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言小說

m542l精华小說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txt-第206章 幕後相伴-3a3i4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啊!!!”
两个粗壮大汉从昏睡中睁开眼发出刺耳的尖叫,那酸爽简直要了他们的老命。
“谁TM泼我,泼的这是什么疼死老子了,火辣辣的疼。”黑衣大汉叫骂出声。
秦朗一个反手扇过去,“怎么?睡了一觉就不认识你爷爷我了!”
黑衣大汉这才想起来自己是被人家抓了现形。
相比而言蓝衣大汉就淡定多了,他虽然也是疼得呲牙咧嘴,却很快意识到自己身陷险境。
“爷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黑衣大汉跪地求饶,他们的手脚都没有被绑。
因为他们已经被挑断了手筋脚筋,已经算是半个废人。
满身都是皮开肉绽,看着很是瘆人。
“叔叔,他为什么叫你爷爷呢?明明他比你还老!”
来自冷暖暖小朋友的灵魂拷问。
她一点不怕这种血腥的场面,当然冷子康更不会害怕,他还在研究桶里面放的是什么?
秦朗“噗嗤”一声笑出来,冷清悠可没笑,她走到黑衣大汉前,一脚把他踹翻在地。
“说,到底是谁指使你们做的?”
“我不知道。”黑衣大汉依然嘴硬。
冷清悠从秦朗手里接过刀子,她把刀子往黑衣大汉脸上比划了下。
“我第一次用刀子没有轻重,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刀子硬。”
蓝衣大汉不由自主地往后挪了挪,他怕血溅到他脸上。
“躲什么躲!”冷清悠的刀子的确没长眼,它一下扎到蓝衣大汉的大腿上。
“女侠饶命,我可是很老实,不骂人,不惹恼你们。”蓝衣大汉一副很委屈的表情。
“我看最不老实的就是你。”冷清悠把刀子从蓝衣大汉腿上拔出来,鲜血顿时呈喷溅状。
燕厉寻捂住冷暖暖和冷子康的眼睛,这也太血腥,不适合小孩子看。
冷暖暖和冷子康同时把燕厉寻的手扒拉开。
“爹地,我要看,我要看嘛!”冷暖暖摇晃着燕厉寻的胳膊撒娇。
最強五小姐 花輕舞
相比起来冷子康就稳重多了,他淡定地说:“我也要看。”
“好吧,那你们离远点。”燕厉寻抚额,真不知道带他们来是好事还是坏事。
邪王的金牌醜妃
冷暖暖和冷子康乖巧地站在燕厉寻身后不影响他们视线的地方。
冷清悠把刀子上的血往蓝衣大汉身上蹭了蹭,“再给你们两个一次机会,我说过我不会用刀子,下次扎哪儿我就不知道了!”
黑衣大汉看到冷清悠的刀子划过眼前,他条件反射似的往后躲了躲。
重生之命當爭 半畝南山
“燕厉寻,给我拿块布蒙上眼,我看练练手。”冷清悠冲燕厉寻喊道。
燕厉寻应了声:“好。”
两个粗壮大汉瞬间变了脸,妈呀,以为这是扎飞镖吗?
貌似刀子扎到身上会更疼。
他们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底看到了恐惧。
黑衣大汉率先五体投地,“女侠,我招我全招。”
“老虎,你……”蓝衣大汉本想再劝劝黑衣大汉,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
他不是没注意到冷清悠后面的男人,那个男人浑身的戾气,就是不说话,已经像门神一样。
“是一个女人打电话给我们,让我们接了这笔生意。我没问她是从哪里得知我们的电话,但是能知道我们电话的一定是熟人推荐。”
黑衣大汉蒙棱两可的回答让冷清悠挑了挑好看的眉毛。
“没意思,看来我应该再玩一会儿,没有诚意的东西,留着也是浪费粮食。”冷清悠一个甩臂,刀子从指缝溜出去插到黑衣大汉眼上。
黑衣大汉“啊”的一声,发出凄厉的惨叫。
真可谓是人间悲剧,她不是说没用过刀子嘛,怎么扎这么准。
紅袍法師
蓝衣大汉打了个寒战,“我交代,我都交代。”
冷清悠没说话,而是拔出刀子,一脚把黑衣大汉踹开。
黑衣大汉疼得昏厥过去。
蓝衣大汉哆嗦着说:“不是我们不想说,真的是有个女人打电话让我们做的,还给我们转来了定金。不信你看我的手机上还有有转账记录,我也把跟她的通话记录做了录音。”
“手机?”冷清悠挑挑好看的眉毛。
“大嫂,手机在我这儿!”
秦朗屁颠屁颠地把手机递给冷清悠,
是的,他们捉住这两个偷孩子的人渣便没收了手机。
冷清悠从里边翻出通话记录,即便的确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给你们一百万定金绑架那两个孩子,事成之后我会追加两百万作为奖励。”
燕厉寻听到这个声音时,有一瞬间的愣神。
这个声音冷清悠没听过,但是听着这个女人的口气,好像跟自己有多大的仇怨。
“燕厉寻,能不能通过转账记录查出幕后主使?”冷清悠把手机递给他,他没有接。
“不用,我已经知道是谁!”燕厉寻皱着眉头说。
冷清悠这才注意到他的神情有些异样。
“我们走吧。”冷清悠把刀子甩出去,好巧不巧地也扎中蓝衣大佬一只眼。
蓝衣大汉捂着眼撕心裂肺的吼起来。
他凄厉的叫声让冷暖暖和冷子康不由得把手往燕厉寻手里塞。
燕厉寻一手一个将孩子抱起。
冷清悠走之前甩出一句话:“斩草除根。”
“是。”秦朗点头应下。
他们一家四口相继离去后,程俊才赶到,他看到精准无误扎在蓝衣大汉上的刀子,有些疑惑。
“别看了不是我扎的。”秦朗不敢贪功,他也怀疑冷清悠肯定练过,要不然怎么能扎得这么准。
而上车以后的冷子康和冷暖暖活跃起来。
“弟弟,你现在知道红色粉末是什么吗?”冷暖暖还在好奇,她百思不得其解。
花開有時,頹靡無聲 水千丞
冷子康摸着下巴说:“能让他们火辣辣疼,我猜是辣椒粉。”
冷清悠摸着他柔软的头发,“子康很聪明。”
“妈咪我也很聪明的,我猜那包白色的一定是糖。”冷暖暖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说。
燕厉寻一扫知道真相的阴霾笑了出来。
他还在纠结什么呢,幸好儿女都安好,不然这一辈子恐怕就要活在阴影里。
冷清悠和孩子们的笑声,让他更加坚定了对付幕后女人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