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4qag4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公子浮生 起點-妖宮.後傳鑒賞-x59b0

公子浮生
小說推薦公子浮生
那一夜,大雨哗哗地落下,屋外狂风大作。
屋内四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三人一妖,各怀心事。
“公子,外面还下着大雨,莫小少爷只身一人跑了出去,你不怕他有危险吗?”一身绿色罗衣的阿翘站在窗前,有些不安地提醒道。
“便当是给他个教训,也让他明白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那儒雅俊秀的白衣公子冷淡地说着,心中又何尝不担心。
血色戀情 秋楓子葉
“可莫香少爷也没有说错啊,少主人已经死了,如今留着这琴已是无用,更何况那弦断了两根,已无法再弹。”阿翘居然也较起了真。
那白衣公子低下头,沉默良久,许是同意了她的话,将两个随从唤到了身边,“小年小蛮,你们去寻少爷回来,莫说是我授意的,只当是你们自己的意思。可明白?”
“小年明白。”他牵过身边小蛮的手,二话不说便打了伞冲出屋子。
而此时他们口中的莫香小少爷,正因无处避雨而苦恼不已,在梅林里东躲西躲,竟是将衣裳淋得湿透。早知道就不赌气跑出来了,可是心中又咽不下那口气,恁的兰临笑对过去念念不忘,整日里抱着那张琴惆怅不已,他不过是好心替他把那张琴烧了。
只想你幸福
暖婚溺愛:男神請入局
他居然就赶他出来?!
“死兰临笑,今日你若不来找我,本少爷就再也不理你了!”莫香忿忿不平地咒骂着,本来还想骂上几句,只是被雨淋得实在难受,就没了那个兴致。
身后传来隐隐约约的哭泣声,哭声凄厉而悲惨,莫香的后背一凉,还未转过身去,眼角余光已瞥到了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他打了个冷颤,腿就像被定住似的,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红衣女子,那身上穿着的明显就是嫁衣,面容惨白,额上贴着红得渗人的梅花钿,或许该称为梅花妆。
“姑娘,这半夜三更的,又下着雨,你还是回家去吧。若你爹娘着急寻你怎么办?”莫香的声音越来越颤,到最后,竟像是被冻得说不出话来一样。
诡异的是,那女子的一头长发并没有被雨水淋湿,反而凌乱地飘舞起来。
“小女寻不到路了,不若公子带我回去可好?”
那如泣如诉的声音让人听了有些毛骨悚然,莫香突然低下头,皱了皱眉。
那女子见莫香不回话,又上前靠近了些,竟是想撞到他怀里。
在那女子脸色变得狰狞至极,尖利的黑色指甲向他后颈探去时,莫香忽然抬起了头,眸中已是清冷得不见半分恐惧,墨发竟在身后猎猎飘动着。
他的周身出现了一个强大的结界,就这般将滂沱大雨隔在了结界外。
莫香的脸上却挂着淡然之色,好似完全变了个人。
“妖孽,你不在地府好生待着,竟敢伤人性命,我今日定要收了你。”莫香抬起右掌,袖中滑出两道符咒,只见他快速地念着什么咒语,另一手将符咒拍向那个红衣女子。
“如律令,疾——”
女子躲闪不及,那两张符咒已化作了缚妖绳捆住了她,并且越收越紧。
“你!你竟是……竟是……伏妖者!可恶!”那女子动弹不得,却还拼命地挣扎,她心里清楚,倘若此时不挣扎,便会落得形神俱灭的下场。
只是,莫香没有给她逃跑的机会,只见他又从袖中掏出一张符咒,咬破了自己的指尖,滴上血,便朝着那女子拍去。
“啊啊啊!”凄厉地一声惨叫,那女子已消失在白色烟雾中。
三國之帝皇戰
封神之雷震子 遊魂使者
莫香轻叹一声,仰头望月,嘴里忽然吐出几个字,“生当复来归……”
眼前一黑,便倒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翌日,莫府的家丁在梅林寻到了他,将他带回莫府后竟一夜高烧不退,寻了几个大夫都束手无策。
抗戰之超級兵鋒 長風
莫老爷莫夫人心急如焚,虽说这小儿子不是自个生的,可到底也抚养了十七年,当夜便跪在佛堂前求佛祖保佑。
巨星的彪悍媳婦
兰临笑带着勉遥来莫府表明了身份后,莫家上下无不欢喜雀跃,对两人更是奉为上宾,都道这千措谷的神医在此,想必小少爷是有救了。
勉遥把过脉后,神情很是闲适,“想必是被什么脏东西碰了,过两日便没事了。”
“脏东西?”兰临笑知他拜入千措谷神医门下后便学了不少本事,他口中的脏东西,定是些他看不见的东西。
“也不知这小公子是不是命犯桃花,缠着他的竟是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不过,令我费解的是,他身上却有一股灵气护着他,妖孽自是近不了他的身。”
“这于他,是好是坏?”兰临笑喃喃地问出了声。
“你若着实紧张他,便日日跟在他身边护他周全,岂不两全其美?”勉遥轻笑一声,转身向屋外走去。
傻丫頭的華麗蛻變 隨心
兰临笑摇了摇头,何谓两全其美?他不过与这个既任性脾气又坏的少年见过几次,之后这孩子便日日跑来寻他,昨夜更是毫不顾忌地焚了他的琴,他现在是气恼有之,无可奈何亦有之。
躺在床上的莫香忽然睁开了双眼,目光淡然,却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凤兮,凤兮……归故里。”
“醒了?你刚才说什么?”兰临笑见莫香醒了便扶他坐起,却有些疑惑地望着他,似乎有哪里不对。
莫香并不像往日那般抓着他东拉西扯,而是神色漠然地望着窗外,“我不是莫香。”
那声音里透出来的冷意让人心颤,此时的他就像是生长在阴寒之地的雪莲,绝世而独立,无法让人靠近。
“你不是莫香?那你是谁?!”兰临笑瞪大了眸子,眼中亦有一股冷意迸发,“你快离开莫香的身体,否则,我定找人收了你!”
“莫香”扫了他一眼,从容不迫地道,“我无形无体,这世间没人能收我,我亦不是什么鬼魂,或许,只能算是半个灵魂。但是,我不会伤害莫香。”
“那你留在他身体里做什么?”
總裁請不要
“莫香”从榻上起身,走到了窗前,眼中竟染上几丝哀愁,“赴一个人的约。我想,他应该还未转世。”
“我管你是妖是鬼,还是要赴什么约,总之,我不容许你待在莫香的身体里。”兰临笑反驳得不留一点余地。
“你喜欢他?”莫香的声音依旧不冷不热。
兰临笑恨恨地咬牙,“你别扯开话题,我怎么会喜欢他。”
“其实……这具身体的主人早就死了,而你所见的莫香也不是真的莫香,只是一个失去记忆的魂魄。”莫香继续解释道。
什么真的假的?兰临笑只觉一个头两个大,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莫香又是谁?”
莫香皱了皱眉,沉默半晌,启唇道,“我见了他,便将莫香还给你。”
“那你见着他了么?”兰临笑此时却已没了最初的敌意,反而担忧起他来。
“我寻了他三世无果,每世在我来之前,他的魂魄便先行去了地府。”
“这一次,却不知他何时转世。”
“其实,也不过是流年浮生啊。”
莫香的唇角,微微扯了起来。
【终】
(Ps:猜猜莫香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