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rsu4l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起點-第222章 輩分是理不清的-1q4o0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我现在要个破葫芦有什么用,装你妈?”
都市超級特種兵
这……青辰是真的陷入了久久的沉默,因为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听错了,堂堂的道祖鸿钧居然被自己逼得爆粗口骂人?
怎么可能!他不是早就斩掉三尸了吗?
“对不起,那个,我没挺清楚,”青辰失神了,没意识到自己说出了声,“你刚才是在骂我妈?”
鸿钧端起身前的酒盏:“师父,你说什么呢,徒弟刚才可一直都没有说话,你莫不是喝醉了,迫不及待想要回去见新娘子了?”
宾客席间一阵轰然大笑,他们大概是都觉得青辰已经喝醉了,同时也为这“浓浓师徒之情”感到羡慕。
不过,在场一些年纪大的家伙们心里可都是清楚的很,这所谓的浓浓师徒之情两人,当年可是在战场上殊死决斗过,恨不得生啖对方的肉那种交情。
“啪!”
象牙箸被折断的声音。
青辰“哗啦”一下子站起来了,在桌子上一拍就把筷子给拍断了,“鸿钧,你小子,不给老子……”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搂住了。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貓叔
“师公你还不赶紧去见你的新娘子那边都已经等不及了!”女娲见状赶紧过来将青辰揽过去,拖着他的胳膊把他往洞房拽。
该死,这家伙,好不容易他跟师父能够形成这样微妙平衡的局面,要是一方谁忍不住发火,两边打起来,那可就不是他们能收拾得了的。
但是,某人压根就不领情,而且还跟她推推搡搡。
“你干嘛!我老婆我自然会去找,用得着你管吗!”青辰划拉开她,“我是说,鸿钧啊,你小子,不给老子好好当你这个道祖的话,那你就是得,小心了,因为你要知道,虽然你现在很威风,可是说白了,你也只不过是天道的一个代言人,虽说适合这个位子的人不是很多,但你也不见得就是唯一一个啊!”
鸿钧愣了一下,他刚才还以为青辰是也要骂人呢,这个结果倒是让他意外,于是恭谦地说:“自然,师父本来,是比我更合适的。”
这话是说,本来,说明可以是,但是你在某方面做的不够好或者出了什么岔子,导致你这个师父,得罪了天道。
青辰摇头,“不不不,你没有理会我的意思,我的意思啊,是说,这个什么大道,它其实很坑,它现在重用你,你就是受众人敬仰的道祖,可有一天它要是将你弃如敝履,那你可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鸿钧的手微微颤抖,他心中有一种冲动,可能会让他说出不该说的话:“所以师父,才会去和罗睺一样,追求以杀证道是吗?”
一言既出,四座皆惊。
以杀证道?这可是个很久远的传说了,不过,其实也不算久远,可是话题性足够劲爆,那就是可以引起广泛讨论的事情。
青辰怔怔的,最终在原位坐下,“好,既然你说到这件事情了,那咱们也打开天窗说亮话。”
鸿钧还是有些紧张的,刚才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就把罗睺和他的事情主动说出来了,可能是被青辰给刺激的。
所有人都在期待地看着青辰,他现在可以说是洪荒之中辈分最大,故事也最老最多的人了,至少明面上来看是这样的,在场的宾客都想从他口中得到一点传授,说不定修为的提高,比起道祖亲自传道还要来得效果好呢。
青辰深呼吸,一开口,就是“锦绣文章”。
最強透視
“你就说当娘东皇太一……”
揪住指腹小逃妻 南初
“等等等等!”鸿钧连忙叫住他,“我这个,脑子有点混乱,喝了两杯有点不胜酒力,咱们刚刚是聊什么来着?是证道吧?怎么扯到东皇太一身上去了?”
青辰有些呆滞,看上去不是很理解地说:“你认识东皇太一吗?”
鸿钧有些不解,但还是点头:“认识啊。”
青辰继续问他:“跟他关系好吗?”
鸿钧点点头,“算好吧,熟人。”
这怎么还有种德云社说相声的感觉呢?
“那不就对了!”青辰一拍大腿。
“这哪儿就对了?”
青辰拿起断了一半的象牙箸,手里拿着对大家比划起来,激动地解释道:“您想啊,您现在已经是道祖了吧?东皇太一当年没少给您出力吧,所以这成圣的事儿……”
鸿钧连忙用吃的塞住他的嘴,“师父师父,您还是多吃点,我刚刚就跟你开个玩笑啊,这个什么以杀证道以力证道其实都是传说,压根就没有人练成过的,连我也没有见过!”
最美遇見你 顧西爵
宾客都有些意外,虽然不知道青辰想说什么,可是道祖今天也真够奇怪的,完全没有平日里想象的那般威严和端着,相反的,居然还有点像个沉不住气的年轻人?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在师父面前,永远都是小孩吧。
青辰得意地笑了,噙着酒意笑容是那样的灿烂,小样,还跟我斗嘴皮子,你斗得过我吗你?真以为咱被你骂了一句喝了点酒就把持不住脑子不清楚了?
套路深着呢,古代人,咱可是从现代过来的,总算也是进化了多少万年,总不至于套路还比不上你个比原始人还原始的混沌人吧?
偷天換帝
第一坑神 風少哲
酒席还在继续,青辰挨个打了一圈,一个个的都要跟他敬酒,青辰还真喝得有点微醺了,控制和不控制,那酒对自己的效果是不一样的。
而在鸿钧对自己敬过酒之后,青辰又想起了搞事情的借口,决定搞点幺蛾子。
“小陆呢?小陆怎么没来?”借着酒劲,青辰跟撒泼似的叫唤着,“那个谁,风允诺,赶紧的,把小陆给我找来,陪我跟道祖喝酒!”
风允诺听到青辰的传唤之后一路小跑过来,有些犹疑,“师父,这个,小陆是谁啊?”
鸿钧的脸一阵抽搐,不是因为小陆,而是因为风允诺那句“师父”,现在已经有不少宾客在议论纷纷地对他和风允诺指指点点了,仿佛风允诺就是下一个道祖,这一点就让太上老君很没有面子。
毕竟他好歹也是道祖的大徒弟,按照自古以来的规矩说,应该是他继承道祖之位呢。
其实,风允诺……哈,大家都知道,他师父玉鼎真人嘛,怎么会是青辰呢,这一点,也算是他机灵的表现吧。
要是这点脑子和眼力劲以及占便宜的无耻天分都没有,那也就不会被青辰看中了。
“就是陆压道人,”说着青辰趁着酒意大力在鸿钧肩膀上拍了一下,“你师兄啊,请来的客人!”
荒野巔峰 八九燕來
“平凡”的海賊生 過路的黑
鸿钧只能尴尬地笑一下。
该死,还师兄,玉鼎真人是风允诺师父这件事情,鸿钧可是知道的,这下子,自己徒弟的徒弟居然还成了自己的师父,辈分全给整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