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說

0w39o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夜不懂眠-第二十六章 看完最後的煙火,爲你送別閲讀-s2tgy

夜不懂眠
小說推薦夜不懂眠
早上思翰起的比较早,吃完早饭后他就去了吴娟家,路上雾蒙蒙的,昨晚的天气月光闪亮,今天却是个暗淡的日子,只是没有风,才没有特别冷。
綜家有家規 忘卻的悠
絕寵嬌妻:陸少的寵妻 琴軒
吴娟已经收拾好了行李,这可真是行李,活活把一个二十六寸的行李箱装成了二十八寸,另外还带一个背包,思翰提了一下箱子,真是够沉,本来吴娟妈妈要去送吴娟的,看到思翰来了就说自己忙,思翰送吴娟更好一些,思翰也明白吴娟妈妈的意思,思翰想起了吴娟妈妈昨晚上说的话,“思翰是个有出息的孩子,你和吴娟要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你也知道,我们家孩子多,吴娟小时候受了不少苦,你要答应我照顾吴娟”,思翰没有想到吴娟妈妈会说这些,可能是吴娟给她妈妈说过了,这些年一起相处的经历,思翰,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更加了解一些,而且家里人都知根知底。
妖孽小偷霸愛女警 思娜
我能無限釋放大招 一雲之凡
班车来的时候已经快坐满了人,差不多十点多的样子,到火车站要一个小时,现在冬天,路上会慢一些,需要的时间更久,思翰和吴娟坐在一起,两人牵着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吴娟头靠在思翰肩膀上睡着了,思翰看着吴娟睡着的样子,一动不动,手紧紧的捏着吴娟的手,没有松开!
醫妾有毒 無墨兮
面癱鬼差甄小乖
婚不由己:總裁撩妻成癮 沈微生
這個地球有點兇 傅嘯塵
这是他们送别的第三次,上一次是去年,也是这个时候。
帶著iPad闖異界 離火加農炮
记得,思翰骑着摩托车,吴娟坐在后面,两人一起去镇上买东西,吴娟的弟弟闹着要放烟花,思翰特意买了小孩子玩的烟花,而且买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烟花,回来的路上是傍晚时分,走到一半路的时候已经天黑了,两人将摩托车停在路边,开始放烟花,一大堆的烟花将整个荒凉的野外照的通量,一艘艘的烟花升上天空,将眼前的世界变得五颜六色,多么美妙的时刻,吴娟高兴的活奔乱跳,这是她最好的时刻,也是她最难忘的时刻。
放完烟花两个人继续往回走,颠簸的山路坑坑洼洼,吴娟两手揽在思翰腰间,思翰能够感觉到吴娟脸贴在自己的背上,思翰知道,他是懂吴娟的,而吴娟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懂得思翰,也正如吴娟说的,他不开心的时候,不需要说多少话去安慰,我只会安静的待在你旁边陪着你,他就会好起来!
随着车子的连续颠簸,吴娟被摇醒,差不多也快到站了,已经接近十二点了,吴娟的车是下午两点整的,思翰想带吴娟去吃完饭再进站,吴娟说路上颠的难受不想吃,思翰在周边的超市买了吴娟喜欢吃的零食和一些水,吴娟本来带的东西多,这下子就更不好带了,况且还有个大箱子,思翰担心,要是不让送站的话,她一个人怎么才能搬动这些东西。
春运期间的人流特别拥挤,大年初七已经是最拥堵的时候了,进站口排了很长的队,思翰一直将行李拖到进站口,怎么说就是不能进去,实在不让进,吴娟只好自己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慢慢移动,思翰远远的看着吴娟消失在了人群,离开车的时间越来越近,思翰担心未曾减去。
那时候也没有手机,及时有火车出站也不知道是不是吴娟那一趟,唯独可以从广播里知道,那趟列车即将离开本车站。
吞天武祖
思翰坐在车站外面的椅子上吃吃不肯离去,火车已经离开两个小时了,思翰,那个话不多的男孩,此刻思绪万千,手机紧紧撰这吴娟临走时给的发夹,生怕丢了。他们每一年才见一次面,而且每次回来才六七天时间,总共见两三次,说的话太多,却无从说起。
天气还是雾蒙蒙的,不知道从何时开始飘起了雪花,也不觉得冷,都说下雪天不冷,这倒是真的,思翰心里更多的是牵挂和不舍,所以根本不知道现在冷还是不冷,已经快五点了,街上的人也都开始往回赶,思翰顺路买了两份元宵,一份自己家的,一份给吴娟妈妈送去,也顺便说一声,吴娟已经顺利上车了。
还有一周要开学,因为马上进入高三,放假前学校就安排好了要提前开课,这也是毕业班的待遇,没事就别在家晃了,赶紧滚回学校吧。
接下来的这一周时间,思翰整天和以前的朋友在一起,不是喝酒就是喝酒,喝醉了就睡,整天昏昏沉沉的,用他的话说,到底过了几天了,千万不能错过上课的时间,去晚了绝对要挨批的。
这个年过的,天天不停的吃却还总是觉得肚子饿,看着满桌子的菜,两杯酒下肚,吃什么都是酒味,喝到反胃还要吐出去,不仅吃得饭菜要吐出去,喝的水也要吐出去,压根儿还没消化,再用他朋友的话说,这就是过年,再怎么说也不用凌晨时分了,还要秉烛夜读吧!
说的也是,开学后苦逼的日子就会接踵而来,再也没有轻松的日子,最少这一年是这样的,
补课期间全是一个半小时一节课的光景,别说要理解一个半小时里老师倒给你的干货,就是要把这一个半小时听下来也是不简单的事,谁能保证一秒钟都不走神。
不管怎么样,从课程安排上是特别紧凑的,中途午休是十五分钟,中午吃饭一个小时,上午三节课,下午两节课,另外晚上送两个小时的晚自习,有时候科目不够用,一门课上午安排一次,下午还会安排一次,对于思翰,最煎熬的就是数学课了,那个数学老师讲课声音永远都是在一个声线上,不会高也不会低,也从来不问听懂了没,只问接下来该讲哪一题,而且这个问题还被他自己回答了。
讲桌下面黑压压一片,没有几个是抬起头的,第一排的是怕唾沫星子乱飞,中间的是扛不住了,后面的压根就不在线。唯独他那个弟弟,腰杆子挺的很直,可惜脑袋是耷拉着的,想必是单独受过思想教育课,总得给老哥点面子,不然在老爹面前不保你!