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a3hjg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司禮監-第三百零五章 公公您糊弄鬼咧?相伴-xkozm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世间最下流而耻垢者,惟好色一事。如何能打破此关,则茫茫尘海中,无若我之高尚人格者,尚何为众所鄙之虞!”——节选自《魏公日记》。
………
魏公有些日子没有坐他的东亚号座舰了,但惊讶的发现这艘座舰被移交给联合舰队后,座舰内的摆设还是一如他老人家使用时。
还是那么的熟悉,尤其是棉被的味道,让人倍觉亲近。
可能是公公最近日理万机过于操劳,所以他老人家上船后就拉着清夫人阿巴亥进了船舱中的卧室。
阿巴亥有些不情愿,因为公公答应她的事一直没有办成。到这会,她三个儿子还被关在沈阳的大牢之中。
公公给出的解释是现在皇帝病重不能视事,所以关于建州反动战犯的处置就一直搁浅着。
虽然以公公的权势把三个继子捞出来没有问题,但外面耳目众多,尤其是朝廷里酝酿着一股反公公的势力正在蠢蠢欲动,公公不能堂而皇之的落人把柄。
“特殊时期要特殊对待,咱家身为皇军领导人,身为内廷重臣,要为全国人民做榜样,你要体谅嘛!”
最美就是遇到你 M茴
解释是合理的,完全说得通,但思子心切的阿巴亥就是越不过这坎,因此虽然她还是配合公公完成一些工作,但工作态度及以工作内容,甚至包括质量都明显的在退化,这就使得公公有些不大高兴。
在发现阿巴亥仍就排斥自已的工作后,公公气得蒙头大睡,也不知睡了多久这才慢悠悠醒过来。
船已经在海上了,能感觉到船在颠簸,而清夫人阿巴亥和着衣坐在床对头一动不动的看着公公。
“你就这么一直看着我?”
公公感到头皮发麻,心里嘀咕这娘们也不是好人,别真为了三个小崽子和自已同归于尽啊。
阿巴亥也不吭声,就跟辽东老娘们发现老爷们偷钱出去赌一样。
公公想了想,干笑一声:“好了,阿济格他们的事等忙完这一阵,我就叫人放了他们…还愣着干什么ꓹ 还不给咱家穿衣。”
“你说真的?”
听了这话,阿巴亥一下来了精神ꓹ 又恢复了往日风韵,开始工作。
公公穿戴完毕后,掐了阿巴亥一把ꓹ 啧啧一声:“只要你乖乖的,什么事都好说。”
“这次你说话可要算数ꓹ 只要你算数,我给你生儿子。”
阿巴亥怕公公又耍赖ꓹ 抓着公公的胳膊撒起娇来ꓹ 弄得公公心头痒痒,但想正事要紧便收了心神。
絕品透視高手 陳穩穩
公公的确有正事要办,船上还有十几个人等着他老人家召见呢。
無福消受
“下官盖州卫千户宋钟见过公公!”
公公刚到船上的客厅,就见门口站着的一个胖子“扑通”就跪倒在地上,尔后就是三个响头。
里面其余人见了,也是一个个手忙脚乱跪倒在地,唯恐慢了叫公公看到不高兴。
为了见魏公公ꓹ 他们从辽东各地大老远赶来,又上了这艘海船。其中有几个人还是第一次从海船ꓹ 晕了吐了好几次。
神武戰天
要不是信念坚持着ꓹ 这会怕是跟条咸鱼也没什么区别。
“都起来吧ꓹ 也难为你们了ꓹ ”
公公上前坐下,有亲卫奉上茶来ꓹ 公公小咪一口ꓹ 然后抬头指了指那第一个给自已下跪的盖州卫千户宋钟ꓹ “就你先来吧,说吧ꓹ 找咱家什么事?”
一见公公首先点自已,宋钟心头大喜,连忙上前两步恭声道:“回公公话,下官盖州卫正在接受皇军整编,在一些考核上下官有几项不达标,但下官觉得尚还年轻,还有进步的潜力,也有继续为朝廷效劳的愿望,所以下官…”
听了宋钟这番话,公公摇了摇头,环顾这十几个和宋钟一样情况的原辽东都司诸官们,“咱知道你们这些人怎么想,以为这个整编就是咱家叫人撤你们的职,夺你们的权,一个个嘴里喊咱家一声公公,心里却把咱家祖上十八代都骂了遍吧?”
“不敢,不敢!”
廚娘醫妃 魅魘star
众人惶恐均是否认。
“有什么不敢的,这事换咱家是你们,也要骂娘的!”公公摸出白帕擦了下鼻涕,海风大,又快九月了,辽东气温降得蛮快。
火血 雙煙囪
“不过呢,咱家真不是夺你们的权,实际上咱家是为你们好,你们啊遣散后原有待遇不变,还给你们发一笔补贴费用,不定期的皇军还专门组织人去慰问你们,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老同志嘛,该有的照顾都不会少…
王爺求交往
重生之我家相公字孔明 征文作者
如此,一个个的回去做你们的老爷享清福不好吗?带兵打仗又有什么好滴?咱家这是没法子,但使有法子,咱家都巴不得回老家做个太平翁咧。”
公公语重心长。
“下官…”
宋钟等人却是面露难色,笑话,你个死太监说的轻松,可一个守着百十亩地收租的地主能跟在任的官老爷比吗?
“行了,”
天使街23號1
公公也看出这帮人听不进他的话,他们能跑到这里来找他老人家已经说明了问题。
于是,他也不想再废话,摆了摆手,叫身边胡里改:“把这人的单子拿来咱看下。”
胡里改忙将宋钟的礼单呈上,公公接过看,见是白银一千两,外加一些辽东特产。不是什么巨款,所以心里不得劲。
宋钟察言观色,知道魏公公这是嫌他送少了,忙道:“公公,维新大业需要资金,下官为官二十年虽清贫至极,但也想为公公的维新大业呈上小小捐输,还望公公能够笑纳,并给予下官一个咸于维新的机会!如此,下官这辈子便不算枉活了!”
果然,一听这话,魏公公立时开怀大笑起来:“嗯,你也要投身维新?维新好啊,好啊,倘若人人都有你这主动积极的思想,何愁维新大业不成咧!”
说完,爽快的一拂袖,“说吧,你想谋个什么官?”
“下官不敢有别的奢求,但愿能在原职咸于维新便好,便好。”宋钟可是强按着心头的激动的。
“原职?不好,不好,如你这等主动投身维新的志士,咱家怎么也不能亏待了你,”
公公显然考虑的更好,但听他道:“这样吧,咱家给你官升一级,你去山东做副将如何?”
“副将?山东?”
包括宋钟在内的一干官员们都愣住了。
“怎么,山东不好?不好没关系,山东不行就去河南,河南不行就去江南,江南不行就去湖广,总之,只要你们心中真有咸于维新的诚意,咱大明朝哪里的官你们都做得咧。”
公公的真心却让宋钟等人面面相嘘,因为公公指的这些地方好像不在皇军控制区啊。
不在皇军控制区的意思就是,你魏公公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嘛,糊弄鬼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