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epyqs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起點-第622章 野心閲讀-rge9p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在封建王朝,宦官是很重要的角色。
童贯自然也是如此,他被赋予了重大的任务,给皇帝传递消息。
从监军,到戴罪立功,然后成为工具人。
童贯经历了宦官最为黑暗的蛰伏期,但他没有气馁,反而将这个喜讯告诉了远在京城的皇帝,用的就是皇城司的信鸽。只不过,鸽子用完这次传递消息,已经没有了。
信鸽就是如此麻烦,单向联系,出征的军队懈怠多少只信鸽,就只能传递回来多少信息。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除非再有人将信鸽从京城带来青塘城。要不然,最后一只信鸽离开青塘城之后,童贯也和皇城司失去了所有的联系。
而且,信鸽用了之后,还得派出去快马送消息去京城。
鸽子是一种无害的生物,任何生物被贴上了无害这个标签之后,被欺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猛禽,人,甚至野兽,都可能将半道上的鸽子扑杀在地上。
可以说,信鸽作为传递消息的工具,它只能保证带着消息离开,却不能保证一定送到。
这就非常考验运气,而童贯觉得自己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差。于是,他干脆派遣了两对快马,将青塘土司名单送去了京城。
而青塘城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有得到了李逵口头承诺的土司官职的唃厮啰人,或者说新宋人,都在等待朝廷的天使来到青塘,给予任命。因为李逵也说过,需要朝廷的最终任命,才能算是将土司官职成为传家的世袭官职。在朝廷任命之前,不算数。
好吧,青塘城内被李逵认可的土司人选们心情七上八下的,总担心最终落个一场空的恓惶。
心里没底的临时土司们想要将世袭土司的官职抓紧在手中,就不得不投其所好。
李逵喜欢什么?
巴音、等人只知道李逵不喜欢女人,其实李逵是不喜欢不洗澡的女人……只是他没说,唃厮啰不清楚而已。
李逵不在乎钱,似乎大宋的官员都不怎么贪财。
蔡京除外……
李逵倒是喜欢战马ꓹ 喜欢各种小动物。可李逵一个人吃,能吃掉多少小动物?
这天ꓹ 巴松喜饶走进了大宋在青塘的总管府,这位并没有获得李逵的青睐,更没有获得临时土司的名额ꓹ 更不要说转正正派土司了。
但这也无法掩盖巴松喜饶在青塘城内的尊贵身份,他是吐蕃中心区域乌思部落逻些城而来的贵族ꓹ 据说还和赞普有些血脉关系。这样的权贵在青塘,显然是不可能被重用。因为血脉太尊贵了ꓹ 容易引起青塘王阿里骨的担忧。
同时ꓹ 也不会受到打压。
毕竟,巴松喜饶不过是个没有根基的吐蕃权贵。
他来找李逵,被卫兵拦下:“官府重地,闲杂人等回避!”
“我是来自乌思部落逻些城的巴松喜饶,请你通报李逵大人。”
巴松喜饶不卑不亢的语气,诠释了一个贵族在任何时候的底气,可惜他明显用错了地方。衙门外看守的卫兵脸色难看起来ꓹ 正要驱赶,正好阮小二晃荡着衙门里走出来ꓹ 看到了巴松喜饶好奇地打量对方ꓹ 视线最终落在了对方的刀上ꓹ 问:“我能看看你的刀吗?”
吐蕃勇士ꓹ 战马和刀盖不外借。
可巴松喜饶刚想要拒绝阮小二,却看到了阮小二的三角眼里露出的凶光ꓹ 没错ꓹ 就是凶光ꓹ 就像是威胁要人命似的眼神。
巴松喜饶心头一紧,手攥着刀鞘ꓹ 脸上不太自然道:“这把刀是我要献给李逵大人的,小二哥想要看,自然可以。”
“我家少爷?”阮小二冷哼道:“他老人家可稀罕这等普通的货色。”
“小二哥可不要小看这把刀,这把刀的材料是用的尼婆罗的钢,吹毛短发,可砍金银。”
“真哒?”
阮小二双眼放光的盯着巴松喜饶手中的刀,这种流行于吐蕃内地的武器相对来说比宋军的长刀要短很多,和普通的笔刀差不多长短。而笔刀是直刀的一种,一般每个宋军都会装备,但只是一种一尺多长,不到两尺长的短刀,战场上用来做辅助武器,同时作为工具使用的刀具。
这样的武器,李逵用不着,也不会用。
可阮小二想要一把备在身上,好不容易看到中意的,在青塘城内竟然有人敢拒绝他的要求。阮小二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巴松喜饶,随后咧嘴笑道:“等着!”
说完,他就去了府邸。
fgo玩家的二次元之旅
巴松喜饶一直等着,从晌午等到太阳快落山,心头的怒气越来越大,可是面对宋军的护卫,他也不敢表现出来。
一直等到天黑,巴松喜饶这才明白,得罪人了。
阮小二,只不过是李逵身边的家将,用如此傲慢的举动让自己难堪。这让他尤其愤怒,却无计可施。反正吐蕃权贵是有家将的,巴松喜饶很容易的将阮小二的身份放在了家将之上。巴松喜饶没敢离开,只是实在等不及了,这才摸出一块银子贿赂门口的护卫:“这位兄台,麻烦再通报一声李大人,就说巴松喜饶有军情大事来商议。”
护卫手中掂量着银子,对巴松喜饶的身份再次看低了不少。才二两不到的样子,青塘的权贵什么时候如此窘迫过?
好在蚊子再小,也是肉。护卫也不嫌弃,既然拿钱了,就要办事。他和阮小二一样,对巴松喜饶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等着!”
说完进入府邸,然后七转八拐进入了府邸之后,找到了阮小二。
听了护卫的禀告之后,阮小二眼神微微的一凛,冷笑道:“军情,我家少爷不开口,青塘能有什么军情?”
“那是李知州的威名在青塘城内如雷贯耳,也就是这等从吐蕃内地来的权贵,还摆着吐蕃皇亲国戚的臭架子,还以为李大人真会见他似的,请小二哥放心,小弟马上出去打发了人。再说,李大人一早就出去了,怎么可能通知得到?”
护卫屈膝弯腰,一个劲的讨好着阮小二。
反倒是阮小二不耐烦了起来,摆摆手道:“算了,咱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让他明天再来。”
“明天?”
巴松喜饶压抑不住心头的怒火,仇视着护卫,最后还是扭头就走。
他怕自己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拔出腰间的刀,一刀砍杀了宋人护卫。如今的青塘城内,宋人的地位水涨船高,都是青塘人要巴结的对象。
他是来为自己谋求一份安身立命的生意,而不是来和宋人找不痛快的。
只是,他惆怅的在住处,摸着这把家族传承下来的刀,心中忍不住的悲凄起来:“人在刀在……哎……看来这把刀是保不住了!”
身外之物,只要想通了,自然没有任何犹豫。
贵族,有着贵族的取舍和果断。
第二天,巴松喜饶脸色如常,在天亮之前来到了大宋官衙前。
和昨天一样,拿出了门敬之后等待阮小二的出现。
全能修煉至尊 藍領笑笑生
阮小二还是一副不紧不慢地样子,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向了巴松喜饶,玩味道:“怎么,今天还是要给我家少爷献刀?”
“小二哥说笑了,小人是给小二哥献刀来了。”说话间,巴松喜饶面露痛色,将腰间的刀解了下来,双手托着递给了阮小二。
“算你识相。”
阮小二大大咧咧的接过了刀之后,看着刀柄上的花花绿绿的宝石,心头一阵的雀跃。终于有一柄附和本将军身份的武器了。这种花里胡哨的武器,很多军中大佬是不会喜欢的。而且这种武器唯一的好处就是,没钱的时候可以将刀柄和刀鞘上的宝石抠下来,换钱度过难关。
太花哨的东西,连李逵都不待见,可谁让阮小二是个俗人呢?
阮小二美滋滋的摸着刀鞘上的宝石,眉飞色舞的对巴松喜饶说道:“我家少爷正好起来了,只不过我也不敢保证,通报之后他会不会见你。至于这把刀……?”
“是送给小二哥的。”
“好吧,我就给我家少爷说两句好话,谁让咱是个实在人呢?”
说完,阮小二拔腿去找李逵。
“少爷,巴松喜饶来了,他说要见你商量军情。”
“巴松喜饶?是那个从逻些城来的巴松喜饶?”李逵好奇道,这个人的名字他还真听说过。只不过之前他和宋军若即若离的故作清高,而李逵又是那种不惯着人的性格。即便知道巴松喜饶在吐蕃是顶级权贵家族出来的嫡系子弟,但又如何?
逻些城,就是吐蕃政治经济中心,被誉为吐蕃的圣城。自从松赞干布定都逻些城之后,其后每一代吐蕃赞普的王城基本上都会选择逻些城定都。
李逵不觉得巴松喜饶会将进入吐蕃腹地的道路献给大宋,毕竟吐蕃和大宋可不这么对付。
可巴松喜饶来求见,肯定是为了利益。
全球通緝:千億嬌妻愛入骨
唯一的利益恐怕就是土司的官职了。
但拿什么来换?
总不能因为巴松喜饶的血统高贵,李逵就会对他高看一眼吧?
“让他去前厅等着,本官马上就来!”
“是,少爷。”
阮小二喜滋滋的将手搭在腰间的吐蕃刀上,正要转身,突然被李逵叫住了:“你腰间什么时候别了把吐蕃刀?”
“少爷,是好心人送的。”
魅惑公主的殺手點心 蓮落音
李逵摆摆手,让阮小二下去。他心里已经有所估计,多半是巴松喜饶的佩刀,被阮小二这家伙给敲诈了。
只要等到巴松喜饶进入前厅之后,瞧一瞧巴松喜饶是否携带者佩刀,就一幕了然了。
“尊贵的大宋李大人,我是来自羊卓的巴松喜饶。”
李逵迈步进入前厅之后,巴松喜饶就站起来躬身对李逵行礼道。
李逵打量了一下对方,果然,腰间空落落的,好不凄惨。
吐蕃人不会将自己的佩刀离开身边,可巴松喜饶腰间毫无挂饰,显然刀已经不属于他了。
李逵沉着脸道:“为何之前本官征召,你不来?”
巴松喜饶躬身道:“尊贵的大宋李大人,我不过是个流落在青塘的异乡人而已,不敢自比贤才。大人征召,在下恐怕才能让大人失望,这才没有赶来。”
“如今为何而来?”李逵猛然抬头盯着巴松喜饶,他的双眸如同豹眼一般微微眯起,却给人一种寒光凛冽的错觉。
巴松喜饶心头紧张起来,磕磕绊绊道:“小人想要成为大宋人。”
“你还没有资格。”
李逵嘲讽地看向了巴松喜饶,想要成为大宋人,你配吗?
“如果是小人拿着进入吐蕃的舆图进献给大宋呢?”巴松喜饶脸色一紧,说出这话之后,就盯着李逵死死的看着。
李逵不由的摸着下巴思索起来,进入吐蕃的舆图。良久,摇头道:“鸡肋而已,大宋不需要。”
巴松喜饶惊愕不已,他诧异道;“大人难道就不想将吐蕃并如大宋的版图吗?”
李逵冷笑不已,把吐蕃并入大宋的版图,他倒是想,可是大宋的实力不允许。
吐蕃舆图对大宋意义不大,甚至可以说一点用都没有。
吐蕃并入中原王朝,是元朝的时候了。至于进入吐蕃的道路,其实对于大宋来说可有可无。因为青塘城内就有不少唃厮啰的大商人,总会有商队进入吐蕃境内做生意。
这些掌握在商人手中的道路,可以说是为数不多的机密。但也仅仅是商业机密,只要李逵想要打听,就能得到。只不过要付出一些代价罢了。
可是拿到了舆图又能这么样?
难道大宋有进攻吐蕃的实力?
别傻了,进攻吐蕃要是简单,当年唐朝最强盛的时候早就做了。连唐太宗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大宋就别想了。毕竟进入吐蕃,步兵是累赘,骑兵也不见得能行。还需要能够适应高原作战的骑兵,才能进入吐蕃的腹地。
可是大宋的骑兵?
算了,洗洗睡吧!
如今大宋能有一战之力的骑兵,满打满算,最多一万而已。骑在马上的步兵真不能算骑兵。
这是个很尴尬的数字,还多半不能适应高原作战。发动一场这样的战争,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可能带来一场惨败。
没有五万适应高原作战的骑兵,攻陷吐蕃,想都不要想。至于青塘骑兵……算了,唃厮啰也就是欺负一下秦凤路的步兵而已。真要是让青塘的骑兵去吐蕃,别指望能活着回来。
至于巴松喜饶来的心思,李逵多半已经猜到了:“这家伙应该是看上了土司的官职。只不过……这不好拿。”
巴松喜饶咬了咬牙,下决心道:“小人可以带人寻找阿柴部落的腹地,并且帮助大宋收复阿柴部落。”
“这是个不错的条件,但是你觉得我为什么要答应你?”李逵冷笑道。
这厮肯定憋着坏,李逵可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人做嫁衣。
巴松喜饶沉声道:“青塘的土司们需要功劳,而阿柴部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要打下了阿柴部落,青塘才能在面对吐蕃的时候占据主动权。”
“你认为青塘的获得土司名额的权贵会答应你的要求?毕竟他们的部落在今年损失很大,战争对他们来说,是个最糟糕的选择。”
巴松喜饶呵呵笑起来:“大人,他们回答应的。因为有些人不仅没有功劳,却获得了大人的恩惠,这对其他人很不公平。”
“这样一说,确实如此,你可以试着去说服他们。”
李逵说完,对门口喊道:“来呀,送客。”
等到巴松喜饶离开府邸,李逵派人去找来了种建中,问:“有人来进献攻打阿柴部落的建议,你认为如何?”
“可以,但是大人,我们的骑兵不足。”种建中担忧道。
李逵却毫不在意道:“不是大宋的骑兵去攻打阿柴部落,而是青塘原先的权贵,你觉得会胜吗?”
“如果我带着三千兵马押阵,应该不成问题。”
种建中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人可靠。
李逵点头道:“你去准备吧。”
其后几天里,青塘城内到处传播着谣言,几乎都是针对获得了土司资格的青塘权贵。他们不用于哪些最早跟随宋军的奴隶,他们对大宋来说,根本就没有立过功劳。却获得了土司的官职,得到越是容易,就越不珍惜。
野蠻學姐,小鮮肉接招吧! 楚清
反正,一时间青塘城内人心惶惶。
这日,巴音,赤松,穆赤等青塘旧权贵们齐聚一堂,人人脸上愁眉苦脸。让他们立功,可是如今的青塘如何才能立功?
“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我就知道宋人不可信,蔡京如此,李逵也是如此!”
“慎言,小心招来横祸。”
在巴音土司的府邸内,五个人懊恼不已,他们为什么投降再早一点,或许就不会有如此质疑了。
突然,门口一个人得声音想起来:“你们不立功,如何能将世袭的土司官职拿到手?现在机会来了,阿柴部落就是你们的目标,只要打下了阿柴部落,任何质疑都将销声匿迹。”
“巴松喜饶,你为何这么说?”
穆赤看向了巴松喜饶,心头恼怒。这家伙因为拥有高贵的血统,在任何青塘权贵的府邸都是座上宾。
但是客人终究是客人,他们才是青塘的主人。
巴松喜饶正色道:“我也想要做土司!而且我还知道,攻打阿柴林部落是李大人的想法。”
众人闻听,心头一振,他们正愁没办法投李逵的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