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x0xhv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鐵匠神錘 起點-15.論套路與反套路看書-rfrqg

鐵匠神錘
小說推薦鐵匠神錘
一开始的兴奋感过去了,现在除了香也没什么别的感觉了,陈珏也没趁她睡着的时候做点什么,只是一直在拿她的头发编小辫子。
有贼心没贼胆是一部分,主要是他怀疑这个女人根本没睡着,修炼者一天晚上不睡也没什么影响,陈珏算半个,他就入了个门。
就算能量有差别,就从那天她抱着个人还能上蹿下跳的,就能证明瑾熏修为不低,至少一天晚上不睡觉还是没问题的。
想到这,陈珏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个女人想干嘛?那只手里不会握着刀吧!
突然想起了荆轲刺秦王,聂政刺韩王,专诸刺王僚的典故,妈耶!我又哪里招惹到这个女人了?
我又没有对她动手动脚,不就编辫子嘛!这有啥,她总不能因为这掐死我吧!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少招惹比较好,再编一根我就溜,陈珏心想。
古龙先生曾经说过,行走江湖千万不要得罪三种人,和尚,女人,小孩。所以说还是离这个女人远一点,天知道她在打什么注意。
陈珏有时候会作死,但他不喜欢做这种无意义的死,反正打不过,何必呢?
大功告成,溜了溜了。
临走的时候,陈珏突然突发奇想,想验证一下她到底睡没睡。
死神之地獄歸來 小豬兒(輝)
蹲着床边,望着她的脸发呆,得挑一个既能验证她睡没睡,又不能吵醒她的,还能防止防止她暴起伤人。
先设点路障,万一她要砍我,我又跑不过她,利用椅子和那一盆兰花设个路障,以防万一,把瑾熏的鞋带连起来,打了几个死结。
**来了,昨天的臭袜子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日常作死。
悍婚,首長饒了我吧
袜子还在半空中,躺着床上的人已经动了,一伸手,一道淡红色的气流把袜子打烂了,尼玛,果然没睡。
總裁的新鮮小妻子 禾千千
来不及给英勇牺牲的袜子默哀了,陈珏撒腿就跑。
躺着床上的瑾熏坐起身来,也没有去追,只是神情古怪的望着门外。
本来,她就是看早上陈珏态度太嚣张了,想整整他,她装睡只是为了诱惑陈珏出手,只要陈珏有要吃她豆腐的意思,她就会雷霆出手,打陈珏一个星光灿烂。
可瑾熏万万没想到,陈珏编了半天辫子,压根没有碰她的意思,对此,瑾熏不由得怀疑陈珏的生理功能是否健全。
陈珏接下来的操作更让她摸不着头脑,秉持着做戏做全套的理念,她没有起来,一直在默默观察,她要看看这个小伙子到底要干什么。
我们的主角没有让她失望,从陈珏掏出臭袜子的时候,瑾熏就感到大事不妙,果然,是扔她的,猝不及防的瑾熏只好打烂那只臭袜子,始作俑者陈珏见大事不妙,立刻逃之夭夭。
相比打他,让瑾熏更郁闷的是,她自己真的没有吸引力吗?
望着镜子里满头小辫子的自己,瑾熏不禁怒火中烧,老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吸引力,但是老娘知道陈珏你要完了。
網遊之這貨不是騎士 我的長槍依在
把小辫子解散,抄起一个衣架子,夺门而出。
先瑾熏一步出门的陈珏,本来想去李奶奶那,来一个恶人先告状,想必瑾熏也不会把实情说出来,毕竟,丢脸这不是!
網遊之第九藝術 微笑的男蝴蝶
“哈哈哈!我他娘真是个天才,想套路我,下辈子吧!”兴奋的陈珏放慢脚步,心想应该追不上了吧!
陈珏蹲着路边喘气,太激动了,跑的没力气了。突然前面来了一队人,拿小车运着砖头沙子,这是要装修还是刚拆迁完?
陈珏突然看见人群里有一个姑娘,是夏梧雨的孙女,见面她先给陈珏打了个招呼,陈珏点点头,这算是打招呼了。
“这是要干嘛?”陈珏向她打听情况。
重生之玩轉豪門
“给你建一个锻造室”这回答令陈珏有些无语,不是说明天再说吗?看这架势,是要他就明天投入生产啊!
突然,陈珏想起了那天接受传承的时候,有说过仙府有东西要他去拿,干脆现在去看看。
“后山怎么走?”陈珏问道。
“往这个方向走,一会就能看见一条石子路,顺着走就行了。”说完,她指了一个方向。
“谢谢”说完陈珏撒腿就跑,估摸着瑾熏快追过来了。
“哎!我叫夏夭夭”见陈珏跑远了,小姑娘有些郁闷,家里的老头子一直说要把自己许给他,对于这个陌生的男人,夏夭夭一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好奇居多。
没走几步,前面有一手持衣架子的女人,气势汹汹的跑过来,来者正是瑾熏。
“夭夭,看见陈珏了吗?”
“看见了,往后山跑了。”夏夭夭毫不犹豫的把他给卖了。
对夏夭夭来说,虽然她对陈珏很好奇,但是相较于陈珏这个外人,她更喜欢瑾熏姐,即使以后有求于陈珏,她还是毅然的把他给卖了。
得到确切答案的瑾熏,直接朝后山奔去,“别打死了,他还有用”夏夭夭冲瑾熏喊道。
“知道了”瑾熏头也不回的答道。
可怜的娃,招惹瑾熏姐的人都活不过当天,夏夭夭给陈珏默哀一分钟。
“阿嚏”陈珏打了个喷嚏,我妈想我了?陈珏想道。
快到了,已经可以看见那些石碑了。
一想道那天晚上的遭遇,陈珏不禁颤抖了一下,身体记住了那天的痛苦,一踏进这个范围,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冷汗都冒了出来 ,豆大的汗珠顺着脊背滑下。
站在仙府门外的陈珏,又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
“陈珏你往哪跑!”双重的恐惧让陈珏双腿一软,差点跪了。
“天哪!差点把这疯婆娘忘了。”陈珏心里叫苦 ,自己招惹她干嘛!
仙府的开门方法记忆里有,输入玄黄之气就行了,手忙脚乱的陈珏把自己仅有的几股玄黄之气一股脑全输进去,伴随着一阵白光,陈珏消失在门外。
这让正好跑到门口的瑾熏扑了个空,这就让她很难受了。
“我就不信你不出来,”郁闷的瑾熏手持衣架子,坐在一块断裂的石碑上,这是要跟陈珏耗上了!
相较于门外的瑾熏,门内的陈珏就更郁闷了。
被白光带进门内的陈珏,第一反应就是趴在地上干呕,强烈的眩晕感席卷了陈珏的大脑,没吃午饭的他,呕了半天只呕出了一些口水。
“尼玛,早知道不来了,让她打一顿算了。”强烈的恶心感消退了,半死不活的陈珏躺在地上,大口呼吸着空气,大量的氧气可以缓解他脑内持续的眩晕。
等陈珏缓过气来,坐起身开始打量起眼前的仙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