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tf1js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機獅咆哮 起點-第七百二十一章 加拉爾霍恩之驚變展示-qda4v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伊兹纳里欧·法里德!!你可知罪!!”
空间广阔的议事厅当中回荡着严厉的责问之声。
危險情人:總裁,輕點疼 倩倩倩倩
在这股声音当中,象征着七星家族的徽章旗帜正微微地摆动着,似乎在回应着这响彻议事厅的严厉声音那般。
而在旗帜之下,除了那面代表着法里德家族的金色巨狼旗帜之下,空无一人的席位之外,其余六面旗帜之下,皆以坐满了七星家族的六位当主。
他们齐集在这里并无他意。
为的,就是要调查清楚那突如其来的厄祭复苏到底是不是人为原因而导致的?
而且,导致这一切发生的人更会不会是执掌七星家族之一,法里德家族的当主,伊兹纳里欧·法里德。
厄祭战结束后的这数百年间,七星家族围绕着加拉尔霍恩的权柄所展开的明争暗斗早已经存在着七星家族以及加拉尔霍恩当中。
只是,这一切都是尽在不言中的。
重生三國混帝王
无论是谁,都明智地将底线设在了所有人的默契界限当中。
如今,这条界限似乎已经被突破了。
而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元凶却对来自六位当主的压力熟视无睹,依然平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以巴古兰赞公为首的六位当主。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巴古兰赞公。这一切,让你,让各位感到很意外吗?”
伊兹纳里欧·法里德露出了一丝微笑,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所面临的局面。
“如果真的是你所导致的厄祭复苏,那你便是七星家族,加拉尔霍恩,乃至于人类的罪人!作为七星家族之一,法里德家族的当主,曾经终结厄祭战的英雄后裔的你竟然犯下如此滔天罪行!!”
巴古兰赞公的声音如雷霆滚滚在议事厅中响起。
那响亮到几乎让人感到耳朵生痛的声音,几乎让人无法相信巴古兰赞公竟然会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
“罪行吗?巴古兰赞公。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罪行!这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时代,已经变了!巴古兰赞公,还有各位七星家族的当主。”
伊兹纳里欧·法里德轻轻笑着,无惧于巴古兰赞公的责问,更无惧于坦然承认他便是导致厄祭复苏的元凶后的责难。
“法里德公!你这是承认你便是导致厄祭复苏的凶手了?”
坐在巴古兰赞公右手边,留着大胡子的中年男子目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逼视着伊兹纳里欧·法里德。
“我不是说过了吗?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艾里安公。一直被我视为对手的你,不会还会执着于如此无聊的话题上吧?”
伊兹纳里欧·法里德面对着自己最大的对手,莱斯达尔·艾里安之时,却是露出了一副冷笑的模样。
魔導之
这一刻,伊兹纳里欧·法里德的表现终于让六位七星家族的当主清晰地认识到真相了。
惡少新寵
“诸位。看来我们七星家族恐怕变少了。”
巴古兰赞公面色阴晴不定,最终缓缓地说出了这一句话。
“等等!巴古兰赞公!伊兹纳里欧·法里德是个人行为,与麦基利斯·法里德无关。更何况,我们能够发现伊兹纳里欧·法里德的罪行,也是多得了麦基利斯·法里德的大义之举。”
一听到巴古兰赞想要提出取消法里德家族的荣誉之时,作为法里德家盟友的巴度温家主第一个开口阻止。
“麦基利斯吗?也罢!那么······”
巴古兰赞公皱了皱眉,还没有说完一句话时,却被伊兹纳里欧·法里德突然响起的笑声给打断了。
“哈哈哈哈哈哈!!可笑!可笑之极!!本来以为我的自投罗网ꓹ 会让我看到什么与众不同的事情发生。结果,却依然还是一样!加拉尔霍恩已经死了!不管外界发生任何变化ꓹ 加拉尔霍恩都依旧按照那早已经腐败不堪的脚步。”
“真是可笑之极!!”
“伊兹纳里欧·法里德!!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既然已经认罪了,就老老实实地接受审判!!”
刚刚接过七星家族之一,库赞家当主权柄的少年ꓹ 伊欧古·库赞终于忍耐不住跳出来,毫不客气地指着伊兹纳里欧·法里德破口大骂。
然而。
寻常人或许会畏惧于库赞名号ꓹ 但作为对这个稚嫩未退,眉宇间还有少年人那股不分青红皂白ꓹ 一心钻入自己所认为正确的牛角尖的伊欧古·库赞一清二楚的人ꓹ 伊兹纳里欧·法里德却不会被其吓到。
“哼!什么时候轮到只会对艾里安摇头摆尾的小狗在这里狂吠了!”
“你!!伊兹纳里欧·法里德!!你竟然侮辱库赞之名!!”
果不其然,伊兹纳里欧·法里德只是稍稍一激,年轻的库赞便马上火冒三丈,想要当场跳下去,教训一下这个罪人!
“冷静!伊欧古!”
幸运的是,坐在他旁边的莱斯达尔·艾里安却出手拦住了他。
“伊欧古。现在还轮不到你说话。对吧?伊兹纳里欧。”
總裁的千金寵妻 煢煢白兔
莱斯达尔前半句是在安抚伊欧古,后半句却是看向伊兹纳里欧的身后说道。
“哼!我的好儿子。果然是你泄露了吗?”
伊兹纳里欧冷哼一声ꓹ 头也不回,便知道泄露他的秘密的人已经来到了议事厅。
“是的!法里德准将。作为加拉尔霍恩的军人ꓹ 保护市民是天职所在。而法里德准将的行为ꓹ 无疑就是将加拉尔霍恩的使命ꓹ 七星家族的荣耀肆意地丢在地上践踏。”
麦基利斯那透着坚决的意志的声音从伊兹纳里欧·法里德背后传来ꓹ 回荡在议事厅的上空。
“为了阻止法里德准将的罪行继续恶化下去,也为了让敬爱的父亲回头ꓹ 我不惜让法里德之名蒙上阴影ꓹ 也要阻止父亲继续在错误的路上走下去!”
听着麦基利斯的话ꓹ 伊兹纳里欧嘴边的冷笑越来越深,也越发地邪魅。
“听起来很像那么一回事!法里德的子嗣啊!!但是ꓹ 你真的能握紧法里德之名吗?麦基利斯。我心爱的小羊羔啊!”
“轰!”
伊兹纳里欧的话声刚落,一阵轰鸣突然袭击了议事厅。
轰隆隆的轰鸣声刚在议事厅上空回荡的瞬间,便是一大片天花板的残骸毫无征兆地朝着下方砸了下去。
滚滚沙尘中,
大大小小的天花板残骸一举将树立在议事厅中的七面旗帜尽数砸倒,更将六位七星家族的当主笼罩在其中。
“艾里安大人!!”
突如其来的意外中,伊欧古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并下意识地朝着身边的艾里安扑了过去。
“父亲!!快躲开!!”
另外一边,与麦基利斯来到这边,却没有开口说话的加里奥也是一个箭步冲到旗帜之下,一把将巴度温当主扑倒在地上,将其护住。
至尊狂妃
除此之外,其余三位当主便是自顾自地,要么滚落在地,要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天花板残骸砸落下来,将自己带入了无尽的黑暗当中。
“巴古兰赞公!”
卡尔塔动作稍微慢了半步,而且更迈开脚步的时候,却被麦基利斯一把拉住了。
“卡尔塔!别去!已经太晚了!”
麦基利斯的目光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那已经倒下的旗帜所在之后,便看向被沙尘笼罩的那个位置——伊兹纳里欧·法里德并没有被天花板残骸所笼罩。
“咔!”
就在这时,从被砸开的天花板中传来了一声轻响。
是一条长长的机械臂。
只见,那机械臂从天花板缺口中延伸而下,延伸到了伊兹纳里欧·法里德所在的位置。
“不好!伊兹纳里欧要跑了!”
麦基利斯目光一动,下意识地从腰间摸出手枪,举枪欲射。
“哈哈哈哈!麦基利斯。想要开枪的话,就尽管开枪吧!现在,法里德之名,即将属于你的了!!”
可是,看着被机械臂抓住,带上天花板的男人,麦基利斯却迟迟未能开枪,只是静静地注视他的离开。
直到伊欧古·库赞的尖叫声响起。
“不!!艾里安大人!!快醒醒!!!”
“不好!巴古兰赞公!”
一听到伊欧古·库赞的尖叫声,卡尔塔不顾依旧还在翻滚的沙尘,以及随时还有可能再度落下的天花板残骸所带来的危险,迈开脚步冲了过去。
紧接着,卡尔塔充满恐慌的声音传来了。
“麦基利斯,加里奥,快过来!巴古兰赞公···死了!!”
恐怕加拉尔霍恩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一场惊变竟然会以如此戏剧性的变化登场。
其变化之快,甚至超出了大部分人的常识。
首先作为终结厄祭战的七星家族之一的法里德家族当主,伊兹纳里欧·法里德竟然是引发了现代厄祭复苏的元凶。
其次,便是作为法里德继承人的麦基利斯·法里德更是大义灭亲,主动向加拉尔霍恩总部揭穿了伊兹纳里欧·法里德的阴谋。
最后,便是掌控加拉尔霍恩的七星家族诸多当主对伊兹纳里欧·法里德进行审讯之时,阴谋败露,恼羞成怒的伊兹纳里欧·法里德竟痛下杀手,一举将七星家族当中最老者巴古兰赞公给杀了,更让莱斯达尔·艾里安,福尔克公两位当主负伤昏迷,只留下刚刚接任库赞权柄的伊欧古·库赞,以及幸免于难的巴度温父子,获救归来的卡尔塔·伊修,大义灭亲的麦基利斯·法里德收拾残局。
哪怕反应过来的巴度温公第一时间封锁了消息。
但加拉尔霍恩总部顶上那扎眼之极的破洞却是不容置疑的明证,再加上那不知从何而来,光明正大将伊兹纳里欧·法里德带走的神秘机体,七星家族诸多当主遇袭的谣言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地球圈。
“麻烦了!加里奥,麦基利斯。没想到局面竟然会变成这样。现在,整个总部能够运用起来的人手很缺乏,甚至人心也开始变得不安了起来。”
重新洗涮一番,都无法洗去差点就步上巴古兰赞公之后的恐惧的巴度温公长长地叹了口气。
在他的面前,正站着自己最为满意的儿子以及未来女婿。
“父亲。难道说就连你也无法安抚大家吗?”
加里奥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
巴度温公摇了摇头,叹息道:
“其他家还好说。但是,法里德家和巴古兰赞家那边,我很难说得上话。麦基利斯。你也知道原因的。”
现在,巴度温公将矛头指向了沉默不语的麦基利斯。
就连加里奥也知道巴度温公是在逼着麦基利斯做出决定。
要么,借着这个机会夺取法里德之名,要么,彻底地撇清与法里德的纠缠,从而成为巴度温家的人。
选择···
其实,麦基利斯早已经做出选择了。
他,全都要!
“我明白了!父亲。现在,我便去安抚法里德家,并且会以法里德之名给巴古兰赞家一个公道。”
看着麦基利斯坚定不移的背影,巴度温公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看不透自己亲手挑选的女婿了。
他的野心···
似乎很大!
大到让他都看不清楚。
“加里奥!帮我给卡尔塔·伊修打一句话。现在最要紧得事情,就是尽快整合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伊兹纳里欧·法里德,恐怕会很快再次发动攻势。”
情夢柝 蕙水安陽酒民
“是!父亲!”
世間自在仙 碧海藍天是我老婆
加里奥顿了顿,有些犹豫。
“加里奥,还有事情吗?”
“是的!来这里之前,麦基利斯就跟我提到伊欧古·库赞那边,似乎有些不安定。”
“伊欧古·库赞吗?”
一提到这个过于年轻的库赞公,巴度温公便更加地头疼,但也无可奈何。
“算了!随他吧!现在,我们的任务是尽快稳定局势。至于库赞公,就看他怎么选择了。”
加里奥张了张嘴巴,但最终还是沉默了。
自己父亲的反应,正如麦基利斯之前私下与他所说那般。
现在的加拉尔霍恩当中,恐怕已经没有人能够控制得住伊欧古·库赞了。
能够控制着这条疯狗的莱斯达尔·艾里安却不幸负伤昏迷,躺进了医院里面,不知何时才能够苏醒过来。
也就是说,在眼下局势当中,变数最大的人除了伊兹纳里欧·法里德之外,便是伊欧古·库赞这条因为主人负伤,而可能变得更加疯狂的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