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poe47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還有把刀笔趣-第五章 兩小無猜的愛情,山河修行的道路推薦-t2yq2

我還有把刀
小說推薦我還有把刀
刘一手最近的生活十分滋润,自从他上次用脑袋撞钟之后,谢灵儿念其忠心可鉴,特意提拔他入了财务部,掌管全宗财权,而他的职责是跟在陆苗少爷身边,记录他每天的开销。
寻常弟子进山之后,吃喝拉撒都不要钱,只需要干好自己的工作,每月还有八十文钱的俸禄可领。陆苗不一样,谢灵儿为了收回损失,专门吩咐厨房管事给每天的饭食定价,住的房子每月也需要租金。陆苗自懂事之日起,省吃俭用一年下来也就攒下来二两十五文钱。
吾家皇後貌傾城
这里面还有一半是刘一手的功劳。
刘一手的父亲是一位木匠,手艺不是很好,但是做人活络,遇到邻里间谁家家具坏了,他都是免费帮忙修理,而且外人来做家具,他做完总是送几样不值钱的小物件,生意不温不火,平常人家。老木匠说过一句话刘一手记得很清楚,叫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天嫁良媛 奇葩七
后来家里砸锅卖铁凑够三十两银子,把刘一手送上山,他靠着这句人生信条,人缘还算不错。
刘一手隔三岔五就会在吃饭的时候多拿上两个馒头,多盛些菜,自己吃不完的送给小陆苗吃,偶尔家里送来水果,他也会偷藏几个在怀里,没人的时候悄悄塞给小陆苗,看着小陆苗啃苹果的可爱模样,趁机摸摸他的小脑袋,生活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
“老刘,你说我这些钱够不够买件像样的礼物了?涵涵过两天就要过生日了,我要是连件像样的礼物都拿不出手,她估计就不会理我了。”小陆苗手支着下巴,趴在桌子上,摇晃着小腿,望着堆起的一小摞铜板,长长叹了口气。
刘一手坐在陆苗对面,看着这个小小年纪便情根深种的娃娃,只能苦笑。去年,他知道等自己下山的那名女子已经远嫁,他又何尝不是一样的苦闷心情呢。
江湖閑話 溫瑞安
小陆苗把铜板收进盒子,小跑到床底下,从里面掏出一把用布包裹好的木刀,他郑重其事地说道:“这把木刀是我用了一年时间一点一点刻出来的,按照那位黑衣人的说法,如果有一天我有了自己的刀,他就会教我用刀,好像要等到明年了。老刘你看,我把这把刀作为礼物送给涵涵,她是不是一定会喜欢?”
刘一手看着少年手里的木刀,红着眼点头。
“会,小姐一定会喜欢的。”
刘一手和陆苗的房间挨着,因为陆苗的房间没有油灯,每晚他都会拿着那根木头,用小石头细细地打磨,灯光下倔强认真的背影,刘一手看着心疼。小小年纪为什么要受这份罪呀!陆花儿你就算是个大魔头,我也要骂你不是个东西!
陆苗开心地把木刀重新放回床下,自己小跑着出了房间。边走还喊道:“老刘,快点,下午的课马上就要开始了,只有这节课才能看见涵涵的。”
刘一手不紧不慢地跟在陆苗后面,沿着蜿蜒的小路赶到了教师门外。课程还未开始,教师里的座位几乎都坐满了,来上课的都是今年新招收的年轻弟子,小的八九岁,大的十一二岁,陆苗才五岁的身高,加上吃的不是很好,小小的,落在人堆里找也找不见。
刘一手看着陆苗挤进人群中,一点也不担心找不见,因为他一定会出现在那位坐在第一排穿白裙,头发用白色丝带简单扎起来的漂亮女娃身边。果不其然,刘一手很快就发现陆苗正开心地对着女娃说些什么。
这时他微微皱眉,一个八岁大的年轻公子领着两名十几岁的孩子拦在了陆苗面前,还对着他推推嚷嚷,硬是要陆苗到后面去,这里不是他能待的地方。孩子的喊声很大,教室里一时安静下了,都好奇地看向那里,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凭什么要我到后面去!我不去!我要挨着涵涵,平常都是我挨着涵涵的。”陆苗大声地回应,小脸因为剧烈地呼吸涨得通红。
那位八岁大的公子,用力推了陆苗一把,把他推倒在地上。“涵涵也是你可以叫的?让你去后面还是给姚小姐面子,要不然直接把你赶出教室。”
那位公子不理睬坐在地上瞪着自己的陆苗,转身对着一脸平静的姚晓涵微微施礼,微笑着说道:“姚姑娘好,在下潇十一郎,刚才瞧见这个登徒子欲对姑娘不轨,出手教训了一下,还请姑娘不要见怪。”
“你几岁?”
偶像少女
地球穿越 森外
萧十一郎愣了一下,“八岁,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没什么就是说话像一个大人,我不喜欢。”姚晓涵边说边走到萧十一郎面前,在他错愕之时,抬起一脚狠狠地踩在他脚背上。也不管倒地哀嚎的萧十一郎,走到陆苗身边,调皮地对他吐了吐舌头。
陆苗红着脸嘿嘿傻笑,任由姚晓涵把自己从地上拉起来。女孩普遍比男孩发育要早,加上姚晓涵营养均衡,两个人站在一起,整整差了半头身高。
“陆苗哥哥,你别忘了三天后就是我生日,给我的礼物准备的怎么样了?”
“不能说,不能说,说出来就不是惊喜了。”
“不说就不说,反正要是我不喜欢,就再也不理你了,哼!”
姚晓涵看着咬紧牙关的陆苗,心里面窃喜。不管是什么礼物,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谁舍得真不理你了。
刘一手微笑着看着这一幕,心想:真是对小冤家。这时他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转头望去,却是和自己一时上山的老友,徐三多。
“刘一手啊刘一手,我猜你今天就会在,晚上记得到我房间喝酒,三娘也在,还有陈大法,等着你的表现了。”徐三多笑着说道,快步进了教室。
刘一手依旧站在门外,看着里面侃侃而谈的徐三多,心里面不是个滋味。想不到徐三多也迈入小罗天境了,当初上山的十几个人中,好像只剩下自己还留在凡境。
教室里,徐三多在跟众多新弟子讲解修行的知识。
“修行一途长路漫漫,从你们现在的肉体凡胎,到搬山移海的天地圣人,需要走许多路,需要翻过一座座山,一条条河,需要体会人生百味,才有可能抓住一线机会,成圣作祖。而你们中大多数人,穷尽一生,不过是一场大梦,简简单单地老死罢了。听到我这么说,你们是不是觉得修行很难,难如上青天,是不是想着以后再灵犀宗混吃等死,没了冲劲和梦想。”
学生们默不作声,但情绪难免有些低落,徐三多微微一笑。
“人一定要有梦想!只有拥有梦想才能指引我们前进。如果你连想都不敢想,你还修个屁行,收拾收拾滚回家吧。老子这里不欢迎你。我现在问你们,你们有梦想吗?”
“有!”年轻弟子们大声地喊道。
“有梦想就好,下面你们挨个说一下自己的梦想。陆苗从你开始。”
格格的藍天若為涵
陆苗正想着自己的礼物姚晓涵会不会喜欢,突然听到老师叫自己,一时间呆立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陆苗你不要紧张,大胆地跟大家说说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梦想?我的梦想?徐老师,我好像没有什么梦想,我就想着涵涵能喜欢我送给她的礼物。”
学生们笑作一团,徐三多一瞪眼,大家立刻安静下了,只见他走到陆苗身边,微笑着拍拍陆苗肩膀示意他先坐下,又扭头对一旁的姚晓涵问道:“姚晓涵,你的梦想又是什么呢?”
“我的梦想是知道陆苗哥哥送我的礼物是什么?看我喜不喜欢。”姚晓涵清脆地说道,还不忘偷瞄一眼红了脸的陆苗,她最喜欢看陆苗哥哥红脸的模样了,尤其是因为自己。
这次没人笑,徐三多老早就预料到姚晓涵会这么说,提前瞪眼警告着众人。
“好,陆苗和姚晓涵的梦想都很好,容易实现,我们每一个人的梦想其实都是由无数个小梦想组成的,我们一步一个脚印去实现自己的每一个小梦想,最终就会发现,大梦想其实已经实现了。”
緋紅法典
随后每一个人都说了自己的梦想,有人是当一位如李逍遥一样的尊者,也有人说要建立一个如德玛西亚一样的王朝,萧十一郎的梦想是娶姚晓涵为妻,被徐三多狠狠地批评教育了一顿,罚他到教室后面站着听课。
“除了萧十一郎的梦想是胡说八道,剩下的人梦想都很好,但是光有梦想是不行的,我们还要知道修行之路需要翻过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
徐三多严肃了语气,开始在黑板上写板书,边写边说:“修行之路共有五座大山,分别是从无到有的凡境,略有成就的小罗天境,登堂入室的大罗天境,感悟天地的尊者境,以及天地共鸣的圣人境。以上这五种境界是我们以后要面对的五座大山。”
“在这五座大山之间有许多条河流,分别是凡境的三流、二流、一流,小罗天境的一重天、二重天、三重天、四重天,大罗天境的五重天、六重天、七重天、八重天、九重天,尊者境的地尊、天尊。”
“至于圣人境,原谅老师学识浅薄,并不知道,只是听说圣人之境一掌可翻天地,一脚可破虚空,圣人的一滴血便可化大洋涛涛,总而言是非神力不可为。”
姚晓涵举手提问,“徐老师,你现在什么境界呀?”
妖顏惑眾 歌怨
“老师资质有限,目前不过是小罗天境一重天,这辈子能修到大罗天境便知足了。大家可不要跟老师比,我就是个搞学术研究的,真正的高手全都在外面历练,为咱们灵犀山的安危出力,真正值得我们去学习。”
陆苗一整节课都在神游,心里在做激烈的斗争:到底要不要提前把礼物给涵涵?
一个声音一直说惊喜,一个声音一直说梦想。
直到最后下课,姚晓涵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书递给陆苗才把他从斗争中解脱出来。
“陆苗哥哥,这个是父亲给我的凡境入门心得体会,原本我留下了,这本是我抄的,给你。”姚晓涵笑着把书塞给陆苗,望见门口的管家已经在朝她招手,不情愿地在陆苗头上揉了一把,背起书包离开了教室,临走前还不忘回头瞧一眼陆苗。这个家伙正认真地翻看自己刚给的书籍。嘟囔了一句:“陆苗哥哥真是个呆子!”
陆苗翻看着手里的书籍,一开始还能注意到上面别扭的字迹,为涵涵帮自己辛苦抄书感到心疼,后来看入迷了,就被内容深深地吸引住。
絕世神醫之逆天魔妃
陆苗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大陆顶尖的一位强者,虽然不知道叫什么,但是很厉害就对了,自己作为她唯一的儿子,怎么说不也得弄一个天尊当当,不能灭了自己母亲的威风不是。
所以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发誓要努力修炼,虽然现在他年纪也不大,这也是为什么一年前的夜里有一位黑衣蒙面人给了陆苗一根木头,说是要教他练刀,陆苗会每晚拿石头磨木头的缘故。
如果李逍遥知道自己好不容易想出的教授办法,会因为自己宝贝孙女的生日而耽误一年,他的表情会如何的丰富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