天灭地之能。而且他们多有储存的阵法卷轴,同级别之内,很少有人愿意得罪他们。你如今是四维中期,要是和一名君级中期的阵师交手,不用太多,十几个君级中品的卷轴向你扔来,你如何能够应付?想想都是可怕啊。”萧雨感叹道。
“那这阵师岂不是同级别无敌?”易风震惊的问道。
“单对单交手,可以这么说,除非你出其不意,在他还没有激发阵法之前将其快速击杀。”
易风砸了砸嘴巴,心中震惊无比,这阵师真是好职业啊。不知道怎么修炼。
萧雨像是看出了易风所想,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说:“虽说阵师厉害,但是修炼要求极为苛刻,想要成为其内佼佼者更是不易,需要很高的悟性天赋,所以阵师比修行元气之人要少很多,正是因此阵师是十分吃香的,每个帮派都会极力的拉拢。当年我们封仙谷有一位大长老,他是王级阵师,那是连师尊都不是他的对手,很是了得。只是后来脱离了封仙谷,投入其他门派了。”
回想到封仙谷先前的辉煌和如今的落寞,两人又是一阵感慨。
“好了,不说这些了,明日一早我们就要起身前往迷幻森林了,快点休息吧。”萧雨说道。
易风躺在床铺之上,闭目良久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本身对灵阵法诀很是感兴趣,此时心中一直思索着阵师的事。
“这阵师确实厉害,师尊曾说逍遥身法练成之后可以再去藏术斋选取一元术,回谷之后我定要选择一套阵法修炼,看看我天赋如何。”
就在易风众人在客栈休息之时,封仙城的天龙拍卖场内的一处密室之内,两名老者毕恭毕敬的立于正中,在他们面前有一木案,木案之后的椅子上端坐这一位女子,她背对着两人,手中把玩着一个小巧玲珑的玉盘。
“大小姐,家主问您是否找到了柳家所藏之物。”一位老者向前一步躬身行礼,尊敬的问道。
“柳景云这个老狐狸把东西藏得很深,我已经和他那个不争气的三儿子柳木相交了不短的时间,初步断定,东西应该就藏在珍宝阁五楼,只是柳景云很小心,连他儿子女儿都不准入内,而且五楼入口之处有一结界,等级不低,虽然可以强行破之,但是若珍宝不在其中,难免打草惊蛇。再给我一点时间,待我确定所在之后,再动手取宝。”女子慢慢的转过身来说道,正是那李依依。
若是柳景云看到这一幕,定会惊讶万分,因为同为天龙拍卖场的执事劈山老人,此时正恭敬地站在李依依对面,低头垂目神色恭敬,所以这李依依在天龙拍卖场的身份一定很高,绝对不是一个分场执事。
那位老者听闻李依依所言,眉头微微一皱,恭敬地说道:“家主说评选之期降至,还望大小姐告知一个时日。”
“你回去告诉父亲,半年之内我一定会找到那件珍宝,不会耽搁评选之事。下去吧。”李依依淡淡的说道。
老者施了一礼,躬身退下。
待老者出去之后,李依依将索宝盘收如腰间香囊,思索片刻对劈山老人说道:“执事,昨日我在珍宝阁遇见一名封仙谷的少年,名为易风。索宝盘居然传出感应,我想此子身上应该也有一件奇珍异宝。我已经派人跟踪与他,待到他们出城之日,你亲自带人前去,务必将他身上所有物品取回。”
劈山老人思索一阵答道:“这封仙谷虽说落寞,但是那天命道人在这光明大陆也是一方强者,而且他和光明国主关系匪浅,为了一件珍宝得罪于他是否值得?”
“你有所不知,我这索宝盘对寻常珍宝不会发生反应,既然对那易风身上之物有所感应,那此物必然不同寻常,必有惊人之处。而且,我们出手夺宝他们也不一定知道是我们天龙拍卖场所为,反而会怀疑到柳景云,到时我们坐山观虎斗,这水越是混对我们越是有利。”李依依微笑着分析道。
“而且就算是天命道人知道是我们所为,在没有绝对的证据之前,他想动我们天龙拍卖场也要思量思量,那烈鹰帮可就是一个例子。好了,此事后果我一人承担,你只要听从我的吩咐即可。”
劈山老人微微点头说道:“老奴定当尽力,这就下去准备一番。”
馮家庶女亂後宮 奴家水桶妖
李依依挥挥手准其退下,就在劈山老人将要走出门之时,李依依忽然说道:“只要夺宝便可,不到万不得以莫要伤其性命。”
校園重生之紈絝古藥醫
劈山老人微微一愣,点头称是,退了下去。
……
第二日清晨,易风众人收拾妥当准备离开封仙城前往迷幻森林。
廢墟
萧雨等人并没有见到那位神秘的少年,于是将住宿费用主动的留在了房间木案之上,轻轻掩上房门,将钥匙系于门把之上,向城外走去。
出了封仙城再向东南百里有一顺昌马场,几人准备前去购买几匹角马,角马和平常的马匹外观基本一致,只是额头正中生有一只独角,体力充沛速度极快,在始元大陆多作为代步之用。毕竟迷幻森林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若是单靠脚下奔波,浪费时间不说,到达迷幻森林之后众人也定是疲惫不堪。
几人一边说笑聊天,一边向顺昌马场赶去。
“大师兄,这迷幻森林还有多远?”易风向萧雨问道。
“到了马场买几匹角马,以骑马的速度,七日即可到达森林外围。”
正在二人交谈之时,浑天懒洋洋的声音在易风脑海之中响起。
重生之子承父液
“小子,我们好像被人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