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urrb9引人入胜的小說 獄使修羅-第一章 修羅流風相伴-ac6ix

獄使修羅
小說推薦獄使修羅
这都几点了,怎么还在打游戏吗?
大众网咖贵宾区的一名少年耳机里传来了女子幽怨的声音,此刻少年双手奋力的敲打着桌上的键盘,仿佛没有听到耳机里传来的声音。
流风,流风你在不在吗?
快下了,快下了,亲爱的姐姐你不要催了好吗?
你答应我说再也不玩游戏了,这算什么?
耳机里女子带着哭腔般的声音顿时让沉醉于游戏中的少年求饶道: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我甘愿化身为狱使修罗。
又是游戏,你干脆跟游戏游戏过算了。
此刻看着好友列表中灰色头像的名字,少年再次沉浸在游戏中的画面里。
我叫流风,是清远技校的一名普通在校学生,这款游戏《狱使修罗》是在朋友的介绍下玩起来的。
里面的游戏画面包括整体情节都吸引了流风,故事大概讲述了一名热血青年来到幽冥地府后发生的奇妙历险记。
为了找寻符合这款游戏的昵称,流风特意从度娘抄来这个“修罗流风”霸气的游戏名。
嫡女謀計,毒辣七王妃 暖暖的橙
如今的流风战力在游戏中已经是真神境强者了,只要打败最终BOSS十方阎罗就能够称霸全服,从而成为这个游戏的骨灰级玩家。
讓煤炭
修罗,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呢?
这款游戏为了得到更多的推广,制作方刚刚发了公告,谁要是第一个消灭BOSS十方阎罗就能得到五万元的奖励。
是不是真的吗?李涛你可别骗我,我这里怎么没有显示游戏的公告吗?
我给你在陌陌上发链接了,果然屏幕下方闪动的头像抖动不停。
此刻切出游戏画面的流风轻轻打开李涛传来的链接,只见整个屏幕顿时一黑彻底变成了蓝色。
网管过来看看这怎么回事吗?这电脑怎么突然蓝屏了!
……
在网管的修理下,电脑很快进入了正常的启动状态。
先生你是不是刚才点了什么违规网页吗?
正常的蓝屏可能是因为内存导致不足的只要轻轻重启就OK了,你刚刚也看到了重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违规网页?
我没点啊!我一直在玩游戏啊!
那好吧!祝先生游戏愉快!有什么需要点电脑屏幕右下角的客服就可以了。
账号、密码开机了的流风可谓是一气呵成!
最新通告,最新通告!
玩家“涛声依旧”已经击败十方阎罗,游戏界面滚动的名字深深地映在了流风的眼眸。
涛声依旧不是李涛的游戏名吗?
这怎么回事吗?
霸道婚寵:BOSS大人,狠狠疼 鑫鑫麻
缓缓摘下耳机,从电话联系人中找寻到了李涛的名字快速打了过去。
嘟――
你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嘟――
通靈小萌妻:老公,別心急 金北北
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点开陌陌搜索李涛却也找不到了。
流风这下才算明白过来,自己被李涛算计了。
这款游戏当初就是李涛介绍给自己的,一言难尽啊!
追妻999天:狼性總裁請矜持 安木木
切回到游戏画面只见硕大的几个字映入流风的眼眸,你的账号已被再处登录,如果不是本人操作,请立即到官网进行更改。
此刻走在繁华的夜市街头,流风真的哭了笑了。
“好朋友阴了自己不说,就连女朋友也跟着别人跑了。”
哎,这不是我们的修罗流风吗?怎么哭了吗?
此刻流风的眼前出现了三位五大三粗的大汉,手里明晃晃的水果刀在街灯下一闪一闪的。
能否告诉我谁让你们来的吗?
“李涛!”
随着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响起,三人中一名看起来体格较轻的男子被流风一收缩棒打翻在地。
来啊!谁怕谁?
这也彻底惹怒了剩余的两名男子。
三人扭打在一起的场面可谓是激烈辉宏,被一收缩棒打倒在地的男子摸着脱臼了的胳膊愤怒的目光盯着流风,快速捡起地上的水果刀就冲了过去。
噗呲――
随着鲜血喷洒在地上,流风的身体慢慢倒在了水泥地上。
黄毛,你在干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这小子会躲过去一刀。
原来就在身后的黄毛距离流风不足五十公分的时候,流风快速原地跃过身前肥胖男子的头顶,而此时身后收力不住的黄毛就这样笔直的刺向了同伴。
星脈戰神 醉舞幽篁
不是说好来吓唬这小子的吗?你个猪脑子真拿着刀就上了。
蹲在地上此时按住胖子伤口的流风大声说道快叫救护车啊,还在那叽叽歪歪你大爷。
“爱民医院”清远市区有名的大医院,此时流风看着躺在病床上虚弱的男子,不知道内心在想些什么?
黄毛,有没有烟来一根。
早已经吓傻了的黄毛蹲在病房内的墙角掩面哭泣。
黄毛,有烟没?你是聋了吗?
坐在病床边的流风飞起就是一脚踹在了黄毛后背!
吸着烟的流风猛嘬了两口喃喃道:等下警察来了就把什么事情都推到我身上!
我出去透透气!
凛冽的寒风在耳边阵阵呼啸,吹得流风有些晃了神。闪烁的警车停在医院门口流风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
庶女轉正指南
医院顶层站着的流风此时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号码不知道该不该按下去。
眼睛里播放着一幕幕熟悉的画面。
你以为上官家是收破烂的地方?什么女子你都可以带回家?
你再看看你住的地方,如果不是我特意过来看你我还以为你死在里面了。
我喜欢的女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了!
只要我在上官家一天你就休想带着她步入上官家。
就这样流风带着女子来到了这清远市。
流风你看我最近在网上买的新手机。
流风你看我这次的考试成绩。
流风你快带上家伙我被人打了。
流风……?
李涛你能不能不要烦我了!
伴随着呐喊声响起,整个医院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某一处幽静的办公室内,随着手机的短信铃声响起,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从口袋里缓缓拿出了手机。
手机屏幕中显示的名字赫然是上官流风。
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男子此时仿佛像是看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一样。
紫光封劍錄 落雪紛紛
颤抖的双手缓缓按下了左键读取按钮,嘴角笑呵呵的自言自语道:臭小子你终于肯搭理我了!
简短的几个字却让男子像小孩一样慌了神!
父亲,原谅我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