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wjf90精华言情小說 詩劍春秋 愛下-第九章 浴血的戰神推薦-v39j4

詩劍春秋
小說推薦詩劍春秋
一具魔尸、双方对持,白虎战局内,本该攻伐东方战局的魔净,本该留守法阵总坛的轩辕天武,此刻尽皆出现在此。稍得喘息之机的虓王难解心中疑惑。
虓(心):方才无暇思索,现在想来……
虓王:“天武,魔净出现在此,东方战况如何?”
轩辕天武:“东方……东方幻魔、炎魔偷袭,宋襄、吴钩战死了。”
虓王:“什么,那青龙阵坛如何。”
轩辕天武:“阵坛暂时无碍,二哥启阵召唤青龙阵灵,挡住了攻势,现在秦穆他们配合青龙抵挡幻魔,炎老魔好像去了朱雀位,这个拿大支剑的魔头就来这了。”
虓王:“启用阵灵?战局已经如此不乐观了吗?既然如此,帝师为何如此不智,他应该将你派往东方才是。”
轩辕天武:“墨云轩?他会派我来?那就奇了。墨云轩那家伙不近人情,完全不顾虓老大的安全,是我自己要来的。”
虓王:“什么?不是帝师?你怎可自作主张,你可知阵灵多用一分,万灵之力便少一分,你大哥与魔君之战便多了一分危险,你怎……唉你不该如此任性。”
轩辕天武:“可是虓老大,你伤得这么重,我怕……”
虓王:“你怕?你怕什么?就凭这两个魔头还伤不了我,不信自己看,我这身上可有一道伤疤。”虓王自拍胸膛,轩辕天武顺言观察,只见虓王身披山君宝甲,身上宝甲虽是斑斑白痕遍布然而虓王却是滴血未流。
轩辕天武:“这……”轩辕天武疑惑间,虓王不容其仔细思索。
虓王:“这什么这,是男人吗?”
轩辕天武:“当然是啊!”
虓王:“是男人现在就去东方换下青龙,你敢吗?”
轩辕天武:“当然敢啊,可是……”
虓王:“没什么可是的,快去,再拖下去,小心以后再也见不到你大哥。”
轩辕天武:“大哥……我……好吧,虓老大,保重。”一声保重,轩辕天武提枪赶往东方战局。
虓王:“天武!”轩辕天武闻言就要转身之际。
虓王:“别回头!接着!”轩辕天武察觉背后一物飞来,探手一接。
轩辕天武:“山君宝甲?虓老大你……”
虓王:“别问,速往东方支援,莫要矫情,不可堕了人王与吾的名号!”不容推迟,轩辕天武遵循虓王之言,披甲提枪急急奔向东方。
虓王:“多谢。”
魔净:“谢什么?谢我让你交代遗言吗?”
虓王:“你本可阻止的。”
魔净:“我为什么要阻止,那个小子虽然蠢了点,但枪法却是不俗,你两联手,我也没必胜的把握,如今,那个愣头青带走你的宝甲,现在的你拿什么跟我斗。”魔净对面,只见褪下山君宝甲的虓王再不复王者霸态,九尺雄躯淤血遍布,本该黝黑的皮肤此刻只见紫红,本该硬实的雄躯此刻却显臃肿,如斯伤势,闻者难信,见者心惊,然而。
虓王:“呵!还是那句话,本王滴血未流,何言我败!焚血决·燃。”语甫落,虓王周身气血迅速流失。
魔净:“焚血决?龙族秘术在你身上施展,龙神与你们的关系可想而知。”
虓王:“可惜,你知道得太晚了。”
魅惑冷情公子
魔净:“晚?不见得吧,实话告诉你,龙神这个变数早在魔师算计当中,龙神?他来不了了。倒是你,深陷重围再无外援,纵使强使他族秘术,你又能撑到几时?”
英雄聯盟之唯我獨尊 黑巖範小東
虓王:“几时?这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剩的血,杀你足够了。”
魔净:“是吗?虓王啊虓王,你疼惜自家兵将,我可不会吝啬手下的马前卒,给我杀!”杀令下,魔兵涌,面对无边魔兵,虓王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虓(心)“开阵?不可能!”双手紧握的山尊战刀象征心中已有觉悟,虓王眉宇间不再萦云,脑中所想唯有挥刀屠魔。
法阵总坛法镜前,帝师墨云轩与轩辕文和此刻只觉即便是法镜相隔,亦能感受虓王冲天豪情。
帝师:“虓王,不必如此,不必如此啊!”
轩辕文和:“的确,虓王自战斗伊始便独抗西方所有攻势,兽族战力尽皆集结阵眼凝聚灵力,自四方汇聚而来的灵力中,白虎位所占已将近四成。”
帝师:“四成啊,所以我常说,人王今生做的最正确的选择不是奉我为师,而是与虓王、小帝义结金兰。”
轩辕文和:“虓王的确功不可没,但帝师所言,未免过谦了吧。”
帝师:“过谦?据实而论罢了,地尊、人王、天爵,结义前,小帝不过一依仗凰帝血脉的纨绔,炎昊也不过一无名小卒,结义后,三王整合百族势力,小帝一统苍穹,从此号称天爵,炎昊借百族资源一举将人族实力提升到如今魔族之下,百族之上的盛况,百族更是将他尊为人王,唯有虓王还是虓王,所谓地尊不过是三王结义象征罢了,人王能稳掌百族重权,我能在此统御全局,虓王居功甚伟。”
轩辕文和:“这……白虎位灵气最多,启阵消耗应能降至最小,不妨……”
帝师:“不可!此刻人王魔君之战不知如何,若是因此导致人王战败,一切牺牲将成徒劳。虓王绝不会希望白虎阵灵出现,唉!文和,此阵暂且交你。”语落,帝师欲起身离开,轩辕文和见状急忙阻止。
轩辕文和:“帝师不可啊!”
帝师:“有何不可?”
轩辕文和:“百族离不开帝师,要去也应该是我去。”
帝师:“好小子,有点眼力!就等你这句话,去吧!”
轩辕文和闻言眼神透出一丝决然:“帝师,我去了,保重!”轩辕文和一身凛然,走向总坛之外,此时。
風追路 駕龜追兔
帝师:“等一下,文和,你忘拿东西了吧!”
轩辕文和闻言一愣:“东西?什么东西?”
帝师:“茶叶啊!”
轩辕文和:“茶叶?我去支援虓王带茶叶干嘛?”
帝师:“支援虓王?谁让你去支援虓王?”
閻帝霸寵:逆天妖妃邪天下 逍遙獨
轩辕文和:“不是帝师你让我去的吗?”
祖安鳴人
武極陰陽
帝师:“我什么时候让你去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轩辕文和:“不去支援?那刚才帝师起身是要干嘛?”
紅樓炮灰生涯
帝师:“泡茶啊!你茶叶都拿来了,我总不能干放着吧!”
轩辕文和:“泡茶?都这个时候帝师你还有心思喝茶?”
帝师:“这种时候才更要喝茶,唯有让自己随时保持冷静才能避免犯错,做出最正确的抉择。当军师,处变不惊是最基本的功课,文和,你还是太嫩啊!”
轩辕文和:“可是军师,我我……”
帝师:“你什么你,不知道该干嘛就去给我泡茶。”
轩辕文和:“额,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