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574mi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斬魔心笔趣-十五 隻身赴戰推薦-87zrx

斬魔心
小說推薦斬魔心
上一章说到,纪任在纪刚面前评论白小宇等三个孩子。现在,轮到张震登上评论台。
只听纪任继续说道:“最后这个孩子,叫张震,他姓张!”纪刚笑道:“张震他当然姓张,这并不奇怪呀!”
“但是,六百年前,江湖上曾有一位鬼王张。他用三魂刀祭出的鬼王双鼎横推世间无对手,直到杀了地皇。最终惹怒天帝出手才将他斩杀。而张震这个孩子会使三魂刀,而且到了相当通灵的地步。”
“爷爷的意思是让我杀了他早除祸根吗?”纪刚皱眉道。
“就连经海大师也无法确实所谓的鬼王到底是人还是鬼。万一你把他给杀了,他真的变成了鬼王呢?到那时,后果有多严重,你想过吗?”
“爷爷,你给我个明示,我到底该怎么做?”
“闲着没事去得罪这几个煞星干嘛?你应该去一趟檀香寺,就说你们敌不过大力金刚掌,让少林寺给个说法。”
纪任却道:“除了白瑞常的后台是实实在在的,其他这两孩子的底细都是爷爷推测的。若是去少林寺我也没有实证证明白小宇会使大力金刚掌。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先去会会这几个孩子,这样才不负县太爷的重托。”
纪刚带着人马围住白小宇家。
这一次白道山却拦住了白瑞常,而张震也尚不知情。因此,白小宇只身作战。阵势太大,又没有白瑞常来助阵,连众乡亲都吓的远远观望。白铜夫妇只好跪地求饶。
纪刚大声喝道:“白小宇,你还不就地伏法,免得牵连你家人!”白老汉却骂道:“行凶的王真你们不敢抓,跑到这逮我孙子算什么本事?”“这桩案件已由县太爷亲自过问,我们也是奉命办事。还请老人家不要妨碍公务!”
纪刚也吃不准白小宇的底细,所以迟迟没有动手。最后,年轻气盛的飞鹰五组的老五,大家叫他鹰五,他凌空而起缩身化成一只雄鹰向白小宇扑来。白小宇初次见到这种奇怪的功夫,他迈开波浪步闪过。那雄鹰利爪扑空抓在地上,竟抓出一个大坑。白老汉由于离的太近,居然被震倒在地。
嫡女風華:絕寵王妃
白小宇赶忙过去扶起白老汉,怒目纪刚道:“你若有胆子,咱们就去河滩上一战!”纪刚万万没有想到,白小宇此时此景还敢跟他叫板,不禁犹豫起来。
寵婚來襲 豆包姑
这时,鹰五又凌空攻来。白小宇刚要出手,却听漫漫天际都传来同一个声音:“阿弥陀佛,世事宜解不宜结,各位且慢动手。”
这个声音力道浑厚,回荡在每个人心里,令人都感应到几层佛道。大家不禁回头看去,一个老和尚披着袈裟,面色慈祥,单手立于胸前,像一尊金佛般。“贫僧经海,在此见过各位施主。”
纪刚翻身下马,上前施礼道:“久闻大师之名,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白小宇的母亲跑过来跪下磕头道:“求大师救救我儿子,他被他伯母冤枉,他并没有打人!”声泪俱下,哭的好不凄惨。经海扶起她,说道:“施主莫急,此事定有公论。”
纪刚忙说道:“我们奉县长之命,提拿疑犯白小宇,还望大师主持公道。”
经海笑道:“这就巧了,我今天也是为和这个孩子做个了断而来。”
纪刚不解道:“难道大师和他也有恩怨?”**点点头,说道:“这个孩子偷学我檀香寺的大力金刚掌,并且四处行凶作恶。前几日竟打伤我师侄南极,如今又打伤官兵十多个。我若再不出手废了他的大力金刚掌,恐怕檀香寺的声誉将会因他毁坏殆尽。”
鹰五两击未中,早憋了一肚子气。听经海这么说,他反倒来劲了,忙说道:“这种小辈,何劳大师出手,待我将他拿下交与大师就是。”经海笑道:“那就有劳施主!”
鹰五凌空又攻击而来,白小宇今天必须要豁出去了,横竖都不得好,索性来个痛快。这次他并没有躲闪,而是挥掌迎敌。
伴随着咔嚓咔嚓的碎冰声,白小宇掌心泛起一朵雪莲。双手向上一递,大吼一声“着”。
鹰五翻着跟头,又飞上了半空。最后鹰大出手将他接住,他的双腿被震成骨折。
鹰大震怒,行走江湖以来,飞鹰五组从来只有伤别人,哪曾被人伤过?今天鹰五弟被人打成双腿骨折,他如何能忍?只可惜,他们的飞鹰神功,最好是五个人合力才能发挥极致,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但凭他的实力何惧一个少年娃?
取代品
他纵身跳下马,双手成爪,来战白小宇。白小宇一让身,来到屋檐下撬掉两根耙钉,复回身来战鹰大。白小宇嚷道:“秃驴,你看好了,我不用你的金刚掌也一样收拾这些垃圾!”
他各手一根耙钉,使出风蝉七寸。这门功夫,一共九式,但每一式都又藏有九招后手。让人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待到感觉自己落到下风时,白小宇才使出螺旋斩。
北遊記
这两门功夫压根就是孪生兄弟,水涨船高。一旦结合,鹰大的飞鹰十八式很快就落了下风。又斗了五十回合,鹰大汗水淋漓,越发不支。纪刚想要出手,可是张震已经站在他马前,时不时地斜睨他一眼。
为防事态继续恶化,经海此时出手。他来到白小宇和鹰大之间将二人分开,说道:“阿弥陀佛,各位官差,不如将这个孩子交给贫僧,由我带回少林寺好生教化。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白小宇却骂道:“秃驴,你当我是鸡鸭鹅吗,你想带就带走?”经海笑道:“小施主仍不知教诲,看来贫僧只有得罪了!”
白小宇扔掉耙钉,使出大力金刚掌来战经海。他速度极快,围困住经海。可经海微笑着一动不动,白小宇观察到经海的后背空虚,因此递上一掌。
就在他快要靠近经海身体时,经海的后背闪出一道金光,然后化成掌型直逼白小宇而来。白小宇毫不犹豫迎上一掌,“啪”的一声闷响,震耳发聩。
白小宇被震的双手发麻,倒退十几步才站稳脚跟。**转身叹道:“小施主学的内功之法虽好,然而却不能完全适合人体。若是能稍加以改进,使之能贯通于人体的七经八脉,则功力无可限量。”
白小宇被震的仍在晕头转向中,锐气早被削去六分。他抖了抖肩膀,做好再战的准备后,说道:“秃驴,你上不行天道,为我主持公正。下不行仁德,将我打伤。你还算什么鸟大师?”“小施主,你既不知天道,又不懂公正,只一味好强伤人。今天,我就替天行道一回,废了你的大力金刚掌,免得日后你再辱我佛门。”
经海探手来抓白小宇,身法快如闪电。纵使迈出黄金螺旋斩,白小宇也占不到优势。经海轻意不出手,一旦看准时机,他又毫不迟疑地出手,白小宇被打的口鼻流血。
最后,白小宇被他抛在空中,一顿乱拳之后,经海才收势。白小宇被打的瘫痪在地,丝毫不能动弹。经海告诉纪刚道:“这个孩子已经被我打成半个废人,以后再也不能行凶作恶。你们暂且放过他,留他在家好好养伤后,再行处置也不迟。”
纪刚连忙施礼,说道:“既然大师已经废了他的武功,我们只管回去复命就是。就此告辞!”纪刚率领士兵离去。
骑兵围墙一旦撤去,白小宇母亲和秀娟最先挤了进来,抱住白小宇放声痛哭。经海递给白老汉一包药丸,说道:“每天早上给他吃一粒,不久后就会好起来。以后要多加管教,不可让他一味争强好胜。”白老汉连连点头称是。
直到过了正月十五,白小宇才能起床。二月二前后他才彻底康复。此时,距离县武试已不足半月。张震找到白小宇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咱们武试的事应该怎么办呀?”白小宇道:“我被那秃驴废了武功,还怎么比武?不如你去吧?”张震摇头道:“武试需要真拳实脚,我只会三魂刀,根本没法比赛。”白小宇却道:“那秃驴说废我的大力金刚掌,但没说废别的武功。不如我来试试!”张震哭笑道:“原来你还没试,怎么就说武功被废了?”
白小宇来到院子里,一提丹田气,一直贮藏到喉轮。这时,他感觉浑身经脉通畅,脉轮之气顺着经胳涌遍全身。更令他称奇的是,整个院落将近一百平米的范围的任何动静他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似自己的身体般。
张震觉得小宇的表情奇怪,忙问怎么了。白小宇摇了摇头,他拾起屋檐下的两根耙钉,然后施展开风蝉七寸。张震奇怪道:“你的动作比以前更快了。你再试试大力金刚掌,看看到底有没有被废?”白小宇念动心法,伸手送出双掌。此时,整个空间响起海浪的汹涌波涛声,此起彼伏。白小宇手心的雪莲花变成了金佛色,光芒刺眼。他一掌打出,结果十步开外的土坯院墙被打倒二米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小宇不解道。“**打通了你的任督脉,并且在你体内开启了少林内功。”张震吃惊道,“那天,他原来是在帮你解围呀!”
“现在弄不明白**到底搞什么鬼。但是以后还是不用大力金刚掌的为好,免得又惹那秃驴来揍我。 ”白小宇叹道。
天控者 拜月樓主
应试的前五天,白瑞常在家里宴请纪义、白小宇还有张震,希望大家进城后能相互照应。纪义带着纪袁一起来,一见到白小宇,纪义故作惊讶道:“你不是被**废了武功吗,怎么还要去参加武试?”白小宇不以为然笑道:“可惜呀,**大师还没把我的武功废尽,留得三拳两脚的收拾阿猫阿狗我觉得还不是问题!”
纪义大怒,一拍桌子吼道:“白小宇,不要给你脸不要脸!”张震笑道:“大家是来赴宴的,你发什么火呀!你若是觉得自己不是阿猫或者阿狗,大可跟他比试比试。”
纪义从纪袁手里接过宝剑,指着白小宇道:“你上回抢了我们的银子,这笔帐今天是该算一算了!”白小宇道:“五两银子,我们留做去县城用的。你若是想要,等我赢了奖金再还你!”“可是,我现在就要!”纪义蛮横道。
这时,白瑞常走进屋说道:“大家收拾收拾,现在开饭。”
纪义只当白小宇被废去了多半武功,急于要找回面子。所以说道:“瑞常,我看还是等我和白小宇比试完定胜负也不迟。”
白瑞常劝说不住,白小宇说道:“纪义,你若真想和我比,就要拿点诚意来。武试时,我需要兵器,总不能拿着树棍登台比武。听说你家现存有一套董飙的九寸刀。你若赢了我,我给你的银子;我若赢了你,你把双刀送我。怎么样?”
纪义怒道:“胡说,我们家跟贼人董飙没有毛的关系,哪来的什么双刀?”张震笑道:“纪少爷,你是记错了吧!当年,你爷爷和我们围攻董飙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你爷爷将董飙的双刀夺下,才使得董飙落荒而逃,最终被白小宇斩了一条腿。不过,你当时不在现场,不知道这些事也难怪。”
纪义被整的晕头迷像,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他悄悄问纪袁道:“咱们家可有他们说的那刀?”纪袁点点头。
白小宇催促道:“你到底敢不敢赌?别磨叽,大家还要吃饭呢!”
这时,丫鬟开始上菜。近二米长,一米宽的木桌上摆满了荤菜。馋的白小宇想当即下手去抓。纪义看在眼里,越发鄙视白小宇和张震这样的穷光蛋。于是,说道:“我有刀,可你们有银子吗?”张震道:“你孝敬我们的那五两银子在那放着呢,只要你敢赌,我立即回家拿来。”
穿越之王妃太冷淡 雪沫貍
纪袁道:“好,我现在就回去拿刀。不过,你们才五两银子的赌注有点小。不如,你们输了干脆这顿饭也别吃了,免得看见你们的馋相恶心的我吃不进饭!”白小宇和张震气的牙痒痒。而纪袁则真的跑回去取刀去了,张震也只好回家取银子。
丘凤珍进餐厅一看众人还没动筷子,忙问怎么回事。白瑞常遂把原由说了。丘凤珍生气道:“请你们在一起吃顿饭是希望你们能和和气气的,过几天的武试大赛上将有近千人参加,只有你们团结在一处才不会被别人欺负。现在可好,在自个家一见面就要动手,到了县城里再这样就不怕别人笑话你们吗?”
白小宇和纪义被训的不敢吱声,白瑞常解围道:“娘,你想多了。他们只是想切磋切磋武功罢了,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丘凤珍余怒未消道:“既然没什么就更好,你们三个先吃。”说罢,她在火盆旁坐下,拨弄炭火。白小宇道:“婶子,你消消气,我们真的没什么的。你也坐桌来吃些吧?”
丘凤珍说道:“我已经吃过饭,你们吃吧。想切磋的话,就等吃完饭到院里去切磋。”
这时,纪袁和张震先后赶到。他们一看气氛不对,只好乖乖地坐到桌上去吃饭。白瑞常劝酒夹菜,大家安安顿顿吃了个饱饭。这时,丘凤珍才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