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0j3l2都市小說 這個人莫得靈魂 愛下-第九章 玩弄於股掌之間讀書-3foo6

這個人莫得靈魂
小說推薦這個人莫得靈魂
汨罗城,
这是一座充满传奇的城市。
历史上,几经战乱,但仍然屹立不倒。
也是迄今为止,少有的众种族混居的城市。
这里,由北域的三个大家族掌控,
分别是付海家、商扬家,以及邱家。
他们呈三足鼎立之势,共同管理汨罗城,已有数千年之久。
而那个地级天源洞就在汨罗城附近!
此行,童秋和金善真就是要撬这三家的墙角,
把地级天源洞的消息放出去,迫使三大家族开放通道。
这样,童秋和金善真才能浑水摸鱼……
……
汨罗城的中心,
除城主府以外,最大的建筑是一座八角玲珑塔,统共七层。
这座塔,也就是远近闻名的天香阁。
天香阁消费分区。
一二三层是普通民众区。
四五层是大众修士区,不管哪门哪派,是何种族,都在这儿。
第六层是各大门派高层、以及一些大人物来的地方。
至于第七层,需持有天香阁发放的黑水晶铭牌,才能进入。
而这黑水晶铭牌,
迄今而至,也只对外发放了一千份,极为稀有。
天香阁的消费也分级,
大概每往上一层,消费翻十倍。
此时,
童秋和楚南就在天香阁第七层的一个雅间,
这里装饰极为考究,有高级琴师抚琴奏乐,还点上了静心安神的千年沉香。
推开窗,一半汨罗城尽在眼前,美不胜收。
在这儿吃饭,那叫一个享受。
可往往完美的东西,总会有人搞破坏,
“吧咂、吧咂、吧咂……”
不和谐的咀嚼声在雅间响起,
那是楚南发出的声音。
楚南不讲吃饭礼仪,童秋也任其保持本真天性。
一桌子的菜只有楚南在胡吃海喝,
什么盘伽魔龙的烤五香胸脯、三凰鸟的卤鸟头、玉海菩提果拼盘、八锦鸡紫参汤……
这些,在外界都是难得一见的极品美食,
每一道都可以做外界的顶级压轴菜。
但在这儿,也就稀松平常,摆满了大圆桌。
而且,全部免费!
这是天香阁的策略,
绝对的美食佳肴,配上高等级的雅间,
好多绝顶强者都愿意来这儿交友、闲聊、谈事情。
而费劲营造这种环境,天香阁只为拉拢绝顶强者,积累人脉。
只要能从他们那儿承一份情,就都值了。
穿越沒有成功
毕竟,这些绝顶强者一诺千金,爱惜翎羽,做事更讲究随心随性。
这也是汨罗城三大家族明知天香阁是块肥肉,也不敢动它分毫的原因。
……
雅间里,
看着满桌美食珍馐,童秋没动筷,他碰都不想碰,
……吃腻了。
金善真和奇托还没来,
金善真有铭牌,童秋不操心。
至于奇托,童秋也把自己的铭牌给了他。
其实,童秋来天香阁七层吃饭,不需要铭牌……他也不想要。
奈何天香阁阁主硬要塞给他一块,言称:“山不转,水来转,总有用得着的地方。”
这边,
童秋在雅间等人,
而在汨罗城的西城豪贵区,
一套山水庄园里。
此时,
后花园的曲折长桥上,
一个女子正在往桥下投鱼食儿。
这个女子面貌姣好,皮肤水嫩,穿着考究,
白云纹缎连衣裙,淡蓝腰封,外加满头青丝垂落,仅束一线蓝色丝带。
配上长桥卧波,临水亭台,整个人就如画中仙落入凡尘。
突然,一个青赤袍女子从屋里跑出来,站在桥头,躬身道:
“阁主,今天八卦门门主来了咱天香阁,已在第七层雅间就坐。下属们上了最好的饭菜,派了最好的琴师。还有两个侍从在门外随时听命。”
“就他一人?”
这个女子,也即阁主,声如百灵地回头问道。
“不,还有一个约莫七岁大的小男孩儿。”
“嗯,下去吧,有什么及时汇报。”
“是,辛凌遵命。”
待那青赤袍女子走后,天香阁阁主鱼也不喂了,只默默站在桥中,抬头望天,目中隐约有思索之色……
另一边,雅间里,
“师祖,奇托大叔怎么还没来?”
“马上,快了。”
童秋似有所感知,他微微一笑,起身走向窗边。
此刻,大街上,一个虎背熊腰、染着红毛的中年大汉正在往这边赶来。
那人正是奇托。
只是,好像出了点意外,
奇托和别人起了争执……
童秋倚在窗沿,看向大街上的奇托,
笑而不语,颇有幸灾乐祸之意。
而奇托觉察到有人在看自己,便抬头顺眼望去,发现原来是童秋,
后者还在向奇托招手,好像很热情的样子。
……
逍遙仙醫混都市 落雪楓葉
“童臭虫那个龟孙儿,要不是他,哪儿来这么多事。”
奇托眼睛一瞥,撇撇嘴,心中不快,但没说。
先解决眼前的问题要紧。
“诶,大兄弟,我真的还有事儿。这样吧,我不小心踩坏了你的鞋子,我给你十颗上品灵石,权当赔礼。行不?”
奇托面露诚恳,语带抱歉地对身前一个公子哥说道。
灵石是修行界的硬通货,
分上中下三品,品阶之间以千进制。
奇托心想:
“就这小伙子那双鞋,十颗上品灵石,可以买好几十双了。这面子给够,应该可以很快抽身。”
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位公子哥,身上的灵力波动也就初入修行的样子,
可他身后跟了个凡境巅峰的强者。
其家中应该有些实力。
“十颗上品灵石?”
奇托对面的公子哥张博谦一听,
心底暗自惊讶:“这都够自己一年零花钱了。这个大汉看起来像个老实人,没想到这么富。得再敲诈一些,至少再要五十颗上品灵石!”
张博谦想想都激动,于是他信口说道:
“要一百颗灵石,而且都要上品才可以!”
“什么!一百!不行,最多十五!”
狂妃駕到:戰神王爺硬要寵 洛九殤
奇托大眼一瞪,吓得张博谦往后直退两步,但他死鸭子嘴硬,
“八十颗上品灵石,不能再少了。再少,我怕你出不了汨罗城!”
奇托可是刚刚晋升仙境的妖仙,更是凶名赫赫的碧瞳漠海兽,岂会在意一个毛头小子的威胁,
“最多二十!你爱要不要,本大爷不伺候!”
说着,奇托就甩出一只钱袋,越过张博谦,向天香阁走去。
张博谦一看,呵,好家伙,脾气比自己还冲!
但能得二十颗上品灵石也不错,换了鞋,还可以喝顿花酒。
于是,张博谦兴冲冲地捡起那只钱袋,
结果,打开一看,张博谦的脸差点被气绿了!
数量倒是二十,可全是下品灵石!
二十颗下品灵石还不够买一块鞋面儿,打发叫花子呢!
“钟叔,给我打!把他身上的灵石全抢过来!还反了天了,一个外来人欺负本地人!”
“得令!”
张博谦背后站着的钟志勇,也就是那个凡境巅峰强者,身形一晃,就向奇托袭去!
“不打得你跪地求饶,我谦少就在城头倒立撒尿!”
这时候,张博谦还沉浸在接受奇托求饶的美梦里。
说时迟,那时快,
钟志勇飞身向前,就在一拳将至,即将打中奇托后脑勺之际,
奇托看都不看身后,脚步不停,直接反手一抓,
那手就像长了眼睛似的,一下子箍死钟志勇袭来的拳头,
从下至上,越过头顶,钟志勇就像奇托手中的一包沙袋,甩了个大弯,
“嗙”地一声炸响,钟志勇就被摔在奇托跟前,惊起一阵烟尘。
待烟尘散开,只见地面上被砸出了个不大不小的坑,皲裂纹向四周散开一丈远。
可想而知,这一砸,到底奇托用了多大劲儿。
这一摔,直叫钟志勇眼冒金星,五脏翻涌,七窍流血,
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他就一命呜呼。
可见,凡境巅峰又如何,不突破凡人极限,终究是只蝼蚁,
初入仙境的人,仅凭力气,就可随意将之捏扁搓圆。
“少爷,快跑!他……他是仙境修士!”
说完这句话,钟志勇吊着的最后一口气也落下了。
悲催的钟志勇,出场帅不过三秒,就为主子的任性买了单,一命长辞。
“嗯?钟志勇的命牌碎了?!”
张家大院深处,一间屋子里,
这里放置了张家所有重要人物的命牌。
此刻,说话者,是张家的一个锦衣老者。
他是张家的掌舵人,张博谦的二爷爷张传东。
没有停留,张传东火速叫人,
张志勇死了,那他保护的张博谦可能也陷入了危险!
在他眼里,
奴仆,死了一个,还有千千万万个,
但张家嫡传血脉,一个都不能少!
……
许是地上流淌的鲜血点燃了兽性,
奇托不再压制自己心中的愤怒,
瞳孔颜色由棕黄色,变成了本体的碧绿色。
“啊——”
张博谦后知后觉地尖叫,
一屁股坐在地上,
钟志勇的死给他带去莫大刺激。
不一会儿,一股温热的液体从他裤裆处渗出,淌了一地。
他吓尿了……
从前欺蛮霸市,所遇困难都由钟志勇替他解决,
要么打不过,对手也会看在张家的面子上,放过他。
总之,张博谦含着金汤匙长大,没跌过跟头。
可没想到,这次一脚踢在了铁板上,栽了!
一路拔劍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看着奇托逐渐向他走来,张博谦全身发软,抖得像筛豆子似的,脸色苍白,冷汗直冒。
抛开钟志勇,他啥也不是,只会在嘴里无力地呢喃。
“你还要这一百上品灵石吗?”
奇托站在张博谦面前,拿出一袋灵石,蹲身下去,牢牢地盯着张博谦的眼睛。
“不不不,不要了。我这,我这还有几十颗上品灵石,以及一些赌场的贵宾卡,卡里有十多万金币,你拿出。”
张博谦挤出一丝比死还难看的笑容,
手哆哆嗦嗦地从怀里掏出一只钱袋,几张各色卡片,
双手捧着,欲献给奇托,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怂包……”
奇托看都没看一眼他的东西,
站起身,一脚将张博谦踹趴下,
将他的脸用脚踩着,贴在了自己尿的那滩黄色液体里。
也不知是吓得,还是怎地,张博谦晕过去了。
奇托也不管他是死是活,
径直看向周边的围观者,
“你们谁知道这只垃圾是谁家的?劳烦去报个信儿,就说悍匪绑架了他,让他家里人来给他擦屁股,不然就撕票。”
此时,在场的看客中发出了错落不齐的笑声,
有嘲笑,有幸灾乐祸,也有冷笑……
没人站出来,也没人反对,都是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我来!”
一声冷喝从人群之外传了进来,
众人闻之,纷纷让路。
只见,张传东率着一众张家人走了进来。
“你是?”
“你脚下那个人的二爷爷张传东!”
“喔~你是他二爷爷……嘶……我怎么不记得我有一个这样的怂包玄孙呢?”
奇托假装皱眉思索,手指轻敲着脑袋,貌似很头疼的样子。
“你!”
张传东瞬间听懂了奇托在拐着弯骂他。
“废话少说,放人!”
张传东握着手中长棍往地上一杵,长棍瞬间没入地下一尺之深。
一股若有若无的仙家气息从他身上溢散出来,
一丈之内,无人可近身。
“想要回你孙子,可以。”
奇托竖起一根手指头,一脸戏谑地看着张传东。
“你要多少赎金,直说!别跟老子打字谜!”
“一万上品灵石。”
此话一出,在场围观者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这悍匪还来真的,口气真大!
一万上品灵石几乎要挖废一条小型矿脉,才凑得齐。
张传东轻皱眉头,捻着下巴胡须,
“你要的太多,没有诚意!”
“八千!”
“还是太多!”
“五千,最低价!还不行就撕票!”
奇托作势要一脚碾碎张博谦头颅,
“别别别!五千,就五千!”
“不要现货,要灵石卡,存在北域最大的钱庄。”
奇托所说的最大钱庄,就是金善真的那个典当钱庄“风里来”。
“行,你保证不伤谦儿分毫,我马上派人准备。”
“快点儿,给你们半柱香的时间,本大爷没耐心!”
面对奇托的傲慢强势,张传东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快点儿去!听不懂人话啊?!”
张传东吹胡子瞪眼,怒气对着自家族人发泄道。
不一会儿,那张承载五千上品灵石的水晶卡就送到了奇托手里。
“给!接好你张家的怂包~”
一脚踹飞,张博谦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连同滴滴尿水一起飞进张家人群。
确认自家孙儿只是受惊过度后,张传东的**筒瞬间炸了!
“狗贼,老夫要宰了你!”
说着,从张传东身上,无形波动散开,
一股仙道力量直冲云霄,引动天地色变!
此时,天香阁第七层,
楚南正和童秋一同倚在窗口,观看下方的精彩表演……
就算是这个时候,楚南也不忘捧着个大号鸟腿直啃,
“西猪,那个老鸭鸭好厉害啊!”
“把东西吞下去再说。”
“你看,嗝……原本晴朗的天都嗝……阴沉下来了。”
楚南吃得满嘴油,还不忘点评战斗。
“那个老头虽仙境初期,但仙元散漫,十之八九都散溢体外,用来勾动天地之气了。简单说,就是个银样蜡枪头。”
“喔”
……
大街上,张传东怒火中烧,
要是视线能洞穿肉身,那奇托估计早就被张传东射成筛子,死得透透的了。
“辱我张家人,势要用命赔偿!”
举起长棍,张传东就囫囵往前劈,
棍身急速变大,转眼间,长度就有三丈余,
风声猎猎,带起两堵风墙,这阵势,是要一棍轰爆奇托的节奏!
奇托也不弱,他侧身一让,堪堪避过棍身,
只听“嘡”的一声巨响,路面炸裂,碎块向四周飞溅,瞬间洞穿不少凡人肉身。
那两道因速度太快而带起的风墙,也瞬息爆炸,冲破了两边房屋。
一棍之威,半条街尽毁!
奇托见状,心底也是一惊:“这老头子棍法如此了得,注入仙力后,我都没法硬抗。”
但奇托转念一想,顿时心生一计,
他还要在张传东的怒火上浇点油!
双脚一跺,大腿肌肉绷紧发力,奇托凭肉身之力冲上千米高空,
调转头尾,奇托踏裂空间,
如炮弹一般直射而下,似要锤爆张传东!
“老家伙,你的寿命已尽,歇息了吧。”
奇托调侃一句,身形已至,拳头都快被空气擦出火花。
张传东闻言更怒,他搅动长棍,把棍棒作枪使,枪出如龙!
数丈长的棍棒旋出几朵枪花,向空中疾坠的奇托棒打而去!
不料,奇托醉翁之意不在酒,
面对几朵磨盘大的枪花,奇托一眼认清真实的棍头,
他迎棍而上,错开棍头,
用手肘轻轻一击棍身,
借力打力,自身行径悄然发生改变。
此刻,张传东也意识到了什么,
他下意识往张家人群方向靠,
可一个俯冲,一个横移,终究前者更快几分,
“风雷掌!”
张传东口念仙诀,以掌换棍,磨盘大的实质掌风轰向奇托,
奇托见状,脸上绽放神经质的微笑,
“老家伙,你太慢了!”一道意识传音,渡向张传东,
随即左手还击,抵消掌风,
右手往前探,变形兽爪,
比人手大四五倍的兽爪一下子抓住人群中的张博谦,
“咔嚓,啪!”,
先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水袋压破的声音,
昏迷中的张博谦被奇托一爪拍成肉酱,血溅四方!
“啊——!我的孙儿!狗贼,我与你势不两立!”
张传东目睹张博谦惨死,一下子红了眼,
他全身仙元鼓荡,一股磅礴的能量波动震荡开来,
瞬间摧毁了周遭十丈方圆的建筑,
不少来不及后撤的围观者也遭殃,
炸成了朵朵血花,尸骨无存,
天上,雷云聚集,电闪雷鸣!
“张氏古法-化龙击!”
一声凄厉大喝,张传东飞上高天,冲入雷云中。
不过数息,一股淡淡的龙族威压破空传来,
“竟然真的有龙族威压,好真实!这不是幻术。”
奇托心头发闷,他贵为碧瞳漠海兽,本质上是地阶高等灵兽,
和龙族相比,差了不止一个等级,对方一出生就是中品仙兽!
这种血脉压制很可怕,奇托纵有十成功力,也只能发挥八成,甚至更少。
随着一声龙吟从雷云中传出,一头巨大的雷龙冲出雷云,
在高空腾云驾雾,扭曲盘旋。
虽是仙法拟态,但其龙鳞片片分明,反射出森冷寒光,四只龙爪大如方桌,体长十丈不止。
盘旋起来,比一座小山还大!
“这家伙,有点手段。”
童秋直言,他盯着空中盘绕的雷龙,眼中露出一丝惊奇,
张传东在他眼里不算什么,但是这张家古法确实有点意思。
童秋猜测,
这拟态仙法如此传神,很有可能是张家先祖得到过龙族精血,并融进自己的血脉。
其后代一旦发动拟态仙法,就可激活血脉中的龙族精血,
进而化身为龙,兼具龙族的形体和几分实力!
这雷龙由张传东引雷电所化,
仙体与雷龙结合,此时的张传东已非奇托可抗衡,
就算奇托变回本体,估计也会落入下风,
没办法,血脉压制不是闹着玩的!
此时,奇托依旧淡然,他没选择逃,或攻击,
仔细看他的眼睛,其实他也有点心虚,
他在赌,赌自己的计谋一定能成功,
如若不然,在雷龙攻势下,自己毫无防备,虽不致死,但重伤无疑。
站在已成废墟的大街上,
这里只有奇托一人,
围观者早已退出千丈已外,
近前的好几朵血花就是铁的教训!
奇托静静地看着那条如彗星撞地球一般,俯冲而来的可怖雷龙。
童秋和在暗处的不少人都在猜测,
这奇托到底有什么手段,可以如此风轻云淡地接下这一击。
只见,奇托缓缓掏出了一个小玩意儿,举向天空……
天上,雷龙移形瞬息百丈,眼看就要撕裂大地,一举干掉奇托,
可就在这时,奇托手中的小玩意映入张传东眼帘,
“那是?!”
张传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雷龙龙躯一滞,
这一波强行逼停,其后果是张传东受到反噬。
硬生生抗住压力,导致其五脏错位,经脉部分断裂,
腹中鲜血涌上喉头,
但被张传东一口回吞下去。
其气势瞬间衰落下来,
无法,张传东咬牙切齿,也只能忍痛化掉雷龙法,露出真身。
这雷龙法每个张家嫡传子嗣都可以学,
但是每个人一生中只能施展数次,其血脉中的龙族精血就会消耗一空。
就这样白白浪费一次,张传东心在滴血!
身为一个汨罗城二等家族的掌舵人,他深知那块黑水晶铭牌的意义。
能拿出这块铭牌的人,就算不是铭牌主人,其背后之人也不是张家招惹得起的。
若真惹上那等大人物,翻手之间,不用其本尊亲自动手,张家也会在一夜之间覆灭。
所以比起一时痛快,张传东要以大局为重。
凭他毒辣的眼力,自然知道这块黑水晶铭牌不会有假。
天香阁做出来的黑水晶铭牌,自己见过,几乎不可能仿造。
“这畜生,竟然拿我的铭牌这么用,靠!”
童秋自然也看到了,他千算万算,没算准这一出。
这让他哭笑不得,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你好卑鄙!”
飞身落地,张传东捂着胸口,面如金纸地恨道。
“哎,为了看你吃瘪,只能出此下策。”
“你!”
张传东再次哑口无言,第一次被拐着弯骂,第二次气急攻心。
还都是同一个人!
一时间,张传东心火冲脑,
再也压不住内伤,一口心脉之血夺口而出,飙了一墙。
“要怪,就怪你家孙子,目中无人,贪得无厌吧。”
騙仙記:天才少女升級錄
奇托走上前,拍了拍张传东的肩膀,潇洒地消失在巷口。
“谦儿……”
张传东看着地上爆开的那摊血迹,心中无限忏悔:“都是自己教导无方,娇纵溺爱埋下的祸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